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李俊杰:依然沉浸在大连相
  周绍铭:寻人(周本发)启
  寻启人事
  杨利明:随笔(535)丙
  王绍品:42年后的一次拥
  周南征:告知
  薛仲迪:致三连哈市战友
  叶金厢:知青何惧路途远&
  卓然:亲爱的战友——哈尔
  叶金厢:请帮我找找朝鲜屯
  潘炳荣寻找50团战友衣丰
  叶金厢:南站探访王跃民
  卓然:22连上海知青战友
  卓然:22连上海知青战友
  叶金厢:身边的雷锋——蔡
  薛仲迪:邂逅(四)
  李佳:来自蒙特利尔的问候
  叶金厢:金铎网上找到我&
  55团二营知青徐培馨回沪
  韩景阳:寻人启事
  薛仲迪:怀念
  杨利明:随笔(429)&
  薛仲迪:求助
  俞琇珽:相隔四十五年的团
  回金成:京津战友重聚津门
  唐林虎:乒乓球活动“讯息
  韩伯英:林北方从南方来
  孙克龙:看望荒友--董洵
  杨利明:随笔(408)北
  张炳丽:信件
  韩伯英: 不信
  个人声明
  杨利明:随笔(398)姑
  杨利明:随笔(397)寻
  杨国英:大爱无疆
  杨利明:随笔(381)寻
  杨利明:随笔(379)王
  关廷光:砖厂战友上海相聚
  关廷光:砖厂战友上海相聚
  关廷光:砖厂战友上海相聚
  关廷光:砖厂战友上海相聚
  关廷光:砖厂战友上海相聚
  杨利明:随笔(368)老
  黎子林去哪啦?
  周立东:您在哪里,我的启
  杨利明:随笔(350)忘
  杨利明:随笔(347)黑
  卢少英:信息
  李佳来信
  李佳来信
  王海芝:写给龚曾武
  刘惠丽:重逢在上海---
  柴运昌:贾琴芳“撒无赖”
  韩伯英:谁能联系韩文清
  柴运昌:祝愿袁忠民早日康
  孙凤琴:老朴来了
  杨利明:随笔(331)欢
  张莉莉:很巧的……
  杨利明:随笔(329)老
  王有衡:迟到的感谢
  杨利明:随笔(328)急
  司玉恩:难以忘怀的上海之
  韩伯英:隆冬小聚酒更香
  杨利明:随笔(326)王
  杨利明:随笔(325)寻
  关廷光:相聚在金秋十月的
  童昌达:和王有衡夫妇相聚
  叶金厢:只要想找就能找到
  王建忠:以球会友在天津
  俞琇珽:金秋小聚尽欢
  杨利明:随笔(317)天
  周南征:与严志海吴尔琪夫
  黄锦:我终于见到了你
  徐秀珉:欢迎好友王有恒夫
  童昌达:北京荒友王有衡夫
  薛仲迪:国英一家人
  王绍品:祈愿
  刘树贵:欢聚在上海
  杨利明:随笔(284)看
  赵伟:雨中情
  苏丽敏;战友相聚
  杨利明随笔(278)全部
  关廷光:40年后再相聚&
  杨利明:随笔(278)度
  杨利明:随笔(277)把
  时雨:看望鸡西战友【2】
  王玲梅:寻找王松根!!!
  时雨:看望鸡西战友(1)
  杨利明:随笔(271)血
  陈展华:67团20连申城
  唐林虎:来往和交流
  杨利明:随笔(264)感
  杨利明:随笔(263)空
  汤黎明:到香山看望姚鼎
  李文:寻原50团好友陈琪
  李文:转告金光三队各地知
  王艳芬:创建13连QQ群
  王艳芬:欢聚在上海
  时雨:欢迎程继和战友们
  赵宁:顺利办理完退休手续
 
 栏目导航  首页-荒友往来
李佳来信
作者:李佳 加入日期:2014-1-30 录入:顾龙 点击:1194
李佳来信 
作者:李佳 加入日期:2014-01-14 录入:顾龙 点击:291 
--------------------------------------------------------------------------------
 
凤英姐:

    视屏已传到网上,您应该看见了吧?我仔细看了那次我在扬子学院的结业典礼上演唱的《蝶恋花》,前面说的话有一点点小错误,那是毛泽东写给李淑一的回信,全名叫做《蝶恋花。菩萨蛮》--答李淑一,不过意思也是纪念和安慰李淑一和他自己的两位过世的革命伴侣——柳直荀和杨开慧同志。小时候我学唱此曲的时候,听我妈妈说过:我失骄杨君失柳其中骄杨是杨开慧,那个柳就是柳直荀,那天我唱之前突然想起小时候我站在阳台上妈妈用三弦伴奏教我唱时讲的话,(那时我还没上小学,不会弹琵琶)有点激动,所以跳过了李淑一,直接装到了柳直荀身上,不过想来也确实是毛泽东为纪念两位先去的同志而抒发的情怀,也可以这样理解写给天上的嫦娥啊吴刚,写给杨开慧柳直荀的抒情诗,今特此更正如上。

