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孙凤琴:故乡 
  关廷光:重返黑土地(二)
  关廷光:重归黑土地(一)
  卓然:22连知青重返北大
  卓然:22连知青宿舍旧址
  张志诚:重返查哈阳,又闻
  董薇芳:难忘查哈阳,难忘
  王念:查哈阳之恋10—知
  王念:查哈阳之恋9---
  王念:查哈阳之恋8&nb
  王念:查哈阳之恋7&nb
  王念:查哈阳之恋6&nb
  王念:查哈阳之恋5稻花香
  王念:查哈阳之恋4边陲小
  王念:查哈阳之恋3诺敏河
  王念:查哈阳之恋2战友情
  王念:查哈阳之恋1黑土地
  朱兵:十连知青重回查哈阳
  杨国英:重访故地忆往惜
  谭昕:再回查哈阳
  吴展:四十五年再聚首——
  冯忠秋:67团一营十连上
  随海生:寻迹、访友、返故
  沈于健:重访查哈阳
  董薇芳:一.回查哈阳--
  刘秀珍:重返查哈阳(三)
  小燕齐飞:《回望青春故乡
  刘秀珍:重返查哈阳(之二
  刘秀珍:重返查哈阳(之一
  陈爱君:《北兴农场纪实》
  陈爱君:《在北兴农场的日
  陈爱君:《北兴之旅随笔》
  京、哈、沪、甬知青回访六
  时雨:回连队,见战友(7
  时雨:回连队,见战友(6
  时雨:回连队,见战友(5
  时雨:回连队,见战友(4
  时雨:回连队 
  时雨 :回连队
  罗帆:重回塞北感吟&nb
  时雨:回连队,见战友(1
  钱品石:查哈阳的不了情
  小三子:就算是汇报
  李俊杰:采访窦国斌
  李熙:寻根感恩查哈阳&n
  潘迪煌:送书日记
  李熙:寻根感恩查哈阳&n
  李熙:寻根感恩查哈阳&n
  周慧丽:回到四十年前栽下
  李熙:寻根感恩查哈阳&n
  李熙:寻根感恩查哈阳&n
  齐爱东:情深意长(二)
  齐爱东:情深意长(一)
  陈红星:走在家乡的田埂上
  张强:风雨家国四十年*回
  谭参谋长:天津知青张强金
  谭参谋长:天津知青张强金
  lijixiu0820:
  侯建民:一杯黑土掩情结&
  张淑芝:寻访刘桂荣
  阿金:返查哈阳有感
  侯建民:一杯黑土掩情结&
  张淑芝:查哈阳,我们回来
  PINSHI:回望查哈阳
  品石:回望查哈阳的杨树林
  侯建民:一杯黑土掩情结&
  zhumsh:难忘查哈阳
  zhumsh;难忘查哈阳
  查哈阳农场宣传部:原50
  钟安京:故乡行
  王忠平:我们的战友刘庆建
  赵冀生.朱之琳:查哈阳的
  俞琇珽:十六连战友一路深
  孙魁明:黑土地的梦
  刘同民:查哈阳-旧地重游
  赵宁:再回查哈阳
  张得宝.吕玉芝:回探农场
  郝志宏:回故乡
  王莲珍:重返查哈阳随笔
  刘树贵:东北行
  50团2营杜望基:查找拉
  马莎:重返北大荒(八)相
  走进北大荒-绿色田园满目
  李淑文:重返查哈阳——寻
  马莎:重返北大荒(七)大
  齐海东:黑龙江、查哈阳、
  刘安顺:圆梦之旅---重
  刘安顺:圆梦之旅---重
  王学书:也谈重返查哈阳的
  杨建秋:踏上黑土地&nb
  马莎:重返北大荒(六)熟
  马莎:重返北大荒(五)回
  马莎:重返北大荒(四)奔
  马莎:重返北大荒(三)在
  马莎:重返北大荒(二)又
  马莎:重返北大荒(一)指
  徐金定:重返查哈阳
  石培康:第二故乡行(20
  俞琇珽:十六连“寻梦之旅
  王学书:18连北京,天津
 
 栏目导航  首页-重返查哈阳
杨国英:重访故地忆往惜
作者:杨国英 加入日期:2014-11-18 录入:顾龙 点击:1951
杨国英:重访故地忆往惜
作者:杨国英 加入日期:2014-11-11 录入:顾龙 点击:228
重访故地忆往惜
作者:佚名 加入日期:2014-11-11 录入:知青 点击:5

