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杨利明:随笔(628)钢
  杨利明:随笔(627)“
  杨利明:随笔(626)满
  杨利明:随笔(625)不
  杨利明:随笔(624)红
  杨利明:随笔(623)十
  杨利明:随笔(621)追
  杨利明:随笔(622)赤
  杨利明:随笔(620)群
  杨利明:随笔(619)管
  杨利明:随笔(618)时
  杨利明:随笔(617)美
  杨利明:随笔(616)北
  杨利明:随笔(615)搂
  杨利明:随笔(613)最
  杨利明:随笔(612)天
  杨利明:随笔(611)吉
  杨利明:随笔(610)西
  杨利明:随笔(609)沿
  杨利明:随笔(608)红
  杨利明:随笔(607)突
  杨利明:随笔(606)冰
  杨利明:随笔(605)金
  杨利明:随笔(604)一
  杨利明:随笔(603)人
  杨利明:随笔(602)乡
  杨利明:随笔(601)挥
  杨利明:随笔(600)追
  杨利明:国际悲歌歌一曲
  杨利明:随笔(598)独
  杨利明:随笔(597)瞻
  杨利明:随笔(596)旅
  杨利明:随笔(595)浮
  杨利明:随笔(594)寻
  杨利明:随笔(593)明
  杨利明:随笔(592)山
  刘树贵:西藏旅游
  杨利明:随笔(589)珍
  杨利明:随笔(588)走
  杨利明:随笔(588)走
  杨利明:随笔(587)阴
  杨利明:随笔(586)清
  杨利明:随笔(585)跨
  杨利明:随笔(584)丹
  杨利明:随笔(583)朝
  杨利明:随笔(579)再
  杨利明:随笔(578)惜
  杨利明:随笔(577)奇
  李俊杰:掠影班芙公园
  杨利明:随笔(577)奇
  杨利明:随笔(575)啊
  杨利明:随笔(574)拜
  杨利明:随笔(573)地
  杨利明:随笔(572)南
  杨利明:随笔(570)驴
  杨利明:随笔(571)五
  杨利明:随笔(569)晕
  杨利明:随笔(568)时
  杨利明:随笔(567)征
  杨利明:随 笔
  杨利明:随笔(565)还
  杨利明:随笔(564)红
  杨利明:随笔(563)冲
  杨利明:随笔(562)寻
  杨利明:随笔(561)胡
  杨利明:随笔(560)船
  杨利明:随笔(559)向
  杨利明:随笔(558)j
  李俊杰:天山大峡谷历险
  杨利明:随笔(557)飞
  杨利明:随笔(555)瀑
  李俊杰:走近居里寺“天葬
  杨利明:随笔(554)冰
  杨利明:随笔(553)安
  杨利明:随笔(552)桥
  杨利明:随笔(551)斯
  杨利明:随笔(550)从
  杨利明:随笔(549)漫
  杨利明:随笔(548)飞
  杨利明:随笔(547)分
  杨利明:随笔(546)北
  杨利明:随笔(545)再
  杨利明:随笔(544)决
  杨利明:随笔(543)泪
  杨利明:随笔(542)丝
  杨利明:随笔(541)甘
  刘树贵:纳木错
  杨利明:随笔(540)美
  杨利明:随笔(539)挺
  李俊杰:游稻城“亚丁”-
  杨利明:随笔(538)信
  杨利明:随笔(537)谁
  杨利明:随笔(536)另
  杨利明:随笔(535)芦
  杨利明:随笔(534)4
  李俊杰:西班牙篇(3)
  杨利明:随笔(552)同
  李俊杰:西班牙篇(2)
  李俊杰:西班牙篇(1)
  杨利明:随笔(550)参
 
 栏目导航  首页-旅游天地
杨利明:随笔(608)红日高升耀东方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7-10-9 录入:顾龙 点击:184
