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杨利明:随笔(670)千
  杨利明:随笔(669)引
  杨利明:随笔(668)心
  杨利明:随笔(667)一
  杨利明:随笔(666)此
  杨利明:随笔(665)拾
  杨利明:随笔(664)新
  杨利明:随笔(663)雪
  杨利明:随笔(662)一
  杨利明:随笔(661)新
  杨利明:随笔(660)三
  杨利明:随笔(659)披
  杨利明:随笔(658)新
  杨利明:随笔(657)真
  杨利明:随笔(656)意
  杨利明:随笔(654)奇
  杨利明:随笔(655)一
  杨利明:随笔(653)马
  杨利明:随笔(652)赤
  杨利明:随笔(651)东
  杨利明:随笔(650)跨
  杨利明:随笔(649)日
  杨利明:随笔(648)马
  杨利明:随笔(647)国
  杨利明:随笔(646)“
  杨利明:随笔(645)横
  杨利明:随笔(644)大
  杨利明:随笔(643)大
  杨利明:随笔(642)大
  杨利明:随笔(641)大
  杨利明:随笔(640)伦
  杨利明:随笔(639)管
  杨利明:随笔(637)恩
  杨利明:随笔(636)畅
  杨利明:随笔(635)畅
  杨利明:随笔(634)苏
  杨利明:随笔(628)钢
  杨利明:随笔(627)“
  杨利明:随笔(626)满
  杨利明:随笔(625)不
  杨利明:随笔(624)红
  杨利明:随笔(623)十
  杨利明:随笔(621)追
  杨利明:随笔(622)赤
  杨利明:随笔(620)群
  杨利明:随笔(619)管
  杨利明:随笔(618)时
  杨利明:随笔(617)美
  杨利明:随笔(616)北
  杨利明:随笔(615)搂
  杨利明:随笔(613)最
  杨利明:随笔(612)天
  杨利明:随笔(611)吉
  杨利明:随笔(610)西
  杨利明:随笔(609)沿
  杨利明:随笔(608)红
  杨利明:随笔(607)突
  杨利明:随笔(606)冰
  杨利明:随笔(605)金
  杨利明:随笔(604)一
  杨利明:随笔(603)人
  杨利明:随笔(602)乡
  杨利明:随笔(601)挥
  杨利明:随笔(600)追
  杨利明:国际悲歌歌一曲
  杨利明:随笔(598)独
  杨利明:随笔(597)瞻
  杨利明:随笔(596)旅
  杨利明:随笔(595)浮
  杨利明:随笔(594)寻
  杨利明:随笔(593)明
  杨利明:随笔(592)山
  刘树贵:西藏旅游
  杨利明:随笔(589)珍
  杨利明:随笔(588)走
  杨利明:随笔(588)走
  杨利明:随笔(587)阴
  杨利明:随笔(586)清
  杨利明:随笔(585)跨
  杨利明:随笔(584)丹
  杨利明:随笔(583)朝
  杨利明:随笔(579)再
  杨利明:随笔(578)惜
  杨利明:随笔(577)奇
  李俊杰:掠影班芙公园
  杨利明:随笔(577)奇
  杨利明:随笔(575)啊
  杨利明:随笔(574)拜
  杨利明:随笔(573)地
  杨利明:随笔(572)南
  杨利明:随笔(570)驴
  杨利明:随笔(571)五
  杨利明:随笔(569)晕
  杨利明:随笔(568)时
  杨利明:随笔(567)征
  杨利明:随 笔
  杨利明:随笔(565)还
  杨利明:随笔(564)红
  杨利明:随笔(563)冲
  杨利明:随笔(562)寻
 
 栏目导航  首页-旅游天地
杨利明:随笔(586)清明洒泪祭英烈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7-6-7 录入:顾龙 点击:387
杨利明:随笔(586)清明洒泪祭英烈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7-04-13 录入:顾龙 点击:205
随 笔(586)清明洒泪祭英烈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7-04-12 录入:知青 点击:2
                                 随 笔(586)清明洒泪祭英烈
    年年清明。今又清明。
    今年的清明节,献给了志愿军英灵,献给了毛岸英烈士。
    4月4日上午,全团前往桧仓郡。
    路不好走。颠颠簸簸。120公里,走了近四小时。
    沿途也没有什么服务区之类。内急了,集体下车,男左女右,解决方便问题。
    坦率地说,目前,朝鲜的基础设施建设确实不尽如人意。路面硬化程度低,水电供应等也有问题。但在整个行程中,驴友们没有任何怨言。因为这种局面是如何造成的,大家心知肚明。 
    就是再困难。我们此行也必去桧仓郡。因为,在朝鲜近百座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陵园中,桧仓的这座陵园是面积最大、也是最为公众所熟悉的。
    桧仓郡到了。郡里的一位部长已在那里等候。
    桧仓郡位于朝鲜平安南道,四周依山傍谷,层峦叠嶂。
