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关廷光:重返黑土地(二)
  关廷光:重归黑土地(一)
  卓然:22连知青重返北大
  卓然:22连知青宿舍旧址
  张志诚:重返查哈阳,又闻
  董薇芳:难忘查哈阳,难忘
  王念:查哈阳之恋10—知
  王念:查哈阳之恋9---
  王念:查哈阳之恋8&nb
  王念:查哈阳之恋7&nb
  王念:查哈阳之恋6&nb
  王念:查哈阳之恋5稻花香
  王念:查哈阳之恋4边陲小
  王念:查哈阳之恋3诺敏河
  王念:查哈阳之恋2战友情
  王念:查哈阳之恋1黑土地
  朱兵:十连知青重回查哈阳
  杨国英:重访故地忆往惜
  谭昕:再回查哈阳
  吴展:四十五年再聚首——
  冯忠秋:67团一营十连上
  随海生:寻迹、访友、返故
  沈于健:重访查哈阳
  董薇芳:一.回查哈阳--
  刘秀珍:重返查哈阳(三)
  小燕齐飞:《回望青春故乡
  刘秀珍:重返查哈阳(之二
  刘秀珍:重返查哈阳(之一
  陈爱君:《北兴农场纪实》
  陈爱君:《在北兴农场的日
  陈爱君:《北兴之旅随笔》
  京、哈、沪、甬知青回访六
  时雨:回连队,见战友(7
  时雨:回连队,见战友(6
  时雨:回连队,见战友(5
  时雨:回连队,见战友(4
  时雨:回连队 
  时雨 :回连队
  罗帆:重回塞北感吟&nb
  时雨:回连队,见战友(1
  钱品石:查哈阳的不了情
  小三子:就算是汇报
  李俊杰:采访窦国斌
  李熙:寻根感恩查哈阳&n
  潘迪煌:送书日记
  李熙:寻根感恩查哈阳&n
  李熙:寻根感恩查哈阳&n
  周慧丽:回到四十年前栽下
  李熙:寻根感恩查哈阳&n
  李熙:寻根感恩查哈阳&n
  齐爱东:情深意长(二)
  齐爱东:情深意长(一)
  陈红星:走在家乡的田埂上
  张强:风雨家国四十年*回
  谭参谋长:天津知青张强金
  谭参谋长:天津知青张强金
  lijixiu0820:
  侯建民:一杯黑土掩情结&
  张淑芝:寻访刘桂荣
  阿金:返查哈阳有感
  侯建民:一杯黑土掩情结&
  张淑芝:查哈阳,我们回来
  PINSHI:回望查哈阳
  品石:回望查哈阳的杨树林
  侯建民:一杯黑土掩情结&
  zhumsh:难忘查哈阳
  zhumsh;难忘查哈阳
  查哈阳农场宣传部:原50
  钟安京:故乡行
  王忠平:我们的战友刘庆建
  赵冀生.朱之琳:查哈阳的
  俞琇珽:十六连战友一路深
  孙魁明:黑土地的梦
  刘同民:查哈阳-旧地重游
  赵宁:再回查哈阳
  张得宝.吕玉芝:回探农场
  郝志宏:回故乡
  王莲珍:重返查哈阳随笔
  刘树贵:东北行
  50团2营杜望基:查找拉
  马莎:重返北大荒(八)相
  走进北大荒-绿色田园满目
  李淑文:重返查哈阳——寻
  马莎:重返北大荒(七)大
  齐海东:黑龙江、查哈阳、
  刘安顺:圆梦之旅---重
  刘安顺:圆梦之旅---重
  王学书:也谈重返查哈阳的
  杨建秋:踏上黑土地&nb
  马莎:重返北大荒(六)熟
  马莎:重返北大荒(五)回
  马莎:重返北大荒(四)奔
  马莎:重返北大荒(三)在
  马莎:重返北大荒(二)又
  马莎:重返北大荒(一)指
  徐金定:重返查哈阳
  石培康:第二故乡行(20
  俞琇珽:十六连“寻梦之旅
  王学书:18连北京,天津
  刘玉梅:重返查哈阳有感
 
 栏目导航  首页-重返查哈阳
朱兵:十连知青重回查哈阳记实
作者:朱兵 加入日期:2014-12-21 录入:顾龙 点击:3672
十连知青重回查哈阳记实
