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五
  祝玉妹:又见“大鹅蛋”
  祝玉妹:窃书
  祝玉妹:汽车撞墙
  祝玉妹:商店盘点
  祝玉妹:卖布丫头
  刘金铎:我是怎样下乡到兵
  叶金厢:贵 &
  王念:查哈阳之恋13&n
  韩伯英:牛舍小灶解人馋
  牛学仲:两张老照片的重逢
  薛仲迪:大牛舍
  薛仲迪:五道河
  修鹤年:林区午夜惊魂
  修鹤年:下乡第一天
  薛仲迪:当年事
  薛仲迪:报导员
  张雕:金边故事(五)采药
  张雕:金边故事(四)
  张雕:金边故事(三)送针
  张雕:金边故事(二)打狼
  张雕:金边故事
  王则林:回忆我的兵团、农
  胡克己:我所了解的团宣传
  南素:忆连队的业余生活
  刘连英:我去上海接知青
  于懿德:难忘的中秋节
  吴宏连:走近——张俊生
  韩伯英:连队里的主旋律
  叶民:一个孩子对知青的记
  高少伟:提车
  yuyang1602:别
  张石:拉哈小站
  郇江:难忘的张福琛团长
  叶金厢:难忘43年前那碗
  韩伯英 :辞旧
  李俊杰:四十多年前的“春
  王哲光:九连生活二三事
  贾宏图:三人行(知青三胞
  郇江:难忘的团首长【2】
  新起点:回忆五师师训班点
  郇江:难忘的团首长【1】
  张莉莉:四十年前在兵团时
  于春印:喝火令.难忘的知
  杨利明:随笔(333)居
  杨利明随笔(332)“友
  培莉:求学路上的波折
  崔京伦:岁月的印痕(续)
  崔京伦:岁月的印痕
  张勤嫚:我的小病人丽丽
  谭乃立:也说阶级斗争的那
  孟广琳:种葱、拔葱的故事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四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三
  杨利明:随笔(323)难
  杨亚平:难忘当年“大热炕
  石忠华:救战友
  刘明原:李戴张冠
  石忠华:知青集体逃难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二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过瑞兴:知青轶事(脱坯)
  过瑞兴:知青轶事(沤麻)
  董晓敏:告别黄浦江
  薛仲迪:战友速记
  张援朝:回京记
  薛仲迪 :手表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7】
  周绍铭:指南针的故事
  李春喜:在兵团考驾照的艰
  庄慧华:《兵团战士之歌》
  庄慧华:由《代表证》想起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6】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5】
  童昌达:记忆中的几件事(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4】
  祝玉妹:针线包的故事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3】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2】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1】
  吴宏连:一种愉悦的判断
  吴宏连:往事--一场突兀
  吴宏连:往事--一次难忘
  皇城龙狼:记忆查哈阳
  张石:在北大荒的那些年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一
  张石:最后一次会战
  常青藤:水饺锅里煮帽子
  薛仲迪:食堂记忆
 
 栏目导航  首页-知青岁月
刘明原:李戴张冠
作者:刘明原 加入日期:2013-10-28 录入:李余康 点击:1047
刘明原:李戴张冠
作者:刘明原 加入日期:2013-09-23 录入:顾龙 点击:229
刘明原: 李戴张冠 
作者:刘明原 加入日期:2013-09-23 录入:知青 点击:5 
--------------------------------------------------------------------------------
 
诗话昔情
 刘明原

      2010年10月,在许多知青朋友,特别是唐永昌的帮助下,我的一本只为自娱,没买书号的草根之作《明心见性》付梓刊印。其中包括150余首诗词、14篇散文、2篇小说和60余幅书法。诗词作品中知青生活题材的有近40首,这里摘选其中12首报呈五十团知青文集编委会,以了对当年知青生活的怀念之情。

      李戴张冠

      2008年9月

      箱中皮帽几十顶,狗皮貉壳羊剪绒。春来客过箱渐满,秋去宾归底掏空。
      年年温风传谢语,岁岁飞雪递尊恭。旧帽有东亦无主,李戴张冠暖意浓。

      上世纪70年代,我在黑龙江兵团五十团团直学校工作。当时下面各营、连熟悉我的知青、朋友,凡是要到团部办事或去其他地方从团部转车时,都会到我这里小憩,星期天休息时更是常有同学、朋友到我这里来聚会。所以我的住处即是中转站,又是一个知青的小沙龙,故而总是人来人往,熙熙攘攘,宾客不断……。
      黑龙江的冬天北风凛冽、大雪纷飞,气温常在零下三四十度,不戴皮帽肯定会严重冻伤。这个季节,大家到我里这来的时候便都是全副武装,其中最不可或缺的就是大皮帽子。但到了四五月份,春天将至,气候转暖,再戴着大皮帽子就会捂得十分难受。所以每年春暖时分,凡在我处吃喝留宿的朋友,又都会把不便携带的大皮帽子随便的仍在我这里,积累起来就有几十顶,我只好特备一只木箱专门存放。
      秋去冬来,天气渐寒,凡来我处没带皮帽子的同学、朋友,又会从我这里随便翻出一顶扣在头上以御风寒,直至翻空。如此常常是张三戴走了李四的,李四抄走了王五的,王五牵去了赵六的。这样抄来牵去、李戴张冠,本来有主的帽子变得不知道谁是它的真正主人,于是大家成了所有帽子的共同主人。年复一年,大家一起享受着这些帽子的温暖,感受着“共有制”的便利。
      如今虽已时过境迁,但回忆这段往事,依然深感情意浓浓、暖人心扉。这件小事不正是那个时代人们之间不分彼此,有福同享的我为人人,人人为我的共产主义思想的绝好案例吗!我为此感动终身。遂作此诗以纪念。

转录於50团知青网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