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关廷光:重返黑土地(二)
  关廷光:重归黑土地(一)
  卓然:22连知青重返北大
  卓然:22连知青宿舍旧址
  张志诚:重返查哈阳,又闻
  董薇芳:难忘查哈阳,难忘
  王念:查哈阳之恋10—知
  王念:查哈阳之恋9---
  王念:查哈阳之恋8&nb
  王念:查哈阳之恋7&nb
  王念:查哈阳之恋6&nb
  王念:查哈阳之恋5稻花香
  王念:查哈阳之恋4边陲小
  王念:查哈阳之恋3诺敏河
  王念:查哈阳之恋2战友情
  王念:查哈阳之恋1黑土地
  朱兵:十连知青重回查哈阳
  杨国英:重访故地忆往惜
  谭昕:再回查哈阳
  吴展:四十五年再聚首——
  冯忠秋:67团一营十连上
  随海生:寻迹、访友、返故
  沈于健:重访查哈阳
  董薇芳:一.回查哈阳--
  刘秀珍:重返查哈阳(三)
  小燕齐飞:《回望青春故乡
  刘秀珍:重返查哈阳(之二
  刘秀珍:重返查哈阳(之一
  陈爱君:《北兴农场纪实》
  陈爱君:《在北兴农场的日
  陈爱君:《北兴之旅随笔》
  京、哈、沪、甬知青回访六
  时雨:回连队,见战友(7
  时雨:回连队,见战友(6
  时雨:回连队,见战友(5
  时雨:回连队,见战友(4
  时雨:回连队 
  时雨 :回连队
  罗帆:重回塞北感吟&nb
  时雨:回连队,见战友(1
  钱品石:查哈阳的不了情
  小三子:就算是汇报
  李俊杰:采访窦国斌
  李熙:寻根感恩查哈阳&n
  潘迪煌:送书日记
  李熙:寻根感恩查哈阳&n
  李熙:寻根感恩查哈阳&n
  周慧丽:回到四十年前栽下
  李熙:寻根感恩查哈阳&n
  李熙:寻根感恩查哈阳&n
  齐爱东:情深意长(二)
  齐爱东:情深意长(一)
  陈红星:走在家乡的田埂上
  张强:风雨家国四十年*回
  谭参谋长:天津知青张强金
  谭参谋长:天津知青张强金
  lijixiu0820:
  侯建民:一杯黑土掩情结&
  张淑芝:寻访刘桂荣
  阿金:返查哈阳有感
  侯建民:一杯黑土掩情结&
  张淑芝:查哈阳,我们回来
  PINSHI:回望查哈阳
  品石:回望查哈阳的杨树林
  侯建民:一杯黑土掩情结&
  zhumsh:难忘查哈阳
  zhumsh;难忘查哈阳
  查哈阳农场宣传部:原50
  钟安京:故乡行
  王忠平:我们的战友刘庆建
  赵冀生.朱之琳:查哈阳的
  俞琇珽:十六连战友一路深
  孙魁明:黑土地的梦
  刘同民:查哈阳-旧地重游
  赵宁:再回查哈阳
  张得宝.吕玉芝:回探农场
  郝志宏:回故乡
  王莲珍:重返查哈阳随笔
  刘树贵:东北行
  50团2营杜望基:查找拉
  马莎:重返北大荒(八)相
  走进北大荒-绿色田园满目
  李淑文:重返查哈阳——寻
  马莎:重返北大荒(七)大
  齐海东:黑龙江、查哈阳、
  刘安顺:圆梦之旅---重
  刘安顺:圆梦之旅---重
  王学书:也谈重返查哈阳的
  杨建秋:踏上黑土地&nb
  马莎:重返北大荒(六)熟
  马莎:重返北大荒(五)回
  马莎:重返北大荒(四)奔
  马莎:重返北大荒(三)在
  马莎:重返北大荒(二)又
  马莎:重返北大荒(一)指
  徐金定:重返查哈阳
  石培康:第二故乡行(20
  俞琇珽:十六连“寻梦之旅
  王学书:18连北京,天津
  刘玉梅:重返查哈阳有感
 
 栏目导航  首页-重返查哈阳
王念:查哈阳之恋8 冯家围子大碴饭
作者:王念 加入日期:2015-3-17 录入:李余康 点击:1487
王念:查哈阳之恋8 冯家围子大碴饭
作者:王念 加入日期:2015-02-19 录入:顾龙 点击:264
查哈阳之恋8 冯家围子大碴饭
作者:王念 加入日期:2015-02-18 录入:知青 点击:2
查哈阳之恋8 

                                           18.冯家围子大碴饭

  从10连场院往北约百米处应该是10连知青的大食堂。大食堂本来是同男知青宿舍并列的一组红砖瓦建筑。说起查哈阳的支边生活,不能不提冯家围子10连知青的食堂和大碴子饭。

