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五
  祝玉妹:又见“大鹅蛋”
  祝玉妹:窃书
  祝玉妹:汽车撞墙
  祝玉妹:商店盘点
  祝玉妹:卖布丫头
  刘金铎:我是怎样下乡到兵
  叶金厢:贵 &
  王念:查哈阳之恋13&n
  韩伯英:牛舍小灶解人馋
  牛学仲:两张老照片的重逢
  薛仲迪:大牛舍
  薛仲迪:五道河
  修鹤年:林区午夜惊魂
  修鹤年:下乡第一天
  薛仲迪:当年事
  薛仲迪:报导员
  张雕:金边故事(五)采药
  张雕:金边故事(四)
  张雕:金边故事(三)送针
  张雕:金边故事(二)打狼
  张雕:金边故事
  王则林:回忆我的兵团、农
  胡克己:我所了解的团宣传
  南素:忆连队的业余生活
  刘连英:我去上海接知青
  于懿德:难忘的中秋节
  吴宏连:走近——张俊生
  韩伯英:连队里的主旋律
  叶民:一个孩子对知青的记
  高少伟:提车
  yuyang1602:别
  张石:拉哈小站
  郇江:难忘的张福琛团长
  叶金厢:难忘43年前那碗
  韩伯英 :辞旧
  李俊杰:四十多年前的“春
  王哲光:九连生活二三事
  贾宏图:三人行(知青三胞
  郇江:难忘的团首长【2】
  新起点:回忆五师师训班点
  郇江:难忘的团首长【1】
  张莉莉:四十年前在兵团时
  于春印:喝火令.难忘的知
  杨利明:随笔(333)居
  杨利明随笔(332)“友
  培莉:求学路上的波折
  崔京伦:岁月的印痕(续)
  崔京伦:岁月的印痕
  张勤嫚:我的小病人丽丽
  谭乃立:也说阶级斗争的那
  孟广琳:种葱、拔葱的故事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四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三
  杨利明:随笔(323)难
  杨亚平:难忘当年“大热炕
  石忠华:救战友
  刘明原:李戴张冠
  石忠华:知青集体逃难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二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过瑞兴:知青轶事(脱坯)
  过瑞兴:知青轶事(沤麻)
  董晓敏:告别黄浦江
  薛仲迪:战友速记
  张援朝:回京记
  薛仲迪 :手表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7】
  周绍铭:指南针的故事
  李春喜:在兵团考驾照的艰
  庄慧华:《兵团战士之歌》
  庄慧华:由《代表证》想起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6】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5】
  童昌达:记忆中的几件事(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4】
  祝玉妹:针线包的故事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3】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2】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1】
  吴宏连:一种愉悦的判断
  吴宏连:往事--一场突兀
  吴宏连:往事--一次难忘
  皇城龙狼:记忆查哈阳
  张石:在北大荒的那些年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一
  张石:最后一次会战
  常青藤:水饺锅里煮帽子
  薛仲迪:食堂记忆
 
 栏目导航  首页-知青岁月
韩伯英 :辞旧迎新侃偷鸡
作者:韩伯英 加入日期:2014-2-17 录入:顾龙 点击:1345
韩伯英 :辞旧迎新侃偷鸡 
作者:韩伯英 加入日期:2014-01-25 录入:顾龙 点击:395 
--------------------------------------------------------------------------------
 
韩伯英 :辞旧迎新侃偷鸡
作者:韩伯英 加入日期:2014-01-25 录入:知青 点击:9
                                           韩伯英 :辞旧迎新侃偷鸡

    那些年,在冰天雪地的黑龙江屯垦戍边,连队食堂里经常阶段性地连续吃大碴子喝土豆汤,有时候素斎的周期太长,就像花和尚鲁智深说的:“口中淡出鸟来”,让很多跟我差不太多、本该受教育却又想“吃米饭喝肉汤”的年青人,免不了会怨声载道。

    ……

    有时碰巧,赶上天赐雨雪不用出工,倒也可以躺在炕上看书,可那时我看《水浒》,就连武松打虎和杨志卖刀这样的经典段子都不感兴趣了,似饱非饱之际,唯独只对“鼓上蚤”时迁特别的神往,倒也不是崇拜他的飞檐走壁,而是对他的偷鸡手段深感好奇:那些活蹦乱跳的肥鸡,究竟怎么着才能唾手可得,大饱口福呢?可惜施耐奄老先生在书里没写,所以当时一直也没弄明白。如今想来,可能都是伙食太差的缘故,才让我这样儿的良民都动了歹念,潜意识里一度想入非非。