杨利明:随笔(608)红日高升耀东方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7-10-01 录入:顾龙 点击:50
随 笔(608)红日高升耀东方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7-09-30 录入:知青 点击:2
                               随 笔(608)红日高升耀东方
     7月24日,上午9时,客车准点发车。我们继续向东。
     车行 6小时。下午3点,经过“东方第一县”牌坊,我们来到了抚远。
     抚远是祖国最东的县。
     前两年,我们得知,原连队老职工张忠臣和他妹妹张新华在抚远定居。张忠臣已去世。张新华和我们一直有联系。她欢迎我们到抚远旅游。
    行前联系。张新华正好外出。委托她女儿小慈接待。
    我们的车刚进站,小慈的车也到了。她把我们安排在离江边不远的一个旅馆。
    这里是黑龙江和乌苏里江的汇合处。如果说,中国的版图像雄鸡,漠河是鸡冠,那这里就是鸡嘴。
    夕阳西下,晚霞满天。在“鸡嘴”看落日黄昏,更对明早的日出充满期待。
    问下来,明天晴天。看日出没问题。据说抚远最早2点半就日出。害得我们一晚上没睡好。凌晨2点一过就起床,直奔江边。
   7月下旬的北国之晨,还是挺冷的。何况我们都是一身短打。3点一过,不见任何征兆,兄弟受不了了,先行告退。
    等到3点20 ,我也有点纳闷。正好碰到一位打鱼人,就过去咨询,今天太阳还会出来吗?
    这位拿出手机一看(原来该地有日出时间预报!):快了!3点半!
    话音刚落,东方开始微微泛红。接着,万道霞光渐渐升起。稍顷,一轮红日喷薄而出!
    红日高升,染红了江水,照耀着神州大地!这是我在祖国最东方看到的最壮丽的日出!
    今天,小慈带我们“找东”。为交流方便,张新华的一位医生朋友李老师陪我们一起去。
    由于黑瞎子岛的一半归还中国,我事先做了点功课,同时也请教了李老师。确认现在中国的最东点已经有所变化。
    还是实地考察。
    在黑瞎子岛上,有2008年10月中俄两国政府举行东段划界界桩揭幕仪式的场所。
    典型的一岛两国。
    一系列最东的景观,也建立在这里。
   东极宝塔、东极宝鼎、“东”字广场,还有那绘制在东极广场上的标明该地经纬度的中国地图,无不宣示着,这里是祖国的最东!
    就像一个失散多年的孩子。又回到了母亲的怀抱!
    沿乌苏里江前行。江上有渔民打鱼。江边有边防军的帐篷。吃住都很简单。
    乌苏镇被称为“东方第一哨”,这里的设施较为完善。有固定的营房、高高的瞭望塔。
    哨所门口是一幅嵌在墙上的画。一轮红日冉冉升起。上书:我把太阳迎进祖国。
    走进哨所,左边立着一块标牌,上边是一首歌,歌名也是我把太阳迎进祖国。
    我把太阳迎进祖国。这是多好的广告啊!
    中午,小慈在抓吉的东方鱼馆招待了我们一顿丰盛的鱼宴。鱼新鲜、好吃。主人的盛情好客更叫人难忘。在这里向张新华、小慈、李老师表示衷心感谢!也热烈欢迎你们有机会到上海来!
   “找东”结束后,对于我来讲,这次东北之行已经结束。可以打道回府了。
    兄弟表示,想到沈阳看看。尽管洪水的威胁还未完全消除,但考虑回程路上,哈尔滨、沈阳都是省会城市,“铁公鸡”都比较方便。就这么定了。
刚到沈阳,就听到广播通知,从沈阳到佳木斯的铁路,又因洪水中断了。
    在沈阳,兄弟到故宫等名胜参观。我则满大街找好吃的。尝了老边饺子和李连贵熏肉大饼。味道不错。
    7月28日上午,在沈阳坐高铁,于晚9点到达上海。结束了24天的创纪录的东北之行。
                                             —原55团3营23连杨利明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