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五
  祝玉妹:又见“大鹅蛋”
  祝玉妹:窃书
  祝玉妹:汽车撞墙
  祝玉妹:商店盘点
  祝玉妹:卖布丫头
  刘金铎:我是怎样下乡到兵
  叶金厢:贵 &
  王念:查哈阳之恋13&n
  韩伯英:牛舍小灶解人馋
  牛学仲:两张老照片的重逢
  薛仲迪:大牛舍
  薛仲迪:五道河
  修鹤年:林区午夜惊魂
  修鹤年:下乡第一天
  薛仲迪:当年事
  薛仲迪:报导员
  张雕:金边故事(五)采药
  张雕:金边故事(四)
  张雕:金边故事(三)送针
  张雕:金边故事(二)打狼
  张雕:金边故事
  王则林:回忆我的兵团、农
  胡克己:我所了解的团宣传
  南素:忆连队的业余生活
  刘连英:我去上海接知青
  于懿德:难忘的中秋节
  吴宏连:走近——张俊生
  韩伯英:连队里的主旋律
  叶民:一个孩子对知青的记
  高少伟:提车
  yuyang1602:别
  张石:拉哈小站
  郇江:难忘的张福琛团长
  叶金厢:难忘43年前那碗
  韩伯英 :辞旧
  李俊杰:四十多年前的“春
  王哲光:九连生活二三事
  贾宏图:三人行(知青三胞
  郇江:难忘的团首长【2】
  新起点:回忆五师师训班点
  郇江:难忘的团首长【1】
  张莉莉:四十年前在兵团时
  于春印:喝火令.难忘的知
  杨利明:随笔(333)居
  杨利明随笔(332)“友
  培莉:求学路上的波折
  崔京伦:岁月的印痕(续)
  崔京伦:岁月的印痕
  张勤嫚:我的小病人丽丽
  谭乃立:也说阶级斗争的那
  孟广琳:种葱、拔葱的故事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四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三
  杨利明:随笔(323)难
  杨亚平:难忘当年“大热炕
  石忠华:救战友
  刘明原:李戴张冠
  石忠华:知青集体逃难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二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过瑞兴:知青轶事(脱坯)
  过瑞兴:知青轶事(沤麻)
  董晓敏:告别黄浦江
  薛仲迪:战友速记
  张援朝:回京记
  薛仲迪 :手表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7】
  周绍铭:指南针的故事
  李春喜:在兵团考驾照的艰
  庄慧华:《兵团战士之歌》
  庄慧华:由《代表证》想起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6】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5】
  童昌达:记忆中的几件事(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4】
  祝玉妹:针线包的故事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3】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2】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1】
  吴宏连:一种愉悦的判断
  吴宏连:往事--一场突兀
  吴宏连:往事--一次难忘
  皇城龙狼:记忆查哈阳
  张石:在北大荒的那些年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一
  张石:最后一次会战
  常青藤:水饺锅里煮帽子
  薛仲迪:食堂记忆
 
 栏目导航  首页-知青岁月
张莉莉:四十年前在兵团时的文字
作者:张莉莉 加入日期:2014-1-8 录入:顾龙 点击:1422
张莉莉:四十年前在兵团时的文字
作者:张莉莉 加入日期:2013-12-16 录入:李余康 点击:320
张莉莉   四十年前在兵团时的文字
作者:张莉莉 加入日期:2013-12-16 录入:知青 点击:6

四十年前采访记
      这篇文章是当年在报道组时我写的一篇记实报道。记忆中还获过奖。这次翻箱倒柜看到这篇手稿。联想起兵团的生活,心潮起伏!
今天贴在这里和大家分享!当年的水平不要见笑 !

                                     记我连麦播战斗侧记  

    听说麦播战斗很紧张,动人的事迹可多了,我这个报道员手又有点发痒。可巧连队叫我下地去了解麦播进展,我可高兴啦!这是一次多么好的学习机会呀!