    ……

    前几天,天津的三连知青又聚在一起,借着开“四十五周年知青联谊活动总结会”的机会,凑一块儿喝酒聊天儿。那天酒喝得不多不少,可是话却无尽无休,兴之所至,不知不觉地就又聊起了当年在兵团的种种恶作剧和荒唐事,无意之间,居然听一哥们儿披露了自已在连队时的“偷”鸡逸闻。说者绘声绘色,听者乐不可支,至于时迁老前辈是不是也这么偷鸡,那就不得而知了,或许偷鸡也分流派,就像南拳北腿一样,各有特色吧。

    ……

    他说:那年头儿吧,大伙儿肚里没嘛油水儿,哥儿几个缺嘴儿,馋呀,瞅见嘛活物儿都恨不得能咬上一口,后来是真有点儿扛不住啦,就到食堂去寻摸鸡吃,也不贪多,一次就弄两只,正好够哥儿几个吃一顿的。你想吧,食堂里的鸡,喂的都是粮食,绝对肥呀,正经的环保还有营养,真不骗你,哪阵子吃鸡吃多了照镜子,满脸的滋润,连脑门儿都冒油发亮。


    我问:咱食堂里那儿来的鸡?


    他说:这你就不知道啦吧,都是你病退走了以后的事儿啦,咱连食堂养了一大群的鸡,倍儿多。


    我问:食堂的鸡能没数儿吗,鸡丢了人家看不出来啊?


    他说:看嘛?又不是骡子不是马,一天群鸡你怎么查数?再说了,食堂里的那帮人儿也没闲着,我琢磨他们自个儿就没少吃。


    我问:食堂有多少鸡能经得住这么里外折腾呀!


    他说:还真让你给说着了,后来食堂的那群鸡,还就这么着给弄的差不多了,可也不全都是我们这拨儿人干的事儿,还有别的“山头儿”和“绺子”哪,都没闲着,反正食堂后来就再也不养鸡啦。


    我问:你们这么干,就没让人逮着过?


    他说:没有!还真没有,一直都没“栽”过,话说回来了,就真逮着了还能怎么着?知青的食堂,不就是自个儿拿自个儿吗,又没把连里的骡子给炖了,咱弄几只自个儿家的鸡吃算个嘛儿。


    我问:“弄”咱“自个儿家”的鸡吃,也得有门道儿吧?


    他说:那当然得有呀!再怎么着你也不能让人看见吧?都得是月黑风高,九、十点钟以后,夜深人静才能出来,我们这拔儿都是仨人儿一块儿去,一个望风;一个下手;一个收鸡。


    我问:那鸡…它就不叫唤吗!


    他说:叫?把鸡弄叫唤了那是黄鼠狼!咱干的可是技术活儿:我告诉你吧,得先贴近了,伸俩手小心着摸,别跟日本鬼子进村儿那样硬来,不能把鸡给弄惊了,得轻、要慢,等摸到鸡时,拢住了先轻轻胡撸几下,一是安慰让鸡别怕,二是分清楚头尾,然后俩手捂在鸡背上柔和着加劲儿,一点儿一点儿往下压,把鸡给捺爬在地上了,再瞅冷子攥住了鸡头住后一拧,塞到翅膀根儿下面,拿翅膀夹住了鸡头别松开,捧出来递给收鸡的人,住麻袋底儿里一塞裹紧了,只要膀子不松开,鸡就叫不出来,然后照方儿吃药儿再掏一只,见好儿就收,麻溜儿着赶紧撤。


    我问:搁那儿炖呢?


    他说:在……炖呀,这叫灯下黑!哥儿几个一边打牌一边炖鸡,等后半夜儿里吃完啦喝完了,把鸡骨头鸡毛全塞炕洞子里,添上几捆儿豆秸一烧,你猜怎么着?嘛都没啦!躺热炕上点根儿迎春烟儿,哥儿几个光剩下打饱嗝啦。

    ……

    一边儿听他侃侃而谈,一边儿心里颇多感慨:这哥们儿也许就像梁山伯进了梁山泊,没等着麻烦别人来教育,无师自通,一不留神就自学成材变成时迁儿了,这大概得算是环境改造人了吧;可再往深里头琢磨,你还真不能说人家少年轻狂,就算是“献了青春献子孙”之类的“气吞山河如虎”大概也会热胀冷缩,离开了柴米油盐暖屋热炕,真搁野地儿里,天寒地冻的功夫儿长了,保不齐它也蔫吧儿,说不定也得抽抽儿。

    ……

    元旦那天,特意买了一只道口儿烧鸡,开了瓶儿小二锅头,提前铺好一床电褥子,就为领略一下饱餐之后:“躺热炕上打饱嗝”的境界,谁成想,结果却不尽如人意,虽然酒香鸡也嫩,可到了也没品出那种神韵来;仔细想想,哑然失笑:今非昔比早已不是当年,再说鸡也不是“偷”来的。

    ……

    说东道西都是酒话;随手写来辞旧迎新。


                                                            五十五团一营三连 韩伯英
                                                                  2014年1月25日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