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修鹤年:致早去天堂知青战
  修鹤年:2018回眸
  修鹤年:年终想说的话
  杨利明:随笔(682)参
  祁晓野:看纪录片《我是知
  童昌达:忆我们中学的老师
  罗帆:醉花阴 
  修鹤年:知青晚年要了解自
  童昌达:大西山战友50周
  祖卫:五十五团宣传队欢聚
  李兴良:壶口的黄河
  李兴良:我们这一代
  童昌达:改革潮头勇者立&
  修鹤年:知青未了情
  王淑敏:太原大聚会随笔
  祖卫:人生真缘永不断&n
  刘树贵:四川,重庆旅游
  修鹤年:难忘的三十二元钱
  童昌达:追忆《上海人》沈
  祖卫:朝中措 
  修鹤年:咏春二首
  薛仲迪:黑土地——战友情
  修鹤年:芳华逝去不流泪
  修鹤年:三十六计感叹
  修鹤年:五十年前的春节
  修鹤年:说实话 
  周南征:55团3营20连
  杨利明:随笔(638)2
  杨利明 :冯远,民族心灵
  薛仲迪:和友人游北海诗一
  祖卫:江城子 
  杨利明:随笔(633)戊
  祖卫:汉宫春 
  薛仲迪:拉二胡
  罗帆:洞仙歌 
  薛仲迪:小年不算年
  祖卫:满庭芳 
  薛仲迪:看图片咏腊梅
  罗帆:七律 依
  修鹤年:辞旧迎新和传世之
  杨利明:随笔(632)初
  郭忠桥:写给查哈阳知青的
  杨利明:随笔(631)不
  杨利明:随笔(630)《
  修鹤年:凶鱼变宝
  祖卫:贺新郎 
  修鹤年:商业婚姻
  修鹤年:寒冷的夜晚
  薛仲迪:查哈阳,第二故乡
  修鹤年:仰望苍天&nbs
  杨利明:随笔(629)辞
  修鹤年:薪火相传开新篇,
  祖卫:沁园春 
  祖卫:汉宫春 
  罗帆:倾怀令 
  修鹤年:世道弯弯
  邵光远:难忘九月
  祖卫:行香子 
  郭忠桥:一眨眼就是五十四
  修鹤年:夜梦妖蚊记(小小
  修鹤年:观察与思考
  罗帆:金字经 
  罗帆:秋识 &
  修鹤年:任性与浮躁
  祖卫:小令 大
  祖卫:汉宫春 
  杨利明:随笔(614)日
  庄正华:巢湖三老
  祖卫:次韵苏轼 
  罗帆:点绛唇 
  杨利明:祖国母亲,六六大
  祖卫:中山音乐堂赛歌行
  郭忠桥:金边三队也有太阳
  修鹤年:秋天赞礼
  祖卫:蝶恋花 
  修鹤年:运动灵感和思维
  修鹤年:警惕人生“怪圈”
  祖卫:水调歌头 
  祖卫:《蝶恋花》&nbs
  祖卫:千秋岁 
  祖卫:渔家傲 
  修鹤年:不能开红花&nb
  薛仲迪:余音犹在
  祖卫:行香子 
  修鹤年:干部病房叹
  祖卫:喝火令 
  修鹤年:才俊无德很可怕
  修鹤年:名人的苦恼与庶民
  郭忠桥:牢记“青春不老&
  郭忠桥:知青情谊深似海,
  杨利明:随 笔
  童昌达:卖报一家子
  祖卫:虞美人 
  祖卫:津门散游记
  祖卫:小重山 
  祖卫:蝶恋花 
  杨利明:随笔(590)相
  郭忠桥:67团23连连续
  庄正华:碧海蓝天绿成荫—
  罗帆:一剪梅 
 
 栏目导航  首页-感悟随笔
修鹤年:才俊无德很可怕
作者:修鹤年 加入日期:2017-9-12 录入:顾龙 点击:397
修鹤年:才俊无德很可怕
作者:修鹤年 加入日期:2017-03-31 录入:顾龙 点击:437
才俊无德很可怕
作者:修鹤年 加入日期:2017-03-29 录入:知青 点击:3
                                       才俊无德很可怕  

    中国有四大明楼,其中之一就是黄鹤楼,还有名垂千古的一首唐代古诗《黄鹤楼》,曾有名人评说“唐人七言诗,当以崔颢《黄鹤楼》为第一”。足见崔颢在唐诗中的名气与地位。元代辛文房《唐才子传》记载李白登黄鹤楼本要赋诗,抬头看见楼中崔颢的《黄鹤楼》而停下说“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无作而去。可见在当时连诗仙李白都很佩服这诗的气概和真挚的感情。
    崔颢是唐代诗人,在中国隋唐五代文学史有着一定的历史地位,有关文学手册和文学词典都有记载:其为唐开元进士,官司勋员外郎。其诗题材广泛,式多样,风格各异,早期多写闺情,风格浮艳轻薄,偶有讽刺豪门权贵之作。后赴边塞,诗风大变。其边塞诗,歌颂边塞将士英勇报国的豪情壮志。文学史记载他的诗名气很大,但作品传世的不多,现存诗仅40首。明代编有《崔颢集》。
    我对大诗人崔颢并不熟知。但对“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这句传世名句却还是十分的熟悉和欣赏的,为此,几十年来对诗人也一直怀有深深的敬仰。然而,忽然有一天,从报端看到一段文章说是《旧唐书》上记载,“崔颢者,登进士第,有才俊,无士行,好赌博,饮酒。及游京师,娶妻有貌者,稍有不惬意,即去之,前后数四。”读来真是有些惊呆了,这个大诗人在生活中“稍有不惬意”,就休妻,而且是前后有四次之多,这不是把婚姻当做儿戏吗!难道此人在活中的轻薄真如其少年时的诗一样浮艳轻薄?多少年来文学书中只记载了他名垂青史的传世名句,却从未见过有过其人品德行的介绍,看来文学书对文学家和大文豪的记载也是只写其好的一面,使人们对其品德鲜有知晓。
    知道崔颢的这些品德让我对其的敬仰大打折扣,这让我想起了同样是大文豪的苏轼,那是一个文品、官品、人品都令我钦佩和敬仰的古代文学家。联想到古今同样是有一些才俊和明星,那也是文学和艺术成就令人点赞,可是人品却是令人遗憾,尽管有些人是名人权贵,可是民间百姓却并不买账,只有微词不断,因为,百姓知道有才无德更可怕。所以无论一个人有多大的成就,只有人品好,才会永久的好,真正的为人民所接受。



              
                                          2017年3月29日星期三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