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杨利明:随笔(649)日
  杨利明:随笔(648)马
  杨利明:随笔(647)国
  杨利明:随笔(646)“
  杨利明:随笔(645)横
  杨利明:随笔(644)大
  杨利明:随笔(643)大
  杨利明:随笔(642)大
  杨利明:随笔(641)大
  杨利明:随笔(640)伦
  杨利明:随笔(639)管
  杨利明:随笔(637)恩
  杨利明:随笔(636)畅
  杨利明:随笔(635)畅
  杨利明:随笔(634)苏
  杨利明:随笔(628)钢
  杨利明:随笔(627)“
  杨利明:随笔(626)满
  杨利明:随笔(625)不
  杨利明:随笔(624)红
  杨利明:随笔(623)十
  杨利明:随笔(621)追
  杨利明:随笔(622)赤
  杨利明:随笔(620)群
  杨利明:随笔(619)管
  杨利明:随笔(618)时
  杨利明:随笔(617)美
  杨利明:随笔(616)北
  杨利明:随笔(615)搂
  杨利明:随笔(613)最
  杨利明:随笔(612)天
  杨利明:随笔(611)吉
  杨利明:随笔(610)西
  杨利明:随笔(609)沿
  杨利明:随笔(608)红
  杨利明:随笔(607)突
  杨利明:随笔(606)冰
  杨利明:随笔(605)金
  杨利明:随笔(604)一
  杨利明:随笔(603)人
  杨利明:随笔(602)乡
  杨利明:随笔(601)挥
  杨利明:随笔(600)追
  杨利明:国际悲歌歌一曲
  杨利明:随笔(598)独
  杨利明:随笔(597)瞻
  杨利明:随笔(596)旅
  杨利明:随笔(595)浮
  杨利明:随笔(594)寻
  杨利明:随笔(593)明
  杨利明:随笔(592)山
  刘树贵:西藏旅游
  杨利明:随笔(589)珍
  杨利明:随笔(588)走
  杨利明:随笔(588)走
  杨利明:随笔(587)阴
  杨利明:随笔(586)清
  杨利明:随笔(585)跨
  杨利明:随笔(584)丹
  杨利明:随笔(583)朝
  杨利明:随笔(579)再
  杨利明:随笔(578)惜
  杨利明:随笔(577)奇
  李俊杰:掠影班芙公园
  杨利明:随笔(577)奇
  杨利明:随笔(575)啊
  杨利明:随笔(574)拜
  杨利明:随笔(573)地
  杨利明:随笔(572)南
  杨利明:随笔(570)驴
  杨利明:随笔(571)五
  杨利明:随笔(569)晕
  杨利明:随笔(568)时
  杨利明:随笔(567)征
  杨利明:随 笔
  杨利明:随笔(565)还
  杨利明:随笔(564)红
  杨利明:随笔(563)冲
  杨利明:随笔(562)寻
  杨利明:随笔(561)胡
  杨利明:随笔(560)船
  杨利明:随笔(559)向
  杨利明:随笔(558)j
  李俊杰:天山大峡谷历险
  杨利明:随笔(557)飞
  杨利明:随笔(555)瀑
  李俊杰:走近居里寺“天葬
  杨利明:随笔(554)冰
  杨利明:随笔(553)安
  杨利明:随笔(552)桥
  杨利明:随笔(551)斯
  杨利明:随笔(550)从
  杨利明:随笔(549)漫
  杨利明:随笔(548)飞
  杨利明:随笔(547)分
  杨利明:随笔(546)北
  杨利明:随笔(545)再
  杨利明:随笔(544)决
  杨利明:随笔(543)泪
  杨利明:随笔(542)丝
 
 栏目导航  首页-旅游天地
杨利明:随笔(564)红日照我把家还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6-11-25 录入:顾龙 点击:519

杨利明:随笔(564)红日照我把家还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6-09-18 录入:顾龙 点击:300
随笔(564)红日照我把家还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6-09-17 录入:知青 点击:2
                               随笔(564)红日照我把家还
      从26日在朗伊尔城登机开始,我们踏上回程之路。
     上机坐定。我是中间位置。很巧,两边各坐了一位在船上神采飞扬、妙语连珠的能干、漂亮的女翻译。
     我本来是在任何状态下都能睡着的人。这次夹在两位美女中间,基本上只能正襟危坐了。
     那两位倒是毫不在乎。也许是太累了。登机后马上就睡。一位直到飞机降落才醒。另一位,则在睡醒后和我谈了一会儿。由于她们和船方比较接近,也使我了解了一些情况。
    比如那次找北极熊。她说,其实船方也发现了。他们的设备不会比驴友差。但当时是凌晨,船已经开过去了。如果没有驴友发现,也就继续前进。但驴友发现了,如果置之不理而前方还是找不到熊的话,就很尴尬。事实证明,掉头是正确的。
      再如,我一直怀疑我们早餐供应的皮蛋不是中国大陆的。当然也是皮蛋,但很硬,特别是蛋黄。她说,是特意在欧洲市场采购的。当然和大陆不一样啦。不可能从大陆进货。成本太高了。船方也是煞费苦心,动足了脑筋。
     从交谈中得知,这位女翻译已远嫁加拿大,相夫教子,有一个可爱的混血儿。出来这么久,很想孩子。马上就准备回加拿大了。
     我的思维还定势在白求恩时代:不远万里,飞渡重洋,很辛苦啊。
     美女一笑:哪里啊,一会儿就到了。
     我还不算太笨,马上恍然大悟。地球,是圆的嘛!
     到奥斯陆以后,这两位也各奔东西了。
     在奥斯陆“补课”后,我们于27日下午乘机回到赫尔辛基,然后,立即坐芬兰航空的飞机回国。
     由于未出机场,通关、安检快了许多。来北欧6个小时的时差,这次又找回去了。
     傍晚时分起飞。吃了晚餐后昏昏睡去。这一觉真是香。醒来,红日东升,阳光灿烂。我们已经入境。
     28日上午7点,飞机准时降落在上海浦东机场。
     取好行李,来到入境通道。看到鲜艳的五星红旗,心中还是有点小激动:祖国,我回来了!
                                                     —原55团3营23连杨利明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