大碴子饭是一种将玉米粒去皮,然后碾成两半或三半做成的玉米干饭。由于加工粗糙,有的玉米干饭甚至就是整粒玉米。玉米本是粗粮,大碴子又是一种粗加工的食粮。我在冯家围子两年多的时间,大碴子饭是我们知青的主要食品。

  记得1969年10月我初到10连的时候,食堂还有米面食品。但好日子在1970年初就结束了。接踵而来的主食就变成了大碴子饭和大碴子粥,大米和面粉成了偶尔改善伙食的调剂食品。开始的时候,金黄色的大碴子饭园园的玉米粒粒饱满诱人,看着不错闻着也清香,只是吃起来扎不拉萨很难咽。偶尔吃上一顿也不觉什么,但是将大碴子饭作为我们每天的主食就艰难了。大碴子饭吃多了会烧心,反胃吐酸水,几天的大碴子饭吃下来大家都受不了。难咽的大碴饭,愁人的窝窝头伴随着咸水黄豆汤是冯家围子知青食堂给我留下了的深刻印象。

  玉米还是过去的老玉米,但今天的玉米在国人眼中的地位已经今非昔比,有了颠覆性的变化。大碴子确实能够最多地保留淀粉,保留玉米的精华。用现在生物、自然或绿色食品标准看,玉米是国际上公认的黄金类食物。玉米的脂肪、磷元素、维生素B2的含量居谷类食物之首。玉米本身所含的亚油酸和维生素E有助于对降低胆固醇减少动脉硬化,钙、铁质可防高血压冠心病。玉米面中的膳食纤维能够减少有毒物质的吸收。现代医学还在玉米面中发现了抗癌因子和可抑制肿瘤生长赖氨酸。现在的玉米的属性已不再是粗粮,而且精细的加工使本来涩口难咽变得滑润可口。尽管玉米的地位已经提高,我对大碴子饭的抵触依旧如故。法兰西有句成语:挨过烫的猫怕热水。我对大碴子饭的精神恐惧在心中。

  太平湖地区在1969和1970两年的麦收期间均遇连日大雨,造成连续两年麦收大涝,散在地里收不回来的麦子就地发芽。用发芽的麦子做的馒头发粘,不好吃。1971年的气象正常,麦子收成不错。从1972年以后,太平湖地区就不再吃玉米碴子和玉米面了,主要的食品改成面粉和大米。我是1972年春天离开查哈阳的,没有挨到10连知青吃大米白面的那一天。我离开冯家围子的时候体高1.78米,体重55公斤,当时身体很瘦,用今天时髦的词就是骨感。现在来看,我当时具有骨感性很强的身体要拜冯家围子大碴子饭所赐。

  我在10连知青食堂工作过一段时间,当时的炊事班长是来自上海静安区的女高中生陈雅云,副班长是主厨张师傅。食堂的工作人员还有上海男知青王洪根,鸡西市的女知青和另一外老职工小付师傅。我在食堂工作的时候伙食情况还不算差,以米面为主,大碴子为辅。后来变得以大碴子为主食后,食堂与知青之间的矛盾也就多起来。

  记得有一次我们在吃馒头的时候吃出了一根不算短的头发。当时北京一个叫做孙镇强,外号我们称他“大方”的男知青领着几个北京知青去食堂的出餐口吵闹。当时的炊事班长曹龙花出来打围场解释。大方几个仍旧不依不饶,就事闹事非要讨说法。曹龙花见解释劝说无效就摔了一句牢骚话:你们不就是发现一根头发吗!大方不示弱,回应她:如果吃出的头发多,你就成秃子了。大家一阵哄笑,曹龙花气得直哭。曹龙花这个来自上海十七、八岁的小姑娘哪里受过这等委屈,甩手不干,宁到大田也要辞去炊事班长的差事。 俄国诗人普希金说过“一切都会过去,而那过去了的都会成为美好的回忆。”在时过境迁散后再次重逢的时候,当年那些无厘头的吵闹也就变成了醇厚滋润心田的美酒。毕竟那是我们青春生活的插曲花絮。

  当时10连的大食堂就是这样,百来号知青在大食堂同时就餐,类似无由头的小吵小闹经常发生。尽管冯家围子经历了沧海桑田之变,但在玉米地的天空漂浮着的,知青用青春岁月编制的故事仍然荡漾在我们的心中,凝聚着我们的情感。如今再次回到这里不免触景生情,眼前晃动着尽是知青饭前欢快叫喊的场景,当年知青苦乐酸涩的生活仿若就在昨天。如今历经沧海桑田变化的冯家围子不再有知青的身影,不再食堂的炊烟,就连大食堂的建筑也无踪迹可寻,昔日的一切都烟消云散不复存在。明朝杨慎的名句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或许能够描画出冯家围子昔日的辉煌和今日的沧桑以及知青对它的情感。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