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五
  祝玉妹:又见“大鹅蛋”
  祝玉妹:窃书
  祝玉妹:汽车撞墙
  祝玉妹:商店盘点
  祝玉妹:卖布丫头
  刘金铎:我是怎样下乡到兵
  叶金厢:贵 &
  王念:查哈阳之恋13&n
  韩伯英:牛舍小灶解人馋
  牛学仲:两张老照片的重逢
  薛仲迪:大牛舍
  薛仲迪:五道河
  修鹤年:林区午夜惊魂
  修鹤年:下乡第一天
  薛仲迪:当年事
  薛仲迪:报导员
  张雕:金边故事(五)采药
  张雕:金边故事(四)
  张雕:金边故事(三)送针
  张雕:金边故事(二)打狼
  张雕:金边故事
  王则林:回忆我的兵团、农
  胡克己:我所了解的团宣传
  南素:忆连队的业余生活
  刘连英:我去上海接知青
  于懿德:难忘的中秋节
  吴宏连:走近——张俊生
  韩伯英:连队里的主旋律
  叶民:一个孩子对知青的记
  高少伟:提车
  yuyang1602:别
  张石:拉哈小站
  郇江:难忘的张福琛团长
  叶金厢:难忘43年前那碗
  韩伯英 :辞旧
  李俊杰:四十多年前的“春
  王哲光:九连生活二三事
  贾宏图:三人行(知青三胞
  郇江:难忘的团首长【2】
  新起点:回忆五师师训班点
  郇江:难忘的团首长【1】
  张莉莉:四十年前在兵团时
  于春印:喝火令.难忘的知
  杨利明:随笔(333)居
  杨利明随笔(332)“友
  培莉:求学路上的波折
  崔京伦:岁月的印痕(续)
  崔京伦:岁月的印痕
  张勤嫚:我的小病人丽丽
  谭乃立:也说阶级斗争的那
  孟广琳:种葱、拔葱的故事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四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三
  杨利明:随笔(323)难
  杨亚平:难忘当年“大热炕
  石忠华:救战友
  刘明原:李戴张冠
  石忠华:知青集体逃难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二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过瑞兴:知青轶事(脱坯)
  过瑞兴:知青轶事(沤麻)
  董晓敏:告别黄浦江
  薛仲迪:战友速记
  张援朝:回京记
  薛仲迪 :手表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7】
  周绍铭:指南针的故事
  李春喜:在兵团考驾照的艰
  庄慧华:《兵团战士之歌》
  庄慧华:由《代表证》想起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6】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5】
  童昌达:记忆中的几件事(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4】
  祝玉妹:针线包的故事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3】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2】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1】
  吴宏连:一种愉悦的判断
  吴宏连:往事--一场突兀
  吴宏连:往事--一次难忘
  皇城龙狼:记忆查哈阳
  张石:在北大荒的那些年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一
  张石:最后一次会战
  常青藤:水饺锅里煮帽子
  薛仲迪:食堂记忆
 
 栏目导航  首页-知青岁月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八,放羊
作者:黎子林 加入日期:2013-10-23 录入:李余康 点击:1146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八,放羊
作者:黎子林 加入日期:2013-10-09 录入:顾龙 点击:269
连队生活散记之十八,放羊 
作者:黎子林 加入日期:2013-10-09 录入:知青 点击:4 
--------------------------------------------------------------------------------
 
