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五
  祝玉妹:又见“大鹅蛋”
  祝玉妹:窃书
  祝玉妹:汽车撞墙
  祝玉妹:商店盘点
  祝玉妹:卖布丫头
  刘金铎:我是怎样下乡到兵
  叶金厢:贵 &
  王念:查哈阳之恋13&n
  韩伯英:牛舍小灶解人馋
  牛学仲:两张老照片的重逢
  薛仲迪:大牛舍
  薛仲迪:五道河
  修鹤年:林区午夜惊魂
  修鹤年:下乡第一天
  薛仲迪:当年事
  薛仲迪:报导员
  张雕:金边故事(五)采药
  张雕:金边故事(四)
  张雕:金边故事(三)送针
  张雕:金边故事(二)打狼
  张雕:金边故事
  王则林:回忆我的兵团、农
  胡克己:我所了解的团宣传
  南素:忆连队的业余生活
  刘连英:我去上海接知青
  于懿德:难忘的中秋节
  吴宏连:走近——张俊生
  韩伯英:连队里的主旋律
  叶民:一个孩子对知青的记
  高少伟:提车
  yuyang1602:别
  张石:拉哈小站
  郇江:难忘的张福琛团长
  叶金厢:难忘43年前那碗
  韩伯英 :辞旧
  李俊杰:四十多年前的“春
  王哲光:九连生活二三事
  贾宏图:三人行(知青三胞
  郇江:难忘的团首长【2】
  新起点:回忆五师师训班点
  郇江:难忘的团首长【1】
  张莉莉:四十年前在兵团时
  于春印:喝火令.难忘的知
  杨利明:随笔(333)居
  杨利明随笔(332)“友
  培莉:求学路上的波折
  崔京伦:岁月的印痕(续)
  崔京伦:岁月的印痕
  张勤嫚:我的小病人丽丽
  谭乃立:也说阶级斗争的那
  孟广琳:种葱、拔葱的故事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四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三
  杨利明:随笔(323)难
  杨亚平:难忘当年“大热炕
  石忠华:救战友
  刘明原:李戴张冠
  石忠华:知青集体逃难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二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过瑞兴:知青轶事(脱坯)
  过瑞兴:知青轶事(沤麻)
  董晓敏:告别黄浦江
  薛仲迪:战友速记
  张援朝:回京记
  薛仲迪 :手表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7】
  周绍铭:指南针的故事
  李春喜:在兵团考驾照的艰
  庄慧华:《兵团战士之歌》
  庄慧华:由《代表证》想起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6】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5】
  童昌达:记忆中的几件事(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4】
  祝玉妹:针线包的故事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3】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2】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1】
  吴宏连:一种愉悦的判断
  吴宏连:往事--一场突兀
  吴宏连:往事--一次难忘
  皇城龙狼:记忆查哈阳
  张石:在北大荒的那些年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一
  张石:最后一次会战
  常青藤:水饺锅里煮帽子
  薛仲迪:食堂记忆
 
 栏目导航  首页-知青岁月
郇江:难忘的张福琛团长
作者:郇江 加入日期:2014-3-2 录入:顾龙 点击:1735
郇江:难忘的张福琛团长
作者:郇江 加入日期:2014-01-23 录入:顾龙 点击:265
郇江:难忘的张福琛团长 
作者:郇江 加入日期:2014-01-23 录入:知青 点击:3 
--------------------------------------------------------------------------------
                         张福琛团长

    张福琛团长1929年出生于河北定州的贫苦农民家庭,,1945年参加革命,他是一名参加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的老兵,1968年兵团成立后他奉命来到五十团,此前他在沈阳军区某部任侦察科长,是正团级干部。他中等身材,体形微胖,面色红黑,表情有点严肃,给人以威严的感觉。

