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潘瑛:55团太阳花艺术团
  胡雨廷:55团稻花香知青
  杨利明:正义必胜和平必胜
  潘迪煌:曾经身在其中的抗
  叶金厢;我家的抗战故事(
  叶金厢:我家的抗战故事(
  杨利明:参观淞沪抗战纪念
  刘训付:纪念八一三淞沪抗
  刘训付:谢晋元孤军营
  周绍铭:忆一位我敬重的远
  刘训付:抗日英雄赵一曼故
  修鹤年:牢记历史振兴中华
  修鹤年:牢记历史振兴中华
  祝玉妹:赵一曼永远活在我
  潘迪煌:我们家的抗战记忆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潘迪煌:另一种抗战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隆重纪念中国人民
 
 栏目导航  首页-纪念中国人民抗战胜利70周年
刘训付:谢晋元孤军营
作者:刘训付摘录 加入日期:2015-8-29 录入:顾龙 点击:1447
刘训付:谢晋元孤军营
作者:刘训付 加入日期:2015-08-12 录入:顾龙 点击:111
谢晋元孤军营
作者:刘训付 加入日期:2015-08-12 录入:知青 点击:1
                        谢晋元孤军营
刘训付摘自:《静安区志》P1136第三十四编 专记

   境内西北部星加坡路(今余姚路)321弄和胶州路静安区教育学院及胶州大厦一带,在抗日战争期间曾是著名的“孤军营”。民国26年(1937年)10月31日~30年12月28日,以谢晋元为首的国民政府军八十八师二六二旅五二四团一营377人,被公共租界当局羁留于此。  
民国26年八一三淞沪抗战爆发后,国民政府军八十八师赴沪参战。经多次战斗,于当年10月26日自闸北后撤,留下二六二旅五二四团一营官兵420余人,由中校团附谢晋元、营长杨瑞符率领,自10月27日~10月31日凌晨,坚守闸北苏州河北四行仓库4天。为壮大声势,守军宣称共有官兵800人,外界遂称之为“八百壮士”。 
 公共租界当局惟恐战火波及租界,通过各国外交使团向中国政府提出照会,要求中国政府鉴于人道立场,下令四行仓库守军撤退,并要允诺孤军由新垃圾桥(今西藏路桥)退入租界,到沪西归队。10月31日凌晨2时,宋子文通过电话向谢晋元传达率部经公共租界撤退的命令后,谢部在租界英国驻军掩护下进入租界。 
  四行孤军撤入租界后,除去伤亡者,尚余377人。原拟穿越租界至沪西归队,但公共租界当局慑于侵华日军压力,恐日方以追击孤军为名进入租界,临时变卦,将孤军除械后于10月31日中午移至星加坡路胶州路口与胶州公园(今静安区工人体育场)一墙之隔的堆积垃圾的空地上搭起大小帐蓬,四周围上通电铁丝网,建成临时营地,营门及营地四周由万国商团日夜戒备巡行。全体孤军被羁留在此长达4年。这块营地被称为“孤军营”。  
孤军指挥官谢晋元(1905~1941年),字中民,广东焦岭人,黄埔军校四期毕业。淞沪抗战爆发时任八十八师二六二旅参谋主任,旋调任五二四团中校团附。四行仓库一战结束后,“八百壮士”名扬全国,谢晋元因功晋升为上校团长。他率部退入租界后,原以为能归队重新参战,不料却同外界隔绝。身为军中首长,谢晋元屡次就孤军的待遇问题致函租界当局进行交涉。他一再重申,四行孤军殊不同于战俘,亦不同于因弹尽粮绝而逃至中立地区的避难者,四行守军是本着人道立场,为保证上海租界的安全而撤退的,租界当局应以中立的态度予孤军自由。但孤军的境遇并未改善。孤军营中被禁止悬挂国旗、拍照,士兵的伙食十分粗劣。租界当局以孤军非战俘,拒不供应伙食,孤军在入营后最初2个月内全靠爱国团体接济,以后则由中国政府按国军待遇,拨给每人每月9元伙食费,汇至租界工部局,其中多有被盘剥、克扣,故营中常因菜金支绌而以面蔬充饥。后经多次交涉,孤军获得自办伙食权,并得到外界人士的资助,生活方有所改善。  
