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杨利明:随笔(658)新
  杨利明:随笔(657)真
  杨利明:随笔(656)意
  杨利明:随笔(654)奇
  杨利明:随笔(655)一
  杨利明:随笔(653)马
  杨利明:随笔(652)赤
  杨利明:随笔(651)东
  杨利明:随笔(650)跨
  杨利明:随笔(649)日
  杨利明:随笔(648)马
  杨利明:随笔(647)国
  杨利明:随笔(646)“
  杨利明:随笔(645)横
  杨利明:随笔(644)大
  杨利明:随笔(643)大
  杨利明:随笔(642)大
  杨利明:随笔(641)大
  杨利明:随笔(640)伦
  杨利明:随笔(639)管
  杨利明:随笔(637)恩
  杨利明:随笔(636)畅
  杨利明:随笔(635)畅
  杨利明:随笔(634)苏
  杨利明:随笔(628)钢
  杨利明:随笔(627)“
  杨利明:随笔(626)满
  杨利明:随笔(625)不
  杨利明:随笔(624)红
  杨利明:随笔(623)十
  杨利明:随笔(621)追
  杨利明:随笔(622)赤
  杨利明:随笔(620)群
  杨利明:随笔(619)管
  杨利明:随笔(618)时
  杨利明:随笔(617)美
  杨利明:随笔(616)北
  杨利明:随笔(615)搂
  杨利明:随笔(613)最
  杨利明:随笔(612)天
  杨利明:随笔(611)吉
  杨利明:随笔(610)西
  杨利明:随笔(609)沿
  杨利明:随笔(608)红
  杨利明:随笔(607)突
  杨利明:随笔(606)冰
  杨利明:随笔(605)金
  杨利明:随笔(604)一
  杨利明:随笔(603)人
  杨利明:随笔(602)乡
  杨利明:随笔(601)挥
  杨利明:随笔(600)追
  杨利明:国际悲歌歌一曲
  杨利明:随笔(598)独
  杨利明:随笔(597)瞻
  杨利明:随笔(596)旅
  杨利明:随笔(595)浮
  杨利明:随笔(594)寻
  杨利明:随笔(593)明
  杨利明:随笔(592)山
  刘树贵:西藏旅游
  杨利明:随笔(589)珍
  杨利明:随笔(588)走
  杨利明:随笔(588)走
  杨利明:随笔(587)阴
  杨利明:随笔(586)清
  杨利明:随笔(585)跨
  杨利明:随笔(584)丹
  杨利明:随笔(583)朝
  杨利明:随笔(579)再
  杨利明:随笔(578)惜
  杨利明:随笔(577)奇
  李俊杰:掠影班芙公园
  杨利明:随笔(577)奇
  杨利明:随笔(575)啊
  杨利明:随笔(574)拜
  杨利明:随笔(573)地
  杨利明:随笔(572)南
  杨利明:随笔(570)驴
  杨利明:随笔(571)五
  杨利明:随笔(569)晕
  杨利明:随笔(568)时
  杨利明:随笔(567)征
  杨利明:随 笔
  杨利明:随笔(565)还
  杨利明:随笔(564)红
  杨利明:随笔(563)冲
  杨利明:随笔(562)寻
  杨利明:随笔(561)胡
  杨利明:随笔(560)船
  杨利明:随笔(559)向
  杨利明:随笔(558)j
  李俊杰:天山大峡谷历险
  杨利明:随笔(557)飞
  杨利明:随笔(555)瀑
  李俊杰:走近居里寺“天葬
  杨利明:随笔(554)冰
  杨利明:随笔(553)安
  杨利明:随笔(552)桥
  杨利明:随笔(551)斯
 
 栏目导航  首页-旅游天地
杨利明:随笔(610)西路军魂星星峡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7-10-17 录入:顾龙 点击:276
杨利明:随笔(610)西路军魂星星峡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7-10-04 录入:顾龙 点击:54
                           随 笔(610)西路军魂星星峡
    8月23日,在我的旅游史上,是个重要的日子。
    早早起来,整理行装。
    8点刚过,就来到敦煌长途汽车站。
    车上坐了不少维族同胞。有老有少,有男有女。服装、相貌,都和内地不同。他们互相交流,不要说维语我根本听不懂,即使他们说普通话,也有一种特别的味道。
    我有点兴奋,有点激动,坦率地说,也有点紧张••••••
    9点,汽车发动,向西,向西••••••
    三个小时后,公路两边的景色有了明显的变化,路边的标牌写着:进入国家级安西极旱荒漠自然保护区。公路两边,巨石裸露,寸草不生。这里是中国最穷的“三西”地区之一。
    这也表明,我们即将离开甘肃。
     下午一点左右,汽车停在星星峡。
     回头望:“欢迎您再来甘肃”!
    甘肃,再见了!
    这边,“新疆欢迎您”!
    星星峡是新疆的东大门。
    来到星星峡,也就进入了新疆。
    新疆,我来了! 
    星星峡的地形,就是两边连绵起伏的石头山夹着连霍公路。这个地形对经济发展不利。公路两边都是一些为交通服务的旅馆、超市、饭店和加油站,邮局刚建好,还未开张。
     荒无人烟。车站没有。汽车到星星峡,司机一招呼,人员上下车完毕,走了。
     那我为啥要到星星峡来呢?一个原因当然在于星星峡是公路进疆第一站。更重要的,是为了圆我的一个梦,就是“西路军情结”。
    知道星星峡,最起码在青少年时期,看过一本程世才写的《悲壮的历程》,从此,牢牢地记住了西路军,记住了星星峡。因为西路军到了星星峡,新疆属于盛世才的地盘,马家军追不过来。所以,星星峡为西路军的历史打上了句号。
    近年来,关于西路军的问题有些不同的声音。我非党史专家。话也不见得说到点子上。但,西路军将士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和与敌人血战到底的英雄气概,永远值得我们景仰、讴歌和纪念。这是毫无疑问的。
     汽车进入星星峡,两边的山上,当年的遗迹如碉堡等还在。我一个人来来回回,凭吊西路军英魂。
    一幅巨大的雕塑映入眼帘。雕塑与群山连为一体,这是西路军男女将士的群雕像,他们军帽上的五角星仿佛在放光,炯炯有神的双眼,注视着前方。身后,一杆钢qiang刺向苍天。男战士棱角分明,刚毅;女战士头发散乱,悲愤。他们想说些什么?此时此刻,千言万语,尽在不言中••••••
    雕塑下镌刻着:西路军魂
    西路军魂!西路军魂!
    我连连按动手机。
    但环顾四周,只有我一个人。不觉怅然。
    不远的地方,有一个加油站。有位年轻的女同志在那里等候。我走过去,请她帮个忙。她倒是很爽快地答应。马上跟我来到群雕前。她一边给我照相,一边惊讶,这里她来了好几次了,还是第一次发现这里还有个“西路军魂”••••••
    晚上,在朋友圈里讨论。不知“西路军”者甚多。我介绍了有关情况。一些朋友又去翻资料。大家取得共识,不管怎么样,西路军是共产党的部队,西路军打的是反动派,西路军的将士英勇作战,顽强不屈,可歌可泣。西路军的失败,令人痛惜。其经验教训,同样是党的宝贵财富。西路军烈士,应该受到党和人民永远的纪念和缅怀!
    我想,西路军将士可以瞑目了!
    西路军烈士安息吧!
    西路军烈士永垂不朽!
                                          —原55团3营23连杨利明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