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杨利明:随笔(649)日
  杨利明:随笔(648)马
  杨利明:随笔(647)国
  杨利明:随笔(646)“
  杨利明:随笔(645)横
  杨利明:随笔(644)大
  杨利明:随笔(643)大
  杨利明:随笔(642)大
  杨利明:随笔(641)大
  杨利明:随笔(640)伦
  杨利明:随笔(639)管
  杨利明:随笔(637)恩
  杨利明:随笔(636)畅
  杨利明:随笔(635)畅
  杨利明:随笔(634)苏
  杨利明:随笔(628)钢
  杨利明:随笔(627)“
  杨利明:随笔(626)满
  杨利明:随笔(625)不
  杨利明:随笔(624)红
  杨利明:随笔(623)十
  杨利明:随笔(621)追
  杨利明:随笔(622)赤
  杨利明:随笔(620)群
  杨利明:随笔(619)管
  杨利明:随笔(618)时
  杨利明:随笔(617)美
  杨利明:随笔(616)北
  杨利明:随笔(615)搂
  杨利明:随笔(613)最
  杨利明:随笔(612)天
  杨利明:随笔(611)吉
  杨利明:随笔(610)西
  杨利明:随笔(609)沿
  杨利明:随笔(608)红
  杨利明:随笔(607)突
  杨利明:随笔(606)冰
  杨利明:随笔(605)金
  杨利明:随笔(604)一
  杨利明:随笔(603)人
  杨利明:随笔(602)乡
  杨利明:随笔(601)挥
  杨利明:随笔(600)追
  杨利明:国际悲歌歌一曲
  杨利明:随笔(598)独
  杨利明:随笔(597)瞻
  杨利明:随笔(596)旅
  杨利明:随笔(595)浮
  杨利明:随笔(594)寻
  杨利明:随笔(593)明
  杨利明:随笔(592)山
  刘树贵:西藏旅游
  杨利明:随笔(589)珍
  杨利明:随笔(588)走
  杨利明:随笔(588)走
  杨利明:随笔(587)阴
  杨利明:随笔(586)清
  杨利明:随笔(585)跨
  杨利明:随笔(584)丹
  杨利明:随笔(583)朝
  杨利明:随笔(579)再
  杨利明:随笔(578)惜
  杨利明:随笔(577)奇
  李俊杰:掠影班芙公园
  杨利明:随笔(577)奇
  杨利明:随笔(575)啊
  杨利明:随笔(574)拜
  杨利明:随笔(573)地
  杨利明:随笔(572)南
  杨利明:随笔(570)驴
  杨利明:随笔(571)五
  杨利明:随笔(569)晕
  杨利明:随笔(568)时
  杨利明:随笔(567)征
  杨利明:随 笔
  杨利明:随笔(565)还
  杨利明:随笔(564)红
  杨利明:随笔(563)冲
  杨利明:随笔(562)寻
  杨利明:随笔(561)胡
  杨利明:随笔(560)船
  杨利明:随笔(559)向
  杨利明:随笔(558)j
  李俊杰:天山大峡谷历险
  杨利明:随笔(557)飞
  杨利明:随笔(555)瀑
  李俊杰:走近居里寺“天葬
  杨利明:随笔(554)冰
  杨利明:随笔(553)安
  杨利明:随笔(552)桥
  杨利明:随笔(551)斯
  杨利明:随笔(550)从
  杨利明:随笔(549)漫
  杨利明:随笔(548)飞
  杨利明:随笔(547)分
  杨利明:随笔(546)北
  杨利明:随笔(545)再
  杨利明:随笔(544)决
  杨利明:随笔(543)泪
  杨利明:随笔(542)丝
 
 栏目导航  首页-旅游天地
杨利明:随笔(612)天山南北正气歌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7-11-15 录入:顾龙 点击:192
杨利明:随笔(612)天山南北正气歌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7-10-6 录入:顾龙 点击:92
随 笔(612)天山南北正气歌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7-10-05 录入:知青 点击:2
                                 随 笔(612)天山南北正气歌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行。
    在新疆的将近一个月,我强烈地感受到这一点。
    在星星峡,感受了西路军魂。
    8月27日上午,在乌鲁木齐,首先参观了位于二道桥国际大巴扎附近的胜利路392号八路军驻新疆办事处纪念馆。
    纪念馆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董(必武)老题的馆名。
    这是一栋黄色二层小楼。陈云、滕代远、邓发、陈潭秋等同志先后任中共驻新疆代表和八办负责人,住在这里。
    在二楼,有陈潭秋同志的卧室和办公室。但没有毛泽民的。我下楼向工作人员请教,纠正了我以前的误解。毛泽民不是八办人员,未在此住过。他受盛世才邀请,担任新疆财政厅长,住在别处。
    如果说,八办在市中心,还有些人参观的话,那位于市郊燕儿窝的乌鲁木齐烈士陵园就冷清多了。这在我意料之中。不是清明节,有谁会来。
    我到这里,是凭吊在新疆牺牲的陈潭秋、毛泽民、林基路等烈士。
    陵园最高层。正中是陈潭秋,左边毛泽民,右边林基路。
    这三位,陈潭秋是中共一大代表。毛泽民是毛泽东的弟弟。至于林基路,我是小时候看《革命烈士诗抄》时知道的。
    他们都是我敬仰的人。
    墓区周围,苍松翠柏环绕。陵园正前面的远方,是巍巍天山。
    革命烈士的浩然正气,与天地共存,与天山同在,如松柏长青!
    有人说独(山子)库(车)公路是天下最美的公路。如果评自然景观,我不敢妄言。但当我听说在修路时,牺牲了168位指战员时,我从心里认可了这种说法。
    我要求司机,路过烈士陵园,一定要停一下。
    乔尔玛烈士陵园。168位烈士,在这里安息。
    他们中,有战士,也有干部,居然还有部队机关的科长。我开始有点纳闷,和平年代修个路,牺牲那么多人,就够令人震惊了,怎么还会有机关的营级干部呢?后来一想也明白了,在那个年代,干部是要吃苦在前,冲锋在前的,机关干部也时常要上第一线的。牺牲也就在所难免了。
    我想,没有他们的流血牺牲,我们今天哪能轻松地开着汽车,在这里欣赏美景呢?
    怀着深深的敬意,在烈士纪念碑前,三鞠躬,寄托哀思,表达缅怀之情。
    除了牺牲的烈士,那些长年累月,坚守在边防哨所的解放军战士,无疑是新时代最可爱的人。
    祖国的“西极”,离最近的喀什也要四五个小时的车程,边防战士们远离繁华的城市,无怨无悔驻守在祖国的西大门。
    红其拉普哨所,海拔4700米,一般人都会有高原反应,而到中巴边境还有三公里,那里是5100米。氧气稀薄。更要命的是,这里气候极其恶劣。一会儿阳光灿烂,汗流浃背;一会儿下雪,赶紧穿棉衣••••••
    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
    在新疆,在被美景陶醉的时候,我的耳边时常会响起《英雄赞歌》:
    为什么战旗美如画?
    英雄的鲜血染红了她。
    为什么大地春常在?
   英雄的生命开鲜花!
                      ••••••
                           —原55团3营23连杨利明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