孤军扎营后,谢晋元为保持官兵的斗志,严肃军纪,以期恢复自由后能报效国家,对全体官兵进行严格训练。每天按教育、生产、体育3项内容安排时间:早晨4时30分起床,5~7时军训早操,8时由万国商团清点人数,9时吃饭,10~11时30分上课,下午4时晚膳,5~7时教练拳术或唱歌,7时30分~8时休息,9时就寝。他亲自率队出操上课,每天早晨坚持进行“精神升旗”仪式。精神升旗时,全体孤军向天空行军礼,礼毕唱国歌。谢晋元认为“我们头上有青天白日,脚下有热烈的鲜血,这足以代表国家”。以此培养官兵的爱国思想,使他们不致在幽禁生活中丧失爱国立场。  
民国27年7月,为纪念七七事变1周年,孤军准备在营部升悬国旗。租界工部局获悉后,致函谢晋元要求取消此举。谢晋元以中国尚未沦亡,国旗为国家之代表,凡属国人均有升旗自由为由,予以拒绝。后工部局派万国商团团长与谢晋元商定,营内平日不升旗,逢纪念日可以升旗。 
 8月上旬,谢晋元为纪念八十八师出师抗战及八一三淞沪抗战1周年,与工部局再三交涉,要求在营内悬挂国旗3天,工部局总办和万国商团团长表示同意。8月9日,工部局送去旗杆,嗣后恐悬旗一事被日军发觉对租界不利,派人至孤军营,声称不准悬旗。谢晋元以按国际法惯例,营内事务应由他作主,外人无权干涉。次日再议,谢晋元同意将旗杆截去4尺,余1丈多高,低于营房高度;工部局亦允许悬旗。8月11日晨6时,孤军营内举行升旗典礼。租界万国商团俄国队队长前往要求孤军降下国旗,被谢晋元拒绝。数小时后,俄国队长再次前往转达工部局的态度,限令孤军在15分钟内降下国旗,否则将采取必要行动。仍被拒绝。万国商团中国团员吴启荣就工部局集结商团欲冲击孤军营一事来告,谢晋元令各连戒备。未几有商团俄国队员400人手持木棒等武器至孤军营,欲强行降下国旗,双方发生冲突,孤军取来啤酒瓶相抵抗。10分钟后,孤军受伤者累累,冲突暂停。白俄队员占据营房加以搜查,并对卧病在床的汤医官施暴,激起孤军愤怒,双方再次发生冲突。孤军共被殴伤111人,其中刘尚方、尤长青、吴祖德、王文义4人不治身亡,国旗及营内一切铁器均被搜去。当晚8时,谢晋元向全体官兵训话,要大家为国旗而奋斗,全体绝食。  
次日清晨,孤军照常集合操练,举行精神升旗,并绝食抗议。至13日午后1时许,工部局派出40名白俄队员将谢晋元等10余名官佐强行带往外滩白俄队总队部软禁。谢晋元当即移书工部局强烈抗议,同时孤军营内士兵仍照常进行精神升旗,继续绝食。上海各界人士以各种形式就工部局对待孤军的做法表示愤慨,连日抗议、罢市不断。工部局不得不让步,于8月18日同意恢复孤军营8月11日以前的状态,并表示将对各社会团体提出的让孤军自由悬挂国旗等提议将另谋解决办法。8月20日,工部局郑重交还国旗,10月7日释放谢晋元等人回营。自此,工部局对孤军营的管制有所松动,谢晋元亦不再坚持在营内升悬国旗,依旧进行精神升旗。  
民国28年元旦,孤军营内成立合作社,实行生产自助。先后办起袜子肥皂、毛巾、藤椅等生产组,聘请营外师傅传授织袜技术;请五洲肥皂厂技术员指导“孤军牌”肥皂的生产;由申新纱厂提供原料,进行毛巾的初级生产,再送外加工。生产经营活动的开展,使孤军不再需要国家负担生活费用,并向重庆国民政府捐赠数千元支援抗战。  