作者:朱兵 加入日期:2014-11-06 录入:李俊杰 点击:709
         
    今年八月,策划了近二个多月重回查哈阳终于可以成行了。由我、黄志明、杨明根、诸建华、谭昕、张爱玲、陈宝妹、冯忠秋、黄生洪、虞亚珍、蔡伯刚及蔡伯刚夫人共12人组成团,相约浦东机场集合;我19日早5点45分离家,在弄口打的,那司机说要下班,只得换车,我下车另拦车时,司机拉着我的行李开走了,急得我在后面追,只见那车开到枫景园门口掉头回来,说是没看见我下车,闹出一场虚惊。换乘出租车到机场175元,12人会合后换登机牌托运行李,春秋航空限制免费行李15公斤,我的箱子超重1.1公斤付费26元,登机后延误半小时9点半起飞,12点多到哈尔滨太平机场,接机人一大帮,有张绍芳、王玉霞、李婉君、樊淑青、曲玉民、李德钧等,场面恢宏,我与黄志明坐曲玉民的车走,一路互相讲述各自情况,亲热无比,一小时多点到宾馆,在西六道街近中央大街叫松嘎里宾馆,北京的王念夫妇在宾馆门口等候,王念下乡在原39连仅二年就回北京上学,也算干部子弟,现定居巴黎,一直想回农场看看,可在北京联络不到人,转而与谭昕联络,这次相约同去,在哈尔滨会合。休息片刻后我与黄志明去中央大街转转,晚上哈尔滨的朋友们定了饭店为我们接风,满满三桌,有原67团副政委赵伟,原副指导员高忠汉等等,就是李朋凯患类风湿关节炎,只能坐轮椅出来,他外号叫小胖子,一个棒棒的小帅哥,陷入病痛中生活比较艰难,幸亏有好妻子樊淑清细心照料,曲玉民开车把他接过来,李德钧还推着轮椅在大街上走一段,看得出他们很友爱,平时哈尔滨知青也很少聚会,这次搞成大型聚会了,我2003年来就碰到张绍芳、曲玉民二人,其他人都是返城后第一次见面,容貌变化太大,一旦认出了还是和以前能挂上钩的。他们定了一辆20座的中巴去接机,我们觉得车不错,是一个旅游公司的,就托王玉霞联系包一辆车跟随我们整个行程,7天后回哈尔滨。
    20日一早我和黄志明迫不及待走到江沿防洪纪念碑,其他几位与我俩在江边遇上一起拍照留影, 下乡时凡路过哈尔滨,转车的那点时间总要到江沿看看,与上海的外滩齐名。上午10点,车来后签包车协议,主要由黄志明、杨明根洽谈,包车我们可以控制时间,人也可省力很多,哈尔滨的王德新,曲玉民夫妇陪同我们一起去农场,队伍扩大为17人;走前李婉君送来红肠每人一份,还有西瓜、桃子、黄瓜、花卷等让我们路上吃,因她要去北京,故提前与我们道别。10点30分出发,张绍芳等好几位特地来送,车走齐齐哈尔,拉哈下高速,拉哈镇变化不大,到江边,当年唯一的过江工具汽车轮渡已经破败不堪搁浅在沙滩,水泥桥已建好,二边连接道路还在建设中,中巴车只能低速行进,下午5点半到查哈阳场部,场部的道路楼房与周边农村形成鲜明对照,王占才的二儿子王国玉(小名二宝)在太平湖分场准备好接风晚宴,已几次电话询问,并开车到查哈阳等候,把我们安顿到宾馆后带路直奔太平湖,进入晚宴会场时天已擦黑,原39连后改为10连的乡亲们,还有当年的下一代现在也已四五十岁,经认真回忆辨认大多还能叫出名字,但也有一些已不幸早逝,大厅里摆六桌,挤得满满,农家菜,大鱼大肉大盆装,看着当年艰苦岁月中走过来的乡亲们,对现在的生活是满意的,他们所表现出来的幸福感甚至超过我们;原机务上的孙晨泉、马俊和、邢振英、苗井才、王显荣等特别亲切,说不完的话,只可惜张殿阁已经不在了,马俊和媳妇是张殿生张殿阁的妹妹,看到我时激动极了,但说到大哥二哥就黯然神伤,二哥张殿阁一向疏于家人照顾,在我03年回农场得知张殿阁没有养老金,生活很困难后,每年都寄钱给他,为解决常期问题,我多次找农场、管局领导,请求给与解决,这期间武部长也帮了很大的忙,后来有文件下来只要补上历年所欠的缴金金额就可恢复退休待遇,我当即寄去9900元,又盯嘱武部长千万抓住这次机会把这事搞定,结果还真搞定了,张殿阁恢复了退休待遇,退休工资比张殿生还高呢;但好景不常,二年多后,竟病重不治,不久便去世;大哥也因此而郁郁寡欢,不说话,不认人,暴瘦,她劝我不要去看大哥,看了心里会很难受,可我是一定要去看望大哥的呀,和马俊和说好第二天上午去看大哥;由于时间太晚,我们要住在查哈阳场部,只好暂别回场部,邀请乡亲们第二天中午在场部聚餐接着唠,场部的个体宾馆100元一天,条件还将就。
