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修鹤年:知青未了情
  王淑敏:太原大聚会随笔
  祖卫:人生真缘永不断&n
  刘树贵:四川,重庆旅游
  修鹤年:难忘的三十二元钱
  童昌达:追忆《上海人》沈
  祖卫:朝中措 
  修鹤年:咏春二首
  薛仲迪:黑土地——战友情
  修鹤年:芳华逝去不流泪
  修鹤年:三十六计感叹
  修鹤年:五十年前的春节
  修鹤年:说实话 
  周南征:55团3营20连
  杨利明:随笔(638)2
  杨利明 :冯远,民族心灵
  薛仲迪:和友人游北海诗一
  祖卫:江城子 
  杨利明:随笔(633)戊
  祖卫:汉宫春 
  薛仲迪:拉二胡
  罗帆:洞仙歌 
  薛仲迪:小年不算年
  祖卫:满庭芳 
  薛仲迪:看图片咏腊梅
  罗帆:七律 依
  修鹤年:辞旧迎新和传世之
  杨利明:随笔(632)初
  郭忠桥:写给查哈阳知青的
  杨利明:随笔(631)不
  杨利明:随笔(630)《
  修鹤年:凶鱼变宝
  祖卫:贺新郎 
  修鹤年:商业婚姻
  修鹤年:寒冷的夜晚
  薛仲迪:查哈阳,第二故乡
  修鹤年:仰望苍天&nbs
  杨利明:随笔(629)辞
  修鹤年:薪火相传开新篇,
  祖卫:沁园春 
  祖卫:汉宫春 
  罗帆:倾怀令 
  修鹤年:世道弯弯
  邵光远:难忘九月
  祖卫:行香子 
  郭忠桥:一眨眼就是五十四
  修鹤年:夜梦妖蚊记(小小
  修鹤年:观察与思考
  罗帆:金字经 
  罗帆:秋识 &
  修鹤年:任性与浮躁
  祖卫:小令 大
  祖卫:汉宫春 
  杨利明:随笔(614)日
  庄正华:巢湖三老
  祖卫:次韵苏轼 
  罗帆:点绛唇 
  杨利明:祖国母亲,六六大
  祖卫:中山音乐堂赛歌行
  郭忠桥:金边三队也有太阳
  修鹤年:秋天赞礼
  祖卫:蝶恋花 
  修鹤年:运动灵感和思维
  修鹤年:警惕人生“怪圈”
  祖卫:水调歌头 
  祖卫:《蝶恋花》&nbs
  祖卫:千秋岁 
  祖卫:渔家傲 
  修鹤年:不能开红花&nb
  薛仲迪:余音犹在
  祖卫:行香子 
  修鹤年:干部病房叹
  祖卫:喝火令 
  修鹤年:才俊无德很可怕
  修鹤年:名人的苦恼与庶民
  郭忠桥:牢记“青春不老&
  郭忠桥:知青情谊深似海,
  杨利明:随 笔
  童昌达:卖报一家子
  祖卫:虞美人 
  祖卫:津门散游记
  祖卫:小重山 
  祖卫:蝶恋花 
  杨利明:随笔(590)相
  郭忠桥:67团23连连续
  庄正华:碧海蓝天绿成荫—
  罗帆:一剪梅 
  刘树贵:澜沧江
  郭忠桥:昔日知青缘
  祖卫:蝶恋花 
  祖卫:声声慢 
  祖卫:蝶恋花 
  祖卫:念奴娇-朦朦春早荡
  祖卫:念奴娇-朦朦春早荡
  祖卫:小令 天
  祖卫:烛影摇红 
  祖卫:十六字令 
  祖卫:渔歌子 
  祖卫:七绝 雪
  祖卫:眼儿媚 
 
 栏目导航  首页-感悟随笔
庄正华:巢湖三老
作者:庄正华 加入日期:2017-11-16 录入:顾龙 点击:355
庄正华:巢湖三老
作者:庄正华 加入日期:2017-10-6 录入:顾龙 点击:83