1940年10月,上海学生团体慰问孤军营将士时,谢晋元亲笔签

 
 


  谢晋元为使官兵获得自由后能独立谋生,在进行生产经营的同时,还在营内开办1所“孤军学校”,分小学、初中、高中3个班级,每晚授课2小时,聘请营外教育界人士任教。经2年教育,营中扫除文盲。还举办汽车司机训练班。由祥生、银色、云飞、泰来等吐家汽车行无偿提供轿车、卡车各1辆和汽油,交通大学2位教师执教,共举办2期,每期40人。谢晋元带领部下平整场地,修辟篮球、排球场,自任球队队长,时常与外界球队进行比赛。自民国28年起,孤军营先后举行多次运动会。  
在“孤岛”时期,孤军营被人们视为抗日爱国的圣地,每天前往慰问者络绎不绝,最多时达4000余人。营中常开展各种文娱活动,进行爱国宣传,使身陷“孤岛”的人们压抑的心情得到振奋,称誉孤军营为“小重庆”。  
民国26年11月孤军撤人租界时,日军即要求租界当局引渡。工部局以严守中立为由予以拒绝。以后日伪多次策划劫持和暗杀,宣称“不惜任何代价,必将谢团长劫到虹口,只要谢团长答应合作,任何位置都可给予”。继而派日本浪人、汉奸,怀揣武器,闯至孤军营图谋暗害,因租界对孤军营戒备严密而未得逞。鉴于形势日益危急,谢晋元于民国28年9月18日预立遗嘱给家人,安排后事。  
汪伪政权成立后,数次以高官厚禄劝诱谢晋元变节,被谢严词拒绝后,便策划收买孤军营中叛兵进行暗杀。  民国30年4月24日晨5时50分,孤军营内按例早操,点名时发现有4名士兵缺席。谢晋元一面派人传唤,一面令团附领队跑步。待缺席的郝鼎诚、龙耀亮、张文清、张国顺等4名士兵到达操场,谢晋元正斥责他们违纪时,4人突然取出匕首、铁镐等凶器,向谢晋元猛击,谢猝不及防,当即死于非命。团附上官志标见状上前捉拿凶手时,亦被刺成重伤。4名叛兵当场被擒,移交租界当局羁押。  
谢晋元被害的消息一传出,举国震惊,上海各界民众前往孤军营吊唁者达30万人次。蒋介石于4月28日发表通电,称“谢团长虽不幸殒命,然其精神,实永留人间而不朽……”5月8日,重庆国民政府下令追认谢晋元为陆军少将。谢晋元的灵柩被安葬在孤军营内。
  民国30年12月8日,太平洋战争爆发,上海租界沦陷。12月10日,伪上海市长陈公博致函孤军营代团长雷雄,要孤军全体参加“和平运动”,被雷雄严辞拒绝。12月28日,侵华日军进据孤军营,将营内孤军全部押赴宝山月浦机场拘禁,孤军营的历史至此结束。  
民国36年,国民政府将胶州公园命名为“晋元公园”;将孤军营原址内的1所小学命名为“市立第十二区晋元国民学校”。在孤军营原址围绕谢晋元墓地建起的一带旧式里弄房被当地居民称作“孤军园”。上海解放后,市人民政府褒扬谢晋元“参加抗日,为国捐躯”精神,为他重修坟墓。1983年4月,上海市人民政府决定将谢晋元墓迁至上海市万国公墓名人墓园。同年4月16日新墓竣工。1984年起,原“孤军园”旧房相继被拆除改建新工房,同年,该处新工房建筑群被命名为“晋元里”(今余姚路321弄)。1984年11月,孤军营原址所在居民委员会被命名为“晋元里居民委员会”。  