    21日一早我和黄志明起来外出走一圈,场部街道宽畅,房子整齐,建房配套很超前,很多商品房一楼配有车库,宾馆对面就有别墅小区,房克峰(柴玉玺的继子)就在这里的物业公司做;王国玉来了,带着我们一大帮人出去吃早饭,很丰盛,小米粥特好喝,现在都粗粮细做;上午王国玉带着我、黄志明、杨明根,谭昕、蔡伯刚、陈宝妹去拜访场部领导,场部新大楼九层高,宏伟气派,我们说比上海的各区政府要气派得多,进大楼感觉有点空荡荡,我们已听说场部官员被抓进去好几个,现在场长也没有,所以我们想好就是礼节上走个程序,礼品是个中国馆金属模型,中国馆外型像装粮食的斗,寓意日进斗金,祝查哈阳农场兴旺发达,定制一个铭牌上写“心中怀念查哈阳,太平湖十连上海知青留念”,既带来了总要送给他们的;门卫青年很客气,告诉武装部在8楼,接待知青归武装部管,到8楼武装部关门没人,隔壁畜牧科出来一位招呼我们,说武装部人都下基层去了,无奈之下我们就把礼品交给他代收,又留下一个优盘,里面有一些上海知青的照片和我2003年去农场的照片和2013年去北京开会遇梁军大姐的照片,就此告辞,当然我们内心是希望有关领导能出来见一面聊聊家常,但直至我们第二天离开,始终没人出现。回宾馆后马俊和、房克峰已经在等我了,老指导员王绍武来看我们,原来在连队时谭昕张爱玲都是积极分子,由她们陪王绍武更好,我招呼礼貌到了赶快走,去探望马维忠夫人和张殿生一家,马淑杰带着我和马俊和、房克峰叫车去了马淑杰家,看望老马队长的老爱人,住5楼,那里比较标准的70多平米二房一厅;老太太耳背点,其他都很好,盘腿坐床上,笑呵呵的与我们搭话,虽听力不行但看我们的嘴形神态就能看出我们在问她什么,答得都对,还记得2003年我去看望过老马队长,说明思维还很清晰,80多岁能这样,生活都能自理,还整天笑呵呵的乐观面对生活,真是一位幸福老人,我带去一包上海的萨其玛,一包哈尔滨的红肠,交给马淑杰;接着马俊和房克峰带我去张殿生家,离不远一个新建小区,也是70多平米的二房一厅在4楼,我在楼下超市买二瓶北大荒酒,我从上海带去的泡酒的一对海马和西洋参、枸杞、肉桂让他们自己泡,还在飞机上买了一条披肩给大嫂,几罐小点心给孩子,看到大哥张殿生一下子心揪起来,压抑得透不过气来,真的很难受,我是个不会留泪的人,之前也作好思想准备,但看到人还是感觉情况很差,人很瘦很瘦,躺在床上,几个人叫他,好一会儿才微微睁开眼,神情木纳,扶他坐起,背弓得厉害,头也支撑不起来,两只手不停的抖,嘴唇抖动着很轻的断断续续的能说几个字,我听不出说什么,我蹲在地下才能看到他的脸,我看到他冲我笑了,还不止一次,我感觉到他认得出是我朱兵来看他了,心里酸酸的扶着大哥和大嫂聊聊,两人今年80了,大哥退休金二千多,大嫂是家属工也有一千多,钱够用,和小儿子张仑住一起,张仑很能干,儿媳妇很孝顺,孙女上高中,生活够好的,就是大哥这病,张仑带着去哈尔滨治疗几次,配好多药,花好几万,越治越不行;我只能劝说,治病花好几万是儿子一片孝心,但这病三分治七分养,年纪大了,在家好好调养吧,趁着旁边没人的空,我拿出包里大概是1500元,硬塞到大嫂手里,大嫂您辛苦了,但没办法您还得辛苦下去,大嫂流泪了,推了一下还是拿下了,然后我当着大家讲了以前条件艰苦,大嫂维持这一大家子不容易,上有二位老人,孩子多粮食不够吃,用土豆掺着吃,孩子们营养不够都很瘦,省下鸡蛋给我吃,所有这些往事我都记着的。