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五
  祝玉妹:又见“大鹅蛋”
  祝玉妹:窃书
  祝玉妹:汽车撞墙
  祝玉妹:商店盘点
  祝玉妹:卖布丫头
  刘金铎:我是怎样下乡到兵
  叶金厢:贵 &
  王念:查哈阳之恋13&n
  韩伯英:牛舍小灶解人馋
  牛学仲:两张老照片的重逢
  薛仲迪:大牛舍
  薛仲迪:五道河
  修鹤年:林区午夜惊魂
  修鹤年:下乡第一天
  薛仲迪:当年事
  薛仲迪:报导员
  张雕:金边故事(五)采药
  张雕:金边故事(四)
  张雕:金边故事(三)送针
  张雕:金边故事(二)打狼
  张雕:金边故事
  王则林:回忆我的兵团、农
  胡克己:我所了解的团宣传
  南素:忆连队的业余生活
  刘连英:我去上海接知青
  于懿德:难忘的中秋节
  吴宏连:走近——张俊生
  韩伯英:连队里的主旋律
  叶民:一个孩子对知青的记
  高少伟:提车
  yuyang1602:别
  张石:拉哈小站
  郇江:难忘的张福琛团长
  叶金厢:难忘43年前那碗
  韩伯英 :辞旧
  李俊杰:四十多年前的“春
  王哲光:九连生活二三事
  贾宏图:三人行(知青三胞
  郇江:难忘的团首长【2】
  新起点:回忆五师师训班点
  郇江:难忘的团首长【1】
  张莉莉:四十年前在兵团时
  于春印:喝火令.难忘的知
  杨利明:随笔(333)居
  杨利明随笔(332)“友
  培莉:求学路上的波折
  崔京伦:岁月的印痕(续)
  崔京伦:岁月的印痕
  张勤嫚:我的小病人丽丽
  谭乃立:也说阶级斗争的那
  孟广琳:种葱、拔葱的故事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四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三
  杨利明:随笔(323)难
  杨亚平:难忘当年“大热炕
  石忠华:救战友
  刘明原:李戴张冠
  石忠华:知青集体逃难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二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过瑞兴:知青轶事(脱坯)
  过瑞兴:知青轶事(沤麻)
  董晓敏:告别黄浦江
  薛仲迪:战友速记
  张援朝:回京记
  薛仲迪 :手表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7】
  周绍铭:指南针的故事
  李春喜:在兵团考驾照的艰
  庄慧华:《兵团战士之歌》
  庄慧华:由《代表证》想起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6】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5】
  童昌达:记忆中的几件事(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4】
  祝玉妹:针线包的故事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3】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2】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1】
  吴宏连:一种愉悦的判断
  吴宏连:往事--一场突兀
  吴宏连:往事--一次难忘
  皇城龙狼:记忆查哈阳
  张石:在北大荒的那些年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一
  张石:最后一次会战
  常青藤:水饺锅里煮帽子
  薛仲迪:食堂记忆
 
 栏目导航  首页-知青岁月
韩伯英:连队里的主旋律
作者:韩伯英 加入日期:2014-3-29 录入:顾龙 点击:1376
韩伯英:连队里的主旋律
作者:韩伯英 加入日期:2014-03-23 录入:李余康 点击:164
韩伯英:连队里的主旋律
作者:韩伯英 加入日期:2014-03-22 录入:知青 点击:13
                                        

    在兵团务农的那几年,正好是在十年浩劫期间,因为电视和新闻联播的普及都是改革开放市场经济以后的事儿,十年浩劫中“四人帮”的那些宣传,主要是靠报纸和广播来完成的。等到“四人帮”被粉碎以后,又费了好大的劲儿,对原来的那些宣传再进行拨乱反正的刷新,轮回似的实践了“否定之否定”的哲学命题。

    在连队里看报纸不太方便

    首先,如果不是小报记者摆拍照片,在广阔天地里头“促生产”的时侯,你几乎没法儿看报。其次,既便是过了期才送来的报纸也都放在连部,累一天了没心思再去看。多数情况都是在晚上“抓革命”的时侯才能统一读报,但在那些年里,统一读的大多都是“梁效”、“罗思鼎”之类的长篇谬论,不但令人生厌,而且还让好些身心疲惫的知青昏昏欲睡。

    “抓革命”的读报形式,按说要比读报的内容更有意思,这边儿炕上坐的都是男知青,那边儿炕上坐的全是女知青,就像今天电视里的非诚勿扰,只不过那时候“抓革命”的男女嘉宾一样多,可是,荡漾在男女知青之间的声音,却既无温馨也不浪漫:“警惕帝国主义的狼子野心!”;“揭开资产阶级白骨精的画皮!”,这种你死我活的斗争语言!搁谁听了都会清心寡欲。

    在连队里听小广播不能换台

    知青能听什么广播,都是计划供应的,在连队知青中,有半导体的人不多,电池稀少还贵,所以躺在宿舍被窝里收听的,通常都是计划外的内容,从没见过有谁用半导体去收听大批判的宣传广播,通常很少有这么缺心眼儿的人。

    计划内的广播宣传和食堂里的粮油定量不同,广播宣传是免费敝开了供应的。连部门口电线杆子上就装着一大喇叭,属于有线小广播,跟如今的德云社剧场相声不同,听的时候不能互动也不能换台,而且好象总是选在知青食堂开饭的时段播音,苦口婆心地劝说大伙儿扎根儿,想让知青们就着二米饭和土豆汤,连同这些苦口婆心一块儿消化吸收。也许是吐故纳新的缘故,苦口婆心只能不断地周而复始,小广播到了最后,说的人和听的人全都返城了。

    在连队里看电影很不容易

    连队里很少放电影,能演一场就像后来刚一开始看春晚,能让大伙儿挺期待的兴奋,其实倒也不是因为电影的内容有多吸引人,类似于“牛奶会有的,面包会有的”的台词儿,早已了无新意,很多知青想看电影,更多的大概是对枯燥生活现状的精神调剂,也可能是对未来出路焦虑的心理稀释。

    放电影的时侯,宿舍里会难得的清静,有时可以趁机看些平常不便于公开来看的杂书,最理想的情景境界是:窗外隐约飘来一段“四小天鹅”翩翩起舞的熟悉旋律,窗内翻阅着一本《静静的顿河》,置身其间,有时会有一种时光倒错似的恍惚隔世之感。

    ……

    那段荒唐的岁月早就已经过去了。如今的互联网上,百花齐放、百家争呜;如今的博客、微博、微信资讯,让人目不暇接;如今的“中国好声音”,你学唱邓丽君,我模仿刀郎,再也不能只有一个“旋律”了。

                                                                 55团1营三连  韩伯英
                                                                    2014年3月22日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