    志愿军烈士陵园依山而建。戴老等几位年事已高的老同志须坐车上去。领队征求我的意见。看来我已进入“老同志”行列,可以享受坐车待遇。不过我谢绝了。
     陵园掩映于苍松翠柏之中。这里原本是志愿军的简易墓地。1954年,停战协定签署一年后,志愿军烈士陵园开始兴建。1957年建成,占地面积9万平方米。2012年10月,在中朝双方的共同努力下,该陵园经过一年半的修缮改建后又再次竣工。
     两个小伙抬着花圈,驴友们每人手捧一束鲜花,缓缓迈步,拾级而上。
     山脚下,陵园的石质大门朴实无华。大门上方用中朝两国文字刻着“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陵园”的字样。
在陵园的第一层,矗立着一座中国古式琉璃牌楼。正面是时任中国人民抗美援朝总会主席郭沫若题写的横匾“浩气长存”。
     经过牌楼,迎面是一座绿瓦红柱的六角纪念亭,亭里的白色纪念碑为中国人民抗美援朝总会所立,碑上正面刻着 “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烈士永垂不朽”字样,背面刻有纪念碑文。纪念亭横梁上的彩绘描绘了黄继光、邱少云、罗盛教等烈士的事迹。
  经过纪念亭,来到陵园的第二层。小广场上,一座14米高、手握钢枪、身披斗篷的志愿军英雄铜像巍然屹立。铜像底座由花岗岩砌成,正面和背面分别是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和内阁1957年所立朝文碑文“在无产阶级国际主义旗帜下用鲜血凝成的朝中人民的友谊万古长青”和“长眠在这片土地上的伟大的中国人民的儿女们在反对美帝的共同斗争中留下的丰功伟绩在朝鲜人民的历史上闪光”。碑文上方是和平鸽徽章,并刻有中文的“和平万岁”字样。铜像底座两侧分别是彭德怀与郭沫若题写的中文碑文。广场四周排列着毛主席的亲属、中国驻朝鲜大使馆等种下的松柏。
   继续前行,一个椭圆形喷水池后是一面写着“向烈士致敬”字样的琉璃瓦影壁,两侧是反映中朝人民并肩战斗场面的铜雕壁画。
    影壁后方便是烈士墓区。
    墓地前排正中是毛岸英烈士墓。大理石墓碑白底黑字,刻着“毛岸英同志之墓”,碑旁树立着毛岸英烈士的半身铜像。
    后面,在苍松翠柏掩映下,整整齐齐排列着一百三十多名志愿军烈士的单人墓,有名的,无名的••••••
    热泪夺眶而出。
    作为中国人,我们深深地理解毛岸英不幸牺牲对毛主席的打击之大。早年丧母,中年丧妻,晚年丧子,何况是自己寄予无限希望的长子!但,这就是战争!
    当年,毛主席坚决不同意将毛岸英的墓迁回国内安葬,而是和千千万万的志愿军烈士一起,长眠在朝鲜的土地上。
    这就是人们的领袖!
    献花。肃立。鞠躬。致敬。默哀。宣读祭文。
    一片肃静。一声声抽泣••••••
    韶峰垂首,湘水呜咽;哀思如潮,天地同悲。
    身在异域,魂归故乡;为国捐躯,日月同光。
    安息吧!毛岸英同志!安息吧!志愿军烈士!你们的英雄壮举,保卫了祖国的安宁与世界和平。我们永远铭记!你们永远是我们心中最可爱的人!
    离志愿军烈士陵园约5分钟车程,就到了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部旧址。
     当年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作战后,司令部曾几易其址,于1951年下半年迁至桧仓,直至1958年志愿军全部撤离朝鲜。这里是朝鲜有名的盛兴矿区,志愿军司令部当年就是设在一座旧矿井里,有着长长的坑道。坑道入口处西侧的石室是彭德怀的宿舍和办公室,室内依然保留着他当年使用过的木制办公桌、电话、台灯、衣柜、暖水瓶等。墙上挂着战线态势图以及金日成与彭德怀交谈的照片。
  从石室可以直接拐入坑道。坑道里灯光微弱,阴凉潮湿,走了几十米后分成两个岔口,其中一条路与志愿军作战指挥室前后相接。作战指挥室面积约180平方米,可容纳百人,战时很多重要的军事会议都在这里举行。室内摆放着长桌,迎面墙上的作战地图特别醒目。地图上,上甘岭、金化、金城等著名战场的地名清晰可见。四周的墙壁上,除了挂着珍贵的历史照片外,还有一幅金日成1953年的中文题词:“中国志愿军弟兄们,你们流下的鲜血和贡献,朝鲜人民永远不会忘记。”
    下午回平壤。在朝中友谊塔下,巧遇比我们晚到一天的司马南一行。和他一起的还有毛小青等。第二天,他们也去了桧仓郡。
    朝中友谊塔坐落在风景秀丽的牡丹峰麓。塔下摆放着中国驻朝鲜大使馆等单位敬献的花篮。塔里存放有志愿军烈士名册。封面上书: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永垂不朽!四周墙上,画着志愿军烈士的事迹,我们看到了黄继光、罗盛教••••••
    这天,大家的心情都很沉重,对午餐和晚餐吃了什么都没怎么注意。
                                              —原55团3营23连杨利明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