不管大哥能不能听懂,我也与他聊,我说他也听着,只是坐着身子支撑不住,头往下垂,扶着能走几步,但脚抬不起,只能在地上搓着走,能扶着上厕所,但动作很慢很慢;看大哥这样身体,我许多话就不说了,张仑的妻子孩子都见过了,张仑在上班,约晚上到宾馆见面聊聊,孩子在房里摆弄电脑,有同学在,满有礼貌的,鼓励她考上海的大学,11点多了,只得告辞,然后与马俊和、房克峰赶去中午的饭店。中午是我们知青团队回请乡亲们,摆了五桌,很多太平湖的都早早赶来,有些住查哈阳场部的也早早到宾馆看我们,场面热烈感人,杨明根开场白,然后请知青代表黄志明讲话,再请乡亲代表王绍武讲话,王绍武讲话说现在大家生活都好了,知青们这么老远来看望乡亲们,乡亲们也要回请再吃顿饭,这么一讲,马上就定下晚饭再聚;饭店门口有台阶,午饭后就在台阶上拍了集体照;下午坐中巴一起去原39连后改为10连旧址看看,这里已经变成一望无际的玉米地,村子再早叫冯家围子,老农场时叫查哈阳农场太平湖分场十队,建设兵团时叫55团5营39连,拆团后叫67团一营十连,兵团撤销后叫金边农场一分场10连,再合并后叫查哈阳农场太平湖分场十连,现在叫十队,绕了几十年又回到原点,建制还在,村子撤了,在分场新建居民村,村的原址就与农田连成一片,现在还能看到一小块水泥地是当年的场院晒麦场,泥土中有些小玛瑙石,捡几块留个纪念;东边的界河流着浑浊的水,虽未干涸却水已不多,那年春季播种时抗旱在此安水泵,我和马俊和就在这里负责抽水,接着就上了机务;告别十连旧址又到太平湖水库看一下,大坝很雄伟,水位蛮高的,当年游泳上去的小岛在湖水中婷婷玉立,岛上建有小亭子,看着距离蛮远的,那时候真够胆大的,游过去再游回来,还好没出什么危险;本来还想去渠首,但听说道路不通就作罢,王国玉、陈兰明、邢振英、邢振友陪着我们。回场部晚饭时间到了,很多老同志等着和我们一起去饭店,那些家住太平湖的已经出来一整天了,晚饭就没有讲话之类的客套,纯粹边吃边聊家常,问我比较多的话题就是为张殿阁补交养老金恢复退休待遇的事,我说这就是知青对农场的感情对老同志的感情,谁知道了都会想办法帮的,我正好赶上一个机会,我们刚来时年少不懂事,老同志们都蛮照顾我们,我们都记在心里的。晚饭后,其他人都去场部中心广场看跳广场舞,我赶回宾馆,张仑要来看我;和张仑通过几次电话,人没见过面,在宾馆小夫妻俩拎着土特产来了,女的见过了,她忙对张仑说这就是朱叔,啊,帅哥一个,比他们家任何一个都帅,身体挺棒,说话举止都很大方有礼貌,了解到工作家庭都弄得不错,我与他聊了今天去家里的情况,讲了我与老张家的交往过程,我在食堂时老张头就是张殿生的父亲在食堂喂猪,然后认识张殿生,上机务后认识张殿阁,到分场办事经常找张殿生帮忙,后与张殿阁王红根一起去学习东德新的联合收割机,车来后上东德与张殿阁在一台车,张殿阁当机务排长后我顶东德,知青能当东德车长是极少见的,直到返城,所以我2003年回农场得知张殿阁的困难后我一直在想办法帮他,最后圆满解决了,大家都很高兴,至于张殿阁二年多就病重去世,那是没办法的事,只能说人的命天注定,最起码他最后的二年多是生活得很安心的,当时为什么把钱寄给张殿生是出于二种考虑,一是我对张殿阁的办事能力不够信任,而比较信任张殿生,二是按当时的计算这些钱不够,我再要农场照顾到张殿阁的实际困难给于减免,没钱才能减免,所以钱就不能寄给张殿阁,最后这事办成了,张殿生有大功劳。所以请张仑在二位老人心情好的时候对二老讲我朱兵很感谢他们,在北大荒9年我和老张家已融为一家人,如果张殿阁及子女有些许欠缺的话,人已不在,就让过往成为云烟吧,请你们俩照顾好二老,让他们安享晚年。
