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é‡‘群乐:查哈阳农场欢迎知
  ä¿®é¹¤å¹´ï¼šæµæ°´å½“年话往事&
  å­™å‡¤ç´ï¼šæ•…乡 
  å…³å»·å…‰ï¼šé‡è¿”黑土地(二)
  å…³å»·å…‰:重归黑土地(一)
  å“然:22连知青重返北大
  å“然:22连知青宿舍旧址
  å¼ å¿—诚:重返查哈阳,又闻
  è‘£è–‡èŠ³ï¼šéš¾å¿˜æŸ¥å“ˆé˜³ï¼Œéš¾å¿˜
  çŽ‹å¿µï¼šæŸ¥å“ˆé˜³ä¹‹æ‹10—知
  çŽ‹å¿µï¼šæŸ¥å“ˆé˜³ä¹‹æ‹9---
  çŽ‹å¿µ:查哈阳之恋8&nb
  çŽ‹å¿µ:查哈阳之恋7&nb
  çŽ‹å¿µ:查哈阳之恋6&nb
  çŽ‹å¿µ:查哈阳之恋5稻花香
  çŽ‹å¿µ:查哈阳之恋4边陲小
  çŽ‹å¿µ:查哈阳之恋3诺敏河
  çŽ‹å¿µï¼šæŸ¥å“ˆé˜³ä¹‹æ‹2战友情
  çŽ‹å¿µï¼šæŸ¥å“ˆé˜³ä¹‹æ‹1黑土地
  æœ±å…µï¼šåè¿žçŸ¥é’重回查哈阳
  æ¨å›½è‹±:重访故地忆往惜
  è°­æ˜•:再回查哈阳
  å´å±•:四十五年再聚首——
  å†¯å¿ ç§‹ï¼š67团一营十连上
  éšæµ·ç”Ÿï¼šå¯»è¿¹ã€è®¿å‹ã€è¿”æ•…
  æ²ˆäºŽå¥ï¼šé‡è®¿æŸ¥å“ˆé˜³
  è‘£è–‡èŠ³ï¼šä¸€.回查哈阳--
  åˆ˜ç§€çï¼šé‡è¿”查哈阳(三)
  å°ç‡•é½é£žï¼šã€Šå›žæœ›é’春故乡
  åˆ˜ç§€çï¼šé‡è¿”查哈阳(之二
  åˆ˜ç§€çï¼šé‡è¿”查哈阳(之一
  é™ˆçˆ±å›:《北兴农场纪实》
  é™ˆçˆ±å›:《在北兴农场的日
  é™ˆçˆ±å›:《北兴之旅随笔》
  äº¬ã€å“ˆã€æ²ªã€ç”¬çŸ¥é’回访六
  æ—¶é›¨ï¼šå›žè¿žé˜Ÿï¼Œè§æˆ˜å‹ï¼ˆ7
  æ—¶é›¨ï¼šå›žè¿žé˜Ÿï¼Œè§æˆ˜å‹ï¼ˆ6
  æ—¶é›¨ï¼šå›žè¿žé˜Ÿï¼Œè§æˆ˜å‹ï¼ˆ5
  æ—¶é›¨ï¼šå›žè¿žé˜Ÿï¼Œè§æˆ˜å‹(4
  æ—¶é›¨ï¼šå›žè¿žé˜Ÿ 
  æ—¶é›¨ ï¼šå›žè¿žé˜Ÿ
  ç½—帆:重回塞北感吟&nb
  æ—¶é›¨:回连队,见战友(1
  é’±å“çŸ³ï¼šæŸ¥å“ˆé˜³çš„不了情
  å°ä¸‰å­ï¼šå°±ç®—是汇报
  æŽä¿Šæ°ï¼šé‡‡è®¿çª¦å›½æ–Œ