    很小的时候我听过很多弹词开篇,多为古代的爱情故事唱片,才子佳人权贵封建帝王将相等等,都不能在民间引起巨大反响。唯有这首蝶恋花问世,是很多人知道评弹是如何的迷人。那时我还不识字,唱词里的什么意思都不懂,就是单纯的会跟着大人唱,刚上小学老师就把我唱的蝶恋花送到徐汇区的很多学校去演出,作为我们吴兴路民办小学的一块招牌,后来又到少年宫的评弹组,每周一次外宾来我们评弹组的节目就是我的独唱,13岁五年级时妈妈叫我考上海人民评弹团学馆,我和姐姐一起去考的,她没录取来了通知说不合要求,妈妈说我肯定录取了,因为她特意去找主考官严雪庭伯伯,严伯伯对着妈妈伸出一个大拇指说:”好好好,一个小蒋云仙“怎么会没有来通知呢?妈妈一直在纳闷,是不是当时和妈妈关系不好的某领导在作梗?其实过后第二周,我在弄堂里和同学们跳橡皮筋,校长兴冲冲来叫我快到人民评弹团去复试,今天所有领导都来听了,我从小就是自由狂傲的(现在深深感到好多事情都是被我自己的性格耽误的),正在兴头上的我第一句话就是说我要跳橡皮筋,校长说你妈妈要你去考的,你不能不去,第二句话现在想起来真好笑,我居然说,不去,我没车钱(第一次考试是我家保姆送我们姐妹两人去的,可是这是正是烧饭时间她走不开),校长说我给你车钱,那我也不想结束,只能说跳完这盘再去,校长回去穿上外套说我来陪你去吧,那时放学一小时快要晚5点了,等她再次出来时又接到电话说下班了,人家都要回家啦,不要去啦,后来就不了了之了,妈妈再去问的时候,人家说这个小孩太小了,我们要给她雇个保姆才行,到我们这里都是集体行动,怎么可以自说自话呢听到复试还要玩呢?等她长大一点,小学毕业再收进来也不迟。当时我继父原来工作的南京前线歌舞团团长,南京军区政治部主任都已答应等我们小学一毕业就带我和姐姐一起在他手下当兵,所以对我来说是根本不在乎什么评弹团,当妈妈说还要带我去给领导复试时,我和她的对话至今或许也终身难忘,妈说:”你准备好了吗?  “我答:”准备什么好了吗? ‘她说:“去复试啊”我答:“我不要到评弹团去,我要去文工团”妈说:“你别不要去评弹团要到文工团,将来小心到烂泥团去”当时的笑话,几年后果然应验,我去兵团捧烂泥团,因为一年以后我们小学还没毕业就开始文化大革命,我翘首引劲等待的邱伯伯没有如期来接我和姐姐去南京,而是被揪出来了,因为他是国民党留用的特别懂业务的高级干部,运动开始就首当其冲被冲击,我们姐妹向往的当兵梦也成了泡影。那次和我一起去考评弹团的在文革前最后一批录取的一位大姐姐,运动开始就积极写老艺术家的大字报,根本没有功夫好好学习艺术,文革一结束就转业了。如此看来,妈妈反而觉得我没有被录取去评弹团学馆而欣慰了,她说:“这个小鬼要是也冲冲杀杀跟着别人写大字报,我要被人骂死了,那全是我几十年的好朋友啊“

    凤英姐,现在我真的相信我的命运是天父的安排,所有的发生的事情让我悟到的,其实神在我们身边一直没有走开,而且无处不在,当我不理睬他时他也不会眷顾我,唯有信靠了才会得蒙恩。信靠神是一件让人心情走向宁静的开始,现在我做事不是自己如何如何,而是神的安排,所以淡定不再焦虑。在督促儿子完成高中学业,他也走向正规的学业之路之后,能有机会慢慢介绍我处在的城市的文化,宗教,艺术,人文给老战友是我最大的愿望了。

    由蝶恋花想起的那么多在此一笔带出,所有的,都是神的旨意。

                                                李佳


    每次看到李佳的来信,就好像她就在我们面前,古今往事娓娓道来,太精彩了。
    因此,我总想上传的我们的网上,让大家一起来分享她的快乐,她的精彩,她的感悟。

    张凤英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