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五
  祝玉妹:又见“大鹅蛋”
  祝玉妹:窃书
  祝玉妹:汽车撞墙
  祝玉妹:商店盘点
  祝玉妹:卖布丫头
  刘金铎:我是怎样下乡到兵
  叶金厢:贵 &
  王念:查哈阳之恋13&n
  韩伯英:牛舍小灶解人馋
  牛学仲:两张老照片的重逢
  薛仲迪:大牛舍
  薛仲迪:五道河
  修鹤年:林区午夜惊魂
  修鹤年:下乡第一天
  薛仲迪:当年事
  薛仲迪:报导员
  张雕:金边故事(五)采药
  张雕:金边故事(四)
  张雕:金边故事(三)送针
  张雕:金边故事(二)打狼
  张雕:金边故事
  王则林:回忆我的兵团、农
  胡克己:我所了解的团宣传
  南素:忆连队的业余生活
  刘连英:我去上海接知青
  于懿德:难忘的中秋节
  吴宏连:走近——张俊生
  韩伯英:连队里的主旋律
  叶民:一个孩子对知青的记
  高少伟:提车
  yuyang1602:别
  张石:拉哈小站
  郇江:难忘的张福琛团长
  叶金厢:难忘43年前那碗
  韩伯英 :辞旧
  李俊杰:四十多年前的“春
  王哲光:九连生活二三事
  贾宏图:三人行(知青三胞
  郇江:难忘的团首长【2】
  新起点:回忆五师师训班点
  郇江:难忘的团首长【1】
  张莉莉:四十年前在兵团时
  于春印:喝火令.难忘的知
  杨利明:随笔(333)居
  杨利明随笔(332)“友
  培莉:求学路上的波折
  崔京伦:岁月的印痕(续)
  崔京伦:岁月的印痕
  张勤嫚:我的小病人丽丽
  谭乃立:也说阶级斗争的那
  孟广琳:种葱、拔葱的故事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四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三
  杨利明:随笔(323)难
  杨亚平:难忘当年“大热炕
  石忠华:救战友
  刘明原:李戴张冠
  石忠华:知青集体逃难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二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过瑞兴:知青轶事(脱坯)
  过瑞兴:知青轶事(沤麻)
  董晓敏:告别黄浦江
  薛仲迪:战友速记
  张援朝:回京记
  薛仲迪 :手表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7】
  周绍铭:指南针的故事
  李春喜:在兵团考驾照的艰
  庄慧华:《兵团战士之歌》
  庄慧华:由《代表证》想起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6】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5】
  童昌达:记忆中的几件事(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4】
  祝玉妹:针线包的故事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3】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2】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1】
  吴宏连:一种愉悦的判断
  吴宏连:往事--一场突兀
  吴宏连:往事--一次难忘
  皇城龙狼:记忆查哈阳
  张石:在北大荒的那些年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一
  张石:最后一次会战
  常青藤:水饺锅里煮帽子
  薛仲迪:食堂记忆
 
 栏目导航  首页-知青岁月
修鹤年:林区午夜惊魂
作者:修鹤年 加入日期:2015-3-21 录入:李余康 点击:1193
修鹤年:林区午夜惊魂
作者:修鹤年 加入日期:2015-03-03 录入:顾龙 点击:203
林区午夜惊魂
作者:修鹤年 加入日期:2015-02-28 录入:知青 点击:11
                                         林区午夜惊魂

    1973年的秋冬转换的时节,我经历了下乡以来第二次勇敢的历练。那时我作为团部派往小兴安岭红星林业局联系采伐工作的联络员,经常往来于林业局和林场之间,为了给团里确定一个好的采伐区,我除了按参谋长指示的给林业局的相关部门领导和业务人员带去了我们团的鹿茸、鹿鞭、鹿胎膏等特产外,还经常要请有关部门的业务人员吃饭增进感情,当然林业局的同志也回请我。那一段时间,不会喝酒的我,经常被林业局的同志灌得酩酊大醉,记得有两次,我从晚上六七点钟回到招待所就开始吐,一直吐到后半夜,最后吐得都是绿色液体,后来听说那是苦胆汁,当时我老哥一个人怎么能喝过林业局的一桌子人啊!就是凭着我22岁,年轻力壮,硬是扛过来了,那情景连当时的招待所服务员看我都是一脸的同情,半夜起来吐得都惊醒了别人。没法子啊,为了能为团里搞到紧缺的木材,我只有“上高山下酒海了”。以至于返城后一直对酒反感,在一些聚会的场合,也常常因为我不喝酒弄得“酒局”尴尬,甚至得罪了同学好友。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了。
    那年十月的一天,接近午夜时分,初冬的林区小街道上,早已不见人影,虽然夜半寒风,我却丝毫不感觉冷,我喝的迷迷糊糊的从酒店往林业局招待所走,在走到一个十字路口的时候,我模模糊糊的看到正前方有七八个人向我走来,而且越走越形成了一个半圆圈型的状态,我感到像是要把我围起来似的,当时我感觉头发都竖起来,难道是劫道的?虽然我身上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就是黄书包里有点钱还不多,但是我身上有一把五四手枪,这是团里在我来林业局时批准我佩戴的,当时我还是团司令部通讯股的收发员兼机要通讯员。这枪要是被抢了可不得了,我心里害怕起来,酒也醒了大半,怎么办?要跑已经来不及了,只好向正面冲出去,我一边想一边迅速从书包里抽出三节长的大手电,一面从枪套中掏出手枪,打开扳机保险,打开手电直射正前方的人,对面的那个人,突然被手电光照射,用手遮挡了一下,立刻躲闪了一下,估计这些人有人看到我一手拿枪,一手拿手电,就向后退了,而且正前方已经没人了,我就一直这样向前走着,冲出了他们的包围圈,这帮人也没有再追过来。
    第二天我向林业局生产科的同志说起这事,他们也说很险,他们说当时林区也出过抢劫的事,对这件事我至今也没明白,那天晚上他们是否真是劫道的,还是我过分的紧张。但是对我的那次表现我还是满意的,比起在砖厂到团部为战友取药遇到狼要勇敢,还是我的那句老话,面对苦于死,你只能抗争,抗过去就是幸福的感觉。这是我下乡的人生感悟。



                                               2015年2月28日星期六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