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五
  祝玉妹:又见“大鹅蛋”
  祝玉妹:窃书
  祝玉妹:汽车撞墙
  祝玉妹:商店盘点
  祝玉妹:卖布丫头
  刘金铎:我是怎样下乡到兵
  叶金厢:贵 &
  王念:查哈阳之恋13&n
  韩伯英:牛舍小灶解人馋
  牛学仲:两张老照片的重逢
  薛仲迪:大牛舍
  薛仲迪:五道河
  修鹤年:林区午夜惊魂
  修鹤年:下乡第一天
  薛仲迪:当年事
  薛仲迪:报导员
  张雕:金边故事(五)采药
  张雕:金边故事(四)
  张雕:金边故事(三)送针
  张雕:金边故事(二)打狼
  张雕:金边故事
  王则林:回忆我的兵团、农
  胡克己:我所了解的团宣传
  南素:忆连队的业余生活
  刘连英:我去上海接知青
  于懿德:难忘的中秋节
  吴宏连:走近——张俊生
  韩伯英:连队里的主旋律
  叶民:一个孩子对知青的记
  高少伟:提车
  yuyang1602:别
  张石:拉哈小站
  郇江:难忘的张福琛团长
  叶金厢:难忘43年前那碗
  韩伯英 :辞旧
  李俊杰:四十多年前的“春
  王哲光:九连生活二三事
  贾宏图:三人行(知青三胞
  郇江:难忘的团首长【2】
  新起点:回忆五师师训班点
  郇江:难忘的团首长【1】
  张莉莉:四十年前在兵团时
  于春印:喝火令.难忘的知
  杨利明:随笔(333)居
  杨利明随笔(332)“友
  培莉:求学路上的波折
  崔京伦:岁月的印痕(续)
  崔京伦:岁月的印痕
  张勤嫚:我的小病人丽丽
  谭乃立:也说阶级斗争的那
  孟广琳:种葱、拔葱的故事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四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三
  杨利明:随笔(323)难
  杨亚平:难忘当年“大热炕
  石忠华:救战友
  刘明原:李戴张冠
  石忠华:知青集体逃难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二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过瑞兴:知青轶事(脱坯)
  过瑞兴:知青轶事(沤麻)
  董晓敏:告别黄浦江
  薛仲迪:战友速记
  张援朝:回京记
  薛仲迪 :手表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7】
  周绍铭:指南针的故事
  李春喜:在兵团考驾照的艰
  庄慧华:《兵团战士之歌》
  庄慧华:由《代表证》想起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6】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5】
  童昌达:记忆中的几件事(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4】
  祝玉妹:针线包的故事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3】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2】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1】
  吴宏连:一种愉悦的判断
  吴宏连:往事--一场突兀
  吴宏连:往事--一次难忘
  皇城龙狼:记忆查哈阳
  张石:在北大荒的那些年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一
  张石:最后一次会战
  常青藤:水饺锅里煮帽子
  薛仲迪:食堂记忆
 
 栏目导航  首页-知青岁月
新起点:回忆五师师训班点滴
作者:新起点 加入日期:2014-1-17 录入:顾龙 点击:1292
新起点:回忆五师师训班点滴 
作者:新起点 加入日期:2013-12-19 录入:顾龙 点击:211 
--------------------------------------------------------------------------------
 
