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杨利明:随笔(670)千
  杨利明:随笔(669)引
  杨利明:随笔(668)心
  杨利明:随笔(667)一
  杨利明:随笔(666)此
  杨利明:随笔(665)拾
  杨利明:随笔(664)新
  杨利明:随笔(663)雪
  杨利明:随笔(662)一
  杨利明:随笔(661)新
  杨利明:随笔(660)三
  杨利明:随笔(659)披
  杨利明:随笔(658)新
  杨利明:随笔(657)真
  杨利明:随笔(656)意
  杨利明:随笔(654)奇
  杨利明:随笔(655)一
  杨利明:随笔(653)马
  杨利明:随笔(652)赤
  杨利明:随笔(651)东
  杨利明:随笔(650)跨
  杨利明:随笔(649)日
  杨利明:随笔(648)马
  杨利明:随笔(647)国
  杨利明:随笔(646)“
  杨利明:随笔(645)横
  杨利明:随笔(644)大
  杨利明:随笔(643)大
  杨利明:随笔(642)大
  杨利明:随笔(641)大
  杨利明:随笔(640)伦
  杨利明:随笔(639)管
  杨利明:随笔(637)恩
  杨利明:随笔(636)畅
  杨利明:随笔(635)畅
  杨利明:随笔(634)苏
  杨利明:随笔(628)钢
  杨利明:随笔(627)“
  杨利明:随笔(626)满
  杨利明:随笔(625)不
  杨利明:随笔(624)红
  杨利明:随笔(623)十
  杨利明:随笔(621)追
  杨利明:随笔(622)赤
  杨利明:随笔(620)群
  杨利明:随笔(619)管
  杨利明:随笔(618)时
  杨利明:随笔(617)美
  杨利明:随笔(616)北
  杨利明:随笔(615)搂
  杨利明:随笔(613)最
  杨利明:随笔(612)天
  杨利明:随笔(611)吉
  杨利明:随笔(610)西
  杨利明:随笔(609)沿
  杨利明:随笔(608)红
  杨利明:随笔(607)突
  杨利明:随笔(606)冰
  杨利明:随笔(605)金
  杨利明:随笔(604)一
  杨利明:随笔(603)人
  杨利明:随笔(602)乡
  杨利明:随笔(601)挥
  杨利明:随笔(600)追
  杨利明:国际悲歌歌一曲
  杨利明:随笔(598)独
  杨利明:随笔(597)瞻
  杨利明:随笔(596)旅
  杨利明:随笔(595)浮
  杨利明:随笔(594)寻
  杨利明:随笔(593)明
  杨利明:随笔(592)山
  刘树贵:西藏旅游
  杨利明:随笔(589)珍
  杨利明:随笔(588)走
  杨利明:随笔(588)走
  杨利明:随笔(587)阴
  杨利明:随笔(586)清
  杨利明:随笔(585)跨
  杨利明:随笔(584)丹
  杨利明:随笔(583)朝
  杨利明:随笔(579)再
  杨利明:随笔(578)惜
  杨利明:随笔(577)奇
  李俊杰:掠影班芙公园
  杨利明:随笔(577)奇
  杨利明:随笔(575)啊
  杨利明:随笔(574)拜
  杨利明:随笔(573)地
  杨利明:随笔(572)南
  杨利明:随笔(570)驴
  杨利明:随笔(571)五
  杨利明:随笔(569)晕
  杨利明:随笔(568)时
  杨利明:随笔(567)征
  杨利明:随 笔
  杨利明:随笔(565)还
  杨利明:随笔(564)红
  杨利明:随笔(563)冲
  杨利明:随笔(562)寻
 
 栏目导航  首页-旅游天地
杨利明:国际悲歌歌一曲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7-10-1 录入:顾龙 点击:333
杨利明:国际悲歌歌一曲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7-09-22 录入:顾龙 点击:57
国际悲歌歌一曲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7-09-21 录入:知青 点击:2
                                       国际悲歌歌一曲
     6月27日,从卢森堡进入法国,来到巴黎。
     巴黎堵车相当厉害。一点不亚于北京和上海。
     天上不时下着雨。这在此次欧洲之行中真是少见。
    老天爷也在落泪。
    到达拉雪兹公墓。雨停了。当我们离开墓地上车时,雨又下起来了。
    神了!莫非老天爷也有灵性?
