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关廷光:重返黑土地(二)
  关廷光:重归黑土地(一)
  卓然:22连知青重返北大
  卓然:22连知青宿舍旧址
  张志诚:重返查哈阳,又闻
  董薇芳:难忘查哈阳,难忘
  王念:查哈阳之恋10—知
  王念:查哈阳之恋9---
  王念:查哈阳之恋8&nb
  王念:查哈阳之恋7&nb
  王念:查哈阳之恋6&nb
  王念:查哈阳之恋5稻花香
  王念:查哈阳之恋4边陲小
  王念:查哈阳之恋3诺敏河
  王念:查哈阳之恋2战友情
  王念:查哈阳之恋1黑土地
  朱兵:十连知青重回查哈阳
  杨国英:重访故地忆往惜
  谭昕:再回查哈阳
  吴展:四十五年再聚首——
  冯忠秋:67团一营十连上
  随海生:寻迹、访友、返故
  沈于健:重访查哈阳
  董薇芳:一.回查哈阳--
  刘秀珍:重返查哈阳(三)
  小燕齐飞:《回望青春故乡
  刘秀珍:重返查哈阳(之二
  刘秀珍:重返查哈阳(之一
  陈爱君:《北兴农场纪实》
  陈爱君:《在北兴农场的日
  陈爱君:《北兴之旅随笔》
  京、哈、沪、甬知青回访六
  时雨:回连队,见战友(7
  时雨:回连队,见战友(6
  时雨:回连队,见战友(5
  时雨:回连队,见战友(4
  时雨:回连队 
  时雨 :回连队
  罗帆:重回塞北感吟&nb
  时雨:回连队,见战友(1
  钱品石:查哈阳的不了情
  小三子:就算是汇报
  李俊杰:采访窦国斌
  李熙:寻根感恩查哈阳&n
  潘迪煌:送书日记
  李熙:寻根感恩查哈阳&n
  李熙:寻根感恩查哈阳&n
  周慧丽:回到四十年前栽下
  李熙:寻根感恩查哈阳&n
  李熙:寻根感恩查哈阳&n
  齐爱东:情深意长(二)
  齐爱东:情深意长(一)
  陈红星:走在家乡的田埂上
  张强:风雨家国四十年*回
  谭参谋长:天津知青张强金
  谭参谋长:天津知青张强金
  lijixiu0820:
  侯建民:一杯黑土掩情结&
  张淑芝:寻访刘桂荣
  阿金:返查哈阳有感
  侯建民:一杯黑土掩情结&
  张淑芝:查哈阳,我们回来
  PINSHI:回望查哈阳
  品石:回望查哈阳的杨树林
  侯建民:一杯黑土掩情结&
  zhumsh:难忘查哈阳
  zhumsh;难忘查哈阳
  查哈阳农场宣传部:原50
  钟安京:故乡行
  王忠平:我们的战友刘庆建
  赵冀生.朱之琳:查哈阳的
  俞琇珽:十六连战友一路深
  孙魁明:黑土地的梦
  刘同民:查哈阳-旧地重游
  赵宁:再回查哈阳
  张得宝.吕玉芝:回探农场
  郝志宏:回故乡
  王莲珍:重返查哈阳随笔
  刘树贵:东北行
  50团2营杜望基:查找拉
  马莎:重返北大荒(八)相
  走进北大荒-绿色田园满目
  李淑文:重返查哈阳——寻
  马莎:重返北大荒(七)大
  齐海东:黑龙江、查哈阳、
  刘安顺:圆梦之旅---重
  刘安顺:圆梦之旅---重
  王学书:也谈重返查哈阳的
  杨建秋:踏上黑土地&nb
  马莎:重返北大荒(六)熟
  马莎:重返北大荒(五)回
  马莎:重返北大荒(四)奔
  马莎:重返北大荒(三)在
  马莎:重返北大荒(二)又
  马莎:重返北大荒(一)指
  徐金定:重返查哈阳
  石培康:第二故乡行(20
  俞琇珽:十六连“寻梦之旅
  王学书:18连北京,天津
  刘玉梅:重返查哈阳有感
 
 栏目导航  首页-重返查哈阳
王念:查哈阳之恋3诺敏河渡忆往昔
作者:王念 加入日期:2015-2-14 录入:顾龙 点击:1594
王念查哈阳之恋3诺敏河渡忆往昔
作者:王念 加入日期:2015-01-22 录入:顾龙 点击:314
查哈阳之恋3诺敏河渡忆往昔
作者:王念 加入日期:2015-01-21 录入:知青 点击:12
四、回乡之路

8.拉哈镇依旧如故

  2014年8月20日,谭昕、张爱玲、朱兵、黄志明、冯忠秋、陈宝妹以及杨明根和诸建华、黄生洪和虞亚珍、蔡伯刚和龚丽英三对夫妇,共12个来自上海的知青,加上我和夫人周娅以及邀请的哈尔滨战友曲玉民和吴慧贤夫妇,王德新一行14人从哈尔滨奔赴查哈阳。