巢湖三老   庄正华

被称为中国五大淡水湖之一的安徽巢湖北岸,有3所名人故居,经当地政府修缮一新后供八方游客瞻仰凭吊。他们分别是:著名爱国将领张治中、冯玉祥故居,和带有神秘色彩、我党隐蔽战线上的李克农将军故居,人称“三将军”、“三老”。而我今天要讲的“三老”,是巢湖市千千万万市民中普普通通的3位老同志。
拉二胡老汉
那天,我们从中庙乘船到达湖中小岛姥山岛。沿着台阶拾级而上,林木葱郁、四季常青、鸟语花香、清新扑面。计有景点:文峰塔、圣母庙、水师港、曹公井、三棵树、渔家风情等十八处,和塔顶夜光、空谷传音、羊角活石、石山喷血、螃蟹吐沫、精龟浮水、寿星观月七大奇观。整座岛呈椭圆形,周长四公里,面积1平方公里,海拔115米,似青螺浮水,又如一叶漂于水中,为八百里巢湖唯一的“湖上绿洲”,也是皖中著名的旅游景区。
忽然,一首《赛马》二胡曲从山上若隐若现传来,戏称听了8年民乐的我,一听就知道,这是著名二胡演奏家闵惠芬的代表作,尤其是用弓弦模拟马的嘶鸣声、马蹄声和万马奔腾的壮观场面,惟妙惟肖。于是加快脚步往上攀登。在一处较平缓的台阶旁建有一简陋的茶室,推门进去,一位60多岁的老汉一边悠闲地拉着那首催人奋进、激昂的二胡名曲,一边招呼我们进屋喝茶。茶是岛上自产的,水是天然泉水,一喝果然好喝,甘甜可口、沁人心扉。老汉见我们夸他的茶好喝,很得意地自我介绍,他原是县城照相馆的职工,退休后在这里开了个茶室,既方便游客纳凉解渴,又义务给游客指路讲解,一举多得,悠哉悠哉。我告诉老汉,《赛马》这首二胡名曲创作于上世纪七十年代,作曲家叫黄海怀,后经闵惠芬演奏享誉祖国大江南北。老汉一听是内行,越发高兴地指着墙上挂满的各种乐器:葫芦丝、笛子、箫、笙等说,你们想听那种乐器我拉(吹)那种乐器。我笑着说,既然我们都是头一次来姥山岛游览,你还是给我们讲讲姥山岛的来历和各种民间故事吧。于是老汉先从纠正我们念姥的发音(应读mǔ)开始讲起姥山岛的美丽传说。
相传,远古时期巢湖既没有湖,更谈不上有岛。这里曾是巍巍大别山麓,长江与淮河之间的一个小平原。平原上有座城叫巢州。城外有两条河,一条叫丰河,一条叫肥水河,犹如二龙戏珠,是块风水宝地。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因旱魔魃兴妖作怪,连续三年无雨大旱,庄稼颗粒无收,赤地百里一片焦土。巡游天界的小白龙为拯救巢湖百姓,私降甘雨,因违反天规受到玉皇大帝的惩罚被打下凡土。当地的恶霸为求长生不老,剥龙皮、割龙肉,把小白龙屠宰得只剩骨架。善良的焦母和女儿玉姑,将小白龙的残体包裹起来,送到附近的白龙潭修炼。成仙后的小白龙为让巢州百姓世代免遭旱灾之苦,永享丰年太平,决定水淹巢州城,陷州为湖。焦母和玉姑为救乡亲未能及时逃走,被巨浪洪峰卷走。小白龙非常悲痛,托起焦母化作一座小山,人称姥山。离姥山岛不远处有一座小山,人称姑山,两山相对,母女相望,当地人称儿不离母。焦母跑丢的两只鞋,也长出两个小岛,人称鞋山。这大概就是史书和神话故事中记载的“陷巢州、涨庐州”的来历吧。庐州就是现在的合肥。