    当我坐上往地里送种、送肥的罗马时,一眼看见连队的卫生员小汤、会计统计小刘、小吕。他们脸上被风吹的又黑又脏,我不禁明白了他们这在为麦播战斗贡献力量!我试探的问‘你们跟几天车啦?’ 小刘抢先说:‘麦播以来一直跟车。’我又接着问‘你们有什么感觉吗?’小吕逗趣的说,怎么没感觉,馒头吃得很香。卫生员小汤深有感触的说,‘劳动锻炼人啊!’……···几句问话他们恍然大悟,一块儿叫起来,‘哎呦!是不是当土记者啦?快到地里去采访吧,动人的事迹可多了!我们还远远的落在他们后面呢!’说话间罗马开到了地儿,我纵身跳下来。 57号机车风尘扑扑正好朝我这方向开来。 我盘算着,怎样开口呢?‘咔’一声车停下来了。第一个开口的是信号员刘兰同志。(上海女知青)她知道我的来意后,就热情的和我谈开了,刘兰说,麦播开始以来,驾驶员李君同志对这次麦播战斗认识高,对工作极端负责任,严把质量关,……这时李君也闻声赶来,抢着说,我不行,还是先说说咱们的信号员吧,他是个女同志,但她和男同志一样,既当指挥员又当战斗员,抓紧一切空隙时间学习,联系实际学。

    刘兰谦逊的说,这都是应该的。两人争执半天,我也无法搭言。还好我说,你俩介绍一下你们机车的情况,这才结束了他俩的‘争吵’,这时他们的话匣子可打开了。

    提起57号机车组,还得从上次评红旗说起。为了弄明白‘红旗’怎么回事,我插嘴问了一句,怎么你们还有流动红旗? “是呀!为了麦播进度,展开社会主义劳动竞赛,两个机车有一面流动红旗。第一阶段红旗评到我们车。我们觉得我们各方面与80号机车组比,还有很大差距,距离党支部的要求,等到麦播胜利的要求还差得很远,这面红旗对我们是一次鼓励,是一面拉动麦播进度的动力红旗,为使麦播战斗早日报捷,在连刮两天大风的不利条件下,我们团结一心。冯永山、朱玉章不顾风沙扑面,一次又一次的排除麦播中的故障,不厌其烦的跳上跳下,在自然条件恶劣的情况下,一天播麦面积达22垧,……”他们正津津有味的介绍着,我听着正入神儿,80号机车一圈儿也回来了。不知谁插上一句,80号干的更惊人,到那去看看吧。李师傅谦逊的对我说,80号机车组,干的比我们好,小张去吧!我当时被他们精益求精的工作作风深深地感动了。

    告别了57号机车组的同志们,转身向80号机车走去。 远远看见80号机车拽着了台播种机,稳重的向前开进着,后面留下一趟趟笔直的麦垅。我一跃身上了播种台。……

    机车开动了,尘土无情的迎面扑来,我半睁着眼睛熏视着,跟车的同志们个个都成了灰土人,但是他们都是风吹不背,沙打不迷呀! 我被他们这种忘我的革命精神鼓起了勇气。我站在播种台上睁开了眼睛。深深感到:参加麦播的同志们几天来真是辛苦呀!为了我连粮食上纲要,夺取农业的更大丰收,而不怕风吹土打,在地里吃,晚上很晚回来毫无怨言,多么惊人的毅力呀!……‘小张你来了!’一声熟悉的叫喊,打断我的沉思。80号驾驶员杨汝忠师傅出现在我身旁。我敬佩的说,杨师傅,辛苦了!杨师傅说,没什么,为了麦播胜利,我们只做了一点应该做的工作。当我问到他们机车的进展情况时,杨师傅却谦虚的说,我们做的还不够好,虽然我们也是风里来土里去,但是我们的成绩没有57号机组显著。我们机车组的同志们有决心向先进学习,团结一心,为了一个目标,为把我连麦播任务胜利完成而共同努力,坚持到最后胜利。……

    时间似箭,天渐渐的黑下来,结束了我这一下午的任务。我似乎还没有完全了解到我要了解的东西。 不!现在可以说通过一下午的采访外,更加了解机务战士们大干社会主义的革命劲头,忘我工作的革命精神,谦逊朴素的高贵品质和脚踏实地的工作作风。从而也给我上了一堂生动实际的教育课!  
                                                                                                        五十团 十九连  张莉莉 
zly 50团知青网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