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杨利明:随笔(670)千
  杨利明:随笔(669)引
  杨利明:随笔(668)心
  杨利明:随笔(667)一
  杨利明:随笔(666)此
  杨利明:随笔(665)拾
  杨利明:随笔(664)新
  杨利明:随笔(663)雪
  杨利明:随笔(662)一
  杨利明:随笔(661)新
  杨利明:随笔(660)三
  杨利明:随笔(659)披
  杨利明:随笔(658)新
  杨利明:随笔(657)真
  杨利明:随笔(656)意
  杨利明:随笔(654)奇
  杨利明:随笔(655)一
  杨利明:随笔(653)马
  杨利明:随笔(652)赤
  杨利明:随笔(651)东
  杨利明:随笔(650)跨
  杨利明:随笔(649)日
  杨利明:随笔(648)马
  杨利明:随笔(647)国
  杨利明:随笔(646)“
  杨利明:随笔(645)横
  杨利明:随笔(644)大
  杨利明:随笔(643)大
  杨利明:随笔(642)大
  杨利明:随笔(641)大
  杨利明:随笔(640)伦
  杨利明:随笔(639)管
  杨利明:随笔(637)恩
  杨利明:随笔(636)畅
  杨利明:随笔(635)畅
  杨利明:随笔(634)苏
  杨利明:随笔(628)钢
  杨利明:随笔(627)“
  杨利明:随笔(626)满
  杨利明:随笔(625)不
  杨利明:随笔(624)红
  杨利明:随笔(623)十
  杨利明:随笔(621)追
  杨利明:随笔(622)赤
  杨利明:随笔(620)群
  杨利明:随笔(619)管
  杨利明:随笔(618)时
  杨利明:随笔(617)美
  杨利明:随笔(616)北
  杨利明:随笔(615)搂
  杨利明:随笔(613)最
  杨利明:随笔(612)天
  杨利明:随笔(611)吉
  杨利明:随笔(610)西
  杨利明:随笔(609)沿
  杨利明:随笔(608)红
  杨利明:随笔(607)突
  杨利明:随笔(606)冰
  杨利明:随笔(605)金
  杨利明:随笔(604)一
  杨利明:随笔(603)人
  杨利明:随笔(602)乡
  杨利明:随笔(601)挥
  杨利明:随笔(600)追
  杨利明:国际悲歌歌一曲
  杨利明:随笔(598)独
  杨利明:随笔(597)瞻
  杨利明:随笔(596)旅
  杨利明:随笔(595)浮
  杨利明:随笔(594)寻
  杨利明:随笔(593)明
  杨利明:随笔(592)山
  刘树贵:西藏旅游
  杨利明:随笔(589)珍
  杨利明:随笔(588)走
  杨利明:随笔(588)走
  杨利明:随笔(587)阴
  杨利明:随笔(586)清
  杨利明:随笔(585)跨
  杨利明:随笔(584)丹
  杨利明:随笔(583)朝
  杨利明:随笔(579)再
  杨利明:随笔(578)惜
  杨利明:随笔(577)奇
  李俊杰:掠影班芙公园
  杨利明:随笔(577)奇
  杨利明:随笔(575)啊
  杨利明:随笔(574)拜
  杨利明:随笔(573)地
  杨利明:随笔(572)南
  杨利明:随笔(570)驴
  杨利明:随笔(571)五
  杨利明:随笔(569)晕
  杨利明:随笔(568)时
  杨利明:随笔(567)征
  杨利明:随 笔
  杨利明:随笔(565)还
  杨利明:随笔(564)红
  杨利明:随笔(563)冲
  杨利明:随笔(562)寻
 
 栏目导航  首页-旅游天地
杨利明:随笔(652)赤道、河马、火烈鸟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8-9-15 录入:顾龙 点击:54
杨利明:随笔(652)赤道、河马、火烈鸟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8-7-28 录入:顾龙 点击:94
随 笔(652)赤道、河马、火烈鸟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8-7-27 录入:知青 点击:1
                             随 笔(652)赤道、河马、火烈鸟
     我们经过的这段赤道,位于肯尼亚呀呼噜噜附近。
     赤道,应该是0°纬线吧。
     今年5月,在英国旅游期间,我参观了位于格林威治天文台的0°经线。不到两个月,又来到0°纬线,也是挺有意思的。而且,从实际上说,0°经线完全是英国佬利用其当年的霸主地位人为制定的。但纬线则只能是赤道。除非约翰牛宣布沿赤道的哪块地方是它的领土。
    站在赤道线上,标准的姿势就是叉开双腿,脚跨南北半球,摆一个pose,“咔嚓”。
    在赤道上还有个神奇的现象。只见司机打来一桶水,在桶里放上一根火柴棍。
    在赤道上,火柴棍不动。往南走几步,火柴棍转了起来。往北走几步,火柴棍就朝相反方向转。对于这种现象,有人说是磁场作用,有人说是磁力线作用,也有人认为司机在做魔术。对此,我是“擀面杖吹火——一窍不通”。不予置评。存疑。
    下午,来到湖光山色,风景如画的纳瓦沙湖。这里是河马和鹈鹕等动物的乐园。河马据说有五千多头。还有四百多种鸟类在此栖息。
    登船游湖。只见河马以一家数口为单位,在水中时起时伏,优哉游哉。原先在动物园见过,感觉很凶恶。这儿的河马好像可爱多了。嘴又长又尖的鹈鹕则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那嘴看上去很厉害。
    河马丑,鹈鹕怪。更有那无数的鸟儿在天空展翅翱翔,鸣叫欢唱。这可把冯老师的女公子高兴坏了,她一一辨认,还不时画出几幅活灵活现的鸟图请我们欣赏,给大家增添了不少乐趣。
    7月17日上午,我们又来到博格利亚湖,这里是火烈鸟的天下。
    该湖有30平方公里,为碳酸钙湖。
    到得湖边,只见岸边一片粉红,那是一大群火烈鸟,太漂亮了。
    一会儿,呼压压成群飞起,在天空排出一条条美丽的直线,把大家都看得如痴如醉。
    当然,火烈鸟也不是无忧无虑。它的天敌,两只秃鹳正一动不动地盯住它们,“鹳视眈眈”,瞅个空子就抓一只来尝鲜。还有狒狒,据说也好这一口。
    这不,岸边躺着一只鲜血淋漓的火烈鸟,死因不知道。有几个白人在那里饶有兴味地拔毛。对此,我是一点也不羡慕。心想“哼,看吧!到底是谁不文明,素质低!”
                                      —原55团3营23连杨利明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