    我第一次见到张团长是在1968年底的一个夜里,当时我还在原五十团良种连。那天下午连队有部分知青聚餐,有一个哈尔滨知青白酒喝多了,头脑发昏拿出刀子,对参加喝酒的老职工排长说:“你今后小心点,如果再批评我,小心刀子……”连队感到事态严重,向团部紧急报告,张团长亲自带队当夜来到连队进行处理,对亮刀的知识青年给予禁闭七天的处罚……张团长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非常严厉。

    1969年初夏,我的玉米小苗带土移栽工具研制成功,张团长和生产股的王嘉臣参谋等人来到现场进行观摩和审查,这是我第二次见到张团长。此后,他还两次来到我们连队的试验田参观,看到千姿百态的小麦、大豆和玉米品种和试验田,听到了我的汇报,他的脸上露出笑容,从此我认识了张团长,我也给他留下了较好的印象。

    1969年10月后我到团生产股工作,此后我们的接触比较多了。农忙时他几乎每天都到生产股了解生产进度,研究和处理农业生产中出现的难题,我们经常见面,但我不敢主动和他说话,因为地位相差太远。

    北大荒的麦收时节往往就是雨季,每年7月末到8月初的大雨对麦收的影响很大,但是当年对麦收的另一个影响还来自“极左思潮”。当时风行的提法和做法是:“学习毛主席著作要雷打不动”,这种做法在麦收季节就更加形象化了,即天就要下雨了,雷声也响起了,也要在上工前学习毛主席著作,要天天读半小时或一小时。1971年麦收前夕,许多连队的领导认为需要妥善解决“工学”矛盾,但又怕带上反对学习毛主席著作的大帽子,希望上面给个说法。张团长、甄奎元副团长、王海祥副团长和刘德明副参谋长等在生产股同农业生产参谋们研究麦收组织实施方案和存在的问题的解决办法,但是对各生产连队每天要在开工前坚持的“天天读”还是不敢明确表示反对意见。经过多次讨论,大家认为学习毛主席著作要活学活用,学习安排上也不能太机械化,如果天不下雨就要抢收小麦,如果下雨不能麦收就组织学习,而不能“雷打不动”。

    到兵团后张团长亲历了1968、1969和1970年麦收时的大雨,对许多小麦因不能及时收割而在麦穗上发芽和吃牙碜的发芽面的记忆犹新,深知收麦如救火。面对着大家都不敢触碰的问题,张团长提出了自己深思熟虑的想法――就是在机关组织一次大辩论,集中大家的意见后再做出具体决策。张团长和张锡岭政委等团领导统一思想后,团机关的司政后全体干部开展了一次《麦收中学习毛主席著作是不是要“雷打不动”》的大辩论。在当时的历史情况下,组织这种敏感议题的辩论是要冒一定的政治风险的,但团首长们还是坚持实事求是的思想,坚持“以粮为纲”,开展了这次辩论。辩论时,团长和政委共同主持大会,没有引导大家的发言,也没有扣帽子,大家各抒己见。辩论结束后,团长总结性发言,他说“麦收期间,学习‘天天读’不能雷打不动,天不下雨就必须抢收小麦……”会后,张团长和甄副团长同生产股有关人员,制定了麦收行动方针:抢晴天、战雨天,歇人不歇车,全力以赴抢收小麦,这也成了此后五十团的麦收方针。由于老天帮忙和大家拼搏努力,1971年8月中旬麦收顺利结束,小麦获得丰收。麦收结束不久,1971年9月13日发生了林彪叛党叛国自我毁灭的“九一三事件”,从此后学习毛主席著作的形式主义的做法也彻底退出了历史舞台。

    张福琛团长在生产指挥中的还展示出了浓厚的军人色彩。团生产股很像解放军的作战股,是全团的生产的指挥中心。每天晚上新闻联播和团气象预报结束后,各连队的报告生产进度的电话声不绝于耳,统计参谋将具体数字填到挂在墙上的统计黑板上。此时,团首长们和生产股全体人员都围坐在黑板前,大家边观看、边议论,就像在研究战况。生产进度统计结束后,立即就对存在的问题进行研究和讨论,张团长往往会当即做出最后的指示或决定,仿佛在指挥和部署着一场战斗。

