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五
  祝玉妹:又见“大鹅蛋”
  祝玉妹:窃书
  祝玉妹:汽车撞墙
  祝玉妹:商店盘点
  祝玉妹:卖布丫头
  刘金铎:我是怎样下乡到兵
  叶金厢:贵 &
  王念:查哈阳之恋13&n
  韩伯英:牛舍小灶解人馋
  牛学仲:两张老照片的重逢
  薛仲迪:大牛舍
  薛仲迪:五道河
  修鹤年:林区午夜惊魂
  修鹤年:下乡第一天
  薛仲迪:当年事
  薛仲迪:报导员
  张雕:金边故事(五)采药
  张雕:金边故事(四)
  张雕:金边故事(三)送针
  张雕:金边故事(二)打狼
  张雕:金边故事
  王则林:回忆我的兵团、农
  胡克己:我所了解的团宣传
  南素:忆连队的业余生活
  刘连英:我去上海接知青
  于懿德:难忘的中秋节
  吴宏连:走近——张俊生
  韩伯英:连队里的主旋律
  叶民:一个孩子对知青的记
  高少伟:提车
  yuyang1602:别
  张石:拉哈小站
  郇江:难忘的张福琛团长
  叶金厢:难忘43年前那碗
  韩伯英 :辞旧
  李俊杰:四十多年前的“春
  王哲光:九连生活二三事
  贾宏图:三人行(知青三胞
  郇江:难忘的团首长【2】
  新起点:回忆五师师训班点
  郇江:难忘的团首长【1】
  张莉莉:四十年前在兵团时
  于春印:喝火令.难忘的知
  杨利明:随笔(333)居
  杨利明随笔(332)“友
  培莉:求学路上的波折
  崔京伦:岁月的印痕(续)
  崔京伦:岁月的印痕
  张勤嫚:我的小病人丽丽
  谭乃立:也说阶级斗争的那
  孟广琳:种葱、拔葱的故事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四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三
  杨利明:随笔(323)难
  杨亚平:难忘当年“大热炕
  石忠华:救战友
  刘明原:李戴张冠
  石忠华:知青集体逃难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二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过瑞兴:知青轶事(脱坯)
  过瑞兴:知青轶事(沤麻)
  董晓敏:告别黄浦江
  薛仲迪:战友速记
  张援朝:回京记
  薛仲迪 :手表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7】
  周绍铭:指南针的故事
  李春喜:在兵团考驾照的艰
  庄慧华:《兵团战士之歌》
  庄慧华:由《代表证》想起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6】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5】
  童昌达:记忆中的几件事(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4】
  祝玉妹:针线包的故事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3】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2】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1】
  吴宏连:一种愉悦的判断
  吴宏连:往事--一场突兀
  吴宏连:往事--一次难忘
  皇城龙狼:记忆查哈阳
  张石:在北大荒的那些年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一
  张石:最后一次会战
  常青藤:水饺锅里煮帽子
  薛仲迪:食堂记忆
 
 栏目导航  首页-知青岁月
谭乃立:也说阶级斗争的那些事
作者:谭乃立 加入日期:2013-12-11 录入:李余康 点击:1143
谭乃立:也说阶级斗争的那些事
作者:谭乃立 加入日期:2013-10-31 录入:顾龙 点击:244
也说阶级斗争的那些事(谭乃立) 
作者:(谭乃立) 加入日期:2013-10-30 录入:知青 点击:11 
--------------------------------------------------------------------------------
 
                                           也说阶级斗争的那些事


                                                谭乃立




       拜读了连瑛大哥写的“阶级斗争的那些事”深有同感。我在五连工作的时间不长,遇到了几件事,记录于后,和战友们共同回味 40年前发生在五十团连队的那些事。
   五连有个“二老改”叫梁成瑞,曾经是光明日报记者,1957 年被打成右派而在农场接受改造。1975 年邓小平搞整顿,他回北京探亲,凭着曾经的新闻记者的敏感,了解到教育界的一些情况。回连队后,不知出于什么想法,也可能是出于中国知识分子的良知,也可能是其它原因,竟然不顾自己的身份,斗胆给连队写了一封信,大意是现在全国形势一片大好,尤其是教育界,可我们五连作为兵团的先进连队,却有点跟不上形势,他用了以下语言形容五连的小学校是“门窗残缺、道路泥泞、操场荒芜、五星失色”。为此连队决定抓住这个“阶级斗争新动向”对老梁进行批判,倪指导员在批判之前为使老梁心服口服,特意把他找到小学门口针对信的内容逐条与之辩论,其中经典之处我听说是这样的:你说小学校门窗残缺,五连小学校的门窗虽然旧了一点,但一扇不缺,怎么能说是门窗残缺呢?至于道路泥泞,我们已经在通往小学校的道路上铺了大量的沙石,垫了道,怎能还说“泥泞”呢?操场上小学生经常进行各种体育活动,虽长了些草,也是北大荒的特色,怎能说是“荒芜”呢?还有小学校大门上的水泥五角星自小学建成后就没上过色,一直保持本色,根本谈不上“失色”。,既然你说的这些情况都不符合实际,那么,你的用心不是昭然若揭了吗?这种并不是站在一条起跑线上的辩论,结果如何,大家可想而知。
    此事发生于“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之前,最后不了了之,如果是在批邓之时,后果会更严重。
    还有一事,是关于老林吃饺子事件。
    1976 年国庆节,老林搞了点饺子馅,在宿舍里包饺子吃。正逢节日,一些知青战友也在一起凑热闹。因剩了点馅,到中秋节又接着包,结果正赶上毛主席逝世,有人反映“二劳改”在毛主席逝世之日吃饺子,还拉拢腐蚀知识青年。连队对此事非常重视,要老林写检查,还要召开批判会,对他的初步处理意见是定为坏分子。老林也算“老运动员”了,其他事情都不怕,但若定为坏分子,失去了公民权,就不能退休,而按当时政策,象他这样的单身退休是可以回原籍的。为此老林极为害怕,叫我帮他写检查(我与他同一宿舍,我是回民,不可能与他一起吃饺子)。为他写检查真是费了心思,不上纲上线不行,上纲上线不就成了名副其实的坏分子了吗?结果由我口述,他自己执笔写好了检查。批判大会那天连里停电,在大食堂里点起了蜡烛。或许是害怕,老林的检查念得结结巴巴,前言不搭后语,他又有口音,“吃”饺子念成“奇”饺子,于是乎满屋的知青和老职工只是反反复复的听到老林先“奇”了一回,后来又“奇”,“奇”完了又“奇”,大家忍俊不禁,想笑又不敢笑。批判会后老林被送到团部专门的劳改队去改造,有知青去团部办事还看到过他,但定为坏分子的事则未再提起。不久开始知青大返城,大家各奔东西,老林啥时解除改造回城,我就不知道了。老林,您还好吗?
    粉碎“四人帮”后,倪指导员到北京和老梁进行过沟通,我想老梁和倪指导员当时都会感慨万千的。如今倪指导已经作古,听说他后来返城后的业绩还是可圈可点的。
 
 ly50团知青网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