    进入墓地。
    寻寻觅觅。
    冷冷清清。
    终于,著名的巴黎公社社员墙到了。
    1871年3月18日,巴黎爆发无产阶级革命。人类历史上第一个无产阶级政权巴黎公社在炮火中诞生。在其后的“五月流血周”中,巴黎公社的英雄们为保卫红色政权和反动军队展开激战。5月27日,守卫在拉雪兹公墓的200名公社战士,和5000多敌军殊死搏斗。28日,敌军攻占墓地。147名公社战士,高呼“公社万岁”在这堵墙下英勇就义。可以说,这堵墙的四周,洒满了巴黎公社烈士的鲜血。
    寂静无声。空气仿佛凝固一般。
    每个驴友都是热泪盈眶。
    100多年了,巴黎公社的英烈们,我们一群热爱你们的中国人,来看望,祭拜你们了,你们知道吗?
    在墓地,举行了简短而庄重的纪念仪式。
    星火旅行社的刁伟铭同志主持。
    默哀。悼念巴黎公社死难烈士。
    王立华老师发表了激情洋溢的演讲。
    同行的李老师朗诵了鲍狄埃的诗篇。
    很短的时间,我想得很多••••••
    巴黎公社至今已有一个半世纪了。当年,马克思就给予高度评价,总结了它的经验教训,提出一系列巴黎公社原则。并指出,公社的原则是永存的,是消灭不了的。几乎是在公社失败的第二天,马克思就发表了名著《法兰西内战》,指出:“工人的巴黎及其公社将永远作为新社会的光辉先驱受人敬仰。它的英烈们已永远铭记在工人阶级的伟大心坎里。那些杀害它的刽子手们已经被历史永远钉在耻辱柱上,不论他们的教士们怎样祷告也不能把他们解脱”。
    三鞠躬。向无产阶级革命先驱者致敬!
    最后,在悲壮的《国际歌》声中,结束仪式。驴友们几步一回头,恋恋不舍地向公社社员墙告别。
    国际歌声在墓地回荡。歌声引来了一位当地前来扫墓的友人。尽管语言不通,交流有困难,但凭着国际歌的旋律,他知道我们是什么人,他把我们带到了国际歌的作者鲍狄埃的墓地!我们手拉手,共唱国际歌!
    无独有偶。几天前,在恩格斯故居,我们遇到一位遛狗的老人。也是语言不通,连比带划。但一唱起国际歌,特别那最后一句“英特那雄耐尔”,全世界都一样。相互之间立刻就变得非常亲切和熟悉。
    俗话说,事不过三。同样的情形,在拜谒马克思真正故居时又发生了。一位曾到过中国,粗通中文的当地友人,热情地为我们做向导,找到那个曾经安放马克思雕像的广场。他告诉我们,根据他了解的情况,马克思雕像最终还是会安放的。一位驴友给他佩戴了毛主席像章。他非常高兴。我们在国际歌声中紧紧握手,依依惜别。
    年轻的时候,学习列宁纪念鲍狄埃的文章。里面写道:“一个有觉悟的工人,不管他来到哪个国家,不管命运把他抛到哪里,不管他怎样感到自己是异邦人,言语不通,举目无亲,远离祖国,——他都可以凭《国际歌》的熟悉的曲调,给自己找到同志和朋友”。以前读到这里,也激动,也感奋,也经常引用甚至调侃。但这次是真真切切地体会到了。列宁的话,你不服不行!
    这几段视屏,我一直珍藏着,有时候也会自己播放,并跟着吟唱:
    ••••••
    这是最后的斗争,
    团结起来到明天,
    英特那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
                                        —原55团3营23连杨利明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