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柯长勇王建忠::怀念东源
  杨利明:悼志海
  童昌达:怀念战友夏仁辛、
  童昌达:怀念战友夏仁辛、
  窦国宾一路走好——摘自各
  李俊杰:他为扎根边疆站到
  王秀英:此情绵绵无绝期
  蔡红怡:又一个好人走了
  李娜:怀念叶金香厢大姐
  程小华:战友,一路走好
  杨利明:随笔(518)送
  杨利明:随笔(516)哭
  沈国英:沉痛悼念指导员郑
  薛仲迪:于滨江
  韩伯英:追思仁兄于滨江
  讣告
  周凯军:深深的悼念战友马
  周南征:马星剑战友笑别人
  杨利明:随笔(448)马
  杨利明:讣告
  叶金厢:《远去的旭光》帮
  王念:僅以此文为朋凯送行
  童昌达:悼老宁
  吴志勋:也说吕尧南
  杨利明:随笔(428)&
  程小华:思念
  关廷光:追思
  王绍品:了却一个心愿
  杜望基:悼念不幸去逝的三
  叶金厢:生命诚宝贵,战友
  童昌达:念战友徐少云
  修鹤年:深切悼念好友徐少
  句句“微言”寄哀思
  顾龙:少云,一路走好!
  河春子:怀念秦维茜
  秦仪:我的母亲—秦维茜
  沈伟椽:小不点——&nb
  50团:一件小事——追忆
  李余康:追思金康民老师
  huangxiaotia
  讣告:树立战友一路走好
  齐海东:泣送战友
  谢志勇:悼念田作斌
  王学书:18连紧急通知
  武晓璥:怀念挚友陈荣新
  王文学:我也送送老金
  李佳:恨相知太晚(深深怀
  李余康:深深怀念金康民老
  修鹤年:怀念金康民老师
  许文锐:老金走了
  傅宝智:老金,你走好!
  傅宝智:沉痛悼念战友王斌
  王绍品:遍插茱芴少一人
  杨利明:随笔(313)悼
  杨利明:讣告
  傅秀华:《再和沈有安正式
  杨利明:随笔(302)悼
  傅秀华:沈有安在去天国的
  薛仲迪:回忆二黑
  薛仲迪:二黑,一路走好
  祁晓丽:怀念我的好朋友
  阿里郎:相聚
  沉痛悼念好战友:李梯智
  张铁山:讣告通知-怀念战
  李佳:感悟生命(之2)回
  李佳:感悟生命
  于中德:阿妈妮,你在天上
  杨利明:随笔(256)赶
  童昌达:颂松——怀念我的
  潘迪煌:一声叹息
  谭唯芳:力保,回来吧
  司玉恩:想起战友王福喜
  吴宏连:玉敏姐走好
  孙凤琴:我亲爱的兄弟,你
  杨国英:遗憾,终生的遗憾
  孙建华:战友崔云虎一路走
  程小华:虎哥走了
  李文:宗继光~一路走好
  蔡忠民:宗继光不幸辞世
  张石:别了,战吉通
  沈国英:徐香虎一路走好
  王跃民:悼战友徐香虎,愿
  刘绍欣:怀念张保国
  吴志勋:悼念张宝国
  董晓敏:假如“大炮”还在
  平平安安遗作:活着就是一
  平平安安遗作:幸福女人
  关廷光:“南窑地”知青的
  程小华:我的天津哥哥
  郝志宏:回忆焉小奇
  祖卫:悼念永远充满活力的
  阿尔:归来吧,小奇
  沈伟椽:焉小奇和他的《随
  小奇-路走好
  杨利明:随笔(209)悼
  韩伯英:感怀故人焉小奇
  薛仲迪:小奇,愿你走好
  沈伟椽:焉小奇战友,一路
  司玉恩:怀念战友---王
  高培帼:悼朋友,屹峰
 
 栏目导航  首页-怀念战友
杨利明:悼志海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7-11-22 录入:顾龙 点击:572
杨利明:悼志海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7-11-14 录入:顾龙 点击:69
悼志海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7-11-13 录入:知青 点击:2
                                            悼志海

