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杨利明:悼志海
  童昌达:怀念战友夏仁辛、
  童昌达:怀念战友夏仁辛、
  窦国宾一路走好——摘自各
  李俊杰:他为扎根边疆站到
  王秀英:此情绵绵无绝期
  蔡红怡:又一个好人走了
  李娜:怀念叶金香厢大姐
  程小华:战友,一路走好
  杨利明:随笔(518)送
  杨利明:随笔(516)哭
  沈国英:沉痛悼念指导员郑
  薛仲迪:于滨江
  韩伯英:追思仁兄于滨江
  讣告
  周凯军:深深的悼念战友马
  周南征:马星剑战友笑别人
  杨利明:随笔(448)马
  杨利明:讣告
  叶金厢:《远去的旭光》帮
  王念:僅以此文为朋凯送行
  童昌达:悼老宁
  吴志勋:也说吕尧南
  杨利明:随笔(428)&
  程小华:思念
  关廷光:追思
  王绍品:了却一个心愿
  杜望基:悼念不幸去逝的三
  叶金厢:生命诚宝贵,战友
  童昌达:念战友徐少云
  修鹤年:深切悼念好友徐少
  句句“微言”寄哀思
  顾龙:少云,一路走好!
  河春子:怀念秦维茜
  秦仪:我的母亲—秦维茜
  沈伟椽:小不点——&nb
  50团:一件小事——追忆
  李余康:追思金康民老师
  huangxiaotia
  讣告:树立战友一路走好
  齐海东:泣送战友
  谢志勇:悼念田作斌
  王学书:18连紧急通知
  武晓璥:怀念挚友陈荣新
  王文学:我也送送老金
  李佳:恨相知太晚(深深怀
  李余康:深深怀念金康民老
  修鹤年:怀念金康民老师
  许文锐:老金走了
  傅宝智:老金,你走好!
  傅宝智:沉痛悼念战友王斌
  王绍品:遍插茱芴少一人
  杨利明:随笔(313)悼
  杨利明:讣告
  傅秀华:《再和沈有安正式
  杨利明:随笔(302)悼
  傅秀华:沈有安在去天国的
  薛仲迪:回忆二黑
  薛仲迪:二黑,一路走好
  祁晓丽:怀念我的好朋友
  阿里郎:相聚
  沉痛悼念好战友:李梯智
  张铁山:讣告通知-怀念战
  李佳:感悟生命(之2)回
  李佳:感悟生命
  于中德:阿妈妮,你在天上
  杨利明:随笔(256)赶
  童昌达:颂松——怀念我的
  潘迪煌:一声叹息
  谭唯芳:力保,回来吧
  司玉恩:想起战友王福喜
  吴宏连:玉敏姐走好
  孙凤琴:我亲爱的兄弟,你
  杨国英:遗憾,终生的遗憾
  孙建华:战友崔云虎一路走
  程小华:虎哥走了
  李文:宗继光~一路走好
  蔡忠民:宗继光不幸辞世
  张石:别了,战吉通
  沈国英:徐香虎一路走好
  王跃民:悼战友徐香虎,愿
  刘绍欣:怀念张保国
  吴志勋:悼念张宝国
  董晓敏:假如“大炮”还在
  平平安安遗作:活着就是一
  平平安安遗作:幸福女人
  关廷光:“南窑地”知青的
  程小华:我的天津哥哥
  郝志宏:回忆焉小奇
  祖卫:悼念永远充满活力的
  阿尔:归来吧,小奇
  沈伟椽:焉小奇和他的《随
  小奇-路走好
  杨利明:随笔(209)悼
  韩伯英:感怀故人焉小奇
  薛仲迪:小奇,愿你走好
  沈伟椽:焉小奇战友,一路
  司玉恩:怀念战友---王
  高培帼:悼朋友,屹峰
  阿金:王屹峰的追思
 