见我们听得入神,老汉又讲起姥山岛上最高的文峰塔的来历。由于巢湖市居皖之中,濒临长江、怀抱巢湖,历史悠久、人杰地灵。又处在楚文化与江淮文化的交汇之处,自古有“吴头楚尾”之称。群星璀璨、英才辈出。这也可从大文豪郭沫若先生1964年游览巢湖作的诗《咏巢湖》为佐证:“今日楚歌声未休,鼓舞人民战地球。遥看巢湖金浪里,爱她姑姥发如油。”因此,当地民间有“姥山尖一尖,庐州出状元”之说。明崇祯四年(公元1631年)庐州知府严尔圭为应征此谣,主建该宝塔。后因明末农民起义和战乱只建了4层而辍工。直到247年后,即清光绪四年(公元1878年),由合肥人、洋务运动大臣李鸿章倡导募捐续建了上面3层。整座塔身是用条石垒成的,七层八角,共135级,51米高,擎天而立、秀挺威严。塔内砖雕佛像802尊,有李鸿章、刘铭传等文人墨客所题石匾25幅。1998年,被安徽省列为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登临远眺,水天一色,惊涛拥雪,远山岚影飘渺,鸥鹜帆樯齐飞,令人逸兴遄飞,心旷神怡。据说塔顶挂有一面镜子,游客登顶如能看到镜子里有题字,那么就昭示着你家要出大官或有好运了。讲到这,老汉幽默地说:“可惜我的腿脚不利索,爬不上去啰!”
我接过老汉的话题:“听说你们这有个地方,方圆不过几百里地,却出了3位总理?”老汉自豪地说,那止3个,几百个都不止啰。于是他开始背诵从这块土地上走出去的名人志士、开国元勋和杰出人物。没想到刚背了几个就卡了壳。大概是光顾和我们聊天,打乱了背诵的节奏和规律?老汉笑了笑、调整了一下情绪,一口气背诵出几百个安徽籍历史名人,其中不乏有中国共产党总书记、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共和国总理,还有我刚到文化部工作接触的第一位部长——将军、外交家、艺术家黄镇。这块富饶的土地、美丽的土地、红色的土地,为中国几千年的历史长河延续和新中国的诞生、成长做出这么大的贡献,不能不让后人们肃然起敬。
时间不早了,付完茶钱我们和老汉告别。老汉送我们到门口时说:“我还是当地民间艺术团团长,但团员们都出国了,哈哈哈……”走出很远很远,还能听到他那爽朗的笑声和悠扬的琴声。
农家乐老汉
在中庙购票和候船时,一穿制服的老汉围着同伴不知介绍些什么,开始以为是景区工作人员,后来才知道他是岛上渔村农家乐友谊饭店的老板。既然同伴已在他店里预订了座位,登上文峰塔,欣赏完四周美景,我们按原路折返直奔友谊饭店用午餐。
友谊饭店紧靠湖边,面积不大,大概只能放下八九张桌子。窗外是一处搭建出来的凉棚,一直延伸到湖边,绝对是炎热季节赏美景品湖鲜、乘凉纳夏的好去处。老板抱着小孙子像老熟人一样招呼我们进屋。一会儿,又陆陆续续来了好几拨像我们一样的游客。2位厨师兼服务员的女同志跑前跑后,一边招呼各桌客人点菜,一边忙碌着洗菜、切菜、炒菜。老板介绍说,一位是他的女儿,另一位是他的远房亲戚。由于来的客人较多,服务员显然照顾不过来,但客人们好像都不介意,自己倒水的倒水,摆放碗碟的摆放碗碟,大家嗑嗑瓜子、说说笑笑,好不热闹。说话间来了一位身穿新式救生服的男同志,帮助招呼客人和给厨房打下手。一打听原来是老板的儿子,在附近的码头上工作,这会儿趁码头上没有往返的渡轮和客人,赶紧跑来搭一把手。一家人配合默契,忙而不乱。大约不到20分钟,一桌桌热气腾腾的饭菜端上来了。我数了数,有的桌子客人们吃完后又翻了一拨客人;有的桌子客人们还额外多点几样半成品带回家,大概是周边的乡里乡亲和常客吧?!