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五
  祝玉妹:又见“大鹅蛋”
  祝玉妹:窃书
  祝玉妹:汽车撞墙
  祝玉妹:商店盘点
  祝玉妹:卖布丫头
  刘金铎:我是怎样下乡到兵
  叶金厢:贵 &
  王念:查哈阳之恋13&n
  韩伯英:牛舍小灶解人馋
  牛学仲:两张老照片的重逢
  薛仲迪:大牛舍
  薛仲迪:五道河
  修鹤年:林区午夜惊魂
  修鹤年:下乡第一天
  薛仲迪:当年事
  薛仲迪:报导员
  张雕:金边故事(五)采药
  张雕:金边故事(四)
  张雕:金边故事(三)送针
  张雕:金边故事(二)打狼
  张雕:金边故事
  王则林:回忆我的兵团、农
  胡克己:我所了解的团宣传
  南素:忆连队的业余生活
  刘连英:我去上海接知青
  于懿德:难忘的中秋节
  吴宏连:走近——张俊生
  韩伯英:连队里的主旋律
  叶民:一个孩子对知青的记
  高少伟:提车
  yuyang1602:别
  张石:拉哈小站
  郇江:难忘的张福琛团长
  叶金厢:难忘43年前那碗
  韩伯英 :辞旧
  李俊杰:四十多年前的“春
  王哲光:九连生活二三事
  贾宏图:三人行(知青三胞
  郇江:难忘的团首长【2】
  新起点:回忆五师师训班点
  郇江:难忘的团首长【1】
  张莉莉:四十年前在兵团时
  于春印:喝火令.难忘的知
  杨利明:随笔(333)居
  杨利明随笔(332)“友
  培莉:求学路上的波折
  崔京伦:岁月的印痕(续)
  崔京伦:岁月的印痕
  张勤嫚:我的小病人丽丽
  谭乃立:也说阶级斗争的那
  孟广琳:种葱、拔葱的故事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四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三
  杨利明:随笔(323)难
  杨亚平:难忘当年“大热炕
  石忠华:救战友
  刘明原:李戴张冠
  石忠华:知青集体逃难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二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过瑞兴:知青轶事(脱坯)
  过瑞兴:知青轶事(沤麻)
  董晓敏:告别黄浦江
  薛仲迪:战友速记
  张援朝:回京记
  薛仲迪 :手表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7】
  周绍铭:指南针的故事
  李春喜:在兵团考驾照的艰
  庄慧华:《兵团战士之歌》
  庄慧华:由《代表证》想起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6】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5】
  童昌达:记忆中的几件事(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4】
  祝玉妹:针线包的故事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3】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2】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1】
  吴宏连:一种愉悦的判断
  吴宏连:往事--一场突兀
  吴宏连:往事--一次难忘
  皇城龙狼:记忆查哈阳
  张石:在北大荒的那些年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一
  张石:最后一次会战
  常青藤:水饺锅里煮帽子
  薛仲迪:食堂记忆
 
 栏目导航  首页-知青岁月
修鹤年:下乡第一天
作者:修鹤年 加入日期:2015-2-20 录入:顾龙 点击:1160
修鹤年:下乡第一天
作者:修鹤年 加入日期:2015-01-29 录入:顾龙 点击:345
下乡第一天
作者:修鹤年 加入日期:2015-01-29 录入:知青 点击:7
                                       踏上人生旅途
                                                      ——忆下乡第一天

