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èŒƒæž—æ 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èŒƒæž—æ 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èŒƒæž—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èŒƒæž—æ 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èŒƒæž—æ 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èŒƒæž—æ 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èŒƒæž—æ 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èŒƒæž—æ 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ç¨‹å°åŽ:连队轶事(七十五
  ç¥çŽ‰å¦¹:又见“大鹅蛋”
  ç¥çŽ‰å¦¹ï¼šçªƒä¹¦
  ç¥çŽ‰å¦¹ï¼šæ±½è½¦æ’žå¢™
  ç¥çŽ‰å¦¹ï¼šå•†åº—盘点
  ç¥çŽ‰å¦¹ï¼šå–布丫头
  åˆ˜é‡‘é“Ž:我是怎样下乡到兵
  å¶é‡‘厢:è´µ &
  çŽ‹å¿µ:查哈阳之恋13&n
  éŸ©ä¼¯è‹±ï¼šç‰›èˆå°ç¶è§£äººé¦‹
  ç‰›å­¦ä»²:两张老照片的重逢
  è–›ä»²è¿ªï¼šå¤§ç‰›èˆ
  è–›ä»²è¿ª:五道河
  ä¿®é¹¤å¹´:林区午夜惊魂
  ä¿®é¹¤å¹´:下乡第一天
  è–›ä»²è¿ªï¼šå½“年事
  è–›ä»²è¿ª:报导员
  å¼ é›•:金边故事(五)采药
  å¼ é›•:金边故事(四)
  å¼ é›•ï¼šé‡‘边故事(三)送针
  å¼ é›•:金边故事(二)打狼
  å¼ é›•:金边故事
  çŽ‹åˆ™æž—:回忆我的兵团、农
  èƒ¡å…‹å·±:我所了解的团宣传
  å—素:忆连队的业余生活
  åˆ˜è¿žè‹±ï¼šæˆ‘去上海接知青
  äºŽæ‡¿å¾·:难忘的中秋节
  å´å®è¿žï¼šèµ°è¿‘——张俊生
  éŸ©ä¼¯è‹±ï¼šè¿žé˜Ÿé‡Œçš„主旋律
  å¶æ°‘:一个孩子对知青的记
  é«˜å°‘伟:提车
  yuyang1602:别
  å¼ çŸ³ï¼šæ‹‰å“ˆå°ç«™
  éƒ‡æ±Ÿï¼šéš¾å¿˜çš„张福琛团长
  å¶é‡‘厢:难忘43年前那碗
  éŸ©ä¼¯è‹± ï¼šè¾žæ—§
  æŽä¿Šæ°ï¼šå››åå¤šå¹´å‰çš„“春
  çŽ‹å“²å…‰:九连生活二三事
  è´¾å®å›¾ï¼šä¸‰äººè¡Œï¼ˆçŸ¥é’三胞
  éƒ‡æ±Ÿï¼šéš¾å¿˜çš„团首长【2】
  æ–°èµ·ç‚¹ï¼šå›žå¿†äº”师师训班点
  éƒ‡æ±Ÿï¼šéš¾å¿˜çš„团首长【1】
  å¼ èŽ‰èŽ‰:四十年前在兵团时
  äºŽæ˜¥å°ï¼šå–ç«ä»¤.难忘的知
  æ¨åˆ©æ˜Ž:随笔(333)居
  æ¨åˆ©æ˜Žéšç¬”(332)“友
  åŸ¹èŽ‰ï¼šæ±‚学路上的波折
  å´”京伦:岁月的印痕(续)
  å´”京伦:岁月的印痕
  å¼ å‹¤å«š:我的小病人丽丽
  è°­ä¹ƒç«‹ï¼šä¹Ÿè¯´é˜¶çº§æ–—争的那
  å­Ÿå¹¿ç³ï¼šç§è‘±ã€æ‹”葱的故事
  ç¨‹å°åŽ:连队轶事(七十四
  ç¨‹å°åŽ:连队轶事(七十三
  æ¨åˆ©æ˜Ž:随笔(323)难
  æ¨äºšå¹³:难忘当年“大热炕
  çŸ³å¿ åŽï¼šæ•‘战友
  åˆ˜æ˜ŽåŽŸï¼šæŽæˆ´å¼ å† 
  çŸ³å¿ åŽï¼šçŸ¥é’集体逃难
  é»Žå­æž—: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é»Žå­æž—: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é»Žå­æž—: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ç¨‹å°åŽ:连队轶事(七十二
  é»Žå­æž—: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è¿‡ç‘žå…´:知青轶事(脱坯)
  è¿‡ç‘žå…´ï¼šçŸ¥é’轶事(沤麻)
  è‘£æ™“敏:告别黄浦江
  è–›ä»²è¿ª:战友速记
  å¼ æ´æœï¼šå›žäº¬è®°
  è–›ä»²è¿ª :手表
  å´æŒ¯åŽï¼šéš¾å¿˜çš„岁月【7】
  å‘¨ç»é“­:指南针的故事
  æŽæ˜¥å–œï¼šåœ¨å…µå›¢è€ƒé©¾ç…§çš„艰
  åº„慧华:《兵团战士之歌》
  åº„慧华:由《代表证》想起
  å´æŒ¯åŽï¼šéš¾å¿˜çš„岁月【6】
  å´æŒ¯åŽ:难忘的岁月【5】
  ç«¥æ˜Œè¾¾ï¼šè®°å¿†ä¸­çš„几件事(
  å´æŒ¯åŽï¼šéš¾å¿˜çš„岁月【4】
  ç¥çŽ‰å¦¹ï¼šé’ˆçº¿åŒ…的故事
  å´æŒ¯åŽï¼šéš¾å¿˜çš„岁月【3】
  å´æŒ¯åŽï¼šéš¾å¿˜çš„岁月【2】
  å´æŒ¯åŽï¼šéš¾å¿˜çš„岁月【1】
  å´å®è¿žï¼šä¸€ç§æ„‰æ‚¦çš„判断
  å´å®è¿žï¼šå¾€äº‹--一场突兀
  å´å®è¿žï¼šå¾€äº‹--一次难忘
  çš‡åŸŽé¾™ç‹¼ï¼šè®°å¿†æŸ¥å“ˆé˜³
  å¼ çŸ³ï¼šåœ¨åŒ—大荒的那些年
  ç¨‹å°åŽï¼šè¿žé˜Ÿè½¶äº‹ï¼ˆä¸ƒåä¸€
  å¼ çŸ³:最后一次会战
  å¸¸é’藤:水饺锅里煮帽子
  è–›ä»²è¿ª:食堂记忆
 