    严志海走了!
    噩耗传来,我正在俄罗斯参加十月革命100周年纪念活动。开始简直不敢相信。这怎么可能呢?没听说他有什么严重的疾病啊。一个生气勃勃,精力旺盛,热情洋溢的人,不久前还在接待京津哈沪营直机关战友奔波忙碌的严志海,怎么毫无征兆,说走就走了?我不相信。当天我没有反应。希望马上有人宣布这是误传••••••
    第二天,老大哥杨奇庆发来微信,证实了这一噩耗。据说,原来是一个胃部的小手术,可是竟发生了医疗事故。我不懂医。这样的医疗事故的概率到底是多少,也不得而知。不敢妄议。但这样的概率居然会落到志海身上,这实在是叫人想不通。只能用天妒英才来解释。
     此时此刻,志海的家人会是如何的悲痛,可想而知。我真想一步跨到天津,送志海最后一程,安慰尔琪和其他家人。如果在国内,我肯定会这样做。但这是在异国他乡,真是分身无术,志海的姐姐和几位哥哥、弟弟我都很熟悉,听说他们在问我怎么没去。我听了真是心如刀绞。哥哥姐姐,抱歉了••••••
    我和志海认识已经半个世纪了。我们都是上海51中学68届初中的。1969年,一起到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他是领队。一起分到55团3营23连。不久他就调走了。3营的好几个连队都待过,似乎在20连时间最长,并在那里和吴尔   琪恋爱。
    虽然不在一个连队,但彼此之间还是经常惦记,在回沪时也互相串门。23连和20连之间隔着好几个连队,但由于各种原因,两个连队知青来往更多些。
    76年以后,知青逐渐返城。当时我遇到一次困境。尔琪和志海主动伸出援手拉了我一把。此事终身牢记。从此,我把他俩看成自己最可信赖的朋友。
    1977年,尔琪来沪,大家到北站迎接和欢聚的情景,至今记忆犹新。
    1979年,志海和尔琪结婚,在乔家栅请兵团战友们的那一次,在我印象中,既是空前的,也可以说是绝后的。因为以后很难聚集起这么多人了!
    回沪后,志海先后在母校51中学当团委书记,以后又调到徐汇区检察机关。他们的儿子严津也出世了。拖着小孩两地奔波实在不方便。志海调到了天津检察院。
    志海在天津检察系统干得风生水起。完全依靠自己的努力,一步一个脚印,从一般干部走上领导岗位。说实在的,由于天津官场的险恶,我有段时间还真为他担心。倒不是怕他会蜕化变质,这点我从他坚决支持我和单位腐败现象作斗争中看得很清楚。志海不是这种人。而是怕他遭到什么明枪暗箭。现在,可以盖棺论定了。志海在天津官场,出污泥而不染,同流而不合污,全身而退,难能可贵!
     上世纪90年代以来,腐败猖獗。我所在的上海环保系统,也未幸免。这些腐败现象,在志海眼里,肯定是“小儿科”。但他每次都是给我以指点,甚至帮助我联系上海的有关部门反映情况。他的工作很忙。有时候我都觉得为这些事打搅他很不安,但他从不说这些。行,不行,总有答复。
    志海和尔琪待人都非常热情,实心实意。志海虽然官越做越大,但对我们这些百姓朋友一直关照有加。说实在的,怕他太忙,有时候我会故意“躲”他。但一旦被他知道,他会找上门来,“纠缠”不休。1999年我到天津。那时他已是处级干部了,亲自开车到车站接我,并送我到北京。2009年10月,受23连北京知青邀请,我们几个上海知青到北京参加纪念上山下乡40周年活动。志海和尔琪知道了,专程从天津赶来,请我们吃饭,并极力邀请我到天津玩几天。我当时还上班,就不肯去。志海连着几天打电话。我想志海肯定比我忙多了,让他陪着怎么行?执意推脱了。他和尔琪觉得我欠了一笔债。2010年。我出差到天津,又是他做东,我是连吃带喝又拿••••••
    退休了,志海和尔琪来过上海几次。他们的儿子严津早已成家立业,有了一儿一女。志海夫妇含饴弄孙,一家人其乐融融,这是一个多么令人羡慕的完美的家庭啊!却不料••••••
    今年8月,我在新疆旅游时,志海打来电话,说一些京津哈沪的战友准备在天津聚会,请我参加。因为那一天我已先答应了另一位朋友的邀请,就实言相告,去不了。他又提出,天津聚会要好几天,是否可以办好前一件事后再赶过来?我想以后机会有的是,就告诉他,后会有期,到时候我自罚三杯。后来他又发来微信,希望我能赶去。要能预知后事,我就是再忙,再累,也一定会过去。现在,再也没有机会了!后悔!后悔!后悔!
    志海走了!这是个残酷的事实。但是,在我心里,却很顽固地不愿承认。他的微信和手机号码,我仍然保持着。作为好朋友,同学、战友、兄长,志海永远活在我的心里!
     望尔琪节哀顺变。望严津夫妇化悲痛为力量,继承志海遗志,将孩子抚养长大,早日成才!
     志海,永别了!
     志海,安息吧!

                                                        —原55团3营23连杨利明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