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潘瑛:55团太阳花艺术团
  胡雨廷:55团稻花香知青
  杨利明:正义必胜和平必胜
  潘迪煌:曾经身在其中的抗
  叶金厢;我家的抗战故事(
  叶金厢:我家的抗战故事(
  杨利明:参观淞沪抗战纪念
  刘训付:纪念八一三淞沪抗
  刘训付:谢晋元孤军营
  周绍铭:忆一位我敬重的远
  刘训付:抗日英雄赵一曼故
  修鹤年:牢记历史振兴中华
  修鹤年:牢记历史振兴中华
  祝玉妹:赵一曼永远活在我
  潘迪煌:我们家的抗战记忆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潘迪煌:另一种抗战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隆重纪念中国人民
 
 栏目导航  首页-纪念中国人民抗战胜利70周年
刘训付:纪念八一三淞沪抗战78周年
作者:刘训付 加入日期:2015-8-31 录入:顾龙 点击:1469
刘训付:纪念八一三淞沪抗战78周年
作者:刘训付 加入日期:2015-08-12 录入:顾龙 点击:112
纪念八一三淞沪抗战78周年
作者:刘训付 加入日期:2015-08-12 录入:知青 点击:1
                         纪念八一三淞沪抗战78周年

今天是八一三淞沪抗战78周年纪念日。在此之际与知青战友们共享一段抗战英雄“八百壮士孤军营”的故事,纪念这些为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做出杰出贡献的英雄军人。
我的家是在1958年由静安区海防路443弄搬入静安区余姚路(旧称星加坡路)331弄32号(也就是著名的孤军营的西北门内)。这条不算很大的弄堂,在余姚路的南侧,上海义生搪瓷厂对面(后改名上海搪瓷二厂,我们这代人结婚的必备品“凤凰牌”洗脸盆、痰盂罐都属该厂的知名产品)。进了铁门(58年时孤军营是有铁门,3号里住着一位张姓的老人是看门的,58年大炼钢铁时把铁门拆了去炼钢了,59年老人去世后,他儿子叫张狗子仍然住在这间小屋里)往南走一点路再往东一拐就到我家了,然后再往南再往东就一直通到胶州路707弄(孤军营的东南门出口)这是在胶州路的西侧,左邻上海市胶州路小学(我的小学母校,后改为胶州中学,现在是静安区教育学院),马路对面是上海市江宁中学(解放前是教会学校“金科中学”是我的中学母校,1969年5月23日我从这里上山下乡去了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5师55团,在2010年11月15日一场特大火灾使它又倍受世人关注。)就在这一条300多米长的弄堂里居住者100多户人家,约500多居民(其中属余姚路331弄有70来户,属胶州路707弄50多户)有我许多小学的同学和兵团的战友。
民国26年(1937年)八一三淞沪抗战爆发后,国民政府军八十八师赴沪参战。经多次战斗,于当年10月26日自闸北后撤,留下二六二旅五二四团一营官兵420余人,由中校团副谢晋元、营长杨瑞符率领,自10月27日~10月31日凌晨,坚守闸北苏州河北四行仓库4天。为壮大声势,守军宣称共有官兵800人,外界遂称之为“八百壮士”。公共租界当局惟恐战火波及租界,通过各国外交使团向中国政府提出照会,要求中国政府鉴于人道立场,下令四行仓库守军撤退,并要允诺孤军由新垃圾桥(今西藏路桥)退入租界,到沪西归队。10月31日凌晨2时,宋子文通过电话向谢晋元传达率部经公共租界撤退的命令后,谢部在租界英国驻军掩护下进入租界。  四行孤军撤入租界后,除去伤亡者,尚余377人。原拟穿越租界至沪西归队,但公共租界当局慑于侵华日军压力,恐日方以追击孤军为名进入租界,临时变卦,将孤军除械后于10月31日中午移至星加坡路(今余姚路)胶州路口与胶州公园(今静安区工人体育场)一墙之隔的堆积垃圾的空地上搭起大小帐蓬,四周围上通电铁丝网,建成临时营地,营门及营地四周由万国商团日夜戒备巡行。全体孤军被羁留在此长达4年。这块营地被称为“孤军营”。(”八百壮士”和谢晋元英勇事迹,我已转摘了《静安区地方志》相关文章了)
我们对“孤军营”还有一个俗称叫“坟山里”,因为在这个不起眼的小地方却有着一段抗战英雄八百壮士的悲壮故事,安葬着一位抗战将领国民政府军88师262旅524团中校团长谢晋元(后被国民政府追认为陆军步兵少将)。
墓地是很壮观的,位置在“孤军营”的中心地块(在331弄50---70号之间的南面)是用水泥浇筑的非常坚固,墓有4—5米的直径,高度有2—3米,周边都是用水泥柱的围栏,围栏上还有石头狮子,墓的正南面立有石碑,上面刻着碑文还有谢晋元将军的陶瓷像,石碑前是一个大理石的供台。文革前每逢清明节和冬至就有人来祭扫谢将军(听老人们说,这是他的儿子住在虹口区一带,可能就是他的儿子谢继民先生吧),在墓地的东边还有一座土丘(听老人们说,这是谢将军的警卫员之墓,也有说是谢将军的战马之墓)
我的儿时就在这里度过,我们一点都不害怕哦。读书后认识字了几个小伙伴就会到墓地区读碑文识字,都是繁体字有的不认识还相互猜测和争辩哦
现在有的网文说文革时谢将军的墓被炸毁了,被围起来了那都不是事实。记得文革初期是有人去敲过这座墓,但是,没有敲成功。这个墓很坚固只是在墓的西北角敲了一个小洞很快就有人将这个洞补上了。现在用的水泥它颜色与原来的不一样,如果1983年迁墓时有历史彩色照片还一定会看到这个历史痕迹哦
我1979年返城回到上海工作,仍然居住在“孤军营”里,直到1981年那里居民开始动迁时谢将军的墓依然矗立在那里,
1983年谢将军的墓迁葬在上海市万国公墓(上海市长宁区宋园路21号,宋庆龄陵园)名人墓园。
我在2015年8月5日下午顶着39.6度的高温去敬仰了这位抗战将领之墓,也勾起了我童年的回忆
1945年8月15日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之日,至今已经70周年了,2015年8月15日我将参加55团知青联谊会秘书组搞的抗战胜利70周年纪念活动,去宝山淞沪抗战纪念馆 緬怀革命先辈,悼念抗日英雄。
勿忘国耻,弘扬抗战精神;振兴中华,铸就民族之魂。

                                                               55团一营一连上海知青 刘训付
                                                                         2015年8月13日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