    最近在网上看到很多回忆下乡第一天的文章,有些很有趣,也引起我的回忆,可是我的记忆却有些模糊,几天来慢慢地想起了一些,却觉得那一天也很平常,即没感觉到是惊天动地,更没觉得是英雄出征。说实话,当时我还是个未满17岁的中学生,是个极为单纯的青少年,做出下乡的决定也非常简单,当时毛泽东主席发出号召,“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农村是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虽然,那时青春年华的我刚刚有了很多人生理想的美梦,如想当一名乒乓球运动员为国争光,想做一名演员成为明星,可是当时作为一个要求进步的学生,还是要坚决的响应主席的号召。为此,作为一个把当解放军为理想之一的我,就选择了去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当时真的没有想的太多,而且那时我们班已有几个同学先行去兵团一师了,我就是要去实现自己的理想,建设边疆,保卫边疆。
    1968年10月18日,离开哈尔滨那天的情景真的有些模糊了,毕竟距今快50年了。依稀记得,我没让父母上车站去送,可能是不想看到分别的时候他们的难过,我是家里的老大,他们的心情我想是不愿意我离开家的。我却清楚的记得79岁老奶奶千叮铃万嘱咐的告诫我,“离家在外要多长点心眼,好好干活,好好工作,别跟人家打架,多干活,少说话,干活注意安全,——-”一大堆的老人唠叨话。现在想想老奶奶说的很多话都是人生的生活经验,老奶奶尽管没上过一天学,但是她的话,后来我在人生旅途中体会到很多是人生箴言,只可惜,有的我一生也没完全做到,或是没有做好。
    我随着学校下乡的队伍来到火车站,哪里人山人海,红旗招展,锣鼓喧天,真是人如海歌如潮,各个学校的红旗周围都是清一色穿黄棉袄,戴狐狸皮黄军帽的下乡队伍,送别的亲朋好友比下乡的人还多,人声鼎沸,表情各异。很多情景已经淡忘了,只记得当火车徐徐启动时,告别声、叫喊声、哭声混成一片。
    “少年壮志不言愁”,火车开出哈尔滨不久,安静了一会的车厢里就热闹起来,唠嗑的、吃喝的、唱歌的,——————更多的细节都忘了。从哈尔滨向北去列车是在一个叫拉哈的小车站停下的,我们下乡去的地方全称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沈阳军区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五师五十五团,改制生产建设兵团前是黑龙江省查哈阳农场,它是当时黑龙江省内较大一个农场,有12万人,据说除了友谊农场(18万人)外就是它了。但是,大概在我们下乡的第二年,五十五团就分为三个团了,组成了55团、50团、67团。记得到达拉哈车站时天还有些黑,在拉哈火车站,我和哈市的一批战友就被分配到55团6营(金边农场)23连。要到达这个名字和柬埔寨首都一样的地方,我们先坐解放牌大汽车上驳船轮渡过一条诺敏江,然后再乘汽车跑一个小时左右,到达团部午休,吃了一顿大锅饭,然后从团部分开去各营各连。到达金边营部(后变为67团团部)后就没有汽车了,当时23连,也叫金边二队,来了一辆四挂大马车把大家的行李物品装上,但是却坐不下几个人了,其余的人排着队,由我打着红旗向连队进发,10里路程,也就是近一个小时左右我们到达了连队,连队的连长、指导员和老职工,还有先期到来的两批上海知青战友都在连部门前欢迎我们的到来并很快的帮我们安顿好了住处。简短的欢迎会在连部门前召开,在连部的门框上边用红纸剪成的一排大字是“欢迎新战友”,新战友们在一排排临时木板搭成的凳子上席地而坐,记得连长和指导员都讲了话,内容早已忘了,大概就是听毛主席的话,接受贫下中农在教育,做毛主席的好战士之类的内容,记得最清楚的是指导员说:对新战友的到来,表示“热烈”。新战友们鼓掌大笑。
    要说心情,自从踏上兵团的土地,我就感觉和我心中理想的军队生产建设兵团差距太大了,也和下乡前学校介绍的兵团情况差距不小。眼前的一切,我看到的是没有现役军人,没有武装,除了知青们穿黄绿军装外,都是蓝棉袄、黑棉袄,就如后来我们演出的天津快板一样“到了兵团一看,这叫嘛兵团啊?蓝棉袄、黑棉袄混成一大片了”。这里临近内蒙边界,连队其实就是一个农场生产队,有农舍、马厩、拖拉机、康拜因收割机,还有用砖石盖成的宿舍和食堂,看不出一点解放军部队的样子,心中有很大的失落,今后我们将怎样在这里屯垦戍边,建设边疆,保卫边疆,我心里很茫然,不知怎样实现自己的理想,更不知道今后的路有多长。但是在后来的八年兵团生活里,兵团在现役军人和农场老职工及广大知识青年的努力建设中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也有了一定成绩。我也经历了农业连队、团直砖厂、机械修理厂、团司令部、团赴小兴安岭采伐营、团粮食加工厂等多部门、多工种、多岗位的锻炼,使我青年的人生得到很好的磨炼,丰富了人生经历,以后在人生和事业上能有些成绩和收获,都是“下乡”这碗酒垫的底。这都是后话。
    一晃快五十年了,今天回忆起来,1968年的10月18日我下乡的第一天,应该是我踏上人生旅途,为党、国家和人民工作,完成人生历程的开始,当然这个日永生不会忘记,当年同一天,同一趟列车,同一个连队,同一个大炕睡觉,同一个大锅吃饭,同一块大地耕田与收获的战友啊,也都经历了沧桑巨变,我真是很想念他们,怀念当年,这里借此送去我的祝福,祝战友们幸福安康,长寿百年!。那八年的经历,很多也成为了小说故事和散文随笔留在了人间。

                                                              修鹤年

                                                           2015年1月29日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