  æŽç†™ï¼šå¯»æ ¹æ„Ÿæ©æŸ¥å“ˆé˜³&n
  æ½˜è¿ªç…Œ:送书日记
  æŽç†™:寻根感恩查哈阳&n
  æŽç†™:寻根感恩查哈阳&n
  å‘¨æ…§ä¸½ï¼šå›žåˆ°å››åå¹´å‰æ ½ä¸‹
  æŽç†™ï¼šå¯»æ ¹æ„Ÿæ©æŸ¥å“ˆé˜³&n
  æŽç†™ï¼šå¯»æ ¹æ„Ÿæ©æŸ¥å“ˆé˜³&n
  é½çˆ±ä¸œï¼šæƒ…深意长(二)
  é½çˆ±ä¸œï¼šæƒ…深意长(一)
  é™ˆçº¢æ˜Ÿï¼šèµ°åœ¨å®¶ä¹¡çš„田埂上
  å¼ å¼ºï¼šé£Žé›¨å®¶å›½å››åå¹´*回
  è°­å‚è°‹é•¿:天津知青张强金
  è°­å‚谋长:天津知青张强金
  lijixiu0820:
  ä¾¯å»ºæ°‘:一杯黑土掩情结&
  å¼ æ·‘芝:寻访刘桂荣
  é˜¿é‡‘:返查哈阳有感
  ä¾¯å»ºæ°‘:一杯黑土掩情结&
  å¼ æ·‘芝:查哈阳,我们回来
  PINSHI:回望查哈阳
  å“çŸ³ï¼šå›žæœ›æŸ¥å“ˆé˜³çš„杨树林
  ä¾¯å»ºæ°‘:一杯黑土掩情结&
  zhumsh:难忘查哈阳
  zhumsh;难忘查哈阳
  æŸ¥å“ˆé˜³å†œåœºå®£ä¼ éƒ¨:原50
  é’Ÿå®‰äº¬:故乡行
  çŽ‹å¿ å¹³ï¼šæˆ‘们的战友刘庆建
  èµµå†€ç”Ÿ.朱之琳:查哈阳的
  ä¿žç‡ç½:十六连战友一路深
  å­™é­æ˜Ž:黑土地的梦
  åˆ˜åŒæ°‘:查哈阳-旧地重游
  èµµå®:再回查哈阳
  å¼ å¾—宝.吕玉芝:回探农场
  éƒå¿—宏:回故乡
  çŽ‹èŽ²ç:重返查哈阳随笔
  åˆ˜æ ‘贵:东北行
  50团2营杜望基:查找拉
  é©¬èŽŽ:重返北大荒(八)相
  èµ°è¿›åŒ—大荒-绿色田园满目
  æŽæ·‘æ–‡:重返查哈阳——寻
  é©¬èŽŽ:重返北大荒(七)大
  é½æµ·ä¸œ:黑龙江、查哈阳、
  åˆ˜å®‰é¡º:圆梦之旅---重
  åˆ˜å®‰é¡ºï¼šåœ†æ¢¦ä¹‹æ—…---重
  çŽ‹å­¦ä¹¦:也谈重返查哈阳的
  æ¨å»ºç§‹:踏上黑土地&nb
  é©¬èŽŽ:重返北大荒(六)熟
  é©¬èŽŽï¼šé‡è¿”北大荒(五)回
  é©¬èŽŽï¼šé‡è¿”北大荒(四)奔
  é©¬èŽŽï¼šé‡è¿”北大荒(三)在
  é©¬èŽŽï¼šé‡è¿”北大荒(二)又
  é©¬èŽŽï¼šé‡è¿”北大荒(一)指
  å¾é‡‘定:重返查哈阳
  çŸ³åŸ¹åº·ï¼šç¬¬äºŒæ•…乡行(20
 