 栏目导航  首页-怀念战友
童昌达:怀念战友夏仁辛、王有衡 (二)
作者:童昌达 加入日期:2017-1-27 录入:顾龙 点击:748
童昌达:怀念战友夏仁辛、王有衡 (二)
作者:童昌达 加入日期:2016-10-31 录入:顾龙 点击:415
怀念战友夏仁辛、王有衡 (二)
作者:童昌达 加入日期:2016-10-29 录入:知青 点击:14
                          怀念战友夏仁辛、王有衡  (二)


    去年9月我与老东、兆根、莽子去北京,和秀珉、李文一同看望了有衡,从那之后我就和有衡一直保持着微信联系直至他去世。在他病情危重的最后几个月,我和他已经是私事家事无话不谈,有一段时间几乎天天有交流,有几次有衡要想对我说的有很多,甚至一天两次一次要写三、四百字,直到写累了才停下。有衡在与我的微信交流中很早就把“昌达兄”的称呼直接改称为“大哥”。他在微信里写道:你给我的关爱、情谊太多了。不管今生来世,你是我最亲爱的大哥,因为我从小就是一根独苗,今天你必须接受弟弟的愿望……。记得那一天我收到有衡这封微信时心中也颇为不平静。我没有为有衡多做些什么,只是觉得我和他总有那么一点相似之处,所以对他关心比较多。有衡可以说是我朋友、同事、战友中最铮铮硬骨的汉子,我把“大哥”这个称呼看成是一个北京硬汉子对我的认可和给我的荣誉。我在我的笔记里记下了这一天的日期:2015年10月21日,离他2016年4月18日去世仅仅相隔不到半年的时间。
    有衡患的是食管癌症,疗病过程有着常人难以忍受的痛苦,特别是第二次手术后我表示很担忧,但他仍然选择坚强面对。他告诉我“大手术做了2次,第一次手术后做了30次放疗、5次化疗,这个罪我是受到过”, “我一定要争取康复,与战友们再次相聚”。有衡是十分关爱家人的,但他对战友们更是牵挂,他白天8小时输液,晚上就在战友群里发微信。在他逝世前的最后几个月,他要一天每隔4、5小时吃止痛片才能稍许安静,吃止痛片后开始半小时是很难受的,这时候有衡就以边看战友群边发些帖子来减轻自己身体的痛苦,所以战友们很多时候会在深夜甚至第二天凌晨看到有王有衡发的帖子。即是如此有衡仍时时念想着他人,听到战友群里有人头疼脑热的,他会多次发帖叮嘱关心;一个去医院探望他的战友喉咙疼痛,有衡一定要夫人陪着他们到自己家里去给战友拿治喉咙的药。少爷夏仁辛后期病情严重每月要去医院做一次化疗,有衡知道后多次在群里发帖希望大家多去看看他。我告诉他上海加工厂战友都很关心少爷,很多人都去探望过,他这才安心下来。
    2016年1月7日是有衡62岁生日,当天晚上有衡给我来微信说:胖子(徐秀珉)还记得今天是我生日,发帖子来祝贺我生日了。我当然也马上发微信去祝贺他生日快乐。发完微信我心里却似有隐隐楚痛,因为我知道这很可能是有衡人生中的最后一次生日了。少爷和有衡先后患上了难以治愈的重症,他们是不幸的,但战友们都对他们伸出了援助之手;他们在与病魔的抗争中更是互相鼓励,互相支援,其谊浓浓,其情切切,给战友情深增添了一份凄楚之美。
    现在少爷、有衡都离开我们走了,我想起了我最近在老年大学学唱的一首叫《天边》的歌,歌词的第一段是:天边有一对双星,那是我梦中的眼睛;山中有一片晨雾,那是你昨夜的柔情。我要登上,登上山顶,去寻觅雾中的身影;我要跨上,跨上骏马,去追逐遥远的星星……,我唱着唱着,少爷和有衡就像歌词里的“一对双星”和“一片晨雾”在我眼前久久漂浮……
    啊,亲爱的战友,我想念你们,你们安息吧!

                                                                  2016/10/28

附:在10月26日夏仁辛遗体告别仪式上,王有衡夫人小武托刚从北京回来的徐秀珉带给我一条围巾,更让我舔上一份对战友的思念之情。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