 栏目导航  首页-知青岁月
祝玉妹:汽车撞墙
作者:祝玉妹 加入日期:2016-3-16 录入:顾龙 点击:1195
祝玉妹:汽车撞墙
作者:祝玉妹 加入日期:2016-02-24 录入:顾龙 点击:190
祝玉妹:汽车撞墙
作者:祝玉妹 加入日期:2016-02-24 录入:知青 点击:4
                                              æ±½è½¦æ’žå¢™
    æˆ‘在《商店盘点》一文中提到,我们商店的当地青年小王,帮我找出了遗忘在仓库角落里的布匹,使我在盘点时有惊无险。然而,几个月后,他自己却经历了一次令人后怕的撞墙之事。咋回事儿呢?让我慢慢给你说。
    å°çŽ‹çƒ­æƒ…、肯干、不怕苦,重活累活他都抢在前。他在副食品柜台,每天为顾客打酱油,称点心、包白糖,对于一个生性活泼的小伙子来说,浑身的劲没地方使。那时候的年轻人都向往着找个技术含量高的工作,如果能够“挖弄”(即通路子、找门道)到“听诊器”(医院)、“方向盘”(驾驶员),就乐得屁颠屁颠的了。但是,理想和现实是有距离的,没有那么多的“听诊器”和“方向盘”的岗位,也不是谁都能“挖弄”到的。
    é‚£å¤©ï¼Œæ¥äº†ä¸€å¤§å¡è½¦çš„货,食品、鞋帽、针织品、日用品......我是营业组长,安排二、三个人守柜台,其余的同事都去商店大院卸货了。小王力气大,他扛起整麻袋的白糖、咸盐来回好几趟,汗水顺着脸颊往下淌,剩下的货已经不多了,我们就劝下王歇一会,大部分人回到了营业室。汽车驾驶员在营业室旁边的小屋抽烟,小王一看驾驶室没人,好机会啊!当不成驾驶员,摸摸方向盘过把瘾也是好的。他噌的一下就跳进了驾驶室,挂档、踩油门,卡车并没有按他的意愿往前行,而是往后倒,他心慌脚乱,本想踩刹车,却踏在油门。只听见“咣”的一声,卡车的车厢撞碎了厢房墙上的红砖,扬起一片尘土。卡车还在往后倒,往厢房里钻,门框掉下来了,震得瓦片也开始往下掉。卡车后轮碰到了地上刚卸下来的大铁锅,车轮在铁锅的边缘打滑,终于停下了。幸亏刚才卸货的同事都回到营业室了,否则,后果就不堪设想了。小王吓得脸都变色了,一个劲地叨咕:咋回事?咋会往后梢(sao念第四声)的呢? 
    æŒ‡å¯¼å‘˜æ‰¾åˆ°æˆ‘,要求我们团支部帮助小王。他干活有劲,写个字捂的,就有点困难了,写了几遍都不行,指导员(70年代初的张指导员,不是后来从3营调过来的潘瑛)说他写得不深刻,要我们找他谈谈,好好启发启发,要狠挖思想根源,要上挂(上纲上线)下联(联系自己),狠批私字一闪念,就像写大批判文章一样。小王平时总帮我扛布包、棉花包,点货时又帮我找出了遗漏的布匹,他已经知道错就行了呗,哪能没完没了?我暗示他找人代笔,最后是哈尔滨的知青小田帮他过了关。讲到小田,我想起我还当过一回孔乙己呢!(写于2009年)

后记:2008年8月,我回查哈阳农场参加建场六十周年庆祝活动时,想和小王会会面,可惜,他因为一次意外的事故,已经永远地离开了我们。至今,他音容笑貌仍在眼前浮现。

                                                                        äº”十五团祝玉妹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