 栏目导航  首页-重返查哈阳
王念:查哈阳之恋4边陲小城查哈阳
作者:王念 加入日期:2015-2-16 录入:顾龙 点击:1944
王念:查哈阳之恋4边陲小城查哈阳
作者:王念 加入日期:2015-01-24 录入:顾龙 点击:313
查哈阳之恋4边陲小城查哈阳
作者:王念 加入日期:2015-01-24 录入:知青 点击:3
查哈阳之恋 4

10. æ˜Žç å°åŸŽæŸ¥å“ˆé˜³

  进入查哈阳地界,一幅悬在国道上的电子标牌横进入我们的视线:“查哈阳农场欢迎您”。这样的迎宾语标牌经常见诸于省市地界边缘,不奇不怪。但我们这些曾经将青春留驻查哈阳,心系故乡的人见到在这样的话觉得十分亲切。家乡的迎客词让人微醉,“少小离家老大归”的兴奋和到家的松心感使路途疲劳也随之而去。

  无论来自祖国哪座城市,凡是在查哈阳呆过的知青,都会将这里当作自己的第二故乡。

  我初到到查哈阳的时候,所在的10连就隶属于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5师55团,团部就在查哈阳。后来编制重组,10连划拨给67团,团部改在金边。在我1972年离开后,67团又并归原55团。近半个世纪以来,尽管查哈阳的建制和归属不断发生变化,但黑土地没有变,知青在这里书写的青春年华没有变,建制和归属的变化不能改变我们知青将查哈阳当作第二故乡的认知。

  查哈阳的城镇建设颇具规模,街道市政上下水工程,路灯、绿化和居民小区管理等均按照城市管理运作。居民区、商业区和公务区界限明显。整个城镇从规划到建设以至管理都有成熟运作。民居楼一般四五层,在中国其它地区随处可见的高层住宅这里也可以看到。主要街道两旁民居的底层都为店家租用,公安、交通、税务、邮政、通讯、广播等城市该有的服务和管理部门这里也都有。小城的雏型已经形成。

  查哈阳农垦局的办公楼是一座9层高的现代化建筑。其规模和气派在法国的中小城市也不多见。办公楼前的广场宽敞庄严,通往办公楼的主要大街之宽犹如北京的长安街,就连街上的路灯也选用了长安街的路灯制式。场部办公大楼的对面是铁栅栏围起的别墅区,里面几十座式样不同的欧美风格的三层小楼。每座楼分两家居住,据说别墅区是场部领导的家属宿舍。紧邻别墅区,沿大街是成排的公寓套房。公寓的建筑采用英式建筑,尖形的屋顶具有浓郁的异国情调。我从建筑工人处得知,据说是整体照搬了上海一处称作泰晤士小镇项目的建筑式样。神州大地处处山寨,这里也不能幸免。

  查哈阳的建设规模反映了中国小城镇的未来和发展。当初由开拓团劳工,转业官兵、劳改犯和支边青年和老农场职工几代人近百年持续垦荒和开发建设,将昔日荒草连天野茫茫的荒凉之地改造成塞北江南的鱼米水乡,建成景色如画同江南有一拼比的明星城镇。

晚宴后,我们漫步查哈阳街道,边走边漫议四十年前55团场部和今天的城镇变化。中心广场上灯光闪烁乐曲悠扬,人们在跳舞。广场舞能够普及到查哈阳这个边陲小镇出乎我们大家的想象。我们更没有想到的是:查哈阳的舞场地之大,几千人在同一个广场跳舞,人数之多在中国罕见,我在北京没有见过如此壮观的跳舞场面。这个广场有几个足球场大,交际舞、广场舞和僵尸舞分三大舞圈同时起舞,舞圈之间仅留出很窄的空间。统一着装的舞者踏着舞点,晚风清韵脸上洋溢着幸福欢快,散步者纷纷驻足观舞。广场弥漫着节日洋洋喜气。宽敞的舞场上人体律动,舞场上空三种舞曲交叉回响,各舞圈间观舞的人头攒动,我们这些当年的知青在广场的人群中穿插,置身于一片祥和的幸福之中。

我们晚上回查哈阳场部,前路一片漆黑。公路没有路灯,我们在黑暗中靠车灯前行,远远见到灯光闪烁的场部就犹如沙漠中见到有水的绿洲,查哈阳在当地方圆百里的垦区就是明珠城镇。我们看到第二故乡能够有如此的变化深感欣慰。


11. çŸ¥é’情赤子心

上海知青为这次回乡查哈阳为场部准备的纪念品是上海世博会中国馆金属模型。中国馆的建筑造型采取中国农村称粮食重量和数量的“斗”。上海知青将自己人的一段青春回忆,将留驻在查哈阳的知青情融在这件礼品中。从礼品形式的设想、式样的选择到礼品的制定,整个过程都体现了知青心系查哈阳__这个曾经抚育过他们的第二故乡。上海知青将这个浓情厚意的纪念品从二千多公里外由众人一路呵护,捧送至查哈阳。

  在这个定制的金属模型的下方有一行字: â€œå¿ƒä¸­æ€€å¿µæŸ¥å“ˆé˜³ï¼Œå¤ªå¹³æ¹–10连上海知青留念”。制定的礼品是上海知青的心愿,也是我们10连全体知青的心愿,是我们共同留给第二故乡的希望。我们祝愿祖国的粮仓查哈阳能够日进斗金,五谷丰登。

