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修鹤年:五十年前的春节
  修鹤年:说实话 
  周南征:55团3营20连
  杨利明:随笔(638)2
  杨利明 :冯远,民族心灵
  薛仲迪:和友人游北海诗一
  祖卫:江城子 
  杨利明:随笔(633)戊
  祖卫:汉宫春 
  薛仲迪:拉二胡
  罗帆:洞仙歌 
  薛仲迪:小年不算年
  祖卫:满庭芳 
  薛仲迪:看图片咏腊梅
  罗帆:七律 依
  修鹤年:辞旧迎新和传世之
  杨利明:随笔(632)初
  郭忠桥:写给查哈阳知青的
  杨利明:随笔(631)不
  杨利明:随笔(630)《
  修鹤年:凶鱼变宝
  祖卫:贺新郎 
  修鹤年:商业婚姻
  修鹤年:寒冷的夜晚
  薛仲迪:查哈阳,第二故乡
  修鹤年:仰望苍天&nbs
  杨利明:随笔(629)辞
  修鹤年:薪火相传开新篇,
  祖卫:沁园春 
  祖卫:汉宫春 
  罗帆:倾怀令 
  修鹤年:世道弯弯
  邵光远:难忘九月
  祖卫:行香子 
  郭忠桥:一眨眼就是五十四
  修鹤年:夜梦妖蚊记(小小
  修鹤年:观察与思考
  罗帆:金字经 
  罗帆:秋识 &
  修鹤年:任性与浮躁
  祖卫:小令 大
  祖卫:汉宫春 
  杨利明:随笔(614)日
  庄正华:巢湖三老
  祖卫:次韵苏轼 
  罗帆:点绛唇 
  杨利明:祖国母亲,六六大
  祖卫:中山音乐堂赛歌行
  郭忠桥:金边三队也有太阳
  修鹤年:秋天赞礼
  祖卫:蝶恋花 
  修鹤年:运动灵感和思维
  修鹤年:警惕人生“怪圈”
  祖卫:水调歌头 
  祖卫:《蝶恋花》&nbs
  祖卫:千秋岁 
  祖卫:渔家傲 
  修鹤年:不能开红花&nb
  薛仲迪:余音犹在
  祖卫:行香子 
  修鹤年:干部病房叹
  祖卫:喝火令 
  修鹤年:才俊无德很可怕
  修鹤年:名人的苦恼与庶民
  郭忠桥:牢记“青春不老&
  郭忠桥:知青情谊深似海,
  杨利明:随 笔
  童昌达:卖报一家子
  祖卫:虞美人 
  祖卫:津门散游记
  祖卫:小重山 
  祖卫:蝶恋花 
  杨利明:随笔(590)相
  郭忠桥:67团23连连续
  庄正华:碧海蓝天绿成荫—
  罗帆:一剪梅 
  刘树贵:澜沧江
  郭忠桥:昔日知青缘
  祖卫:蝶恋花 
  祖卫:声声慢 
  祖卫:蝶恋花 
  祖卫:念奴娇-朦朦春早荡
  祖卫:念奴娇-朦朦春早荡
  祖卫:小令 天
  祖卫:烛影摇红 
  祖卫:十六字令 
  祖卫:渔歌子 
  祖卫:七绝 雪
  祖卫:眼儿媚 
  祖卫:七律 望
  祖卫:渔家傲 
  祖卫:采桑子 
  庄正华好山好水好心情
  刘树贵:横断山
  修鹤年:十八岁时的回家路
  祖卫:七绝 &
  杨利明:随笔(582)丁
  祖卫:汉宫春 
  修鹤年:戏喻人生
  杨利明:随笔(581)丁
 
 栏目导航  首页-感悟随笔
修鹤年:仰望苍天 我想哭
作者:修鹤年 加入日期:2018-2-26 录入:顾龙 点击:130
修鹤年:仰望苍天 我想哭
作者:修鹤年 加入日期:2017-11-25 录入:顾龙 点击:204
仰望苍天 我想哭
作者:修鹤年 加入日期:2017-11-24 录入:知青 点击:3
                                 仰望苍天 我想哭

    因老伴又住院了半个月,一直在医院护理,昨日办完住院结算手续,就买了一箱牛奶去看老妈。小雪节气刚过,但是北国冰城已显示出它寒带气温的威力,这几天供暖情况不如往年,也不知道妈妈家的情况是否也和我家一样,不是很理想。我加快了脚步。 
    进到老妈家,见到老妈在看报纸,老妈见到我当然很高兴,问了我妻子的病情,还说“你不用老惦记我,忙了就打个电话说一声。”实际上这半个月我只来过一次,打过一次电话。老妈87岁了,虽然身体没啥大病,但是也常有眩晕和供血不好的情况,我还是很惦记的。自从老爸走了以后,一直是弟弟与她同住,照顾她的的生活,但是弟弟白天也不是总在,妹妹一家迁移到大连,回来的时候也就是住上一两个月,我尽管每周都去,也不是天天,常常是她老人家一个人在家,每天除了看看报纸,电视也很少看。天暖的季节,他还可以到附近的广场走走,与一些老人聊聊。到了冬季天冷路滑也很少能够出去走走了。我和老妈聊了很多生活中的事情,老妈很高兴,她还对我说,“也不知道她们学校有没有老年公寓,她想去,那里会有一些老人可以聊聊天,要不在一个人在家很寂寞”。我听了她的话,一时没有回答,我知道妈妈是个性格开朗的人,喜欢热闹,我劝她再等等看,就说不出更多的安慰话,就把话题转到后天我来再给他买点什么上面。
    这天离开妈妈家时,老人还在阳台上跟我打招呼说,后天来就给她买点橘子吧!,我大声说好!其实我们儿女每次走的时候,她都是站在阳台上与我们招手。但是这天我转身离开的时候,我仰望苍天,真想哭。人到老年是寂寞孤独的,我加深了对老人们的理解。
    我又想起了我在工作中遇到的一件事情。单位质量热线,有一天接听到一位70多岁老人的电话,那天正是我值班,我问好之后问老人有什么诉求,结果老人说她没啥事情,就是一个人孤独寂寞,想找人说说话,就打到这个热线来了,她还说他已经跳楼一次了,为此孩子们把她从四楼换到了二楼,我听说她的这种情况,很是紧张,怕她因为我不与她聊而再去寻短见,我就慢慢地和她聊了起来,我一边安慰她,一边了解她的情况。原来老人是有四个儿女的,但是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都在北京和沈阳,只有一个女儿在本市,还是个作家呢!女儿也不是不关心她,也常来看她,但是毕竟每晚还是她一个人睡,他越来越感到孤独与寂寞。那天我与她聊了近一个小时,老人很高兴,她说:她打了很多电话,都是劝她找家人聊,这里是工作电话,请她不要影响工作,还夸我是个好人。可是就因为这次的做法,从那以后她几乎每天都往我们的热线打电话,还点名要找我,同事们都开玩笑的说我和老太太“热恋了”。一直到很长时间我才慢慢地劝说她,不再给我们打电话了,虽然我也告诉她一些排解孤独寂寞的办法,但是我一直也不知道那对这名老妈妈是否有效果?
    今天我自己遇到了自己妈妈的孤独寂寞,也是很无奈的,我想目前只有常回家看看,常陪老人坐坐和聊聊,是唯一能够缓解老人孤独寂寞的办法,让我们做儿女的知青们和我们的下一代尽最大限度地努力去做吧!




                                        2017年11月24日星期五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