本 栏 最 新
  杨利明:随笔(666)此
  杨利明:随笔(665)拾
  杨利明:随笔(664)新
  杨利明:随笔(663)雪
  杨利明:随笔(662)一
  杨利明:随笔(661)新
  杨利明:随笔(660)三
  杨利明:随笔(659)披
  杨利明:随笔(658)新
  杨利明:随笔(657)真
  杨利明:随笔(656)意
  杨利明:随笔(654)奇
  杨利明:随笔(655)一
  杨利明:随笔(653)马
  杨利明:随笔(652)赤
  杨利明:随笔(651)东
  杨利明:随笔(650)跨
  杨利明:随笔(649)日
  杨利明:随笔(648)马
  杨利明:随笔(647)国
  杨利明:随笔(646)“
  杨利明:随笔(645)横
  杨利明:随笔(644)大
  杨利明:随笔(643)大
  杨利明:随笔(642)大
  杨利明:随笔(641)大
  杨利明:随笔(640)伦
  杨利明:随笔(639)管
  杨利明:随笔(637)恩
  杨利明:随笔(636)畅
  杨利明:随笔(635)畅
  杨利明:随笔(634)苏
  杨利明:随笔(628)钢
  杨利明:随笔(627)“
  杨利明:随笔(626)满
  杨利明:随笔(625)不
  杨利明:随笔(624)红
  杨利明:随笔(623)十
  杨利明:随笔(621)追
  杨利明:随笔(622)赤
  杨利明:随笔(620)群
  杨利明:随笔(619)管
  杨利明:随笔(618)时
  杨利明:随笔(617)美
  杨利明:随笔(616)北
  杨利明:随笔(615)搂
  杨利明:随笔(613)最
  杨利明:随笔(612)天
  杨利明:随笔(611)吉
  杨利明:随笔(610)西
  杨利明:随笔(609)沿
  杨利明:随笔(608)红
  杨利明:随笔(607)突
  杨利明:随笔(606)冰
  杨利明:随笔(605)金
  杨利明:随笔(604)一
  杨利明:随笔(603)人
  杨利明:随笔(602)乡
  杨利明:随笔(601)挥
  杨利明:随笔(600)追
  杨利明:国际悲歌歌一曲
  杨利明:随笔(598)独
  杨利明:随笔(597)瞻
  杨利明:随笔(596)旅
  杨利明:随笔(595)浮
  杨利明:随笔(594)寻
  杨利明:随笔(593)明
  杨利明:随笔(592)山
  刘树贵:西藏旅游
  杨利明:随笔(589)珍
  杨利明:随笔(588)走
  杨利明:随笔(588)走
  杨利明:随笔(587)阴
  杨利明:随笔(586)清
  杨利明:随笔(585)跨
  杨利明:随笔(584)丹
  杨利明:随笔(583)朝
  杨利明:随笔(579)再
  杨利明:随笔(578)惜
  杨利明:随笔(577)奇
  李俊杰:掠影班芙公园
  杨利明:随笔(577)奇
  杨利明:随笔(575)啊
  杨利明:随笔(574)拜
  杨利明:随笔(573)地
  杨利明:随笔(572)南
  杨利明:随笔(570)驴
  杨利明:随笔(571)五
  杨利明:随笔(569)晕
  杨利明:随笔(568)时
  杨利明:随笔(567)征
  杨利明:随 笔
  杨利明:随笔(565)还
  杨利明:随笔(564)红
  杨利明:随笔(563)冲
  杨利明:随笔(562)寻
  杨利明:随笔(561)胡
  杨利明:随笔(560)船
  杨利明:随笔(559)向
  杨利明:随笔(558)j
 
