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刘训付:再次拜读尹团长的
  刘训付:拜读《情系查哈阳
  周绍铭:读《情系查哈阳》
  尹鹤柱:关于水稻“旱育稀
  尹鹤柱:查哈阳种水稻技术
  尹鹤柱:情系查哈阳(续六
  尹鹤柱:情系查哈阳(续五
  尹鹤柱:情系查哈阳(续四
  尹鹤柱:情系查哈阳(续三
  尹鹤柱:情系查哈阳(续二
  尹鹤柱:情系查哈阳(续)
  尹鹤柱:情系查哈阳
  尹鹤柱:《情系查哈阳》代
 
 栏目导航  首页-《情系查哈阳》
尹鹤柱:情系查哈阳(续)
作者:尹鹤柱 加入日期:2015-6-21 录入:顾龙 点击:1446
尹鹤柱:情系查哈阳(续)
作者:尹鹤柱 加入日期:2015-06-17 录入:顾龙 点击:148
情系查哈阳 (续)
作者:尹鹤柱 加入日期:2015-06-16 录入:知青 点击:6
   我在查哈阳农场任职期间,分管的主要业务是农、牧、水、林方面。在农业方面,我感到最欣慰的是水田的改渠缩格、平整土地,大面积实现棋盘式方田化。
   兵团时期在五师生产科副科长杨耀廷的协助下,大力推广旱田深松耕法,取得良好的增产效果,于是1986年8月兵团在55团召开深松耕法现场会,55团成为兵团深松耕法先进单位,
  1974年10月我受命55团采伐大队总指挥,奔赴铁力林业局境内的马鞍山。主要是把在几十年来的采伐中剩下来的山顶原始森林的木头,冬天通过人工挖沟整修的滑道,滑送到山下,这叫做“摘山帽” 是很累又很危险的一种采伐作业。
   如何调动采伐队员的积极性,成为顺利完成采伐任务的关键所在。我跟沈伟椽和杨银法二位副总指挥研究,一致同意要采取“定额制”来调动队员的劳动积极性,对此各采伐连队也都表示了赞同。“定额制”实质是一种体现按劳分配的计件制。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在当时批判物质刺激,唯生产力论浪潮中,能这样做是需要勇气的。由于方法对头,我们出色地完成了组织交给的任务,也改善了职工的待遇和生活。
   我记得当年三月,五师召开畜牧会议,期间正值批林批孔,受左的思潮影响较深的师政治部对师政委高思在当年师劳模大会上讲过的“农业学大寨就是为了多打粮食”当做唯生产力来批判,向高思发难,部分与会人员贴大字报,有力的反击了这股极左思潮。师政治部动员一些人围攻这张反击大字报,甚至说成是现行反革命事件,并追究起草这张大字报的人。我就是这张反击大字报的起草人,差一点我就成为那次政治旋涡中的牺牲品。
   1982年10月末查哈阳农场党委召开党委会,专门讨论落实农垦部高扬部长在视察查哈阳农场时提出要求水稻下马的指示。在会议上,时任场长坚决拥护高部长的指示,要水稻必须下马改成旱田,而我主张水稻不应该下马,从而形成尖锐的对立,其他委员基本上不表态或者保持中立态度。在很难继续开会的情况下,党委书记赵福提出:在进一步调查研究基础上再开会研究,并宣布了休会。后来赵福书记为了避免再次发生党委内部的尖锐对立,不再召开党委会讨论水稻下马问题,这个重要议题最终被拖荒了。否则查哈阳水稻种植要走很大的弯路。
  我在查哈阳工作期间,通过反右、大跃进、三反五反、社教、文革、拨乱反正、整党等一系列的政治运动,深刻的受到正反两方面的教育,认识到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艰难曲折。
   我在查哈阳农场期间结婚成家、生儿育女;子女也结婚成家,包括亲家们一起形成民族团结的亲缘关系。我的兄弟妹妹也在查哈阳农场长大成家,都已退休过晚年。
  我父母在查哈阳农场去世,父亲的骨灰撒在金光农场兴隆二干水渠里,母
(继母)的骨灰撒在甘平公路的阿伦河桥下。
综上所述,查哈阳是养育我和全家人的地方,也是培养我成长的地方,我永远不能忘记这个地方。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