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杨利明:随笔(640)伦
  杨利明:随笔(639)管
  杨利明:随笔(637)恩
  杨利明:随笔(636)畅
  杨利明:随笔(635)畅
  杨利明:随笔(634)苏
  杨利明:随笔(628)钢
  杨利明:随笔(627)“
  杨利明:随笔(626)满
  杨利明:随笔(625)不
  杨利明:随笔(624)红
  杨利明:随笔(623)十
  杨利明:随笔(621)追
  杨利明:随笔(622)赤
  杨利明:随笔(620)群
  杨利明:随笔(619)管
  杨利明:随笔(618)时
  杨利明:随笔(617)美
  杨利明:随笔(616)北
  杨利明:随笔(615)搂
  杨利明:随笔(613)最
  杨利明:随笔(612)天
  杨利明:随笔(611)吉
  杨利明:随笔(610)西
  杨利明:随笔(609)沿
  杨利明:随笔(608)红
  杨利明:随笔(607)突
  杨利明:随笔(606)冰
  杨利明:随笔(605)金
  杨利明:随笔(604)一
  杨利明:随笔(603)人
  杨利明:随笔(602)乡
  杨利明:随笔(601)挥
  杨利明:随笔(600)追
  杨利明:国际悲歌歌一曲
  杨利明:随笔(598)独
  杨利明:随笔(597)瞻
  杨利明:随笔(596)旅
  杨利明:随笔(595)浮
  杨利明:随笔(594)寻
  杨利明:随笔(593)明
  杨利明:随笔(592)山
  刘树贵:西藏旅游
  杨利明:随笔(589)珍
  杨利明:随笔(588)走
  杨利明:随笔(588)走
  杨利明:随笔(587)阴
  杨利明:随笔(586)清
  杨利明:随笔(585)跨
  杨利明:随笔(584)丹
  杨利明:随笔(583)朝
  杨利明:随笔(579)再
  杨利明:随笔(578)惜
  杨利明:随笔(577)奇
  李俊杰:掠影班芙公园
  杨利明:随笔(577)奇
  杨利明:随笔(575)啊
  杨利明:随笔(574)拜
  杨利明:随笔(573)地
  杨利明:随笔(572)南
  杨利明:随笔(570)驴
  杨利明:随笔(571)五
  杨利明:随笔(569)晕
  杨利明:随笔(568)时
  杨利明:随笔(567)征
  杨利明:随 笔
  杨利明:随笔(565)还
  杨利明:随笔(564)红
  杨利明:随笔(563)冲
  杨利明:随笔(562)寻
  杨利明:随笔(561)胡
  杨利明:随笔(560)船
  杨利明:随笔(559)向
  杨利明:随笔(558)j
  李俊杰:天山大峡谷历险
  杨利明:随笔(557)飞
  杨利明:随笔(555)瀑
  李俊杰:走近居里寺“天葬
  杨利明:随笔(554)冰
  杨利明:随笔(553)安
  杨利明:随笔(552)桥
  杨利明:随笔(551)斯
  杨利明:随笔(550)从
  杨利明:随笔(549)漫
  杨利明:随笔(548)飞
  杨利明:随笔(547)分
  杨利明:随笔(546)北
  杨利明:随笔(545)再
  杨利明:随笔(544)决
  杨利明:随笔(543)泪
  杨利明:随笔(542)丝
  杨利明:随笔(541)甘
  刘树贵:纳木错
  杨利明:随笔(540)美
  杨利明:随笔(539)挺
  李俊杰:游稻城“亚丁”-
  杨利明:随笔(538)信
  杨利明:随笔(537)谁
  杨利明:随笔(536)另
  杨利明:随笔(535)芦
 
 栏目导航  首页-旅游天地
杨利明:随笔(618)时隔九年又重来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7-11-24 录入:顾龙 点击:176
杨利明:随笔(618)时隔九年又重来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7-11-15 录入:顾龙 点击:77
随 笔(618)时隔九年又重来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7-11-14 录入:知青 点击:1
                              随 笔(618)时隔九年又重来
     2008年8月,我和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的一批战友,在重返当年生活、工作过的农场时,曾到海参崴旅游两天。也算到过俄罗斯了。但心里总还是不得劲。一是这个地方本来是中国的;二来,到海参崴旅游,就像到了中国,去了新疆、西藏,却不到北京、上海,就说在中国玩过了,总说不大过去吧。
     因此,退休后,我一直在寻找机会,一是到俄罗斯的“北京”、“上海”去一趟;再一个就是体验一下俄罗斯的辽阔。当然喽,俄罗斯的红色旅游资源, 也是我感兴趣的。而这第三条,一般旅行社是不屑一顾的。
    我在等待。
    今年是十月革命100周年。虽然作为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的苏联已不复存在,但这一改变了人类历史进程的事件,其影响至今仍在。在这百年一遇的时刻,星火旅行社举办的俄罗斯之行,完全符合我的条件。特别是听说著名学者郭松民老师也参加这次俄罗斯之行并将在行程中举办讲座时,我毫不犹豫地报了名。
    确定成行后,有些朋友问我为什么要选择此时前往俄罗斯?还有的说在其认识的人里我是第一个。我说,这不是我的选择。这是列宁同志的选择。还记得《列宁在十月》中的话吗:俄国资本主义的最后一夜是寒冷的!
    当然,此时往北走,行装上是有点小麻烦,要穿厚一点儿。
    10月29日,全国各地的驴友集中,交代注意事项。30日凌晨两点半起身,三点集合,直奔机场。
    六点,飞机起飞,四个多小时到了新西伯利亚,办入境手续。我们已进入俄罗斯。再飞四个多小时,就到了圣彼得堡,步出机场,我们的俄罗斯之行开始了。


                                      —原55团3营23连杨利明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