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杨利明:随笔(670)千
  杨利明:随笔(669)引
  杨利明:随笔(668)心
  杨利明:随笔(667)一
  杨利明:随笔(666)此
  杨利明:随笔(665)拾
  杨利明:随笔(664)新
  杨利明:随笔(663)雪
  杨利明:随笔(662)一
  杨利明:随笔(661)新
  杨利明:随笔(660)三
  杨利明:随笔(659)披
  杨利明:随笔(658)新
  杨利明:随笔(657)真
  杨利明:随笔(656)意
  杨利明:随笔(654)奇
  杨利明:随笔(655)一
  杨利明:随笔(653)马
  杨利明:随笔(652)赤
  杨利明:随笔(651)东
  杨利明:随笔(650)跨
  杨利明:随笔(649)日
  杨利明:随笔(648)马
  杨利明:随笔(647)国
  杨利明:随笔(646)“
  杨利明:随笔(645)横
  杨利明:随笔(644)大
  杨利明:随笔(643)大
  杨利明:随笔(642)大
  杨利明:随笔(641)大
  杨利明:随笔(640)伦
  杨利明:随笔(639)管
  杨利明:随笔(637)恩
  杨利明:随笔(636)畅
  杨利明:随笔(635)畅
  杨利明:随笔(634)苏
  杨利明:随笔(628)钢
  杨利明:随笔(627)“
  杨利明:随笔(626)满
  杨利明:随笔(625)不
  杨利明:随笔(624)红
  杨利明:随笔(623)十
  杨利明:随笔(621)追
  杨利明:随笔(622)赤
  杨利明:随笔(620)群
  杨利明:随笔(619)管
  杨利明:随笔(618)时
  杨利明:随笔(617)美
  杨利明:随笔(616)北
  杨利明:随笔(615)搂
  杨利明:随笔(613)最
  杨利明:随笔(612)天
  杨利明:随笔(611)吉
  杨利明:随笔(610)西
  杨利明:随笔(609)沿
  杨利明:随笔(608)红
  杨利明:随笔(607)突
  杨利明:随笔(606)冰
  杨利明:随笔(605)金
  杨利明:随笔(604)一
  杨利明:随笔(603)人
  杨利明:随笔(602)乡
  杨利明:随笔(601)挥
  杨利明:随笔(600)追
  杨利明:国际悲歌歌一曲
  杨利明:随笔(598)独
  杨利明:随笔(597)瞻
  杨利明:随笔(596)旅
  杨利明:随笔(595)浮
  杨利明:随笔(594)寻
  杨利明:随笔(593)明
  杨利明:随笔(592)山
  刘树贵:西藏旅游
  杨利明:随笔(589)珍
  杨利明:随笔(588)走
  杨利明:随笔(588)走
  杨利明:随笔(587)阴
  杨利明:随笔(586)清
  杨利明:随笔(585)跨
  杨利明:随笔(584)丹
  杨利明:随笔(583)朝
  杨利明:随笔(579)再
  杨利明:随笔(578)惜
  杨利明:随笔(577)奇
  李俊杰:掠影班芙公园
  杨利明:随笔(577)奇
  杨利明:随笔(575)啊
  杨利明:随笔(574)拜
  杨利明:随笔(573)地
  杨利明:随笔(572)南
  杨利明:随笔(570)驴
  杨利明:随笔(571)五
  杨利明:随笔(569)晕
  杨利明:随笔(568)时
  杨利明:随笔(567)征
  杨利明:随 笔
  杨利明:随笔(565)还
  杨利明:随笔(564)红
  杨利明:随笔(563)冲
  杨利明:随笔(562)寻
 
 栏目导航  首页-旅游天地
杨利明:随笔(563)冲冠一怒为何人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6-11-24 录入:顾龙 点击:525

杨利明:随笔(563)冲冠一怒为何人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6-09-17 录入:顾龙 点击:230
随笔(563)冲冠一怒为何人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6-09-16 录入:知青 点击:2
                             随笔(563)冲冠一怒为何人
    北极熊看到了,登岛巡游也进行了。在北极的最后一站,就是于25日下午到新奥尔松小镇,拜访中国北极科考站——黄河站。
    这个小镇只有30位常住居民。科考站倒有好几个。黄河站建立于2004年7月28日,是第8个在北极地区的国家级科考站。
    新奥尔松比朗伊尔城更加荒凉,且风很大,有点东北二月春风似剪刀的感觉。好像大烟泡子又来了。黄河站里有空调,倒是温暖如春,出来的人只穿衬衣。因他们正有工作,表示不便接受100多人参观。大家理解。真参观,你也搞不懂。对着门口的一对石狮子和黄河站的牌子拍了一阵,撤退。
    上船后,发船长签字的证书证明你到了北极。跳到北冰洋里的小伙子,还多给一张。又送一张路线图,上面清楚地标明此次旅途的航线。晚上开欢送会。人人兴高采烈,笑逐颜开。
     26日上午到朗伊尔城。wifi 恢复了。100多人都成了低头一族,狂发微信。下午离开朗伊尔城。回到奥斯陆。北极之行结束。
    再见,朗伊尔城!再见,斯瓦尔巴!再见,北极!
    26日傍晚到达奥斯陆旅馆。27日上午在奥斯陆参观。
    首先是胡斯城堡。据导游介绍,这个城堡建成后从未被攻克过。现在挪威国防部也在这里。
    由于这天有活动,城堡不开放。大家很扫兴,怪导游事先没做好功课。导游灵机一动,说他跟市政厅联系了,本来不开放,现在破例让我们进去参观。我觉得导游纯属吹牛。这种地方,本来就是开放的。如果不开放,也不是你一句话就能改变的。当然,无关紧要,也不去戳穿他。
     这个市政厅,就是每年颁发诺贝尔和平奖的地方。人们奇怪,诺贝尔是瑞典人,诺贝尔奖的其他奖项都由瑞典操办,唯独和平奖是在挪威。导游解释,瑞典人门槛很精,知道评和平奖是个吃力不讨好的活。当初挪威人还以为瑞典很哥们,后来才知道接了个烫手山芋。从几次诺贝尔和平奖的中国得主都严重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来看,我觉得导游的话也不是空穴来风。
    在去挪威王宫的路上,忽然发现一幢建筑前,有一座雕像。我历来的原则是,走过路过不要错过。一转眼,我们的导游和团队已无影无踪。赶紧问另一个中国人旅游团的导游,这是谁?
    易卜生啊。
易卜生?大脑顿时兴奋起来。那这个房子?
    挪威国家剧院啊。
    我立即用手机先照了几张。大致推断一下王宫的方位,赶去找导游“算账”。
     我知道,该景点不是我们的预定计划。得“找茬”。我赶上导游,小发雷霆:你跑那么快干什么?你把我丢了怎么办?一阵埋怨。
    导游一脸茫然。我想他肯定满肚委屈:别人都没拉下啊。
     我有点气急败坏:刚才路过的是挪威国家剧院!
     国家剧院怎么啦?
     易卜生!易卜生!
     什么易卜生?易卜生是谁?
     娜拉!娜拉!
    导游是完全清楚的。一些驴友也明白了。因为本来也要原路返回,无非是耽误几分钟,拍个照。没什么问题。
    计划是10点上车去机场。登车时,我特意看了一下,超了2分钟。
    至此,北欧游圆满结束。
    再见了,北欧!
                                                —原55团3营23连杨利明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