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杨利明:随笔(670)千
  杨利明:随笔(669)引
  杨利明:随笔(668)心
  杨利明:随笔(667)一
  杨利明:随笔(666)此
  杨利明:随笔(665)拾
  杨利明:随笔(664)新
  杨利明:随笔(663)雪
  杨利明:随笔(662)一
  杨利明:随笔(661)新
  杨利明:随笔(660)三
  杨利明:随笔(659)披
  杨利明:随笔(658)新
  杨利明:随笔(657)真
  杨利明:随笔(656)意
  杨利明:随笔(654)奇
  杨利明:随笔(655)一
  杨利明:随笔(653)马
  杨利明:随笔(652)赤
  杨利明:随笔(651)东
  杨利明:随笔(650)跨
  杨利明:随笔(649)日
  杨利明:随笔(648)马
  杨利明:随笔(647)国
  杨利明:随笔(646)“
  杨利明:随笔(645)横
  杨利明:随笔(644)大
  杨利明:随笔(643)大
  杨利明:随笔(642)大
  杨利明:随笔(641)大
  杨利明:随笔(640)伦
  杨利明:随笔(639)管
  杨利明:随笔(637)恩
  杨利明:随笔(636)畅
  杨利明:随笔(635)畅
  杨利明:随笔(634)苏
  杨利明:随笔(628)钢
  杨利明:随笔(627)“
  杨利明:随笔(626)满
  杨利明:随笔(625)不
  杨利明:随笔(624)红
  杨利明:随笔(623)十
  杨利明:随笔(621)追
  杨利明:随笔(622)赤
  杨利明:随笔(620)群
  杨利明:随笔(619)管
  杨利明:随笔(618)时
  杨利明:随笔(617)美
  杨利明:随笔(616)北
  杨利明:随笔(615)搂
  杨利明:随笔(613)最
  杨利明:随笔(612)天
  杨利明:随笔(611)吉
  杨利明:随笔(610)西
  杨利明:随笔(609)沿
  杨利明:随笔(608)红
  杨利明:随笔(607)突
  杨利明:随笔(606)冰
  杨利明:随笔(605)金
  杨利明:随笔(604)一
  杨利明:随笔(603)人
  杨利明:随笔(602)乡
  杨利明:随笔(601)挥
  杨利明:随笔(600)追
  杨利明:国际悲歌歌一曲
  杨利明:随笔(598)独
  杨利明:随笔(597)瞻
  杨利明:随笔(596)旅
  杨利明:随笔(595)浮
  杨利明:随笔(594)寻
  杨利明:随笔(593)明
  杨利明:随笔(592)山
  刘树贵:西藏旅游
  杨利明:随笔(589)珍
  杨利明:随笔(588)走
  杨利明:随笔(588)走
  杨利明:随笔(587)阴
  杨利明:随笔(586)清
  杨利明:随笔(585)跨
  杨利明:随笔(584)丹
  杨利明:随笔(583)朝
  杨利明:随笔(579)再
  杨利明:随笔(578)惜
  杨利明:随笔(577)奇
  李俊杰:掠影班芙公园
  杨利明:随笔(577)奇
  杨利明:随笔(575)啊
  杨利明:随笔(574)拜
  杨利明:随笔(573)地
  杨利明:随笔(572)南
  杨利明:随笔(570)驴
  杨利明:随笔(571)五
  杨利明:随笔(569)晕
  杨利明:随笔(568)时
  杨利明:随笔(567)征
  杨利明:随 笔
  杨利明:随笔(565)还
  杨利明:随笔(564)红
  杨利明:随笔(563)冲
  杨利明:随笔(562)寻
 
 栏目导航  首页-旅游天地
杨利明:随笔(603)人世真情在此间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7-10-5 录入:顾龙 点击:225
杨利明:随笔(603)人世真情在此间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7-09-26 录入:顾龙 点击:80
随 笔(603)人世真情在此间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7-09-25 录入:知青 点击:2
                         随 笔(603)人世真情在此间
    7月7日,原定离开查哈阳。但有些同学还在赶来的路上(一些同学实在赶不过来,也打了招呼)。如果要走,似乎太不近人情?也罢。推迟一天吧。
    一早,同学们就陆陆续续来了。他们为今天的聚会做了很长时间的精心准备。他们给昔日的老师戴上红领巾,到太平湖过“队日”。
    我本来也应该去。但在这天早起溜达时,偶然发现如今到拉哈只需一小时。这勾起了我许多回忆。当机立断。决定到拉哈一趟。于是,我们分成两拨。大多数人到太平湖。少数人到拉哈。
    我立即联系张纯江。这位当年在师部糖厂施工时结识的老同志,9年前在查哈阳的马路上不期而遇。这次只要有可能,总要见一见。尽管他的儿子现在是米业大王,他帮着儿子打理企业,忙得要命,但一听我来了,二话不说,儿子开着车带着老爷子赶来了。稍事寒暄,一起赴拉哈。
   小车风驰电掣,一会儿,平阳,再一会儿汉古尔河,再一会儿就到了江边。
   以前过江要摆渡。天寒地冻还好些,车可以在冰上直接开过去。摆渡问题也不大。就怕将冻未冻或将开未开之际,那就要转道齐齐哈尔。费时费劲。
   一桥飞架,不敢说天堑变通途,但瞬间即过,那真是极好的!
   拉哈到了。1969年5月10日,我16岁生日这天,我们就是从这里,踏上人生之路!当天,从拉哈走过汉古尔河!  一转眼,48年了!
   1978年11月,又是在这里,我踏上返城之路。一转眼,也快40年了!当年在拉哈送我上车的陈荣新和郑俊英,都已不在人世!
    48年前,我们在拉哈红光糖厂集中,吃完午饭后上路。如今,糖厂也黄了。只有厂门口那“红光白糖  中国糖王”的广告,似乎在诉说它昔日的辉煌。
    2008年重返查哈阳,来去都在齐齐哈尔转车。拉哈无暇顾及。这次总算来了。以后可就难说了。也许,是再见,也是告别!也可能就是永别!
    念及于此,不胜唏嘘!
    天下春却是一片欢声笑语,同学们簇拥着老师,在这里聚会。不断有同学赶来。我也记不清许多同学的名字,现在在干啥,住在何方,在这里一并感谢吧。
    在这之前,他们就在微信里征集老师们的照片,做成视屏播放。这些照片,又引起我们几多感慨!当年,我们和这些学生岁数相差也不大。看着那时候青春洋溢的我们,和那些天真可爱的学生们,再看看眼前,不禁感叹时光之荏苒,人世之沧桑!可贵的是,几十年过去,同学们还没忘记我们!
    下面的节目算是自娱自乐,师生同台引吭高歌。一些同学载歌载舞,把气氛推向高潮。
    23连学校陈悦德老师的女公子陈沛倩,原来是学校的学生,后来也当了老师。现在定居在北京。这次特意前来相聚。她一进门,就和几位女老师抱在一起。大家想起她的父亲,相拥而泣。千言万语,尽在不言中!
     晚上,陈沛倩又执意要请我们吃饭。回想2008年那次,吃饭基本上是赵文刚包了。后来我们“威胁”说,再这样我们以后不来了。这才勉强由我们做了一次东。这次,好像一次机会都没有了?
     实在没办法。入乡随俗吧。只盼望乡亲们,同学们,有机会一定到上海,到北京,到天津来,让我们也当一回东道主!
                                           —原55团3营23连杨利明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