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潘瑛:55团太阳花艺术团
  胡雨廷:55团稻花香知青
  杨利明:正义必胜和平必胜
  潘迪煌:曾经身在其中的抗
  叶金厢;我家的抗战故事(
  叶金厢:我家的抗战故事(
  杨利明:参观淞沪抗战纪念
  刘训付:纪念八一三淞沪抗
  刘训付:谢晋元孤军营
  周绍铭:忆一位我敬重的远
  刘训付:抗日英雄赵一曼故
  修鹤年:牢记历史振兴中华
  修鹤年:牢记历史振兴中华
  祝玉妹:赵一曼永远活在我
  潘迪煌:我们家的抗战记忆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潘迪煌:另一种抗战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隆重纪念中国人民
 
 栏目导航  首页-纪念中国人民抗战胜利70周年
潘迪煌:我们家的抗战记忆
作者:潘迪煌 加入日期:2015-8-1 录入:顾龙 点击:1290
潘迪煌:我们家的抗战记忆
作者:潘迪煌 加入日期:2015-07-25 录入:顾龙 点击:101
我们家的抗战记忆
作者:潘迪煌 加入日期:2015-07-24 录入:知青 点击:5
我们家的抗战记忆
    在爸妈的口中,“抗日战争”,他们一概以“抗战”称呼。说起来,总是“抗战第几年发生了什么事”,“抗战第几年在哪里遇见了什么人”,给我们做儿女的感觉,仿佛是大清国的臣民在讲康熙元年发生了什么事、乾隆三年出了什么大人物。记忆之精准,只能说明抗日战争在他们的记忆中是刻骨铭心的、是滴血流泪的、是无法抹掉的。
    抗战爆发时,我爸正是中国银行的职员,于是随中国银行一路向大西南撤退。由于毕竟有中国银行这个“组织”在,撤退总还有个目的地,有个计划,有时还能搭上运物品的汽车。但这个汽车是烧木材的(我至今都不明白这是什么车),有时呼哧呼哧爬上山坡便抛锚了,修不好,天色晚了,倘若后面有汽车来,司机又心好肯带几个人走,那就把女眷和孩子带走,留下男的和司机守着破车继续修理,还要防备有土匪。妈说她怀孕了,带着大姐先走,到一个地方人生地不熟,没吃没住,大姐饿得号啕大哭,最后哭累了才睡着,妈还要担心爸的安全。这样的情况三天两头发生。我在很小的时候就知道贵州毕节、四川自流井(自贡)、云南下关、云南昭通等地名,就是听爸妈讲述这段逃难过程听来的。好歹到了云南下关才安顿下来,哥哥出生了。才几个月就得了小儿麻痹症。在当时的云南,这病就是绝症。最后打听到当地教堂有西医,是外国人,想方设法请来诊治,总算治好了。正因为如此,爸妈在给我之前的哥哥姐姐起名时,就用一个字记载这段颠沛流离的逃难历程:大姐有一“华”,因她出生于1937年抗战爆发之时,逃难开始,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尤其不能忘了自己是中国人;哥哥有一“昆”的谐音字,因为这时到了云南,云南有昆明;二姐有一“渝”的谐音字,因为她出生在重庆了。算一算吧,就把上面提到的地名连起来,该有多少路,该有多少艰难困苦在路上等着!
    整个抗战时期,爸妈都在云南四川,也即所谓的“国统区”,对国民党军队的抗战也就听说较多。不过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由于大家都知道的原因,他们即使和亲戚朋友故旧讲起抗战。也总回避这方面内容。不过也有例外。大约是在六十年代纪念抗日战争胜利二十周年的时候,报纸上提到中国远征军进军缅甸时捐躯的戴安澜将军,称之为烈士,我惊讶于共产党的报纸怎么会称国民党的将军为“烈士”,就去问爸,他作了解释,也开启了他的话匣子,讲起他走过的滇缅公路、讲起史迪威、讲起陈纳德的飞虎队,来了兴致,告诉我,有一次中国军队把日军围困在云南的一个山头上,但久攻不下,于是在山下挖地道抵达日军工事的下方,埋了一吨炸药,引爆后只见山体震动,日军工事上方飚起烟尘,直冲蓝天,日军便没了动静。待我方军队冲上山头,才发现日军都被震死了。我虽小,但一直记得爸讲这些时脸上解恨、兴奋的神情。直到多少年以后看到抗战后期腾冲战役的报道,才知道爸讲的就是这一战役中最为精彩的一幕!
    我在家最小,五六十年代也就一黄口小儿,顽皮好动。有一次爬到床底下,翻出一批旧画报,就是解放前的画报。乱翻一阵,看到一个中年军人神采奕奕站在台儿庄的站牌前,脸上挂着胜利者的笑容。现在,尤其是今年——纪念抗日战争胜利七十周年之际,这张照片频频出现在报纸杂志上,但在当时公开场合是看不到的。妈看到了,大惊,随手在我头上一巴掌,喝道:“找死啊!”晚上就看到她和爸在紧张地说什么,再后来,那堆旧画报就不见了,再后来,我从爸的口中才知道那个中年军人就是李宗仁将军以及那场全歼日军的台儿庄血战。
    再说一件因抗战而生的趣事。1969年春天的一天,爸因病在家休息,两名军人手持中共中央办公厅的介绍信来家中外调,说是调查某某某抗战时期是否在重庆中国银行当厨师。爸妈先是吃惊,继而摸不着头脑,因为对这名字没印象。到是妈从当厨师这细节上想起什么,问爸:他们调查的是不是“小达子”?爸这才把“某某某”和“小达子”对上号。原来“某某某”确是重庆中国银行的厨师,烧得一手好川菜,解放后居然成了贺龙的厨师。“文化大革命”中贺龙身陷囹圄,“某某某”也被审查。估摸是这段历史要有证明人,“某某某”便想起我爸,因为爸为人平和,当时和勤杂人员也相处融洽,是可以相信的,又知道爸妈抗战胜利后回了上海,顺着上海中国银行这条线可以找到我爸,但他不知道的是,我爸不知道他的大名,只知道他的绰号“小达子”,若不是妈提醒,爸提供不了证明,他的审查或许就有波折。待军人走了,爸长吁一口气,说要能再见到“小达子”,一定让他烧几个川菜犒劳我。
    如今爸妈早已不在。抗战中的山河破碎、家破人亡,是他们的亲历,经口口相传,成了我们的记忆。这场取得完胜的抗击外侮的伟大战争的记忆,是全中国、全民族的宝贵遗产。我们也有责任传承给下一代,让他们懂得爱,也懂得狠。这世界不太平,有的人老在为东条英机、松井石根、岸信介等战犯招魂,总想顺着他们的老路再走一遭,将来也能在某某神社有个牌位。对这样的人不恨,世界还有正义吗?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