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柯长勇王建忠::怀念东源
  杨利明:悼志海
  童昌达:怀念战友夏仁辛、
  童昌达:怀念战友夏仁辛、
  窦国宾一路走好——摘自各
  李俊杰:他为扎根边疆站到
  王秀英:此情绵绵无绝期
  蔡红怡:又一个好人走了
  李娜:怀念叶金香厢大姐
  程小华:战友,一路走好
  杨利明:随笔(518)送
  杨利明:随笔(516)哭
  沈国英:沉痛悼念指导员郑
  薛仲迪:于滨江
  韩伯英:追思仁兄于滨江
  讣告
  周凯军:深深的悼念战友马
  周南征:马星剑战友笑别人
  杨利明:随笔(448)马
  杨利明:讣告
  叶金厢:《远去的旭光》帮
  王念:僅以此文为朋凯送行
  童昌达:悼老宁
  吴志勋:也说吕尧南
  杨利明:随笔(428)&
  程小华:思念
  关廷光:追思
  王绍品:了却一个心愿
  杜望基:悼念不幸去逝的三
  叶金厢:生命诚宝贵,战友
  童昌达:念战友徐少云
  修鹤年:深切悼念好友徐少
  句句“微言”寄哀思
  顾龙:少云,一路走好!
  河春子:怀念秦维茜
  秦仪:我的母亲—秦维茜
  沈伟椽:小不点——&nb
  50团:一件小事——追忆
  李余康:追思金康民老师
  huangxiaotia
  讣告:树立战友一路走好
  齐海东:泣送战友
  谢志勇:悼念田作斌
  王学书:18连紧急通知
  武晓璥:怀念挚友陈荣新
  王文学:我也送送老金
  李佳:恨相知太晚(深深怀
  李余康:深深怀念金康民老
  修鹤年:怀念金康民老师
  许文锐:老金走了
  傅宝智:老金,你走好!
  傅宝智:沉痛悼念战友王斌
  王绍品:遍插茱芴少一人
  杨利明:随笔(313)悼
  杨利明:讣告
  傅秀华:《再和沈有安正式
  杨利明:随笔(302)悼
  傅秀华:沈有安在去天国的
  薛仲迪:回忆二黑
  薛仲迪:二黑,一路走好
  祁晓丽:怀念我的好朋友
  阿里郎:相聚
  沉痛悼念好战友:李梯智
  张铁山:讣告通知-怀念战
  李佳:感悟生命(之2)回
  李佳:感悟生命
  于中德:阿妈妮,你在天上
  杨利明:随笔(256)赶
  童昌达:颂松——怀念我的
  潘迪煌:一声叹息
  谭唯芳:力保,回来吧
  司玉恩:想起战友王福喜
  吴宏连:玉敏姐走好
  孙凤琴:我亲爱的兄弟,你
  杨国英:遗憾,终生的遗憾
  孙建华:战友崔云虎一路走
  程小华:虎哥走了
  李文:宗继光~一路走好
  蔡忠民:宗继光不幸辞世
  张石:别了,战吉通
  沈国英:徐香虎一路走好
  王跃民:悼战友徐香虎,愿
  刘绍欣:怀念张保国
  吴志勋:悼念张宝国
  董晓敏:假如“大炮”还在
  平平安安遗作:活着就是一
  平平安安遗作:幸福女人
  关廷光:“南窑地”知青的
  程小华:我的天津哥哥
  郝志宏:回忆焉小奇
  祖卫:悼念永远充满活力的
  阿尔:归来吧,小奇
  沈伟椽:焉小奇和他的《随
  小奇-路走好
  杨利明:随笔(209)悼
  韩伯英:感怀故人焉小奇
  薛仲迪:小奇,愿你走好
  沈伟椽:焉小奇战友,一路
  司玉恩:怀念战友---王
  高培帼:悼朋友,屹峰
 
 栏目导航  首页-怀念战友
薛仲迪:于滨江
作者:薛仲迪 加入日期:2015-4-6 录入:顾龙 点击:1789
薛仲迪:于滨江
作者:薛仲迪 加入日期:2015-03-27 录入:李余康 点击:213
          