我们一桌是4个人,共点了四菜一汤,全是当地的农家菜,不知是上午登山劳累的原因还是其他,四菜一汤一扫而光。结账时,女服务员问我们菜味道如何?大家异口同声地说:“好吃!好吃!”我补充了一句:“美中不足的是,梅干菜扣肉中的梅干菜稍稍硬了些,如多蒸一会儿就更好了。”老板看客人们吃得差不多了,掏出名片挨桌分发。还说,欢迎大家再来姥山岛观光旅游,如果是团队来旅游,10个人我免3人门票。原来,游览姥山岛是不用单独买门票的,费用全含在来回摆渡的船票中了。这些年岛上的渔民兴起农家乐,不仅生活越来越富裕,而且还购置了豪华快艇,与国营的旅游公司、航运公司搞竞争。我粗略地算了一下,如按国营航运公司往返姥山岛的船票计算,3人省下的钱能顶10人一半的午餐费。
走出友谊饭店,尽管已过旅游旺季,但一家紧挨一家的农家乐,家家都是客流盈门,欢声笑语。而不远处的一幢2层水泥建筑,看规模和体量,不是高档饭店就是私人会所,但不知什么原因,未竣工就成了烂尾楼。与岛上红红火火的农家乐形成了极大的反差。
养鸡老汉
养鸡老汉是同伴小洪的父亲,也是此次我们选择他老家巢湖作为旅游目的地的原因之一。特别是听说他老父亲饲养了几千只鸡,更引起了大家的兴趣。
我们在当地租了一辆八成新的桑塔纳,每天租金160元,按北京的消费水平巨便宜。小车大约行驶不到半小时,便到了一个叫姚垅的小村庄。汽车在一幢砖房门前停稳后,小洪说到了,这就是他父亲养鸡的地方,原来是上海知青曾经住过的宿舍。门口挂了两块大牌子,左手一块写着“含山县清溪镇土垅茶林场”,右手一块写着“含山县清溪镇姚垅生态养殖园。”推门进去,满院子都是跑来跑去欢快的鸡群。小洪的父亲老洪一边热情地迎接我们进屋喝茶休息,一边收拾他刚从集市上采购的食物。这是一间当年知青做饭的厨房,墙边一个典型的南方人炒菜做饭的灶台上堆满了锅碗瓢盆。正中靠窗放着一张八仙桌,左右两个很简陋的桌上,一个用电磁炉炖着狗肉,一个用电饭锅煮着猪蹄,冒着兹兹的白烟和肉香。里面一小间是老洪的卧室,堆满了刚下的鸡蛋和杂物。老洪睡的床更简陋,上面挂着蚊帐,几床薄被。不是亲眼所见,很难相信这些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老物件居然还有人使用。
我们喝了一会儿茶,又帮助摘了一会儿菜,小洪带着我们先参观院子一侧的平房,里面养着十几头肥猪。鸡妈妈带着小鸡在猪圈里窜来窜去,居然相安无事。突然,一大一小两只鸡扑腾扑腾飞到了墙顶上,我夫人抓紧机会拍了张特写,说可给老洪将来注册商标之用。走出院子,房后的土坡上全是鸡,热闹极了。有的跑来跑去觅食,有的趴在树杈上休息,有的互相追逐打闹。有同伴问,这么多鸡不怕别人偷吗?小洪说,这种事情没发生过,倒是黄鼠狼非常讨厌,经常偷袭鸡群。正说着一群白鹅气宇轩昂地在我们面前“嘎嘎嘎”不慌不忙地通过。小洪说,黄鼠狼最怕大白鹅,不仅发出声音给主人报警,还会用喙啄黄鼠狼。大自然就是这么神奇,一物降一物。然后,我们走出村庄,沿着山坡中间的土路边聊天边欣赏四周的景色。此时虽已是深秋,路两旁的灌木丛中,不时露出一两朵不知名的小花点缀其中,煞是好看。山坡上高耸着乳白色的风力发电机组,给人类输送着源源不断的绿色风能。走下山坡,便能看到一丛丛、一簇簇准备越冬的茶树群。虽然嫩叶    新叶早在春秋两季被茶农采摘下来,烘干炒熟后走进千家万户,显得有些稀稀拉拉。然而,茶树根部的老叶依然墨绿墨绿,在略有凉意的秋色中独树一帜。不远处是一座中型水库,几只麻鸭正在嬉水。水库下游是一块块略有些泛黄的水稻田。环视四周,一点杂音也没有,安静极了,也和谐极了。有同伴说,如能在这里投资兴建一家农家乐,准会人满为患、供不应求,是饱受雾霾之苦、噪音之苦、钢筋水泥之苦的城里人休闲度假的好去处。
