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五
  祝玉妹:又见“大鹅蛋”
  祝玉妹:窃书
  祝玉妹:汽车撞墙
  祝玉妹:商店盘点
  祝玉妹:卖布丫头
  刘金铎:我是怎样下乡到兵
  叶金厢:贵 &
  王念:查哈阳之恋13&n
  韩伯英:牛舍小灶解人馋
  牛学仲:两张老照片的重逢
  薛仲迪:大牛舍
  薛仲迪:五道河
  修鹤年:林区午夜惊魂
  修鹤年:下乡第一天
  薛仲迪:当年事
  薛仲迪:报导员
  张雕:金边故事(五)采药
  张雕:金边故事(四)
  张雕:金边故事(三)送针
  张雕:金边故事(二)打狼
  张雕:金边故事
  王则林:回忆我的兵团、农
  胡克己:我所了解的团宣传
  南素:忆连队的业余生活
  刘连英:我去上海接知青
  于懿德:难忘的中秋节
  吴宏连:走近——张俊生
  韩伯英:连队里的主旋律
  叶民:一个孩子对知青的记
  高少伟:提车
  yuyang1602:别
  张石:拉哈小站
  郇江:难忘的张福琛团长
  叶金厢:难忘43年前那碗
  韩伯英 :辞旧
  李俊杰:四十多年前的“春
  王哲光:九连生活二三事
  贾宏图:三人行(知青三胞
  郇江:难忘的团首长【2】
  新起点:回忆五师师训班点
  郇江:难忘的团首长【1】
  张莉莉:四十年前在兵团时
  于春印:喝火令.难忘的知
  杨利明:随笔(333)居
  杨利明随笔(332)“友
  培莉:求学路上的波折
  崔京伦:岁月的印痕(续)
  崔京伦:岁月的印痕
  张勤嫚:我的小病人丽丽
  谭乃立:也说阶级斗争的那
  孟广琳:种葱、拔葱的故事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四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三
  杨利明:随笔(323)难
  杨亚平:难忘当年“大热炕
  石忠华:救战友
  刘明原:李戴张冠
  石忠华:知青集体逃难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二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过瑞兴:知青轶事(脱坯)
  过瑞兴:知青轶事(沤麻)
  董晓敏:告别黄浦江
  薛仲迪:战友速记
  张援朝:回京记
  薛仲迪 :手表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7】
  周绍铭:指南针的故事
  李春喜:在兵团考驾照的艰
  庄慧华:《兵团战士之歌》
  庄慧华:由《代表证》想起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6】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5】
  童昌达:记忆中的几件事(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4】
  祝玉妹:针线包的故事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3】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2】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1】
  吴宏连:一种愉悦的判断
  吴宏连:往事--一场突兀
  吴宏连:往事--一次难忘
  皇城龙狼:记忆查哈阳
  张石:在北大荒的那些年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一
  张石:最后一次会战
  常青藤:水饺锅里煮帽子
  薛仲迪:食堂记忆
 
 栏目导航  首页-知青岁月
薛仲迪:五道河
作者:薛仲迪 加入日期:2015-3-27 录入:李余康 点击:1076
薛仲迪:五道河
作者:薛仲迪 加入日期:2015-03-12 录入:顾龙 点击:191
薛仲迪:五道河
作者:薛仲迪 加入日期:2015-03-12 录入:顾龙 点击:2


  五道河还算熟悉。河西是二营地面,我们三连在河东,属五十五团一营;这样一条河,就成了界河。去河边要走很远,所以去的并不多。印象集中在几件事:

    一是干活间隙,众哥们去游泳;五道河河面挺宽,可是河水却很浅,游到河心站起来,水才刚刚到腰部。河水颜色很浓,有点神秘之感。河底温度很低,即便三伏天,也是冷气袭人正因如此,游泳时候,轻易不敢触碰河底。东北的黑土地,土都是立茬的,河岸总在塌坍流失。五道河的堤岸,也是支离破碎,形成了豁口和墩子。墩子上长着草,临近水边,生着一种嫩草,草叶纤细碧绿,格外招人喜爱。在广阔的大田里,见到的这种草,因此会特别新奇。

    第二件难忘的,是在河堤上种树,那是哪一年的事,已经记不清了。树苗是落叶松,种树的那一刻,不知别人怎么想,我是满怀憧憬的,脑子里幻想的,是小树长大后,一副参天的景象。北大荒树木稀疏,夏日里骄阳似火,劳动中休息片刻,连阴凉也找不到;因此对树的渴望,就显得尤为强烈。挖树坑容易,栽树也容易,用水要肩挑扁担,一头一个桶,下到河边去,装满后扶搖而上,再挨个灌溉小树。那些日子刮春风,大砂粒打脸生痛,可大家劲头很足,不为别的,为的就是,心中那一份期望。可是事与愿违。秋凉的一天,割地时来到这,放眼望过去,树苗全干枯了,一派萧索景象。北大荒的广种薄收,粗放经营,也反映在植树当中,种了,至于长与不长,全凭老天爷了。如果说希望破灭,一点都不算过分。

    第三个印象就是,听王惠成讲冒险。大老王嗜酒如命,酒的辛辣,对他而言,就如同苦难人生。有一回他喝过酒,不知怎么,就下了河去游泳,游的仰泳,顺着水往下游漂。不知下边什么地方,有一处大的落坡,大老王猛然落下,掉进漩涡当中,如落叶翻滚不停。那一回,幸亏酒喝得不很多,反应也还及时,拼着全力挣脱出去,这才保住一条性命。当年大老王喝酒时,绘声绘色讲给我听。这里有几分真实,几分虚构?我一时也分不清。但想想他的为人,平时的鲁莽,似乎也并不奇怪。若干年前,听说大老王不在了,但这故事,还存在于记忆之中。

    我对五道河的质疑,想弄清它的源和流,也与回忆相联系,是一种缅怀牵念。
           

五十五团    薛仲迪   2015.3.12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