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五
  祝玉妹:又见“大鹅蛋”
  祝玉妹:窃书
  祝玉妹:汽车撞墙
  祝玉妹:商店盘点
  祝玉妹:卖布丫头
  刘金铎:我是怎样下乡到兵
  叶金厢:贵 &
  王念:查哈阳之恋13&n
  韩伯英:牛舍小灶解人馋
  牛学仲:两张老照片的重逢
  薛仲迪:大牛舍
  薛仲迪:五道河
  修鹤年:林区午夜惊魂
  修鹤年:下乡第一天
  薛仲迪:当年事
  薛仲迪:报导员
  张雕:金边故事(五)采药
  张雕:金边故事(四)
  张雕:金边故事(三)送针
  张雕:金边故事(二)打狼
  张雕:金边故事
  王则林:回忆我的兵团、农
  胡克己:我所了解的团宣传
  南素:忆连队的业余生活
  刘连英:我去上海接知青
  于懿德:难忘的中秋节
  吴宏连:走近——张俊生
  韩伯英:连队里的主旋律
  叶民:一个孩子对知青的记
  高少伟:提车
  yuyang1602:别
  张石:拉哈小站
  郇江:难忘的张福琛团长
  叶金厢:难忘43年前那碗
  韩伯英 :辞旧
  李俊杰:四十多年前的“春
  王哲光:九连生活二三事
  贾宏图:三人行(知青三胞
  郇江:难忘的团首长【2】
  新起点:回忆五师师训班点
  郇江:难忘的团首长【1】
  张莉莉:四十年前在兵团时
  于春印:喝火令.难忘的知
  杨利明:随笔(333)居
  杨利明随笔(332)“友
  培莉:求学路上的波折
  崔京伦:岁月的印痕(续)
  崔京伦:岁月的印痕
  张勤嫚:我的小病人丽丽
  谭乃立:也说阶级斗争的那
  孟广琳:种葱、拔葱的故事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四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三
  杨利明:随笔(323)难
  杨亚平:难忘当年“大热炕
  石忠华:救战友
  刘明原:李戴张冠
  石忠华:知青集体逃难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二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过瑞兴:知青轶事(脱坯)
  过瑞兴:知青轶事(沤麻)
  董晓敏:告别黄浦江
  薛仲迪:战友速记
  张援朝:回京记
  薛仲迪 :手表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7】
  周绍铭:指南针的故事
  李春喜:在兵团考驾照的艰
  庄慧华:《兵团战士之歌》
  庄慧华:由《代表证》想起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6】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5】
  童昌达:记忆中的几件事(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4】
  祝玉妹:针线包的故事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3】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2】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1】
  吴宏连:一种愉悦的判断
  吴宏连:往事--一场突兀
  吴宏连:往事--一次难忘
  皇城龙狼:记忆查哈阳
  张石:在北大荒的那些年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一
  张石:最后一次会战
  常青藤:水饺锅里煮帽子
  薛仲迪:食堂记忆
 
 栏目导航  首页-知青岁月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七,打苫房草
作者:黎子林 加入日期:2013-10-16 录入:顾龙 点击:1260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七,打苫房草 
作者:黎子林 加入日期:2013-10-06 录入:顾龙 点击:188 
--------------------------------------------------------------------------------
 
连队生活散记之十七,打苫房草 
作者:黎子林 加入日期:2013-10-05 录入:知青 点击:4 
--------------------------------------------------------------------------------
 
        17.打苫房草
    72年秋日里的一天,我和一个叫陈志善的上海知青去帮老邹家打苫房草。老邹家的马架紧挨着知青的宿舍,老邹头邹喜昌为我们知青烧过炕,邹大娘是蒙古族的,待我们就像个老妈妈,老邹头的弟弟,人称80号的邹喜伦是我们二排干活儿的主力,这一家人都跟我们知青很是熟稔。正好赶上放假,所以80号跟我一提,我就答应了。
    早上,80号带着我们俩,来到打苫房草的地方。这里离六连不远,靠近湖边,有一尺来深的水,浓密的苫房草长得有齐腰高。到了地头,照例先冒上一口烟,顺便把镰刀磨上几下,接着二话不说,下水干活。9月初的天气,已经有些寒意,我们穿的是农田鞋(荒友们都知道的),只防扎脚,不防进水,趟着水干活儿,膝盖以下全都湿漉漉凉冰冰的,不大舒服。
    割苫房草跟割麦子差不多,先割下来放成一铺儿一铺儿的,然后用苫房草作腰(音yao,去声)子,把每一铺儿苫房草都捆成草个子。捆草的工作,主要是由80号来完成,他的力气大,捆的草个子又大又结实。头一气活儿干了两个多钟头,抽口烟后接着干活儿直到中午。午饭大约是豆角茄子土豆乱炖,还有大馒头,没有酒。饭后稍事休息,大家找了个干爽的地方歪在那里,在太阳下晒晒泡得发白的双脚。都不是爱讲话的人,各自闷头抽烟。我耐不住,问道,是要翻盖房子吗,这回是盖正房吗。80号答道,原来的苫房草年头多了,草糟了漏雨,得换了。于是再也无话。
    下午接着干活儿,依旧是割草,打捆。这一气儿又干了两个多钟头,80号说道,差不多了,咱们把草个子往地头运吧。80号人虽木讷,却是哑巴吃饺子,心里有数,自家马架需要多少苫房草,已是胸有成竹。干活儿不由东,累死也无功。志善和我都没少给老职工帮工,懂得规矩。于是丢下镰刀,开始往地头拽草个子。
    浸着水的草个子很沉,一手抓两个,拖着四个走在泥泞的沼泽里,不是个轻松的活计。一趟两趟,二三十趟下来,胳膊酸了,腿在打颤,头上汗水涔涔,两个手占着,只好任凭汗水流到眼里。力大无穷的80号,同样劳累,以己度人,他不断劝我们俩休息,自己却在胳膊下再多夹上两个草个子,真的像斯大林80号拖拉机一样,携六个草个子破浪前进。
    红红的太阳正缓缓落下,蚊子小咬开始活跃起来。我们拽着草个子在泥水里跋涉,双手腾不出来,小咬便趁机钻到头发里咬人,极疼极痒,比反动派施用的刑法还厉害。这是真正艰苦的一刻,我记得,志善也记得。俗话说,只有享不了的福,没有受不了的罪,我们硬撑着,就当请蚊子小咬吃饭。天傍黑时,终于把所有的苫房草堆到了能走大车的地方。
    晚饭是在老邹家的火炕上吃的,应该是小鸡炖蘑菇猪肉炖粉条一类。老邹家为人厚道,倾其所有款待我和志善。80号也劝酒劝菜,说话比白天多了不少。此刻我已忘记了被小咬攻击时的草鸡样,大块儿吃肉,大口喝酒,直喝到太阳穴怦怦乱跳,人变成了碎嘴子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