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潘瑛:55团太阳花艺术团
  胡雨廷:55团稻花香知青
  杨利明:正义必胜和平必胜
  潘迪煌:曾经身在其中的抗
  叶金厢;我家的抗战故事(
  叶金厢:我家的抗战故事(
  杨利明:参观淞沪抗战纪念
  刘训付:纪念八一三淞沪抗
  刘训付:谢晋元孤军营
  周绍铭:忆一位我敬重的远
  刘训付:抗日英雄赵一曼故
  修鹤年:牢记历史振兴中华
  修鹤年:牢记历史振兴中华
  祝玉妹:赵一曼永远活在我
  潘迪煌:我们家的抗战记忆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潘迪煌:另一种抗战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隆重纪念中国人民
 
 栏目导航  首页-纪念中国人民抗战胜利70周年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料(十六) 查哈阳太平湖 本是“万人坑”
作者:周绍铭摘录 加入日期:2015-7-29 录入:顾龙 点击:1728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料(十六) 查哈阳太平湖 本是“万人坑”
作者:周绍铭摘录 加入日期:2015-07-21 录入:顾龙 点击:75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料(十六) 查哈阳太平湖 本是“万人坑”
作者:周绍铭 加入日期:2015-07-21 录入:知青 点击:1
查哈阳地区抗战史料(十六)
                                   查哈阳太平湖 本是“万人坑”
                                   (东北网齐齐哈尔9月12日电)

  查哈阳的太平湖水库,风景如画,成为旅游者的好去处,可是,这里曾是日本鬼子制造的罪恶“万人坑”。
  1939年,日本侵略者为解决关东军的口粮,扬言:小小的哈尔滨,大大的查哈阳,制定种150万亩水稻的“大查哈阳”计划,强抓15万中国劳工,修筑黄蒿沟蓄水工程。日本山形、福井等8个县先后组织了约3700人的10个配备武装的开拓团及1个勤劳奉仕队,陆续开到查哈阳地区实施“垦荒”。在以查哈阳为中心的400多平方公里土地,兴建一个大规模的水稻生产基地,成立了“满洲拓植公社事务所”。自1939年到1945年建立了7个劳工公司,每个公司有中国劳工1000人左右。1942年伪“勤劳俸仕法”公布后,每年又有四五千“勤劳俸仕队”(国兵漏子)被送到这里。这样在查哈阳工地的劳工有两万多人。黄蒿沟是水利工程的重点,沟长25公里,宽50米,深近7米,土方量不过680万立方米。这样一个水利工程并不算大,现在看根本不可能有人员死亡。可是,在修筑这条黄蒿沟的五年多一点时间里,竟然有5万多中国劳工死亡,在25公里的工线上,平均每天死亡34个人。如果将这些死人的骨骸排列在一线上,正好等于这条水沟的长度。死亡的劳工全被扔进“万人坑”。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修建水利工程时,挖出数不清的白骨。现在太平湖水库的库底就是当年的“万人坑”。
  所用的劳工主要是按户抽的壮丁、抓来的游民、拐骗来的关内农民。
  日本人视中国人为牛马,整个工程一点机械工具也没有用,全是靠人力。劳工每天工作18个小时,住的是席棚子,吃的是棒子面,穿的是水泥袋。超强度的劳动、非人的生活条件,加上疾病,造成中国劳工大量死亡。
  从山西省晋城黄畏边村被骗来的劳工马青山回忆说:
  天一放亮,我们就被工头赶到工地,天黑才收工。整个工地的人全光着膀子,打着赤脚。劳工们吃的是发了霉的苞米稀粥、萝卜汤和咸菜,就这样的饭菜也吃不饱。把头一人一根镐把,谁要直直腰,上去就是一顿镐把。有个姓徐的劳工,正生着病,实在干不动了,挑着空土篮,想混在挑土人群中,被把头看到,只一镐把,就打倒在地,一声惨叫,口吐鲜血死了。席棚子漏雨,许多人长了疥疮,身上淌着脓水。日本人和工头天天到工棚检查,凡是能走路的全算是没病,统统赶到工地。实在起不来的,连哼哼的力气都没有的,就扔进一个专门放病号的大草棚子,攒得多了一起扔进荒野。仅仅三个月,我们一起来的84个人,就只剩下8个了。
  幸存者景星县街基村居民王作洲所在的东兴劳工公司,春天有劳工120人,到了8月就只剩下20多个了。
  查哈阳农场离休干部徐宝山,当时是满洲拓植会社的汽车司机,他回忆说:
  当时,从关内抓来的劳工全是坐闷罐车来的,一路上不停车,不开门,大小便全在车上,也不给饭吃。到拉哈站下车时,几乎全部饿得东倒西歪,有的不能站立,硬是让人拖下车。下车后,奄奄一息的劳工,徒步走到工地。他说,从拉哈到平阳这一路上,每过一回劳工,道上就留几具尸体。
  1943年春天,两个劳工不慎掉进冰窟窿,可任凭他们呼叫,站在一旁的工头就是置之不理,看热闹。司机们愤怒了,说:“你们怎么见死不救?如果他们被淹死,就把你推江里去。”这些汉奸才把劳工救上来。
  工地医生的职责并不是治病,而是看是不是装病。如果医生说没病,工头就上来一阵毒打。发现重病号,就唤来狗腿子,拖进“万人坑”,任野狼、野狗啃咬,最后留下一架白骨。
  有一首民谣,真实地记录了这段历史。
  抓到黄蒿沟,
  劳工不如狗。
  整天吃的棒子面,
  喝的野菜粥。
  阴天雨当头,
  烈火日难忍受。
  面对孤灯一盏油,
  盼呀盼出头。
  顶着星星走,
  天黑把工收。
  当牛做马累折腰,
  汗水如雨流。
  不是棒子打,
  就是用鞭抽。
  工头个个肥出油,
  劳工筋骨瘦。
  有家不能归,
  有亲不能投。
  妻儿老小谁来管,
  何时能出头?
  原甘南县交通科长李巨文是死里逃生的劳工。
  1944年,日本人挨家摊派,家里有两个男人就得出一个去查哈阳当劳工。李巨文的弟弟只有16岁,他只好自己去。
  日本人为了抢进度,让劳工早上3点就出工,晚上9点才收工。由于生活环境恶劣,伤寒、霍乱在工地迅速蔓延起来。死的人渐渐多了,开始还用草袋子装起来,挖个坑埋起来。后来干脆在黄蒿沟东南山脚下挖一个大坑,人死了往里一扔,扬几锹土,就算完事。人压人,尸摞尸,形成了黄蒿沟有名的“万人坑”。
  1945年2月,李巨文又一次被迫当劳工。这回日本人更加凶残,劳工带病上工,有的实在挺不了了,挑着土篮就摔倒在地上。日本人不许工友搀扶,一顿棍棒之后,能爬起来的,接着干活,起不来的,就在人身上填土,将活人砌在坝里。
  睡在李巨文右边的是一个山东人。一天早晨,生病没有起来,到收工,李巨文看他闭着眼睛躺着,以为是睡着了。因为自己太累了,倒下就睡着了。第二天吹起床哨子,看那山东人还是昨天的姿势,一点没变样,一推,全身硬邦邦的,不知道死了多长时间了。
  日本将倒台时,李巨文又被送到海拉尔西南沟修飞机库,他与工友打死了“二鬼子”,徒步翻过大兴安岭,算是捡回一条命。
    回味查哈阳大米时,勿忘血泪史;游览太平湖美景时,勿忘万人坑。

                          作者: 张港 于波    来源: 东北网-鹤城晚报     编辑: 曹光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