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童昌达:追忆《上海人》沈
  祖卫:朝中措 
  修鹤年:咏春二首
  薛仲迪:黑土地——战友情
  修鹤年:芳华逝去不流泪
  修鹤年:三十六计感叹
  修鹤年:五十年前的春节
  修鹤年:说实话 
  周南征:55团3营20连
  杨利明:随笔(638)2
  杨利明 :冯远,民族心灵
  薛仲迪:和友人游北海诗一
  祖卫:江城子 
  杨利明:随笔(633)戊
  祖卫:汉宫春 
  薛仲迪:拉二胡
  罗帆:洞仙歌 
  薛仲迪:小年不算年
  祖卫:满庭芳 
  薛仲迪:看图片咏腊梅
  罗帆:七律 依
  修鹤年:辞旧迎新和传世之
  杨利明:随笔(632)初
  郭忠桥:写给查哈阳知青的
  杨利明:随笔(631)不
  杨利明:随笔(630)《
  修鹤年:凶鱼变宝
  祖卫:贺新郎 
  修鹤年:商业婚姻
  修鹤年:寒冷的夜晚
  薛仲迪:查哈阳,第二故乡
  修鹤年:仰望苍天&nbs
  杨利明:随笔(629)辞
  修鹤年:薪火相传开新篇,
  祖卫:沁园春 
  祖卫:汉宫春 
  罗帆:倾怀令 
  修鹤年:世道弯弯
  邵光远:难忘九月
  祖卫:行香子 
  郭忠桥:一眨眼就是五十四
  修鹤年:夜梦妖蚊记(小小
  修鹤年:观察与思考
  罗帆:金字经 
  罗帆:秋识 &
  修鹤年:任性与浮躁
  祖卫:小令 大
  祖卫:汉宫春 
  杨利明:随笔(614)日
  庄正华:巢湖三老
  祖卫:次韵苏轼 
  罗帆:点绛唇 
  杨利明:祖国母亲,六六大
  祖卫:中山音乐堂赛歌行
  郭忠桥:金边三队也有太阳
  修鹤年:秋天赞礼
  祖卫:蝶恋花 
  修鹤年:运动灵感和思维
  修鹤年:警惕人生“怪圈”
  祖卫:水调歌头 
  祖卫:《蝶恋花》&nbs
  祖卫:千秋岁 
  祖卫:渔家傲 
  修鹤年:不能开红花&nb
  薛仲迪:余音犹在
  祖卫:行香子 
  修鹤年:干部病房叹
  祖卫:喝火令 
  修鹤年:才俊无德很可怕
  修鹤年:名人的苦恼与庶民
  郭忠桥:牢记“青春不老&
  郭忠桥:知青情谊深似海,
  杨利明:随 笔
  童昌达:卖报一家子
  祖卫:虞美人 
  祖卫:津门散游记
  祖卫:小重山 
  祖卫:蝶恋花 
  杨利明:随笔(590)相
  郭忠桥:67团23连连续
  庄正华:碧海蓝天绿成荫—
  罗帆:一剪梅 
  刘树贵:澜沧江
  郭忠桥:昔日知青缘
  祖卫:蝶恋花 
  祖卫:声声慢 
  祖卫:蝶恋花 
  祖卫:念奴娇-朦朦春早荡
  祖卫:念奴娇-朦朦春早荡
  祖卫:小令 天
  祖卫:烛影摇红 
  祖卫:十六字令 
  祖卫:渔歌子 
  祖卫:七绝 雪
  祖卫:眼儿媚 
  祖卫:七律 望
  祖卫:渔家傲 
  祖卫:采桑子 
  庄正华好山好水好心情
  刘树贵:横断山
 
 栏目导航  首页-感悟随笔
祖卫:津门散游记
作者:祖卫 加入日期:2017-7-30 录入:顾龙 点击:278
祖卫:津门散游记
作者:祖卫 加入日期:2017-05-12 录入:顾龙 点击:324
津门散游记
作者:祖卫 加入日期:2017-05-11 录入:知青 点击:2

    孟夏晴晨,微风习习,心境陡然俱佳!突然就有了个想法,应该离开这沉浸了许久的桌几,去领略一处未曾踏过的路陌,啖尝一品异乡的至味。今天绝不酿诗,却一定要找个静谧的地方背熟合唱团的歌词,没有一个具体的目的,但却一定要有一个单向的远方!快点,急速洗漱,略备早餐,灌水背包,乃绝尘而去。
我非常喜欢高铁的随意性和舒适性!车到点就启动,速度缓缓地直线上升,那微弱而又平滑的轨道声让抵达远方的路程显得那么顺畅,我毫不犹豫地选听了肖邦的练习曲,闭起眼睛任钢琴的旋律欢快的流动,自己却静静地靠在柔软的头枕上,透过明亮宽大的车窗任油绿的郊野景致箭一般地消失殆尽。
我的脑海里总固执地存续着一个老天津,民国时的天津,开埠时的天津,那是我多年阅读和照片的陈旧印记了!奥租界金汤二马路袁世凯故居,面朝宽阔的海河,他据此汲取了中国滚滚的财源。梁启超故居饮冰室由意大利人设计,花色玻璃的罩棚华丽夺目。溥仪旧居“静园”和坐落法租界32号的张学良故居都使人回到了一个时代。市区大部分老屋都像岁月一样地消失了,可狭窄的街道里那些粗壮大树却用年轮倾诉着历史的变迁!法国梧桐、柳树、国槐、合欢、紫薇、日本晚樱都在初夏的阳光下用自己的阴荫遮护着逼仄的小巷和生活在那里的淡泊百姓。其实白蜡树才是天津的市树,它不光是因树材坚硬而著称,而且它还能向人类贡献自己的清热“秦皮”!
