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五
  祝玉妹:又见“大鹅蛋”
  祝玉妹:窃书
  祝玉妹:汽车撞墙
  祝玉妹:商店盘点
  祝玉妹:卖布丫头
  刘金铎:我是怎样下乡到兵
  叶金厢:贵 &
  王念:查哈阳之恋13&n
  韩伯英:牛舍小灶解人馋
  牛学仲:两张老照片的重逢
  薛仲迪:大牛舍
  薛仲迪:五道河
  修鹤年:林区午夜惊魂
  修鹤年:下乡第一天
  薛仲迪:当年事
  薛仲迪:报导员
  张雕:金边故事(五)采药
  张雕:金边故事(四)
  张雕:金边故事(三)送针
  张雕:金边故事(二)打狼
  张雕:金边故事
  王则林:回忆我的兵团、农
  胡克己:我所了解的团宣传
  南素:忆连队的业余生活
  刘连英:我去上海接知青
  于懿德:难忘的中秋节
  吴宏连:走近——张俊生
  韩伯英:连队里的主旋律
  叶民:一个孩子对知青的记
  高少伟:提车
  yuyang1602:别
  张石:拉哈小站
  郇江:难忘的张福琛团长
  叶金厢:难忘43年前那碗
  韩伯英 :辞旧
  李俊杰:四十多年前的“春
  王哲光:九连生活二三事
  贾宏图:三人行(知青三胞
  郇江:难忘的团首长【2】
  新起点:回忆五师师训班点
  郇江:难忘的团首长【1】
  张莉莉:四十年前在兵团时
  于春印:喝火令.难忘的知
  杨利明:随笔(333)居
  杨利明随笔(332)“友
  培莉:求学路上的波折
  崔京伦:岁月的印痕(续)
  崔京伦:岁月的印痕
  张勤嫚:我的小病人丽丽
  谭乃立:也说阶级斗争的那
  孟广琳:种葱、拔葱的故事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四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三
  杨利明:随笔(323)难
  杨亚平:难忘当年“大热炕
  石忠华:救战友
  刘明原:李戴张冠
  石忠华:知青集体逃难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二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过瑞兴:知青轶事(脱坯)
  过瑞兴:知青轶事(沤麻)
  董晓敏:告别黄浦江
  薛仲迪:战友速记
  张援朝:回京记
  薛仲迪 :手表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7】
  周绍铭:指南针的故事
  李春喜:在兵团考驾照的艰
  庄慧华:《兵团战士之歌》
  庄慧华:由《代表证》想起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6】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5】
  童昌达:记忆中的几件事(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4】
  祝玉妹:针线包的故事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3】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2】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1】
  吴宏连:一种愉悦的判断
  吴宏连:往事--一场突兀
  吴宏连:往事--一次难忘
  皇城龙狼:记忆查哈阳
  张石:在北大荒的那些年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一
  张石:最后一次会战
  常青藤:水饺锅里煮帽子
  薛仲迪:食堂记忆
 
 栏目导航  首页-知青岁月
王哲光:九连生活二三事
作者:王哲光 加入日期:2014-1-26 录入:顾龙 点击:1481
王哲光:九连生活二三事 
作者:王哲光 加入日期:2014-01-17 录入:顾龙 点击:105 
--------------------------------------------------------------------------------
 
王哲光:九连生活二三事 
作者:王哲光 加入日期:2014-01-14 录入:知青 点击:11 
--------------------------------------------------------------------------------
 
九连生活二三事

王哲光

    人们记忆深刻的事大体与第一次有关,我想起了在九连生活的一些小事,都是刚到兵团,多与第一次有关。

第一天“溜号”
      69年5月底的一天早晨,载着天津知青的火车停在了拉哈车站。下了车,我好奇的打量着车站周围陌生的环境,混在人群中等着集合。突然,我哥和田中人在人群中找到了我,我就跟他们走了。没和任何人打招呼,也不知道该向谁请假。说到这,应该交代一下,我谁也不认识,我跑了“单帮”。我们68届分配的比66,67届晚,我们一中是男校,到我们分配时,参军的全班走了一半,剩下我们这些所谓父母有问题的人等着上山下乡。当时的去向是内蒙的四子王旗牧区。我不想去,恰好我哥去了兵团,我向学校提出“投亲靠友”,学校同意了并给我办好了手续。上了火车,我才发现,谁也不认识,很郁闷。火车上混熟了的几个人,下了车也找不找了。这样,我溜走前确实不知道该和谁说一声。
      我们三人在拉哈逛了一会儿,到物资站找了辆回二营营部的车,我坐在车上,看着一望无垠的黑土地,很是兴奋。压根也没想,接人的干部丢了一个人,会不会着急。到了我哥当时所在的工副业连,吃完饭后我哥送我回九连。到连队,碰到的第一个人是浓眉大眼很壮的男生,我问他天津知青住的宿舍在哪,他看了我一眼,却大喊了一声:丢了的天津人回来了.然后,领我到了宿舍。后来,我知道他叫潘松林哈尔滨知青。记忆中好像没受批评,当时的连队领导还是宽容的。当时住的宿舍好像是新盖的,很宽敞。后来这栋宿舍被连队安排成了粮店,姜明在那卖大米,白面。