 栏目导航  首页-旅游天地
杨利明:随笔(663)雪域高原铸忠魂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8-11-6 录入:顾龙 点击:13
杨利明:随笔(663)雪域高原铸忠魂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8-9-18 录入:顾龙 点击:69
随 笔(663)雪域高原铸忠魂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8-9-17 录入:知青 点击:1
                              随 笔(663)雪域高原铸忠魂
             进入阿里地区,灯火璀璨。尽管已是凌晨,阿里的街上仍有人行走。这里给我们的第一印象不错。
           找到旅馆,李师傅简单洗漱,倒头便睡。马上鼾声大作,并兼磨牙。太累了。好好休息吧。
         我仍然是六点左右起床。在旅馆走廊里转了几圈后,发现外面的路灯灭了。我决定外出溜达,让李师傅睡个够。
     阿里是西藏海拔最高的地区。狮泉河是地区所在地。挺热闹的。尽管和北上广不能比,但也算藏北重镇。一条北京路,一条陕西路,贯穿东西南北,两边各色商店林立,商品琳琅满目,吃穿用都能解决。
     我向路人打听,还记得阿里的老书记孔繁森吗?孔繁森在阿里留下了什么遗迹?对第一个问题,百分之百知道。孔繁森两次进藏,最后将生命留在了新藏路上。忘掉他,可太不应该啦。对第二个问题,大多说孔繁森墓在狮泉河烈士陵园。方向、地址和我做的功课差不多。还有一所孔繁森小学,就在孔繁森路上。但在哪里,众说纷纭。比较可靠的说法是在噶尔县,得打车去。
       回到旅馆,李师傅已经醒了。我告诉他,我准备去拜谒孔繁森墓,因为狮泉河不大,不必用车了。李师傅的意见,再怎么样,还是开车快,一会儿就回来了。
     高德地图说墓地离旅馆不远,才1.8公里。其实大谬。我走了半小时。李师傅把车开上来,又开了刻把钟才到。
     孔繁森墓坐落在狮泉河烈士陵园内。由于陵园正在修缮,显得杂乱。我们径直来到孔繁森墓前。
    墓地正中,是阿里党政军政协为孔繁森立的墓碑。上书“孔繁森烈士之墓”。我心里一怔。孔繁森烈士?和平年代,领导干部被称为烈士的,还有一位就是兰考的焦裕禄。他们两位,一位经过“文革”,一位经过改革开放的严峻考验,旗帜不倒。真金不怕火炼。他们不愧是党的好干部,真正的人民公仆。他们应该受到我们永久的怀念。
        默立在孔繁森墓前,沉思良久,感慨万千。正如墓碑两侧所镌刻的,孔繁森“一尘不染两袖清风视名利安危淡似狮泉河水,二离桑梓独恋雪域置民族事业重于冈底斯山”,可敬可佩。可惜,现在我们像孔繁森这样的领导干部是太少了!相反,不少领导干部,不查个个像孔繁森,一查就成了王宝森。
可悲啊。
     这条新藏路上,60多年来,为解放边疆、保卫边疆、建设边疆,乃至改革开放以来,献出自己生命的又岂止孔繁森一一人?有名的,无名的••••••
      叶城烈士陵园。“滚雷英雄”罗光燮等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牺牲的烈士在此安息。
      康西瓦烈士陵园。这大概是全世界最高的烈士陵园了。安葬了78位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牺牲的烈士和27位在国防施工和保卫边防中牺牲、病故的革命战士。不远处的康西瓦前线指挥部遗址,无声地记录了56年前那场惨烈的战斗。有人说,如果我们不打那场反击战或者打输了,那我们现在到这里来很可能不是拿边防证,而是护照!再说,人家让不让你来还不一定呢!
                     
       56年前牺牲的这些年轻人,大多没有结婚成家,也就没有后代。他们如有兄弟姐妹,也要七八十岁了。父母则基本不在人世了。鉴于此,据说有关部门曾打算将墓地迁移到叶城。也是好意。但康西瓦当地老百姓反对。在迁葬过程中车辆又多次爆
胎。最后作罢。
     我们来了。满含热泪,向烈士三鞠躬,致敬,表达我们最诚挚的悼念。
      李师傅找到一位陕西老乡,给他敬了烟。
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
      我们永远不能忘记,我们今天的和平和安宁,是无数革命先烈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

     革命先烈们,安息吧。你们永远活在我们心里!
                            —原55团3营23连杨利明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