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修鹤年:致早去天堂知青战
  修鹤年:2018回眸
  修鹤年:年终想说的话
  杨利明:随笔(682)参
  祁晓野:看纪录片《我是知
  童昌达:忆我们中学的老师
  罗帆:醉花阴 
  修鹤年:知青晚年要了解自
  童昌达:大西山战友50周
  祖卫:五十五团宣传队欢聚
  李兴良:壶口的黄河
  李兴良:我们这一代
  童昌达:改革潮头勇者立&
  修鹤年:知青未了情
  王淑敏:太原大聚会随笔
  祖卫:人生真缘永不断&n
  刘树贵:四川,重庆旅游
  修鹤年:难忘的三十二元钱
  童昌达:追忆《上海人》沈
  祖卫:朝中措 
  修鹤年:咏春二首
  薛仲迪:黑土地——战友情
  修鹤年:芳华逝去不流泪
  修鹤年:三十六计感叹
  修鹤年:五十年前的春节
  修鹤年:说实话 
  周南征:55团3营20连
  杨利明:随笔(638)2
  杨利明 :冯远,民族心灵
  薛仲迪:和友人游北海诗一
  祖卫:江城子 
  杨利明:随笔(633)戊
  祖卫:汉宫春 
  薛仲迪:拉二胡
  罗帆:洞仙歌 
  薛仲迪:小年不算年
  祖卫:满庭芳 
  薛仲迪:看图片咏腊梅
  罗帆:七律 依
  修鹤年:辞旧迎新和传世之
  杨利明:随笔(632)初
  郭忠桥:写给查哈阳知青的
  杨利明:随笔(631)不
  杨利明:随笔(630)《
  修鹤年:凶鱼变宝
  祖卫:贺新郎 
  修鹤年:商业婚姻
  修鹤年:寒冷的夜晚
  薛仲迪:查哈阳,第二故乡
  修鹤年:仰望苍天&nbs
  杨利明:随笔(629)辞
  修鹤年:薪火相传开新篇,
  祖卫:沁园春 
  祖卫:汉宫春 
  罗帆:倾怀令 
  修鹤年:世道弯弯
  邵光远:难忘九月
  祖卫:行香子 
  郭忠桥:一眨眼就是五十四
  修鹤年:夜梦妖蚊记(小小
  修鹤年:观察与思考
  罗帆:金字经 
  罗帆:秋识 &
  修鹤年:任性与浮躁
  祖卫:小令 大
  祖卫:汉宫春 
  杨利明:随笔(614)日
  庄正华:巢湖三老
  祖卫:次韵苏轼 
  罗帆:点绛唇 
  杨利明:祖国母亲,六六大
  祖卫:中山音乐堂赛歌行
  郭忠桥:金边三队也有太阳
  修鹤年:秋天赞礼
  祖卫:蝶恋花 
  修鹤年:运动灵感和思维
  修鹤年:警惕人生“怪圈”
  祖卫:水调歌头 
  祖卫:《蝶恋花》&nbs
  祖卫:千秋岁 
  祖卫:渔家傲 
  修鹤年:不能开红花&nb
  薛仲迪:余音犹在
  祖卫:行香子 
  修鹤年:干部病房叹
  祖卫:喝火令 
  修鹤年:才俊无德很可怕
  修鹤年:名人的苦恼与庶民
  郭忠桥:牢记“青春不老&
  郭忠桥:知青情谊深似海,
  杨利明:随 笔
  童昌达:卖报一家子
  祖卫:虞美人 
  祖卫:津门散游记
  祖卫:小重山 
  祖卫:蝶恋花 
  杨利明:随笔(590)相
  郭忠桥:67团23连连续
  庄正华:碧海蓝天绿成荫—
  罗帆:一剪梅 
 
 栏目导航  首页-感悟随笔
杨利明:随笔(590)相会扬中吃河豚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7-7-11 录入:顾龙 点击:477
杨利明:随笔(590)相会扬中吃河豚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7-04-21 录入:顾龙 点击:304
随 笔(590)相会扬中吃河豚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7-04-20 录入:知青 点击:1
                                   随 笔(590)相会扬中吃河豚
    作为“文革”前的末代中学生,68届是全部上山下乡“一片红”。因此,我们班有不少同学定居在祖国的天南海北甚至国外。以后,同学们想方设法互相联系,像滚雪球一样,人越聚越多。对于不在上海的同学,只要有机会就去看望一下。
    去年,大家搞了一次集体行动。打着采摘杨梅的旗号,看望了在余姚定居的陈永华,在四明山上“疯”了一把。
    今年,想起了8年前就发出邀请的史济樑同学。他住在扬中。到扬中,吃河豚鱼就成了我们的旗号。
    此次扬中行共有七男五女12位同学参加。其中,樊荣义在北京,袁宏在南京,去年都因故未来。
    阎福生、沃逸敏、钱士强一路辛苦,为大家提供车辆服务,非常感谢他们。袁宏从南京开车过来后,其座驾也被“征用”。
    我坐上阎福生开的车。这老兄本是单位领导。平时惯于指挥部下。一上车,发现导航仪不响。阎兄开着车,要我帮他看看是怎么回事?我哪会看这玩意,但我认真学习过邓小平理论,就告诉他,只要方向正确,摸着石头过河可也,不会犯颠覆性错误。把阎兄气得直翻白眼,颇有恨铁不成钢之意。
    关键时刻,前面两辆车打来电话,指点迷津。那个导航仪也自说自话地响了起来。于是皆大欢喜,继续前进。
    中午时分,到达长江边,跨过扬中三桥,在扬中车站会合。史济樑早已在等候。这里是他的老土地。到扬中后就一直在这里工作。也真不容易。
    下午的活动,是游玩滨江公园和鱼文化生态园。第二天上午又游览了有河豚岛的园博园。总的感觉,扬中就是围绕两件事做文章,一个是江。扬中四面环水,靠江吃江。再一个就是鱼。扬中的河豚鱼,天下闻名。现在虽然野生的河豚鱼不多了,但借助于养殖业,同时因该鱼毒素大减,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吸引了大批饕餮之徒。我虽非美食家,但对此也垂涎已久。
    晚上,在一家专做淮扬菜的名叫厨掌柜的饭店,史济樑夫妇用一桌丰盛的晚宴欢迎我们。重点当然是河豚鱼。一条白煮,两条红烧。同学中有几位老饕,以前吃过野生的。但对于我们来说,这养殖的,滋味已经够鲜。大快朵颐,分而食之。爽!
    晚餐后,意犹未尽。在旅馆底层的餐厅里僻开一角,福生兄贡献了香茶,大家在一起海阔天空,胡吹神聊。又讨论起下次到哪里。南京同学袁宏教授自告奋勇,愿为东道。看来到南京吃盐水鸭已为时不远了。
    第二天上午,除按计划游览了园博园外,又去了一个寺庙。
    吃过午饭,和史济樑夫妇告别。感谢他们的盛情款待,欢迎他们随时来上海。带着对此行的美好印象和对下一次聚会的期待,我们出发!
                                              —原55团3营23连杨利明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