第一次领工资
    人参加工作第一次领工资的情况应该是记忆深刻的。我们是五月底到九连的,第一次开支应该在六月或是七月初。记得当时的会计是孙秋菊出纳是解桂芳(对吗?),农工工资每月32块5.领了钱,我们都很高兴。出了会计室的门,刚走了几步,就见宋克勤一边高举着手中的钱,一边用天津话大喊:发工钱啦!写到这里不禁想到克勤,克忠你们在哪里,还好吗? 

小笑话
    刚到连队时对地里的农作物是不认识的,加之方言的关系,闹了一些笑话。我说的这个是真事,不是杜撰的。
    一天,大家去上工,一边走,一边唠嗑。天津知青息淑兰和排长(很熟悉的,抱歉想不起名子了)一起走。当时连队种了一些青麻,用来做绳子用。息淑兰不认识,指着这些作物用天津话问排长:“这是种的嘛”?排长答道:“这是麻”。息淑兰又提高了嗓门说“这是嘛”?排长仍然说:嗯,这是麻。

第一次写黑板报
    记得连队老食堂内有块黑板。当时石忠华是连队文书,黑板报搞的有声有色。刚到连队时,伙食不错,劳动强度也不大,空闲时间较多。
     一天晚饭后,石忠华找到我让我和他一起写板报。我知道我的字“巨烂”,连忙推辞。石忠华说 你是高中生没问题,不由分说把我拉到了黑板前。当时还不是很熟悉,不好意思耍赖,只好硬着头皮写。看着黑板上歪七扭八的字,石忠华也愣了,只好自己重写了一遍。从此,他在也不找我写板报了。后来,我做连队报道工作时,也坚决不碰黑板报。陈世栋调到九连后,一天不知怎么就说起了谁字写的好,他当时对我的字评价是“老练”。现在想起来,人家没好意思当面说我的字写的太”臭“。
      后来在工作中碰到给领导写材料,不得不在稿纸上一笔一划慢慢写,很痛苦。直到用上了计算机,才算解放了。

学会了吸烟
     刚到连队时间不长,大约在七,八月份。有一天通知我去草甸子上打草。为了给连队的牲口准备冬天的草料,已经有一个班在草甸子上干了一段时间了。我跟给他们送给养的车去,并让我带点香烟。我当时不吸烟,就买了最便宜的”握手“牌,一毛五一盒,买了 十盒。然后坐着拖拉机到了过了东阳还老远的草甸子,看到了搭在高坡上的窝棚,只记得当时有康东利,印保民,其他人想不起来了。最初的几天很好玩,特别是第一次看见大扇刀,很快学会了使用。可是好景不长,一天夜里下起了大雨,早上起来一看窝棚周围全是水,我们的窝棚成了孤岛,辛亏窝棚搭在了高处。没法干活了,几个人躺在窝棚内聊天,不知谁扔过来一颗烟,点着火吸了一口,又苦又辣,呛的我眼泪鼻涕一起流,很难受。一连几天,天天躺着聊天,慢慢也能吸几口了。但粮食吃完了,最后到了白水煮粉条的地步。好在,连队的拖拉机及时到了。我们赶紧拾掇拾掇爬上车往回开。谁知走了没多远,拖拉机陷在泥里,怎么也出不来了。天黑了,哥几个用做饭的一个大铁盆点着了草,烤火取暖。好容易熬到天亮,看到车陷的更深了。没办法,下车淌着水走吧,深一脚浅一脚,整整走了一天,才回到连队。回来后,也没打算继续吸烟,我是”握手“牌启蒙的,又苦又辣的哪能上瘾。可是,人家知道你吸烟了,不断的有烟送过来,也不好意思驳人家面子,更不能光抽别人的烟。于是乎,也买了烟去敬别人。这样,就抽到了现在,将近45年了,恶习难改。

纪午的”文彩“
    当时连队为了活跃气氛,每年都找几个人,排几个小节目。纪午脑子活,能写,每次都让他写点小快板,歌词之类的东西。写到这里,我脑中突然想起了当年的一段歌词。”发誓言震山河,革命豪情红似火,紧紧跟着毛主席,心中的太阳永不落“。那一次,让他写一段歌词,他积极性很高,很快写好了。大家让他念念,他张口便道”花儿好,花儿红“,话音未落,旁边的陈其芬,康牧青便笑的直不起腰来了。郝志参军走的那年,都穿上新军装了,赶上团里文艺汇演,还让他和陈其芬唱了一首”祖国一片新面貌“的二重唱后走的。二年后,郝志退伍了,回了鸡西,在鸡西矿物局宣传科工作,通了一段时间的信,后来联系断了。

zly 50团知青网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