    22日计划要离开农场,一早王国玉买来早点在宾馆招呼大家吃,想得周到,他爸王占财也一早到宾馆来送我们,上车时很多乡亲都掉眼泪,我在最后上车不停的拉手,互说保重,说我们会再来,眼睛湿了赶紧上车,开出很远还在挥手,看看我们自己,都老了,真的还会回来吗,不知道。车走拉哈上高速往讷河去,讷河是个县,五大连池风景区归黑河管,也是国家级的五A景区,中午就到了五大连池,入住在景区管委会旁边的一个宾馆,是中巴驾驶员联系的,340元一间标房,设施挺好很干净,在景区这价格这档次就很不错了,与农场相比形成很大反差,这时候对驾驶员的好感骤然上升,以致于之后在镜泊湖对驾驶员的不满也形成强烈反差,这是后话。这里的火山岩地貌地下水富含矿物质,有很多俄罗斯人韩国人来此泡温泉做保健,一住很长时间,看着路边走过的大鼻子黄头发,使景区有了国际味;宾馆旁边一条街开满饭店,随便走进一家吃点打卤面,点几个菜,顿顿吃都吃不腻的酸菜粉条,对黑龙江吃饭之便宜留下映像,普通饭店里怎么吃一桌就是几百块,让驾驶员定下晚饭的饭店,联系后说最低消费1500元,黄志明听了一愣,说不定了,走哪儿吃哪儿吧。饭后进景区玩,先去地质公园,就是在一片火山岩上架栈道,近距离观看黑幽幽的火山喷发流出的岩浆,一望无际,走到湖边,其实我们看到的只是一点点边缘,公路两边,宾馆周边都可以看到黑色的熔岩石,像煤块泛着油光,里面有气泡孔,比一般石头轻,拾起一块小小的,留作纪念。这里是联合国科教文组织认可的国家地质公园,目前正在申遗,方圆几百平方公里保护得好难度很大,这一片有十几座小山,远看山顶是平的,原来的湖泊被火山喷发分割成五个大小不等却互相连通的堰塞湖,有资料记载最近喷发的老黑山是在康熙18年,这一望无际的黑色熔岩就是从老黑山顶喷流而下,其它山看形状应该也是火山,已经被绿色覆盖,看来年代已久远,这里原本就是荒芜之地,没有史料方面的记录,当地老乡流传的一句话叫“山没尖,树没根,水倒流”形容地貌很贴切。我们急切地要爬老黑山,黑黑的山体就像刚从火炉中拿出来的馒头,与其他山相比特别显眼,看看就在跟前其实还有段距离,车开进停车场,买门票60岁老人可以半价,70岁就免票,真好,鼓励老人去爬山健身;进门后再乘景区的中巴一直开到山脚下,路边都是黑色熔岩,原本是寸草不生的,逐渐风刮鸟衔,有了种籽,下雨有了水份,阳光一照就有了绿色植物,这里最多的就是火山杨,由于土层薄扎根浅,火山杨长来长去就一人多高,而且树干弯曲生长艰难。开始登山,老黑山515.9米,登山台阶齐全,使我这个痛风病人也难忍登上火山口一览全貌的欲望,上山没有回头路,虽然晒的厉害,虽然气喘吁吁汗流浃背,但登顶后的兴奋觉得太值得,曲玉民很会照顾人,那几个爬不动的在他鼓励下都成功登顶,到山顶后曲玉民身上背了五个包;沿着火山口窄窄的山脊可以走一圈,我们走到最高点,向外看五个相连的湖泊蜿蜒流向远方,那些没有尖的小山散落周围,蓝天飘着朵朵白云,这里最大程度保持着原生态,很少村落,很少农田,大自然之美表现得淋漓尽致,谁去破坏她就是历史的罪人。再向里看,漏斗形的火山口直径五百多米,深一百多米,山顶的火山岩与山下的不一样,这里的石头都是马蜂窝状,份量特轻,有的表面带暗红色,这是岩浆喷发时浮在表层的泡沫,冷却后留在了火山口,闻一下仿佛还带有三百年前的焦糊味,我忍不住拿了一小块,应该是不允许的,大家都来拿一块也会造成破坏;下山就是沿着岩浆溢出奔流直下的方向走上长长的栈道,脚下就是看不到边的黑色岩浆的海洋(刚喷出来应该是红色的),火山刚喷发时形成火山口,当岩浆大量流出就会冲出一个豁口,然后奔流几百里,所到之处寸草不剩,这些黑色波浪可能是地表的泥土树木溶化而成,也可能是底层深处的物质又出来重见天日,一定有大量地质学家们在研究着它们,监视着这些新老火山们是否还想活动活动。这一天大家虽然很累,但很兴奋,把一座火山踩在脚下是什么感觉,就好像已经征服整个宇宙了。回宾馆小歇一会儿,等吃晚饭,运动过后真有点饿了,这些天吃得太多,消耗一下很舒服;黄志明不能休息,一个人悄悄出去找饭店,找一家老板娘很热情,18人坐二桌,每桌菜500元,喝不少啤酒少量白酒共计1200元不到,刚刚觉得驾驶员说最低消费1500元有点问题了,但谁也没往心里去,玩得开心吃得满意,逛逛周边商店,还在广场上跳起了广场舞。