  上海知青送礼未能完全如愿。他们未能将礼品交到场部领导或主管知青的部门。他们没有见到场部的领导,也没有见到负责联系知青武装部的人,礼品不得不托人转交,甚至连个象征意义的礼仪性的交接过程也没有。我们在场部住了两天,未见正主露面。

  送礼是我们这次回查哈阳此故乡行中的一个重点活动,本应很愉快但最终却不爽,认真琢磨,我们也有不妥之处值得反思。我以为送礼时机不当是主要的原因。当前神州大地国人正在围猎,从黑龙江农垦总局的书记到齐齐哈尔分局的局长以至查哈阳农场的场长,农垦系统三级的领导无一幸免都已中箭入围。他们各自以新的身份在另一地点相聚。未中箭者惶惶不安,以前的受礼尚不知如何解释,怎敢顶风违纪再受新礼。这个时期最怕的是礼品过往,我们在这个当头送礼触眉头也就自然。如今的查哈阳农场大楼门可罗雀足以佐证。这样反思,我们也可从送礼的困窘中解脱。我们在查哈阳或多或少看出当前国家吏制改革的强劲和国家的希望。一份礼品映出不同的社会地位和不同的人生心态,映出这个社会不同阶层的人性和每个人的人心。

  贺知章在离乡五十多年回乡时慨叹家乡人事沧桑无常,留下“离别家乡岁月多,近来人事半消磨。”的千古名句。我看着谭昕、朱兵、蔡伯刚、杨明根、黄志明和陈宝妹几个人兴致勃勃走向场部,也见到他们败兴而归。上海知青的一腔热忱抛向查哈阳的蓝天。天地为证,此情何堪惜成憾事。

12.人杰地灵查哈阳

  查哈阳之美美在其丰富的人文和厚重的历史。查哈阳地区有玉石和玛瑙矿藏;有绵延万里的“金界壕”。这座被称作中国古代马奇诺防线的中国的第二条长城__金长城将查哈阳地区的历史追溯近千年,推至公元十二世纪;太平湖的万人坑记录了查哈阳地区近代的开发历史;在查哈阳的开发史上也出现了女拖拉机手梁军这样的代表人物。

  1962年发行的第三套人民币,其中一元纸币上的图案是一位开拖拉机的女青年。她手扶方向盘坐在没有车棚的拖拉机的工作照。人民币图案上的这个女拖拉机手就是查哈阳农场的梁军。她连续四届是全国人大代表;是中国第一代全国劳模;而且进入前60名中国最有影响力的劳动模范。她是我国第一位女拖拉机手,而且有以其名字命名的女子拖拉机队;她的事迹不但被写进了教科书,而且还被拍成了电影。梁军先进事迹的光环,所取得的名誉足以让她成为查哈阳的名人。

  我以为,能够使梁军女士很有名气的原因主要是因为她是一名女性,一名开拖拉机的女性,一名上了照片的开拖拉机的女性。一名在人民币上有其开拖拉机照的女性。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能够有张照片就很奢侈,梁军的彩照在全国各地都可以看到。人民币图案往往采用风景名胜,即便是伟人图案也只有头像。梁军女士的工作照能够成为人民币的图案,就这一点,空前绝后足以让她成名。

  我1969å¹´10月到查哈阳支边,当时中国以打倒国家主席刘少奇和共产党总书记邓小平为标志的十年政治动乱的第一阶段刚刚结束。查哈阳同中国的其它地区一样,正在传达和落实共产党第九次代表大会的精神和决议。在那个虚假英雄辈出的时代,梁军个人以及其形象即便在发迹的地点查哈阳也淡出人们的视线,似乎没有被那个混乱的年代提及。舆论没有导向,名人也会寂寂无名。这也可解释我在查哈阳的两年多中,不知道梁军的事迹,甚至连梁军的名字也没有听说过。

  梁军女士是查哈阳的名人,但她的影响力远远超出了查哈阳,超出了农垦,也超出了黑龙江。她是劳动者,是现代的巾帼英雄。她和她的女子拖拉机队在中国妇女心中是一面飘动的旗帜。她的形象激励了新中国的女青年冲破家庭的束缚,让她们投入新农业的开发,投入农村的生活,投入到红红火火的社会主义建设大潮。

  梁军女士是参与查哈阳开发和建设者的代表人物,她的名字将与查哈阳共存。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