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五
  祝玉妹:又见“大鹅蛋”
  祝玉妹:窃书
  祝玉妹:汽车撞墙
  祝玉妹:商店盘点
  祝玉妹:卖布丫头
  刘金铎:我是怎样下乡到兵
  叶金厢:贵 &
  王念:查哈阳之恋13&n
  韩伯英:牛舍小灶解人馋
  牛学仲:两张老照片的重逢
  薛仲迪:大牛舍
  薛仲迪:五道河
  修鹤年:林区午夜惊魂
  修鹤年:下乡第一天
  薛仲迪:当年事
  薛仲迪:报导员
  张雕:金边故事(五)采药
  张雕:金边故事(四)
  张雕:金边故事(三)送针
  张雕:金边故事(二)打狼
  张雕:金边故事
  王则林:回忆我的兵团、农
  胡克己:我所了解的团宣传
  南素:忆连队的业余生活
  刘连英:我去上海接知青
  于懿德:难忘的中秋节
  吴宏连:走近——张俊生
  韩伯英:连队里的主旋律
  叶民:一个孩子对知青的记
  高少伟:提车
  yuyang1602:别
  张石:拉哈小站
  郇江:难忘的张福琛团长
  叶金厢:难忘43年前那碗
  韩伯英 :辞旧
  李俊杰:四十多年前的“春
  王哲光:九连生活二三事
  贾宏图:三人行(知青三胞
  郇江:难忘的团首长【2】
  新起点:回忆五师师训班点
  郇江:难忘的团首长【1】
  张莉莉:四十年前在兵团时
  于春印:喝火令.难忘的知
  杨利明:随笔(333)居
  杨利明随笔(332)“友
  培莉:求学路上的波折
  崔京伦:岁月的印痕(续)
  崔京伦:岁月的印痕
  张勤嫚:我的小病人丽丽
  谭乃立:也说阶级斗争的那
  孟广琳:种葱、拔葱的故事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四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三
  杨利明:随笔(323)难
  杨亚平:难忘当年“大热炕
  石忠华:救战友
  刘明原:李戴张冠
  石忠华:知青集体逃难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二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过瑞兴:知青轶事(脱坯)
  过瑞兴:知青轶事(沤麻)
  董晓敏:告别黄浦江
  薛仲迪:战友速记
  张援朝:回京记
  薛仲迪 :手表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7】
  周绍铭:指南针的故事
  李春喜:在兵团考驾照的艰
  庄慧华:《兵团战士之歌》
  庄慧华:由《代表证》想起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6】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5】
  童昌达:记忆中的几件事(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4】
  祝玉妹:针线包的故事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3】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2】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1】
  吴宏连:一种愉悦的判断
  吴宏连:往事--一场突兀
  吴宏连:往事--一次难忘
  皇城龙狼:记忆查哈阳
  张石:在北大荒的那些年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一
  张石:最后一次会战
  常青藤:水饺锅里煮帽子
  薛仲迪:食堂记忆
 
 栏目导航  首页-知青岁月
韩伯英:牛舍小灶解人馋
作者:韩伯英 加入日期:2015-4-5 录入:顾龙 点击:1528
韩伯英:牛舍小灶解人馋
作者:韩伯英 加入日期:2015-03-27 录入:李余康 点击:122

                                           牛舍小灶解人馋

    3月22日中午,郭华召集三连的天津知青在食品街吃饭聚会,顺便商量四月中旬参加北京知青举办的:京、沪、哈、津三连知青联谊会的事宜,从联谊活动的衣食住行聊起,说着说着,就说到了兵团连队的伙食,边听边吃边想感慨颇多。

    …

    黑龙江建设兵团主要是在老农场的基础上组建起来的,究竟算是全民所有制还是集体所有制一直弄不太清楚,但肯定是计划经济体制。以种地为主的兵团其实很象人民公社,崇尚一大二公之类;但又不完全相同,人民公社的食堂很快就垮了,可兵团的食堂因为有知青所以一直坚持到最后。只不过兵团在吃饭方式上很开明地实行了“一连两制”,比后来的“一国两制”还早三十多年:贫下中农老职工们实行餐饮私有制,以家庭为建制,自己开伙吃饭;接受再教育的知青则实行就餐公有制,集体吃食堂。

    …

    吃食堂是很能煅炼人的,食堂极大地训练了知青们在饮食习惯上的适应性和承受力,连队食堂的配缮通常以素为主,而且定时、定量、低油、低脂,不知道别人有什么感受,反正我是至今受益,无论夫人如今失手做出怎样的饭菜,我都毫不在意从无怨言,再怎么着也比连队食堂强吧?知足吧!至于孔子所曰:“食不厌精,脍不厌细”的名言,那是因为老夫子没在东北吃过食堂,否则他绝对不好意思提出这么高的就餐标准。

    …

    边听边吃边问,事后再写出来也还颇有趣味。

    我问:馋极了吧?

    他说:可不是嘛,得想辙呀,那回正赶上连里成批杀猪,我一瞅是个机会,找肖连长说有病配药得用猪腰子作药引子,肖连长也沒多想,说你不就在后勤吗,用几个自个儿拿去吧。

    我问:你拿了几个?

    他说:几个?16个大腰子!连猪腰子带猪油一脸盆,光片腰子就弄了多半天儿,猪腰子还没吃到嘴,我累的腰疼都直不起来啦。

    我问:这回可解馋了!

    他说:真香呀,哥儿几个撑得直不起腰儿来,可我挨了好一顿的臭骂。

    我问:老肖不是同意了吗?

    他说:人家肖连长是同意我拿药引子,沒同意我炒腰花儿呀。这顿把我给“熊”的,我说反正是炒着吃了,现在拉都拉没了,该怎么着就怎么着吧。

    我问:结果怎么着啦?

    他说:喜剧!喜剧呀!肖连长“骂”完了最后说,下回炒好了给我端一盘儿,别就知道自个儿吃!

    我问:以后改邪归正了吧?

    他说:改邪归正?改打猎了!

    我问:查哈阳那地儿你能打嘛呀!

    他说:这你就不知道了,下套儿套免子呀,那次真套一免子,剝皮切块儿搁牛舍里拿脸盆炖,嘛料儿也没有,倒上酱油抓把大盐粒子就开炖,一会儿功夫那香味儿就窜出来啦。

    我问:这得招来多少“狼”呀?

    他说:可不是吗!牛舍里这帮人儿闻着味儿就全奔这屋儿来啦,还沒一个空手儿的,全拿筷子敲着饭盆就围上了。

    我问:狼多肉少呀。

    他说:没辙呀,赶紧上食堂偷少半脸盆土豆儿,切成免肉块儿大小,不削皮儿倒里一块儿炖,我告你呀,真就跟肉一个模样儿。

    我问:最后咋分哪?

    他说:谁分得了!就一只免子又不是狗,能有几块儿肉呀?一!二!三!掀盖儿抢吧,赶上嘛儿算嘛儿,真有倒霉的,等俩多小时就抢块土豆儿,这个“骂”呀,也沒人答理,都占着嘴哪。不过你还别说,免子炖土豆儿,连土豆儿都有肉味儿,香!。

    …

    聊够啦再看桌儿上剩了不少菜,基本上没怎么动的是盘儿回锅肉,真是今非昔比、时过境迁,真该忆苦思甜了。

    …

    早春四月北京聚会,吃什么好呢?
                              
                                                                五师五十五团一营三连  韩伯英
                                                                        2015年3月23日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