    23日早起,我和黄志明在宾馆周边走一大圈,公路二边都建有栈道,栈道下就是黑色熔岩,景区管委会门前立着一块巨大的火山口的那种带暗红色的熔岩,立着国家地质公园,五A景区等牌子;宾馆的早餐好像是承包给一对农民夫妇,在餐厅门口一人发一个鸡蛋,有小米粥窝窝头,早饭后上车返回哈尔滨,驾驶员张师傅带二个人回哈尔滨,一车人坐满满的,中午到哈尔滨后车上有几位要去土产市场买木耳,我们只能陪着去,车大没法停,边等边挪位置,我们不买的就不下车了,曲玉民夫人陪着去砍价,等了好一会儿,她们大包小包的回来了,市场买东西不懂的人只会挨宰,买的量很多也是浪费,我和黄志明已经看好了,就买那个盒装的,里边有小包装的压缩的木耳,虽贵一点,但东西好,吃一包拆一包很方便,送人也漂亮,不浪费就是最大的节约;过了饭点也就不吃饭了直接去宾馆,住在兆麟公园附近的金桥宾馆,这宾馆设施不错,比松嘎里好,价格也略低,曲玉民夫妇和王德新告别回家,连午饭也没吃真不好意思,我们想就住一晚明一早又要出发就不去打搅哈尔滨知青战友了,休息一会就一起出去找饭店,边逛街边散步,走到粗菜馆,有包房,14人挤一桌,点一桌的菜,还喝不少酒,600多元,东北菜基本都吃到了,这里的消费真不贵,酒足饭饱后走到江边防洪纪念碑,人真多,灯光也漂亮,音乐喷泉表演吸引大家驻足观看,沿街一排民间画家,给逛街的游客画肖像,我与女儿2003年来时就坐下画过,已经成为特色人文景观,踩着中央大街饱经风霜的石子路,吃着马迭尔冰棍,身在美景中心情好极了,回宾馆就有点找不到路,沿着兆麟公园围墙绕半圈才回到金桥宾馆。
    24日一早我和黄志明走去江边,晨练的市民真不少,那排着队跟着音乐节拍走的叫佳木斯操,有跳集体舞的,还有一块是练各种器械的,练得一身肌肉;今天出发去镜泊湖,车来了,樊淑清、王玉霞也来了,拖着拉着六、七袋东西,西瓜桃子玉米黄瓜糕点,让我们带着路上吃,几位老大姐太感动我们了,回想当年下乡时,人小不懂事,地域的隔阂,男女的隔阂,相互接触并不太多,回城时也没道别就各奔东西,回城后各自拼搏少有联系,直到退休后才浮尘散尽只剩下真善美。王玉霞问驾驶员行吗?我说素质不错挺专业的,大家相约27日再聚会,他们再通知在哈尔滨的战友,上海12人北京2人共14人上车往镜泊湖去。镜泊湖离牡丹江市110公里,离鸡西也不远,谭昕还约了鸡西知青刘翠云刘贵琴到牡丹江会面;由于之前行程对驾驶员印象不错,五大连池定饭店时的1500元最低消费我们也没往别处想,所以镜泊湖的三天都让驾驶员安排,结果就出状况了,车没往牡丹江去,直接就开到镜泊湖景区北门外500米处的一个叫悦升源的小饭店,那几间小客房,又小又简陋,没空调,没热水,冷水也小得可怜,连卫生纸也不配备,那里连个镇都算不上,最多是个村,这样的房120元一间,比农场100元的房间差多了,最令人反感的是老板娘一副举刀等着宰人的样子。旁边不远处有个什么峡谷的景点,驾驶员把我们拉去,买票进去逛一圈,就是一条小溪,一个小水电站,水少时很多石块裸露出来,村里把它圈起来就收门票;大家商量下来觉得不能再听从驾驶员安排了,今天勉强住一晚明天进镜泊湖玩,我们抓紧点时间下午早点出景区,开车返回牡丹江住,后天返回哈尔滨,由黄志明、杨明根与驾驶员协商,改变原来驾驶员排的行程,今天凑合住下就是给面子了,后二天肯定不能住这里,尤其蔡伯刚的身体情况接受不了这样的卫生条件,如有损失回去可以商量,不在这荒山野地里搞僵,回到大城市就不怕他翻脸;回到小饭店进行一番艰难的磋商,驾驶员只能同意按我们意见办。