                                              于滨江

        于滨江曾是我的伙伴,哈尔滨人,先于我们来到查哈阳。六九年八月份,我们北京知青,千里迢迢来到三连时,彼此便成了兵团战友。那时的我不成熟,看人看事很茫然。最初对他的印象是:中等身材,浓眉大眼,说话嗓门很高,本地口音很重;严厉时咄咄逼人,温和时笑靥闪现。那是在大牛舍时,于滨江他们几个人,有点“先入为主”,有点咄咄逼人。这当然也属正常,在讲斗争的年代,要想自己不吃亏,就得有一点霸气。其中有杨XX,赵XX,还有王哥,有显文。几个人出来进去,总是威风凛凛的,你不去招惹他,倒也相安无事。那是开初的情景,经过几年的磨合,在艰苦的劳动中,在日常的生活中,互相之间熟识了,距离也就拉近了。大多时候,不在同一宿舍住,但我记得,于滨江挺爱串门,常来我们宿舍,坐下来聊大天。那时的他爱美,头型总那么利落,梳得整整齐齐的,这一点,王哥显文逊色些。逢到春秋时节,他爱穿海魂衫,是长袖的,蓝白相间,显得年轻又帅气。他们那几个人,此时,霸气也少多了。杨XX娶妻成家,过起个人小日子。赵XX离开连队,去南方读书去了。王哥顺理成章,也有了安乐窝。好像只有滨江,还有显文,还蜗居在宿舍。同睡一铺炕,同吃一锅饭,患难与共的生活,使我们亲近起来。于滨江为仗义,凡事讲究尊严;陈显文为人随和,凡事得过且过。

    那年我们去满归伐木,在镇上剧场看节目,一帮二流子起哄搗乱。演出结束后,也是争一时之气,在剧场门口,我们教训二流子。于滨江首当其冲,彰显了一种正气。他那大眼睛一瞪,大嗓门一吼,立时震住二流子,乖乖就范了。这使我暗自佩服。其实他体质一般,干那些大力气活,也并不轻松。但是他性格要强,事事不甘居人后,总想把事情做好。这需要努力付出,有时会精疲力竭。于滨江有生活情趣。记得有一回,应该是夏日,在收工回来的路上,他意外采到两朵花,颜色艳丽,开得正盛。于滨江小心的拿着,回到宿舍,找好瓶子加上水,把鲜花插入瓶中,放在南边窗台上,看来看去看不够。那时在北大荒,几乎见不到花;一旦有了花朵,这样小心呵护,足见于滨江的品味。还有那次挖沙参,请懂药的人鉴定,事情本来不大,却能显出他的品性——,凡事多思,不同凡俗。说实在话,那个时候,我与滨江私交不厚,来往也并不是很多;可生活圈子小,除了睡觉的火炕,就是用餐的食堂,还有那一片黑土,每天在其中耕耘,这就是那个年月,我们生活的全部。因此,每个人的性格,禀赋,好恶,以及生活态度,都有大致了解。我对于滨江的认识,就来源于点滴琐事。

    一九七六年年初,我离开连队,去河北“转插”,从此与众人分道。无论在闭塞的乡村,还是后来进入企业,我时常回忆过去,想起连队的人们:我的北京同乡,以及各地战友。九零年我回北京,与众人有了联系,这才不孤陋寡闻,开始有了些信息。听说于滨江回城后,终于开上了车,实现了以往的夙愿。又听说他的家境,爱人孩子,先前完全不知道。

    有一年他来北京,与几个哥们小聚,我未到场,是事后才得知的。据益建国事后告我,说于作为兄长,劝大家要务实,随着岁数大了,要去掉那些孩气,踏踏实实做点事。益对我说这些,多少有点不忿。到后来天津聚会,才见到于滨江,看起来气色不错,人变得更加沉稳。那次人太多了,想单独交流太难,因此我就想象,等下一回再说吧。谁能料道,天有不测风亏,人有旦夕祸福。看着那么好的人,竟然患上了绝症,从此与我们永别,也就没了下一回。于滨江的书法好,过去真不太了解。在农场那些日子,我们太平庸了,如同路边的荒草,一春一秋之间,完全听天由命。试想,若是早点给他机会,他或许会更有作为。这也是难以逆料的。俗话说是“文如其人”,依理推断,书法也该“字如其人”。没有积极的态度,没有豁达的心胸,肯定不会写出好字;因为在运笔之间,挥毫之际,要秉持一股正气。而从于滨江的字上,我感受到了这一点。于滨江,愿你一路走好,我们会记住你,好兄弟。

                                             五十五团   薛仲迪    2015.3.25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