新起点:回忆五师师训班点滴
作者:新起点 加入日期:2013-12-19 录入:知青 点击:3
黑龙江建设兵团五师为了提高全师的教学水平,增强师资力量,成立了师训班。一九七一年七月一日,我们在建党五十周年的人民日报的社论声中走进了五师师训班,开始了整整半年的学习生活。
        师训班有语文和数学两个班,我被分到语文班,班里四十人,都是各个团选派来的,基本都是来自各地的知青,就这样组成了一个陌生的大家庭。刚开始谁也不认识谁,觉得很不习惯,后来经过一起学习一起讨论,渐渐就熟悉了,慢慢的同学之间建立了深厚的友谊,从七月一日到十二月三十一日的一百八十四天,都觉得太短了。在我们印象中最深的除了我们齐齐哈尔地区的几个同学和天津的丁迎芝、张英俊等同学外,就是我小组的同学了,我们团结友爱,互相帮助,亲如兄弟姐妹。现在我都能把我们小组除了我之外的十一人的名字都叫出来,他们是孙华、王玉坤、赵吉田、李杰、许家石、岳秀兰、董晓敏、李广茂、刘金铎、孔祥智、马占民。当时何进老师教我们两班的政治外,每个班又各配备三名老师,语文班的班主任是果可文老师,他教我们基础知识,教习作的是崔向明老师,教文选的是何永铎老师。
      记得第一次果老师给我们上课,出了一段文言文让我们翻译,我一看很陌生,特别着急,我的同桌孙华是高中生,她也说没看见过,她看我着急就安慰我说没事,咱俩查查字典,再研究研究,怎么也能把作业交上去。我们用字典查每一个字的意思,根据字的意思,再编每句话的意思,好歹算把作业交上去了,结果闹了个大笑话,让果老师当了反面典型。当时我和孙华都觉得很难勘,下课后我俩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哈哈大笑,都说怎么会翻译出这么荒唐的故事来。这件事也成了我更加努力学习的动力。此后我和孙华成了好朋友,她在学习上没少帮助我。我的后桌是王玉坤和赵吉田,他们都比我大,我很尊重他们,但也没少麻烦他们,有时孙华忙着写东西,我有了难解之题,就回头去找他们研究,他们每次都是很热情的帮我解答,真像大哥哥一样。
      一晃到了实习阶段,全班三个小组分三个地方,崔向明老师带领我们一组在五十团,也就是丰收场直学校,果可文老师带领二组分到五十五团,何永铎老师带领三组在独立三团。孟庆茹和吴金莲是齐齐哈尔知青,我们非常要好,课余时间我们总在一起,也可能是地域相同的因素吧,我们无话不谈,这次他们在五十五团实习。一个星期六的下午我就去了五十五团看孟庆茹等好朋友,,正赶上第二天团里派车送实习的师生去太平湖和万人坑参观,心里想,我肯定去不上了,因第二天我得回丰收场部学校,星期一有我的课,心里很是着急,这时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劝说我跟着一起去参观,我怕耽误星期一的课,觉得不能去,一直摇头。这时董晓敏说;这是多好的机会啊,上哪找这机会去啊,有什么不能去的,后天早晨起个大早走回去,不会耽误上课的。我心里忽然一亮,这个办法可行,我就下决心明天和大家去参观。这件事到现在我一直感谢董晓敏。
      第二天上午九点左右就到了六十七团境内的万人坑,万人坑是日本鬼子统治时期,抓的劳工死后埋葬的地方,面积很大,周围高,慢坡下到底,我们看到了很多白骨,有讲解员给我们讲了劳工当时在日本鬼子的皮鞭下受苦受难的情景,我们心里非常难过,劳工那种非人的生活深深地印在脑海里,让我们对日本侵掠者的痛恨又增加了几分,这国恨对我们中国人来说是永远不会忘记的,故此我们每个人的心情都是很沉重的,参观万人坑结束后,我们全体在一小堆白骨前合了影,以作纪念。
       我们又来到了太平湖,我们在五米宽的大坝上走着,大坝很长,七百三十米,由于时间关系,我们没有走到头,看着那湖面,让人的心情豁然开朗,再也不像刚才在万人坑时的压抑。那天非常晴朗,一丝风也没有,湖水平静的像一面镜子,真可以让人想象得出它是仙女下凡用的梳妆镜。天空湛蓝湛蓝的,没有一朵云,把湖水照成蓝色的,它又好像是镶嵌在天地间的一块蓝宝石,假如太平湖周围的小土山再高一些,它真可以与漓江媲美了,看到这番景象,使我们心旷神怡,真想变成一只鸟在湖水的上方尽情的飞翔,好好享受这份宁静、蓝色的世界,自从下乡以来没看见过这么大的水面,这也是兵团五师的一大靓丽的风景线,当时五师师部附近的各团主要种大豆小麦,不发展水利养殖事业,只有四十七团有一条天然江水,后来五十三团修了九连六一八水库。大家见水见得太少了,所以大家对太平湖水库刮目相看,对查哈阳刮目相看,那是鱼米之乡啊。
      美丽壮观的太平湖水库,那是日本侵略者为了疯狂的掠夺中国的财富,灌溉查哈阳的水稻田,在一九四一年抓劳工修的,那些劳工过着非人的生活,付出高强的劳动力,万人坑的那些白骨就是他们的冤魂呢。
      接着有人简单给我们介绍了太平湖的历史。
      太平湖水库因在太平山脚下而得名,一九四一年日本侵略者为了开发查哈阳的水稻,加大灌溉面积,抓劳工开始修筑太平湖水库,一九四三年竣工,由于设计标准低,施工质量差,闸门启闭不灵,输水洞闸孔泄量小,以后不断出现漏洞管涌,解放后不断的维修,一九六三年开始全面整修,一九六五年七月竣工,整修后现在大坝长七百三十米,平均坝高十一米,底宽十二米,顶宽五米,输水隧洞马蹄形无压隧洞,洞径三点八米,洞长二百六十米,洞身全部衬砌,,不像日本鬼子那么糊弄只砌了一部分,水流量一大就非常危险,出口有消力池,单孔平板钢闸门,启闭相当灵活,水库标准为百年一遇洪水设计,五百年一遇洪水校核,这么大规模的整修。共耗资二百九十万元,由省农垦厅、省水利厅、查哈阳农垦局,嫩江专属水利局、建设银行齐齐哈尔分行、甘南县人民委员会以及设计、施工等单位共同检查验收,
      看着这美丽的水库的壮观景象,想想刚才在万人坑看到的白骨,心里真是百感交集。
      参观结束后,六十七团食堂为我们准备了午餐,炖了一锅大鱼,每人一盘,有的盘里是鱼肉,有的盘里是鱼头,我分到的是一盘鱼头,好朋友们都争着和我换,孟庆茹硬是把她的鱼肉换给了我,我的心里特别感动。
      回到五十五团团部已经很晚了。第二天早晨我早早起来赶回丰收农场,我走得很快,那也很难赶上上课时间,正在急得不行,后面过来一辆嘎斯,我一摆手车停了我问司机经过丰收吗,司机说不经过,到海洋,但能捎你一段,还剩几里地了,把我高兴的连说谢谢,我在上课铃响十分钟之前赶到了学校,孙华说;你可按时回来了,急死我了。大家七嘴八舌的,我也没时间解释,放学再和她们说吧,我迅速做好了上课的准备。
      这次去看望好朋友,偶遇参观,还没耽误上课,我在心里偷着乐了。
      一眨眼一百八十四天过去了,五师师训班结束了,大家各奔东西,真的好留恋那段美好时光啊。
本主题由 陆建东 于 3 天前 生成文章

转录於金色年华知青网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