   张团长平时不愿意坐在办公室里听汇报,他更愿意到第一线了解实际情况,这可能和他侦察科长的职业有关。一般他每天上午都会坐着他的专车“京吉普”到各连队巡视,农忙时下午还会再跑一趟。张团长的“京吉普”每天在农田旁的公路上往复奔驰也是五十团的一大景观,大家看到时都会说:“张团长来了!”看到有人在田间劳动或休息或吃午饭,张团长常常会下车了解情况,并做出指示,当然也少不了批评人。我曾听科研连的战友们说过,有一次他们正在地头休息,团长从车上走下来说:“你们怎么还在休息?早上我过来时就看见你们坐在这里,我都回来了你们怎么还坐在这里!?”其实他们中间已经干活了,只不过是又一次休息,但是他们还是吓得赶紧起来干活。

    张团长爱训人,不少人有这种看法。其实他的训人也是看对象的,他对现役军人干部的训斥比较严厉,有时不给人留点情面;他对干部的训斥比较多,多给人以恨铁不成钢的感觉;他对战士比较客气,一般不会训斥。他对五十团的工作的要求较高,感到不满意的地方较多,因此相对来说表扬人的话比较少,尤其从不当面表扬你,但是你不在时还会表扬你的。我常听别人告诉说:团长表扬你很爱学习,但我很少听到他当面表扬我。

    张团长是个爱盖房子的人。在五十团他还亲自抓基本建设工作,利用在辽宁省的老关系购买钢材和其它建材。在“九三”垦区的原五十团在二年的时间内,团部盖起了新的机关办公室、食堂兼大礼堂、现役军人家属宿舍,各连队也建起了知青新宿舍。在“查哈阳”垦区的新五十团在二年的时间内,也依然是同样,他对此感到非常自豪。他也十分重视知青成家后的家庭宿舍,并及时研究并做出规划,从1973年就开始建设,并逐年增多。他对连队的带地龙(取暖烟道)的食堂兼大会议室非常感兴趣,并积极在全团推广。

    在五十团组建到撤销的八年中,张福琛是五十团唯一的团长,尽管他的工作中存在着缺点和不足,他的认识和行为也不可避免地有那个时代的影响,但总体来说他是一个称职的、可以信赖的和不可多得的团长,而且越是随着时间的久远我们越加感到团长的品格的可贵,在五十团和查哈阳的建设中张团长的功不可没。

    1976年5月兵团解散,恢复农场体制,张福琛团长调回沈阳军区原部队,后来转业回到盼望已久的家乡河北省工作,在石家庄市某区的人大担任领导工作,真让我们感到高兴和欣慰。后来因突发中风去世,他走的突然,走的平静,也非常令人惋惜。

    三位团首长――甄奎元、王海祥和张福琛曾经同我们一样,肩负着建设边疆、保卫边疆的共同使命,在同一片黑土地上开拓和奋斗,为查哈阳的建设和发展洒下辛勤的汗水,付出了宝贵的年华,我们都是光荣的、骄傲的兵团战士和查哈阳人。现在他们已永远离开了我们,但他们的事迹和足迹却深深地印刻在查哈阳这片黑土地上,也深深地印刻在我们的心中。虽然过去他们没有倾听到我对他们的感谢之言,但是我现在把对他们的感谢和思念书写下来,以表达我恒久的感激之心和怀念之意。

    过去的北大荒现在已经成为北大仓,我坚信无论是土生土长的本地土老干部、老一辈转业将士、兵团的现役军人,还是农垦老职工、知识青年,历史都将永远铭记他们的付出和奉献;我们会永远怀念所有逝去的北大荒的开拓者和建设者!
 
zly50团知青网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