             重访故地忆往惜
       查哈阳,我们的第二故乡。新建二连,我们曾经的家。虽然与你分别了四十二年了,但是,你从没有从我们的心中溜走过片刻!无论我走到天南地北你都随我同行到海角天涯。几回回梦里走入你的怀抱,酸甜苦辣的泪水总是将枕巾浸透。

     2OO7年的9月8日我走出了拉哈火车站。我回来了,魂牵梦绕的黑土地!分別三十一年后,我终于重返你的怀抱。

        小轿车开到了诺敏江边没有停直接开上了江桥。这令我喜出望外、惊叹不已、感慨万分、停车驻足。我站在铁板搭建的架桥上,极目远望: 久违了,诺敏江两岸的无限风光; 眼前幻觉: 昔日江水涛涛人喧马 鸣车笛声声的沸腾的情景; 定睛搜寻: 哪里才是我三十四年前"为了一个承诺我从诺敏江里走过"的涉水渡江方位路线? 赞美感叹: "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的惊喜变化!
       诺敏江啊,三十四年前,为了一句承诺,我涉水渡江走进了你的怀抱。江底的足迹秒秒间就被江水冲刷的毫无踪迹了。然而,那幅: 一个二十岁姑娘,一米六的身高,八十六斤的体重,纤细柔弱的肩上扛着一个大大重重的手提包,跟随八、九个男人弯曲行走在五月刺骨的诺敏江里的画面,永远地定格在我记忆的深处。
    诺敏江,你不仅在查哈阳的大地上奔腾不息,浇灌着肥沃的土地;你还在我们知青的血管里日夜流淌, 滋润着不老的心田。
    
       啊,汉古尔河!美妙的地名,多么熟悉的地方!变了,变了!在查哈阳的八年中,每次探亲回家我们的必经之地。记忆中的它:低矮的土坯房参差不齐地散落在草甸子上。现如今小轿车行驶在砖瓦房、漂亮楼房的整洁的乡镇商业的街道上。

       东大坑,那是个大沙坑。那一次团直小学的女教师们傍晚做义务劳动到这来拉沙子,一宿舍的六个风华正荗的女教师险些全部被拍在沙子下面的经历,让我至今回想起来还是不寒而冽。

        触景生情,睹物思人。这情结就如同地下存储多年的石油,一旦被开采,就喷勃而出,难以控制。我是压抑再压抑,可泪水就是控制不住,不断流出,象断了线的珍珠撒落一路。眼朦胧,忆朦胧。车上的人都默默无语,不去打扰我的"井喷"情感。我不断地擦去激动的泪花。贪婪地捕捉,迅速地回忆。手中照像机不停地拍照。我是贪得无厌地要把每个景色都吞到"胃袋"里,以供我在后半生,在远离查哈阳的日子里象老牛反刍一样,细细地咀嚼,慢慢地回味。 

       9月10日,团直小学的学生们用热情洋溢的阵陈腰鼓声欢迎我们进入学校。抚摸着斑驳掉漆的腰鼓,百感交集,真没想到三十一年前我们知青老师留下的打腰鼓之技传承至今。三十一年来腰鼓队的学生走一拨又来一茬。"腰鼓之技"真的根植于黑土地,盛开查哈阳。我们向学校赠送了锦旗"曾经耕耘黑土地  今生不忘查哈阳"

        9月11曰,终于来到了魂牵梦绕了三十七年前的家,原一营新建二连。我找到了当年的女宿舍,原本高大的红砖瓦房现在看着却很低矮,院内零乱不整,房顶的灰瓦上有被火烧过的痕迹 ,当年明亮整洁的女宿舍己面目全非了,现在一分为二是连队职工的家。我己不便进去了。站在院外的土路上,心酸楚、眼朦胧、神智穿越了时空。我仿佛看见了战友们一个个稚嫩的面容,美如萍果、灿似朝阳。她们出出进进经过那个门口;我仿佛听见了各个房间里传出的不同语音的说笑还有打闹声;我还仿佛看见了自己在靠东边那一间屋里的小箱子上,在昏暗的烛光下,挑灯熬夜在准备笫二天要教的课程••••••