转悠了大约个把小时,我们重回屋里,香气扑鼻、馋涎欲滴,原来老洪正用电磁炉炒菜呢。我问,为什么不用炉灶炒菜?小洪答,别看门前挂的生态养殖园和茶林场牌子,其实只有两个人,一个是老洪、一个是他家远房亲戚,经营着几百亩地的茶场。平时只有两人吃饭,自然不会用大灶台。只有等到春秋采茶季节,需要临时雇用几十个人帮忙采茶,才会用炉灶做饭。说话间,老洪已把十几个热气腾腾、色、香、味俱全的菜肴摆上了桌。他还请了一位当地当校长的亲戚作陪。大家落座倒酒,老洪拿起筷子对着客人逐一说:“吃、吃、吃”,一顿丰盛的农村家宴开始了。老洪话不多,只是不停地给客人夹菜。倒是我们一边喝酒吃菜,一边海阔天空,聊国家大事、世界趣事、家庭琐事。最后集中在两个话题,一是老洪年龄也不小了,今年正好60周岁,除了要饲养几千只鸡,还有十几头猪,太辛苦了,为什么不雇一二个帮手?小洪回答说,所谓散养鸡并不是什么饲料不喂,加上十几头猪,一年光饲料费就要花费一万多元。言外之意,不是不想雇人,而是雇人就要增加成本。第二个话题,按城里人的说法,老洪已60周岁,辛苦了一辈子,该退休享享清福了。而且老洪一家算得上是中国社会转型期农民工进城务工的典范。老伴和大儿子、女儿在江苏省南京市承包了一家包子铺,据说生意做的很红火。小儿子即小洪,学校毕业后只身一人到北京创业,不仅在北京近郊买了房站住了脚,还娶了媳妇,生了两个儿子,据说在其他地方还有投资,小日子过得有滋有味。难怪有人说,城里人有城里人的想法,农村人有农村人的活法。小洪说不是吗,他接老父亲到北京住过几次,老洪就是不习惯,一闲下来心里就发慌,没住几天重回村里养鸡养猪。还说自己身体尚可,干得动,又能给这个家庭多增加些收入等等。倒是几千只鸡的销售是个大问题,目前只能靠村里人、熟人、朋友过年过节购买,或由老洪推着车挨家挨户去销售。难怪每到一地,小洪总要到农贸市场家禽部去做调研,寻找合作方式,原来,他是心疼父亲,想为父亲养的鸡打开一条销路啊!
不知不觉,一顿饭吃了将近2个小时,该告辞了。老洪执意让我们吃完晚饭再走。我们说不啦不啦,已经给你添很多麻烦啦。老洪见挽留不住,吩咐小洪从屋里拿出早已准备好的礼物——每位客人一盒土鸡蛋、一盒茶叶。土鸡蛋是简易包装,但茶叶包装得很漂亮,几乎与城里超市、商店卖的没什么区别,而且还有一个响亮的品牌——思乡茶。
这就是我们此次赴巢湖四日游,看到的或听到的三位老汉真实的故事。无论是自娱自乐、自得其乐的拉二胡老汉,还是经营有方、精明能干的农家乐老汉和纯朴憨厚、不善言表的养鸡老汉,虽然他们的一生与巢湖北岸“三将军”、“三老”叱咤风云、指点江山的人生比起来既平凡又微不足道。然而,他们善良、平和、知足、感恩,和千千万万普普通通最基层的老百姓一道绘就了一幅新世纪绚丽的“流民图”。
不是吗?

2017年2月3日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