鸡西的二位已经出来了,只好花350元联系车子去把二人接到这里,与老板谈好晚饭二桌,每桌400元,明天早餐每人10元,总得让她赚点,别使坏就行;晚7点,鸡西的刘翠云、刘贵琴接到了,又是一番激动,她二人原来与谭昕睡一张炕,所以特别亲热。这一晚过的很艰难,没法洗澡,擦把脸就躺下了,9点多杨明根到我们房间统一明天的行动,说好一早就把行李全部放车上,我们走500米进景区,下午2点出来返回牡丹江。房间没空调,开着窗觉得很不安全,我累了睡着一小会儿,黄志明基本没睡,熬到天亮。
    25日一早起来,到景区北门口走走,镜泊湖也是国家五A级景区,60岁以上半票,蛮合算的,回小饭店吃早餐,拿行李放上车,车不动地方等我们。黄志明又找驾驶员聊几句安抚一下,驾驶员的脸色和前几天大不相同,不帮着放行李我们自己来,上海人的素质不会计较的。买票进景区,时间早人很少,很干净,走到一个瀑布,因为枯水期,只有石头没有水;坐景区中巴到湖边水上码头,乘船游湖,转一大圈二个小时,船员搞副业创收,边开船边煎鱼卖,20元一条,都是湖里的红尾鱼,生意不错,我们也吃了,回到码头上岸。去过才知道,镜泊湖就是这样早年火山运动形成的堰塞湖,周围群山环抱,沿湖建有很多度假别墅、公馆会所,是个度假疗养的好地方,那些为公款消费而建的会所不对外开放,最高档的就数元首楼,雕梁画栋气势非凡,站在元首楼往湖对面看,群山的形状像一个躺着的人,有人就起名叫毛公山,试想毛公躺在那里,谁还敢来住,在当前八项规定无形压力下,这里的楼堂馆所只能空空如也。中午在码头边饭店最集中地找一家蛮大的饭店,老板很客气,16人围一桌,点了满满的菜,喝一点啤酒二罐加多宝,消费500多元,这里是景区内的中心位置,价格偏高的黄金地段,越想那驾驶员越有问题;吃完饭去元首楼看看,拍拍照片,很多中央老领导题字,不能进室内,外面及湖边都可随便走走;逛一圈再坐中巴到北门,500米走到小饭店,车在,驾驶员也在,上车出发,往牡丹江前进,原来有点小担心现在全部解除了,一路开心热聊,一个多小时就到牡丹江市,入住汉庭连锁酒店,这后三天的宾馆都是王念夫人边走边联络,通过携程网定的快捷酒店价格低设施不错的,他俩起了很重要作用。晚饭刘贵琴推荐到一家叫张家老铺,定了一桌16人挤挤,黄志明给驾驶员100元就让他自己解决,再跟我们坐一起很尴尬的。我们分头叫出租8元到饭店,店不大看起来经营得有声有色,老板娘热情招呼见面就有好感,刘贵琴是想请我们的,但这一接触她们的收入都比较低,我就先把单买了,预付500,几乎把店里所有菜都点了,老板娘还送一个菜,喝不少酒,结账580元,大家聊得特别开心,谭昕给我500元时还不忘表扬我一下,谭昕还邀请刘翠云刘贵琴一起去哈尔滨参加聚会。回宾馆听说旁边就是步行街,就去走一走,各种摊位,很热闹,买了一个小葫芦,才5块钱。
    26日 一夜好睡,恢复了体力,一早出去走一圈,吃早点,早餐店很新潮,自己端个盘子沿柜台边走边拿,各种饼、粥、咸菜,最后一个就是结账台,付完钱找位子坐下吃,我和黄志明吃完后,黄志明给驾驶员带一份回宾馆。退房出发16人上车往哈尔滨前进。中午就进入哈尔滨市区,驾驶员进加油站加油,上午在牡丹江加过油的,200多公里最多用半箱油,加油的钱是我们另付给他的,这小动作人人都看得懂的,只不过没跟他计较罢了,我们上海人在外也要表现得有点胸怀,最后黄志明、谭昕与驾驶员结账时还是很宽松的,我想驾驶员心里是明白的应该会自我反省,赚点小钱毁了人品是否值得。我们入住宜必思连锁酒店,法国的品牌,房间虽小,设施齐全,卫生间小小的,但很好用,我们在这住二天,27日是原来预定的,26日是加出来的,都由王念夫妇搞定,他俩定居巴黎,对法国的品牌比较了解;酒店在兆麟街,旁边就是李兆麟将军纪念馆,几家顶级奢侈品店如LV、爱玛仕、Ermenegildo Zegna等就在周围,离索菲亚教堂很近。