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李俊杰:依然沉浸在大连相
  周绍铭:寻人(周本发)启
  寻启人事
  杨利明:随笔(535)丙
  王绍品:42年后的一次拥
  周南征:告知
  薛仲迪:致三连哈市战友
  叶金厢:知青何惧路途远&
  卓然:亲爱的战友——哈尔
  叶金厢:请帮我找找朝鲜屯
  潘炳荣寻找50团战友衣丰
  叶金厢:南站探访王跃民
  卓然:22连上海知青战友
  卓然:22连上海知青战友
  叶金厢:身边的雷锋——蔡
  薛仲迪:邂逅(四)
  李佳:来自蒙特利尔的问候
  叶金厢:金铎网上找到我&
  55团二营知青徐培馨回沪
  韩景阳:寻人启事
  薛仲迪:怀念
  杨利明:随笔(429)&
  薛仲迪:求助
  俞琇珽:相隔四十五年的团
  回金成:京津战友重聚津门
  唐林虎:乒乓球活动“讯息
  韩伯英:林北方从南方来
  孙克龙:看望荒友--董洵
  杨利明:随笔(408)北
  张炳丽:信件
  韩伯英: 不信
  个人声明
  杨利明:随笔(398)姑
  杨利明:随笔(397)寻
  杨国英:大爱无疆
  杨利明:随笔(381)寻
  杨利明:随笔(379)王
  关廷光:砖厂战友上海相聚
  关廷光:砖厂战友上海相聚
  关廷光:砖厂战友上海相聚
  关廷光:砖厂战友上海相聚
  关廷光:砖厂战友上海相聚
  杨利明:随笔(368)老
  黎子林去哪啦?
  周立东:您在哪里,我的启
  杨利明:随笔(350)忘
  杨利明:随笔(347)黑
  卢少英:信息
  李佳来信
  李佳来信
  王海芝:写给龚曾武
  刘惠丽:重逢在上海---
  柴运昌:贾琴芳“撒无赖”
  韩伯英:谁能联系韩文清
  柴运昌:祝愿袁忠民早日康
  孙凤琴:老朴来了
  杨利明:随笔(331)欢
  张莉莉:很巧的……
  杨利明:随笔(329)老
  王有衡:迟到的感谢
  杨利明:随笔(328)急
  司玉恩:难以忘怀的上海之
  韩伯英:隆冬小聚酒更香
  杨利明:随笔(326)王
  杨利明:随笔(325)寻
  关廷光:相聚在金秋十月的
  童昌达:和王有衡夫妇相聚
  叶金厢:只要想找就能找到
  王建忠:以球会友在天津
  俞琇珽:金秋小聚尽欢
  杨利明:随笔(317)天
  周南征:与严志海吴尔琪夫
  黄锦:我终于见到了你
  徐秀珉:欢迎好友王有恒夫
  童昌达:北京荒友王有衡夫
  薛仲迪:国英一家人
  王绍品:祈愿
  刘树贵:欢聚在上海
  杨利明:随笔(284)看
  赵伟:雨中情
  苏丽敏;战友相聚
  杨利明随笔(278)全部
  关廷光:40年后再相聚&
  杨利明:随笔(278)度
  杨利明:随笔(277)把
  时雨:看望鸡西战友【2】
  王玲梅:寻找王松根!!!
  时雨:看望鸡西战友(1)
  杨利明:随笔(271)血
  陈展华:67团20连申城
  唐林虎:来往和交流
  杨利明:随笔(264)感
  杨利明:随笔(263)空
  汤黎明:到香山看望姚鼎
  李文:寻原50团好友陈琪
  李文:转告金光三队各地知
  王艳芬:创建13连QQ群
  王艳芬:欢聚在上海
  时雨:欢迎程继和战友们
  赵宁:顺利办理完退休手续
 
 栏目导航  首页-荒友往来
韩伯英:林北方从南方来
作者:韩伯英 加入日期:2014-10-9 录入:顾龙 点击:1093
韩伯英:林北方从南方来
作者:韩伯英 加入日期:2014-09-23 录入:顾龙 点击:287
韩伯英:林北方从南方来
作者:韩伯英 加入日期:2014-09-22 录入:知青 点击:7
                                        韩伯英:林北方从南方来

    周日晚上,何庚年来电话通知说:林北方从南方来,大家相约9月22日中午在永安道的“宝轩鱼府”见面聚会。

    之所以能知道林北方,不单是因为他是我在九十中学念书时的高中学长,也是因为林北方的弟弟林北斗和我同在三连。当年,我曾亲眼看着林北斗天天趴在炕上,拿镜子照着,自已给自己扎针,最后居然活蹦乱跳地把自己扎成了肺结核,第一个成功病退回了天津。有弟如此了得,其兄想必也非庸辈。

    靠着林北方坐下,依次在座的是:许钢、何庚年、李俊杰、郭华、李熙、李德尧、姜洪泉。因为罗玉章在北京没能赶回来,算上我自己一共九个老知青。我和林北方、许钢、姜洪泉应该算是初次见面,不过用不着唱《国际歌》,也不必“左手戴手套”,只要都是知青,就有共同语言,举杯相敬,其乐融融。

    一边抿着二锅头和德国啤酒,一边细心听着哥儿几个的闲聊,慢慢便有感叹,九个知青里,当年就有宣传队的琴师、有营食堂的伙食长、有武装连的戍卒、有营学校的教书先生、有农业连的农工、有宣传股的秀才…,如果不是云南知青的率先呐喊和电视剧里说的邓大人发话:“让娃娃们都回来吧”,真想不出这拨儿昔日的年轻人如今会是怎样的境遇。

    北方善谈,性情豪爽,说起往事直抒胸襟,讲起当年兵团里的极左人物,依然愤而怒斥毫不留情,在我看来,倒也颇有几分“一个也不宽恕”的鲁迅遗风。

    一桌爷们,酒过三巡,难免“老夫聊发少年狂”,话说当年相互调侃,听他们说得生动有趣,忍不住想要领略一二,于是许钢便从平板电脑里刷出一幅幅的新旧照片,目睹之余,感慨不已:昔日知青,花季年华,大的十八、九岁,少不更事;小的十六、七岁,尚未成年,在那个荒诞的浩劫年代里,知青的父母当年该是怎样的牵肠挂肚,只有当知青们自己也作了父母之后才能真切体味。


    酒逢知己千杯少,人遇知音话更多,直到下午三点多钟,服务员来催劝,大家这才依依惜别,分手之际,聚在饭店门前大家合影拍照,以作留念。

    知青经历和记忆,真的像是一本书,无论什么时候再去翻开来看,总会又有新的感悟。

                                       55团1营3连 韩伯英
                                           2014年9月22日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