  汽车在东北平原飞驰,放眼望去蓝天白云。黑龙江的天空有些像法兰西的天;蔚蓝的天空白云朵朵,漂浮的云朵时而翻滚形成各种形态。这种的天空是可以做画的。可惜在北京难以见到这样的天空。窗外是一望无际绿油油的庄稼,成片的沼泽湿地水草丰美和一眼望不到边的草甸辽阔天际。汽车内情意浓浓,食品丰盛。哈尔滨战友给我们准备了西瓜、桃子、黄瓜、烧饼、花卷、红肠和一种以前没有见过的人们称之为菇娘的水果。上海知青带上了适合旅行的一些沪产小零食。一路大家有说有笑,踏上归乡之路的喜悦心情洋溢在每个人的脸上,汽车载着回乡的知青,载着欢声笑语直奔查哈阳。

  驶过齐齐哈尔不久我们就从拉哈出口离开高速公路。拉哈镇是我们进出查哈阳的必经之路。当年我们去查哈阳也是从北京乘火车先到拉哈车站,然后再乘接我们的汽车去连队。以后我们知青回城探亲往返都要在拉哈的火车站上下火车。

   拉哈是一个很小的火车站,大部分火车车厢都在站外。1969年9月,火车在喘息间就将我们这些十六、七岁,对广阔天地的生活充满青春憧憬的城市青年甩在了铁轨路基上。我们就是在拉哈镇步入查哈阳这片黑土地,开始了战天斗地的支边生活。拉哈是我长大成人走入社会,开始独立生活的起始点。四十多年来。无论走到哪里,无论身在哪个国家和地区,当年我在拉哈镇下火车的兴奋心情和周边晃动的一群天真无邪的青春身影一直伴随着我。

拉哈地处嫩江东岸,其行政区域跨越黑龙江和内蒙古两省,还跨越齐齐哈尔地区的甘南、富裕、讷河和莫旗四县。拉哈还汇集了嫩江、龙门江和博荣江三条大河,铁路、公路及穿镇而过的111国道,可谓交通网四通八达。拉哈地处江河流域,物足富庶且交通便达这地方建镇已有三百多年。但我却看不出南方古镇所特有的文化底蕴和居民忙碌富足,安居乐业的景象。

  当年我初经拉哈镇,街面民居都是排房,房前是用木桩扎起的围墙,我觉得拉哈镇就象个村庄,给我的印象穷和脏。如今已经近半个世纪过去了。虽然有一些再建的工程。这里的状况实在看不出同四十年前有什么大的变化。中华大地几百年难遇的经济大变革在这个边陲小镇竟然没有明显反应,这里似乎依然延续着建国头17年的节奏生活和发展。

9.诺敏河渡忆往昔

  拉哈渡口同拉哈镇一样也是知青进出查哈阳唯一的通路。南来北往的各种车辆和各色人员在这个渡口汇集。上船先车后人,待汽车和马车在船上有序排列好后人们才鱼贯踏上甲板。下船先人后车,人员先上岸,然后再由调度指挥各式车辆依序下船。上下船时调度叫喊、赶车老板吆喝、汽车喇叭,各种声音混杂此起彼伏,紧张欢快。几条渡轮这样终年不停的往返于诺敏河两岸。

  拉哈渡口是查哈阳方圆百里人员车辆远行的一条必经之路,远途的旅客也可在此等待过江时小憩。现在有了跨江的大桥,人们乘车飞驰而过不再驻足。一下失去了百年的使命,往日的风光也不在,一向喧嚣的渡口一旦沉寂下来显得荒芜凄苍。跨江桥是近年修建的,引桥仍在建设中,江边到处是泥泞的工地。远处江边隐约有人垂钓或张网。一条破损的铁壳船静静的歪斜在沙滩,无人理会它的存在。这条锈迹斑斑搁浅的船便是当年渡口的交通渡轮。

1969年9月我去查哈阳就是在这里过江。先将汽车开到船上,渡车的同时渡人。用这种方式过河我没有经历过,觉得很新鲜,站在渡轮上望着滔滔的江面,憧憬着未来的前景很是兴奋。1972年春我回北京上学,也是我最后一次在这里乘渡轮过江。10连的老职工王首朴排长送给我6个鹅蛋。在江边等船的时候我发现其中一个壳已破裂,便小心剥掉外壳,里面是一层软软,像胶皮一样有弹性的蛋膜。我捧在手中咬开小口轻吸未果,再加力吸。突然一团软乎乎的东西就到了嘴里,还没等我反应借着吸力一股脑入肚。我清晰的感觉到一股浓腥顺着食道溜到胃里,然后这股腥气又顺着食道上涌。我恶心的要吐,忙拿搪瓷杯瓢了一杯江水喝下才压住这股腥气。我以前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鹅蛋,现在想起来中觉得当时喝的鹅蛋之大就像现在的鸵鸟蛋。

  我们知青当年慷慨激昂,满怀希望在喧天的锣鼓声中集体奔赴查哈阳,在拉哈渡口跨越诺敏河。后来我们一个个分别寻找,以各自的理由在这里静悄悄卸甲,仓皇渡江返城。苍老已经退役的渡轮见证了我们知青当年进出查哈阳的精神和形态。查哈阳每个知青都在拉哈渡口留下了过往的青春足迹。查哈阳老职工大鹅蛋的腥味、诺敏河水的清甜和那条渡人也渡车的拉哈渡轮深嵌在我的记忆中。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