        大道边上那独立的土坯毛草房是我们连队的小学校。里屋曾经有极为简陋的长条木板课桌櫈,和一个小条板讲桌,外屋子还有一个极为奢侈的办公桌,那是团教育股抽查各连队学校工作后给我的奖励。在这毛草土坯房里,我和徐维宜大姐不仅给学生们上文化课,给他们讲连队外面的事情,还给他们讲如何做共产主义接班人••••••
        这不,学生们带着北京腔的朗朗读书声从小教室飘了出来••••••,不对!是我此刻产生了幻觉。
 
       来到了白大嫂的家,听说老白大哥己去世,怕引起白大嫂难过,我不便提及。我和白大嫂手拉着手坐在她家的炕沿上说起过去。小课桌!记忆中的白家小饭桌,那即是白家的饭桌也是我给白永义上课时的小课桌。当时还没有小学校,我得拿着小黑板、小教鞭、粉笔盒夹着背好课的教案到集中的各家里去给学生们上课。每天四个年级八节课,家里的炕桌就是学生们的课桌。永义是五年级唯一的学生,瘦高的个子很内向,见到我总是羞涩少言不语的。我站在地上讲,他坐炕上小炕桌上听和写••••••
       一切就像是昨天的事。

       出了白大嫂家就去看望魏连长。正巧碰到魏连长放鹅归来,我立即举起相机拍下了"老连长放鹅归来"的照片。双手紧握老连长的双手,任热泪滚滚流淌,老连长也是激动的说不出话来。他做梦也没想到我会从天而降地出现在他的眼前。••••••

        我来到宿舍前面的那条河边,一步步珍惜地走过水泥石桥,司机在那等着我。看着一望无边的玉米地,我感慨万千,这就是我们在七O年春开荒平整的土地之一。荒芜的草甸里有许多的野鸡、野鸭和鹌鹑蛋,也有狼的出没,在河沟里魏连长就徒手抓住了一条大鱼呢。每一天大家是唱着毛主席语录歌和革命歌曲出工、收工走过这条河沟。当时根本无桥,连队用一块长长的厚木板搭在河的两岸。此时,我眼前出现了一副画面:七O年春天开荒的某一天,拖着疲惫身体下工的我们小心意意刚走到木板中间,有个淘气的男生暗中使劲,木板上下颤动了起来,吓的女生尖叫着。上了岸,就是女生的嗔怒和男生的嘻笑。大家全无了疲惫之意。
        ••••••

      在这片沃土上,不少战友一干就是七八年、十来年。这片土地上浸透着我们天南地北战友们的辛勤汗水,有我们酸甜苦辣的切身感受,还有嘹亮的歌声回荡在空旷的苍穹之间。           

     我们的连队是伟大的连队,是培养人才的摇篮。 从连队走出了国之栋梁社会精英,更多的战友是平凡的,平凡的就如漫长沙滩中的一粒金沙,但是,我们在各条战线的岗位上勤勤恳恳、埋头苦干、任劳任怨地干了一辈子。就是我们把人生最美好的青春献给了新建二连,献给了查哈阳,献给了黑龙江。历史不会忘记,共和国不会忘记,查哈不会忘记,我们更不会忘青春所走过的岁月!我们是与共和国同呼吸共命运的一代人,我们是共和国的中流砥柱。我们曾经用稚嫩的肩膀分担了国家的困难,我们为祖国撑起过一片蓝天!
        时至今日我们会坚定地说:"蹉跎岁月,百练成钢!"

       我俯下身去双手捧起一捧湿润的黑土,带着泥土湿润和青草芳香的气息即刻泌入了我的五肺六腑,速流入心田。顿时我焕发出:眼明、心静、头脑淸爽的神智。啊!这就是我们深深眷恋的黑土地!是我们魂牵梦绕的黑土地,!是我们终生不忘的黑土地!
        
       河边白杨树干上的无数个眼睛望着我微笑,杨树叶哗哗啦啦地摇摆着。它们是在向我致以最热烈的欢迎和挽留,春去秋来,它们不畏酷暑、不惧严寒地站立在那,用了三十多年的等待,终于等来了第一位回到连队的北京知识青年。(而后又等来了天津、上海的知青。)现如今,它们依然挺胸昂首站在那里期盼着更多战友的归来!

           追踪着青春足迹,
           寻觅着梦中之梦。           
           魂牵梦绕查哈阳,
           重访故地忆往惜。
                  
                                杨国英

                  2014年11月11日于北京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