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五
  祝玉妹:又见“大鹅蛋”
  祝玉妹:窃书
  祝玉妹:汽车撞墙
  祝玉妹:商店盘点
  祝玉妹:卖布丫头
  刘金铎:我是怎样下乡到兵
  叶金厢:贵 &
  王念:查哈阳之恋13&n
  韩伯英:牛舍小灶解人馋
  牛学仲:两张老照片的重逢
  薛仲迪:大牛舍
  薛仲迪:五道河
  修鹤年:林区午夜惊魂
  修鹤年:下乡第一天
  薛仲迪:当年事
  薛仲迪:报导员
  张雕:金边故事(五)采药
  张雕:金边故事(四)
  张雕:金边故事(三)送针
  张雕:金边故事(二)打狼
  张雕:金边故事
  王则林:回忆我的兵团、农
  胡克己:我所了解的团宣传
  南素:忆连队的业余生活
  刘连英:我去上海接知青
  于懿德:难忘的中秋节
  吴宏连:走近——张俊生
  韩伯英:连队里的主旋律
  叶民:一个孩子对知青的记
  高少伟:提车
  yuyang1602:别
  张石:拉哈小站
  郇江:难忘的张福琛团长
  叶金厢:难忘43年前那碗
  韩伯英 :辞旧
  李俊杰:四十多年前的“春
  王哲光:九连生活二三事
  贾宏图:三人行(知青三胞
  郇江:难忘的团首长【2】
  新起点:回忆五师师训班点
  郇江:难忘的团首长【1】
  张莉莉:四十年前在兵团时
  于春印:喝火令.难忘的知
  杨利明:随笔(333)居
  杨利明随笔(332)“友
  培莉:求学路上的波折
  崔京伦:岁月的印痕(续)
  崔京伦:岁月的印痕
  张勤嫚:我的小病人丽丽
  谭乃立:也说阶级斗争的那
  孟广琳:种葱、拔葱的故事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四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三
  杨利明:随笔(323)难
  杨亚平:难忘当年“大热炕
  石忠华:救战友
  刘明原:李戴张冠
  石忠华:知青集体逃难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二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过瑞兴:知青轶事(脱坯)
  过瑞兴:知青轶事(沤麻)
  董晓敏:告别黄浦江
  薛仲迪:战友速记
  张援朝:回京记
  薛仲迪 :手表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7】
  周绍铭:指南针的故事
  李春喜:在兵团考驾照的艰
  庄慧华:《兵团战士之歌》
  庄慧华:由《代表证》想起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6】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5】
  童昌达:记忆中的几件事(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4】
  祝玉妹:针线包的故事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3】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2】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1】
  吴宏连:一种愉悦的判断
  吴宏连:往事--一场突兀
  吴宏连:往事--一次难忘
  皇城龙狼:记忆查哈阳
  张石:在北大荒的那些年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一
  张石:最后一次会战
  常青藤:水饺锅里煮帽子
  薛仲迪:食堂记忆
 
 栏目导航  首页-知青岁月
培莉:求学路上的波折
作者:培莉 加入日期:2013-12-21 录入:李余康 点击:1192
培莉:求学路上的波折
作者:培莉 加入日期:2013-12-03 录入:李余康 点击:180
培莉:求学路上的波折
学路上的波折作者:培莉 加入日期:2013-12-02 录入:知青 点击:6


    每个人的一生都会有很多刻骨铭心的往事,我历经16年之久的求学之路,令我终身不忘。

                                 档案遗失求学机会被失去

    1969年5月份我离开上海,奔赴黑龙江建设兵团五十团五连,16岁的我,渴望文化知识,盼望重新读书的机会。
    1975年,幸运终于降临了,我荣幸地被推荐去哈尔滨建筑工程学院读书.我好兴奋,好激动,好幸福!可是,半个月后的一天,我突然接到营部机关干事邱婉凤的电话:"你的档案至今没有送到营部招生办,你的上学名额只能作自动放弃了."天哪,事情怎么会是这样?我的档案在哪里呀?晴空霹雳,一桶冰水劈头盖脑地浇在我的身上,浇灭了我滚烫的心.当时我心里的苦,我心里的痛,能跟谁去诉说,又有谁会对此负责呢?那年,李明山的女儿去哈尔滨上了大学事后才知道,我的档案因推荐老师被借去审阅,不知在哪个环节遗失了。
    1976年,由于审批我入党事宜,组织上派二位上海知青到上海为我重新建立了档案.现在想起来,当时的档案非常之简单:学生入学登记表,学生毕业生登记表,父母亲的政治情况,仅此而已。但当时工作人员的疏忽,案的遗失使我来之不易的求学机会被迫失去,给我造成了终生的伤害。

                                      回沪心切放弃求学

    一九七七年,全国恢复高考。通过积极复习迎考,我被沈阳冶金机械学院录取。重新踏进学校的大门,我感到兴奋和自豪。由于文化底子薄,基础差,各科成绩都几乎跟不上,经过一个学期的努力拼搏,我的学习成绩均名列前茅,并担任了系党总支组织委员。

  一九七八年十一月,我收到战友陈幼芳的来信:连队的战友都返城了。一石激起千层浪,原本一心读书的我,心情七上八下,回上海是我朝思暮想的事,读书是多年我的愿望,最终我毅然决定放弃学业先回连队再转回上海。我立即请假回了连队,遇到指导员倪永刚,他说,你抓紧去办手续吧!我风尘仆仆赶回沈阳,通过同学的父亲沈阳市公安局的关系,以读书跟不上为由,并写下了绝不反悔的承诺书,办妥了户口迁移回黑龙江的手续。

  不想在团部警署报户口时,遭到了政治处赵副主任的竭力反对和阻止,他说:你是国家计划招生的,不能说退就退。事情就这样被卡壳了。怀里揣着户口迁移证,就是报不上户口,顿时天眩地转,我居然成了袋袋户口的人了,我该怎么办?

    知青宿舍已经不存在了,我暂住在上海知青谈来娣家。为了回上海,我一定要去竭力争取。当年,我们50团与55团合并成查哈阳农场,人生地不熟,5连到查哈阳农场场部有20多里路,但要解决问题必须去农场场部。回上海的强烈愿望迸发出天大的勇气和意志,柔弱且个子矮小的我,不会骑车的我,问老乡借来28寸男式自行车,在那数九寒天、天寒地冻的日子里,每天带着自行车半推半就地往返在连队到场部的公路上。度日如年、饱尝煎熬,求爷爷,拜奶奶,查哈阳农场的办公大楼和家属区都留下了我凄凉的身影。功夫不负有心人,1979年1月2日,场部领导终于准许我申报户口的申请。1979年2月,总算回到了日夜思念的故乡---上海。

                                  努力拼搏圆大学梦

    到了上海,我继续为圆我的大学梦而奋斗。每天白天工作,晚上进学校读书。1979年至1982年,我系统地学完了高中文、理科的课程,取得了高中文理科的毕业证书。1982年至1985年因结婚生女,暂时中断了学业。1986年,孩子才二岁,我又启动了读书的征程,每天晚上参加高考复习班的学习,1987年考入上海大学商学院财务会计专业。

    在上大学三年的日子里,我克服了工作忙、上有老、下有小、家务多、时间紧等等的重重困难,如饥似渴地努力读书,年年被评为三好学生。读书占据了我整个的心房,求学占据了我相当多的时间和精力,当时的我一心为了实现自己的梦想,甚至少于顾及家庭和孩子,至今仍深感内疚,愧对了女儿。
     1990年,我获得了大学毕业证书,终于圆了自己的大学梦。


秦转录於50团知青网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