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五
  祝玉妹:又见“大鹅蛋”
  祝玉妹:窃书
  祝玉妹:汽车撞墙
  祝玉妹:商店盘点
  祝玉妹:卖布丫头
  刘金铎:我是怎样下乡到兵
  叶金厢:贵 &
  王念:查哈阳之恋13&n
  韩伯英:牛舍小灶解人馋
  牛学仲:两张老照片的重逢
  薛仲迪:大牛舍
  薛仲迪:五道河
  修鹤年:林区午夜惊魂
  修鹤年:下乡第一天
  薛仲迪:当年事
  薛仲迪:报导员
  张雕:金边故事(五)采药
  张雕:金边故事(四)
  张雕:金边故事(三)送针
  张雕:金边故事(二)打狼
  张雕:金边故事
  王则林:回忆我的兵团、农
  胡克己:我所了解的团宣传
  南素:忆连队的业余生活
  刘连英:我去上海接知青
  于懿德:难忘的中秋节
  吴宏连:走近——张俊生
  韩伯英:连队里的主旋律
  叶民:一个孩子对知青的记
  高少伟:提车
  yuyang1602:别
  张石:拉哈小站
  郇江:难忘的张福琛团长
  叶金厢:难忘43年前那碗
  韩伯英 :辞旧
  李俊杰:四十多年前的“春
  王哲光:九连生活二三事
  贾宏图:三人行(知青三胞
  郇江:难忘的团首长【2】
  新起点:回忆五师师训班点
  郇江:难忘的团首长【1】
  张莉莉:四十年前在兵团时
  于春印:喝火令.难忘的知
  杨利明:随笔(333)居
  杨利明随笔(332)“友
  培莉:求学路上的波折
  崔京伦:岁月的印痕(续)
  崔京伦:岁月的印痕
  张勤嫚:我的小病人丽丽
  谭乃立:也说阶级斗争的那
  孟广琳:种葱、拔葱的故事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四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三
  杨利明:随笔(323)难
  杨亚平:难忘当年“大热炕
  石忠华:救战友
  刘明原:李戴张冠
  石忠华:知青集体逃难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二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过瑞兴:知青轶事(脱坯)
  过瑞兴:知青轶事(沤麻)
  董晓敏:告别黄浦江
  薛仲迪:战友速记
  张援朝:回京记
  薛仲迪 :手表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7】
  周绍铭:指南针的故事
  李春喜:在兵团考驾照的艰
  庄慧华:《兵团战士之歌》
  庄慧华:由《代表证》想起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6】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5】
  童昌达:记忆中的几件事(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4】
  祝玉妹:针线包的故事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3】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2】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1】
  吴宏连:一种愉悦的判断
  吴宏连:往事--一场突兀
  吴宏连:往事--一次难忘
  皇城龙狼:记忆查哈阳
  张石:在北大荒的那些年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一
  张石:最后一次会战
  常青藤:水饺锅里煮帽子
  薛仲迪:食堂记忆
 
 栏目导航  首页-知青岁月
祝玉妹:又见“大鹅蛋”
作者:祝玉妹 加入日期:2016-3-22 录入:顾龙 点击:1121
祝玉妹:又见“大鹅蛋”
作者:祝玉妹 加入日期:2016-02-29 录入:顾龙 点击:161
祝玉妹:又见“大鹅蛋”
作者:祝玉妹 加入日期:2016-02-29 录入:知青 点击:4
                                              又见“大鹅蛋”
    写下这个标题,我不禁哑然失笑,我快成鹅蛋专业户了。(1999年我写过《大鹅蛋》,2009年写《我和“大鹅蛋”》)但是,那份凝聚在鹅蛋上的情结,却怎么也挥之不去,使我不得不说几句。 
    我在《我和“大鹅蛋”》一文的结尾时讲到,去年我回黑龙江探访,在农场与老乡分手时,李姐抱着我哭出了声,问:“我们啥时再见面呢”?我没法回答这个问题,只是安慰性地说:“我们大家都好好保重,我们一定会再见面的”。当时我心里没有底,毕竟上海和黑龙江相隔那么远,30年了我们才回去。下一次的时间表确实很难定。我们又都是老年人了,出门不易啊。我不敢承诺我一定会再去黑龙江,我怕言而无信让乡亲们失望。没想到,仅仅几个月,我和李姐就见面了,而且不止一次呢。 
   李姐的大孙子在浙江工作,去年10月喜得贵子,李姐的辈份荣升为曾祖母了,这可是四世同堂的大喜事啊!李姐一心想去看看重孙,苦于年纪大,路途远,家人实在不放心让她远行。在外地读大学的小孙子放寒假了,家人挡不住李姐的磨叽,终于托人买到了卧铺车票,在小孙子的陪同下,在春运的潮流中,春节前到了浙江。我立刻邀请李姐到上海做客,她在电话里说:“我到浙江就是为了到上海见你呀”!元宵节前,在上海的长途汽车站我们姐俩见面了,那个高兴劲儿就甭提了。坐在去我家的车里,李姐反复地说:“这是真的吗?我怎么像在做梦呢”?我精心安排了李姐在上海的行程,要看的美景、要见的朋友、要品尝的美食……外滩、东方明珠、滨江大道、南京路步行街留下了我们的身影;城隍庙豫园商城的元宵灯会留下了我们的欢笑;在知青小王的家里,品尝正宗的上海风味菜;在东北人餐馆,我们一家(老公、儿子、儿媳)请李姐祖孙鉴定上海的东北菜是否地道。在城隍庙工艺品商店闲逛时,我忽然眼前一亮,啊!大鹅蛋!那是在蛋壳上描绘风景、人物的工艺品彩蛋,与以往的彩蛋不同,这种彩蛋的个头比一般彩蛋大得多,我不禁心头一动:这不就是记录着我和东北父老乡亲友谊的大鹅蛋,见证着我和李姐姐妹深情的大鹅蛋吗!我赶紧买了两个。 
   快乐的时光总是过得太快,我们的知心话怎么也讲不完。本以为我去了一次东北,李姐来了一次上海,了却了心愿,谁知见面后双方更加割舍不下了,正应了那句东北话:亲戚越走越亲。十天半月不通电话心里就空落落的。自从我学会了QQ聊天后,我立刻将李姐的小孙子加为好友,当我和李姐在视频中见面和讲话时,我们又是一阵高兴,不断地挥手致意。她说我胖了,我说她白了。聊了20分钟,我说:“再见吧,下次再聊”,李姐对着屏幕里的我一个劲儿地说:“再看看、再看看”,舍不得下线。我感叹地球变小了,距离变近了,我们黑龙江农场与外界也是零距离了。我们姐妹见面再也不难了。 (写于2009.5)

   后记:再次阅读三篇大鹅蛋的文章,我已是泪流满面。李姐已经永远地离我而去了。2015年中秋节的前夕,我和李姐还通了电话,得知她身体不好卧床不起。寄出的月饼她还未收到,报告她不幸离世的噩耗却已传来;2009年2月上海相聚,火车南站一别竟成了诀别;几次视频的截屏图片还在电脑里,美好的通话竟成了永久的回忆,最后一次通话时她“老妹儿”的呼叫仍在耳边回响……重发此文,怀念我亲爱的李姐。
                                                                    祝玉妹
                                                                    2016.2.29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