1983年迁葬在上海市万国公墓名人墓园的谢晋元墓   
  
注:此图片是刘训付2015年8月5日下午,敬仰谢晋元将军之墓时拍摄
 
附一:谢晋元将军纪念碑文 
 谢将军讳晋元,字中民,广东焦岭人。民国二十六年“八•一三”凇沪之役,国军以持久战略,诱敌深入,将军则奉命来,所部八百人坚守四行仓库。时闸北正在劫火中,敌集精锐环攻,烟火蔽天,弹落如雨,历四昼夜,莫能克持。区市民咸惊敬鹄立,隔河向国旗遥拜,西桥亦有感至泣下者。租界当局以战区迫近,惴惴焉,惟虞波及,请求我最高统帅下令撤离。弗获已,始于十月三十一日晨二时退胶州路孤军营。四稔以还,风纪整肃,训练不少懈。旋又兼授工艺,卑归农后得自食其力,其卓识类如此。沪人往劳,辄以大久相勖辞语激扬,闻者动容。将军平日,恂恂有儒将风,善属文,居恒不离翰墨;横逆之来,又坚抗如铁石。以是益为奸徒所忌。三十年四月二十四日,适循例早操,有营兵四人后至,将军方斥其违纪,刃已及身,中要害,遂赍志殉难。噩讯传出,举国震恸,各界往吊者途为之塞。 
 将军生于民国纪元前七年四月二十六日。其尊公发香尚健在,太夫人李氏已殁。德配凌维诚女士,生子二:长幼民,次继民;女二:曰雪芬,曰兰芬。将军曾肄业国立中山大学。十四年十二月入黄埔军官学校。十五年冬北伐时战于龙游、桐庐,身先士卒,当者辟易。十七年五月三日战于济南,数负创而报国之志弥坚。后历任排、连、营长、参谋主任及团附等职。沪战起,政府以将军守四行仓库有功,擢升团长,授青天白日勋章。遇害时,市三十有七岁。以春秋鼎盛之年,当光明在望之际,虽未克参与反攻以争胜利,磅礴正气将与中国抗建史并垂不朽。爰爰为之铭。  
保卫疆宇,血战玄黄,摧坚攻锐,我武维扬。孤军殿最,声蜚八荒,赍志没地,举国恸伤。四万万人同继起,雷霆成奋消冰霜。秋风烈,黄花香,四行遗绩扬芬芳。  
施庆华敬书  
中华民国三十年六月上海云飞、祥生、泰来、银色四行汽车司机企以敬立
 
 附二:谢晋元民国28年9月18日写给父母的信  

双亲大人尊鉴:  
上海情势日益险恶,租界地位能否保持长久,现成疑问。敌人劫夺男之企图,据最近消息,势在必得。敌曾向租界当局要求引渡未果,但野心仍未死,且有“不惜任何代价,必将谢团长劫到虹口(敌军根据地),只要谢团长答应合作,任何位置均可给予”云云。似此劫夺,为欲迫男屈节,视此为敌作牛马耳。大丈夫光明而生,亦必光明磊落而死。男对死生之义,求仁得仁,泰山鸿毛之旨熟虑之矣。今日纵死,而男之英灵必流芳千古。故此日险恶之环境,男从未顾及。如敌劫持之日,即男成仁之时。人生必有一死,此时此境而死,实人生之快事也。唯今日对家庭不能无一言:万一不讳,大人切勿悲伤,且应闻此讯以自慰。大人年高,家庭原非富有,可将产业变卖以养余年。男之子女渐长,必使其入学,平时应严格教养,使成良好习惯。幼民姊弟均富天资,除教育费得请政府补助外,大人以下应宜刻苦自励,不轻受人分毫。男尸如觅获,应归葬抗战阵亡将士公墓。此函俟男殉国后即可发表,亦即男预立之遗嘱也。 
 男  晋元谨上 
                                             二十八年九一八于上海孤军营 
现租界对男住地戒备非常严密,劫夺依目前状态论恐不可能。但国际风云变幻莫测,租界地位能否保持?倘被占据,必落敌手无疑。总之,不论如何,男心神泰然,毫不为虑。生必为英杰,死必成厉鬼,他非所能也。幼民姊弟应该安心就学,平时固以管教严格为尚,亦须使其活泼,自爱自动。抗战期间,家乡必无虑,绝不可轻易搬动。若男处此危境,自能应付余裕……此函六月二十五日最危险时,即拟寄发,延搁以今者,恐大人阅后心有不安。时至今日,环境情势所迫,不得不将此信发出。谚云:以最危者应最后。上帝必助吾人也。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