东南角地铁站旁边的星巴克是个小憩的好地方,这里视野宽阔,可以看到外面车水马龙的景致,有时候一杯浓郁的卡布奇诺也能调节一下人陌生的局促。在咖啡的氛围里,我居然把合唱《俄罗斯我的故乡》和《忆秦娥 娄山关》两首歌的歌词好好滴熟悉了一下,成绩斐然,我一定会跟上合唱团的步伐!这可不是好高骛远!
古文化街是我来天津的第一个目的地。其实我没去之前心里就已经大抵知道,这样的旅游景点绝不是天津人生活的地方,里面的东西也都是一些Kitsch(俗气的艺术或绘画、音乐、文学作品,拙劣的文艺作品;拙劣的艺术品)。我的兴趣绝不在这里,几分钟以后我匆匆买了一袋牛皮糖,仓皇逃窜了!临走前,我还是站在老码头上看了看奥国领事馆的红色圆顶建筑以及另一侧灰旧的老教堂。它们似乎也在用物是人非事事休的口吻来嘲讽着逝去的殖民历史,无奈地叙说着沉船侧畔千帆过的历史必然!
我一定要去鞍山道看一看,因为这里是溥仪的静园和段祺瑞的段公馆所在地。我知道,我不会进去看的,因为那里大门紧闭,正所谓是重地弥近,拱卫宜严!时光荏苒,我已经看不到当年公馆的森严侍卫了,在这里看到的,却是老百姓的那种熙熙融融的平静日子!街道两侧都是高大的法国梧桐树,风一动则枝茂摇曳,绿荫深处,惬意凉爽!黄色的免费单车也是比比皆是,那私家车首尾相接,穿行其间非屏气侧身不可。在这充满了民国气息的鞍山道里,能感觉到时间这把无情的剪刀所做的一切历史修斲!唯有不变的则是这街的走向和蜿蜒,它们可以让历史时隐时现,不断激起你兴奋的好奇心并永无晓答!
我的午饭也是在鞍山道选择的一家津味餐馆,名为便宜坊。看着菜单上许多陌生的菜名和让人垂涎的图片,我很发愁。最后要了一个炸小脆虾配饼,一个炒合菜,一壶花茶。菜一会儿就上来了,一看,额滴那个娘欸,这量也太大了吧,起码都是北京的两倍!不过,那也得吃啊!菜做的很有味道,不偷工,没减料,非常实在!而且价格也很便宜!餐馆装修的非常豪华,都是中式的雕花家具,服务员也训练有素,和蔼可亲!正午饭点的时候,我发现来的人并不多!也就是说,这消费和北京难有一比!老板娘是个乐天派,跟每个人都热情打招呼,还主动给大家唱了三首歌!实事求是滴说,她唱歌有功底,而且歌声极富感染力!我暗忖到,多不容易啊,陪着笑脸还要唱着歌,为的不就是增加一点客流量嘛!
回家的车上,我决定以后经常来天津看看,因为这儿虽然离北京近在咫尺,可风格迥异。出来一天,我觉得很值得!另外还有个经验,来天津一定要买一等座,不仅舒适,更加划算!
一晃十二个小时就过去了,到家的时候华灯初上了!今天走了一万九千多步,稍感疲惫!去冲个澡,然后也做个宜人的夏梦吧!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