安顿好就各自出去找吃的,我和黄志明找到潘家粥铺,各种粥和饼很适合胃口,连着吃了三顿也没吃厌;中央大街也是百逛不厌的,我们去买了原来选中的盒装木耳,不敢多买,已经知道哈尔滨好几位都要送东西给我们,下午开始樊淑清、王玉霞、张绍芳、曲玉民、李德钧、赵伟等都送来每人一份的土特产(李婉君已经提前送了),要不是春秋航空对行李有限制,他们送得会更多;约好晚上一起吃饭,走去饭店路不远,听说他们联系到他们自己也40年没见过面的张炳南,晚上会到饭店和我们一起吃饭,张炳南和夫人买了一大堆里道斯大列巴,就是俄式大面包,打车送过来,送我们每人一个,那一个要好几斤重,张炳南一直在省党校教务处工作,退休待遇也是相当不错,人不见老,精神状态极好,很健谈;王玉霞可能知道了我们用车中的一些不快,执意要把车再叫来送我们回宾馆。
    27日上午李德钧、曲玉民夫妇、张绍芳陪我们去太阳岛公园走走,轻松型的边走边聊,以前觉得太阳岛很大,现在看看不大了,因为我们刚看过五大连池和镜泊湖,太阳岛就没看头了,回来找家面馆每人吃碗面,回宾馆小歇,晚上要大聚会,饭店定在满汉楼,考虑高峰时段出租难打,李德钧、曲玉民带我们去认下公交站点,乘83路5站到抚顺街下,我们自己去没问题,他们到时直接去饭店就行。晚上到满汉楼三桌坐的满满,经曲玉民夫人协调从包房换到大厅,我们上海12人,北京2人,鸡西二刘的到来给大家一个惊喜,哈尔滨也是出席最全的一次,有樊淑青、李朋凯、王玉霞、张绍芳、刘玉华、许俊芳、小宋、刘斌荣、陈松山、郭惠敏、李德钧、申云芝、张荣宝、王莲芝、孟灵国、吴春英、王桂华、曲玉民夫妇、王德新、姜伟、张炳南共计38人,张丽华从山东赶回,预计火车半夜才能到,特委托王玉霞买酒敬大家,19日参加的赵伟、高忠汉家中有事不能来,李婉君去了北京;大家在一起吃什么不重要,说不完的话,40年的酸甜苦辣打开了闸,有欢乐有泪水,说得最多的还是保重身体,看淡一切,过好晚年生活,我们也诚邀大家有机会到上海来走走;接近尾声时气氛达到高潮,唱的跳的拍手的喝采的,然而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终到惜别时大家难舍难分,刘翠云与我告别几度落泪,这样的场面足以让每个人铭记在心,毕竟我们都老了,嘴上说还会再来,但心里清楚很难再会有这么大型的聚会了。道别后鸡西的刘翠云、刘贵琴连夜上火车站回鸡西,她俩还偷偷地买了鹿肉干蓝莓干等很贵的食品让我们带着路上吃,王念夫妇也与我们一一道别,他俩明天一早坐火车去大庆,我们各自回房整理越来越多的东西。 
    28日约好中巴7点半来送我们去机场,另付400元;一早又到潘家粥铺吃早点,回宾馆听到走廊里多人说话声,一看是王玉霞带着张丽华来看我们,又是一番激动,张丽华在连队当会计,谭昕出纳,蔡伯刚统计,三人在一个办公室好多年,现在三人相聚难免百感交集;车来了,张绍芳从菜市场买了东北特有的豆角,分装成小包让我们带回上海给家人尝尝鲜,最后分手时刻到了,李德钧、张丽华、王玉霞、樊淑清、张绍芳,不停拉手互道珍重,车慢慢开动,挥手直到看不见,这份感动是真诚的持久的,三个多小时后回到上海回到家中,但这10天的情景还在脑海中一幕一幕重现。

                                                        朱兵写于2014年中秋
 
  mmexport1409556569759(2)
 
  mmexport1409556524877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