        18.放羊
    我们五连有一群公羊,两群母羊,每群都是一百四五十只的样子。公羊有角,母羊没有角,羊身上的毛又厚又密,人们说这是改良羊。改良羊是绵羊的一种,短小的尾巴耷拉着,不像电影鸡毛信里海娃放的那群绵羊,长着个肥大的尾巴。老职工管公羊不叫公羊,叫爬(音pa,上声)子,母羊还是叫母羊。其它的牲畜,公猪叫抛栏儿(pao阴平,lan阴平),公马叫儿马,公牛叫牤子,公的猪马牛羊各有各的叫法。几个羊倌,常年只管放羊,农活再忙,铲地割地,都没他们的事儿。羊倌儿们头疼脑热家里有事儿的时候,管后勤的张景和副连长,就会跑到农业排要人,顶替缺勤的羊倌儿,这叫打掌子。我有过两次打掌子放羊的经历,一次是在夏天,一次是在冬天。
    夏天的这一次,是把羊赶到了太平湖畔的草甸子上。太平湖的夏天跟哈尔滨的夏天一样迷人,湖面上云蒸霞蔚波光粼粼,湖岸上绿草如茵野花点缀。风儿吹动着草浪,羊儿低闻着草香,鞭儿击碎了晨雾,歌声唤来了朝阳,一时间当个羊司令的感觉甚好。羊在草滩上走走停停,找寻自己爱吃的草。羊的上下两个嘴唇紧着忙活,一付急不可耐的样子,不怪人家都说白羊座是急脾气。牧歌中唱道,蓝蓝的天上飘动着白云,白云的下面是雪白的羊群。其实羊的身上油乎乎脏兮兮的,还粘了不少的老蒼子,离雪白二字相距甚远。午后,天热起来,吃饱了的羊三三两两地卧在灌木长草下倒嚼,我也乐得找个树荫小憩一下。羊倌儿们说,这时候的羊是最好放的,不乱跑,不祸害庄稼,春天的羊不好放,冬天羊好放人遭罪。有个羊倌儿叫孙国,那年五十多岁,身材瘦小,留着山羊胡子,说话嘎声嘎气的,活脱的一个座山雕。春天的时候,孙国放的是一群母羊。远远的有一只爬子嗅到这边母羊的气味,便春心萌动,兴冲冲地跑了过来。孙国就招呼我们,捉住这个违纪的公羊,把它翻过来,用鞭杆子狠打,直打得那个地方血肉模糊。待到我们松开手,那爬子便一溜烟地逃走了。孙国还不解恨地连声骂道,叫你骚,叫你骚,看你再敢不敢。据说这样的一次惩罚,不但能让当事的公羊记一辈子,还能以儆效尤,起到示范作用。兵团对于改良羊的繁育,从配种到接生,都有很严格的操作规程。如果有哪只羊想要争取自由,那就非挨打不可。夏天天长,五六点钟了太阳还老高,可是羊已经惦记着回羊圈里吃精饲料了,咩咩地叫个不停,更兼蚊子和小咬就要上班了,于是我摇动牧羊鞭,赶着羊群回村。一路上,我想数一数这群羊有多少只,数来数去数不清楚,要么数乱套了,要么数一次一个数,只好随它去了。
    再说冬天的这一次,是一个风雪天。早上知道天气不好,我把自己从头到脚捂了个严实,然后才到村子西头来赶羊。临出发时,张景和副连长大声嘱咐我,天不好,别走远了,就到1号地吧。我应了一声,顶着西北风,赶着羊群走上通往六连的公路,然后拐进到了1号地。1号地在村子西北,离村子最近,东西垄长一千六七百米,南北不到一公里,那年种的是苞米。苞米收获以后,苞米秸子已经分给老职工拉回各自家里了,雪下残留的苞米叶子和干枯的杂草,就是羊群的食物。我跟在羊群的后边,顺着垄沟由西往东走,听凭白毛风在身后呼啸。羊对这种天气好像也不大在乎,它们用两片粉乎乎的嘴唇,急急地拱开地上的冰雪,拽出雪下的残枝败叶,倒也吃得不亦乐乎。
    看着羊们用那几乎不能遮羞的短尾巴,不停地左右摆动,来抵御身后吹来的风雪,我有些为羊感到不平。本来这些羊出生时,都有一根长长的尾巴。但是为了减少羊的能量消耗,降低饲料成本,羊倌们在羊羔的尾巴根上扎了一根猴皮筋,使尾巴的血脉不能流通,然后坏死脱落。没了天生的长尾巴,美观与否还在其次,门户洞开,被寒风吹坏了肚子怎么办? 
    渐渐走到了一号地的东头,看看时间还早,我就把羊群往北边赶了百十米远,接着由东往西,顶着风雪驱赶羊群。羊不愿意顶着风雪走,宁可让寒风吹屁股。我只好挥动鞭子,来回奔跑,把想要风吹屁股的羊赶了回去,一会儿身上竟跑出汗来。平心而论,羊是一种很温顺的动物,看看拗不过我,就不再有什么想法。它们互相拥挤着抵御风雪,也不好好采食,只是埋头走路。这是一群母羊,肚子已经很显了,再过两个来月,它们就要产羔。忽然我觉得羊很可怜,大着个肚子,冰天雪地里只能啃食些枯草,还要为人类提供毛皮和肉食。联想到了羊肉,不禁咽了一口唾沫,细想想上一次吃羊肉,好像还是刚来兵团不久的事儿。一天夜里张三(当地人把狼称作张三)进到了羊圈里,咬死不少母羊。张三有个坏毛病,它不是咬死一只就吃这一只算了,而是尽力而为,一只接一只地连着咬,最后也不好好吃肉,吃了点儿羊肠子就跑了。拜张三所赐,那一次连里职工和知青都吃到了羊肉。后来连里加固了羊舍,又在院墙上挂了不少吓唬张三的瓶瓶罐罐,风吹过来叮当作响。张三多疑,就不再光顾,我们便不再有羊肉吃了。
    中午时分,我把羊赶回了羊圈。下午风雪愈加猛烈,不适合野外放牧,张连长给羊放了假。羊歇了,我也歇了。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