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五
  祝玉妹:又见“大鹅蛋”
  祝玉妹:窃书
  祝玉妹:汽车撞墙
  祝玉妹:商店盘点
  祝玉妹:卖布丫头
  刘金铎:我是怎样下乡到兵
  叶金厢:贵 &
  王念:查哈阳之恋13&n
  韩伯英:牛舍小灶解人馋
  牛学仲:两张老照片的重逢
  薛仲迪:大牛舍
  薛仲迪:五道河
  修鹤年:林区午夜惊魂
  修鹤年:下乡第一天
  薛仲迪:当年事
  薛仲迪:报导员
  张雕:金边故事(五)采药
  张雕:金边故事(四)
  张雕:金边故事(三)送针
  张雕:金边故事(二)打狼
  张雕:金边故事
  王则林:回忆我的兵团、农
  胡克己:我所了解的团宣传
  南素:忆连队的业余生活
  刘连英:我去上海接知青
  于懿德:难忘的中秋节
  吴宏连:走近——张俊生
  韩伯英:连队里的主旋律
  叶民:一个孩子对知青的记
  高少伟:提车
  yuyang1602:别
  张石:拉哈小站
  郇江:难忘的张福琛团长
  叶金厢:难忘43年前那碗
  韩伯英 :辞旧
  李俊杰:四十多年前的“春
  王哲光:九连生活二三事
  贾宏图:三人行(知青三胞
  郇江:难忘的团首长【2】
  新起点:回忆五师师训班点
  郇江:难忘的团首长【1】
  张莉莉:四十年前在兵团时
  于春印:喝火令.难忘的知
  杨利明:随笔(333)居
  杨利明随笔(332)“友
  培莉:求学路上的波折
  崔京伦:岁月的印痕(续)
  崔京伦:岁月的印痕
  张勤嫚:我的小病人丽丽
  谭乃立:也说阶级斗争的那
  孟广琳:种葱、拔葱的故事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四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三
  杨利明:随笔(323)难
  杨亚平:难忘当年“大热炕
  石忠华:救战友
  刘明原:李戴张冠
  石忠华:知青集体逃难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二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过瑞兴:知青轶事(脱坯)
  过瑞兴:知青轶事(沤麻)
  董晓敏:告别黄浦江
  薛仲迪:战友速记
  张援朝:回京记
  薛仲迪 :手表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7】
  周绍铭:指南针的故事
  李春喜:在兵团考驾照的艰
  庄慧华:《兵团战士之歌》
  庄慧华:由《代表证》想起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6】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5】
  童昌达:记忆中的几件事(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4】
  祝玉妹:针线包的故事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3】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2】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1】
  吴宏连:一种愉悦的判断
  吴宏连:往事--一场突兀
  吴宏连:往事--一次难忘
  皇城龙狼:记忆查哈阳
  张石:在北大荒的那些年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一
  张石:最后一次会战
  常青藤:水饺锅里煮帽子
  薛仲迪:食堂记忆
 
 栏目导航  首页-知青岁月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二)——刚去东北的日子
作者:程小华 加入日期:2013-10-10 录入:李余康 点击:1618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二)——刚去东北的日子 
作者:程小华 加入日期:2013-09-30 录入:顾龙 点击:284 般。连长毕竟是岁数大了点,渐渐地就气喘吁吁地跑不动了。见此,这个坏小子就踢了一下连长的后脚跟,连长猛地就跑快了些,待到稍一慢下来,这哥们儿就又上前踢一脚,连长条件反射般又奋力向前奔。如此循环往复,那一夜连长他老人家可是累得不轻。
    另一位跟我讲述了他的亲身经历。一日晚,知青们练习“潜伏”,一众男女知青忍受着刺骨的北风与严寒,趴在冰天雪地里一动不动。这时,可能是应了东北的那句话,越冷越尿尿(音SUI),他突然感到膀胱肿胀内急的很,想找地方解决一下。急忙回头四下张望,眼见四下里趴满了人,其中还有不少女同胞。再就是清冷的月光照在白雪皑皑的大地上亮如白昼,让人眼前甚是清晰了然。为了学习英雄邱少云,为了严守“潜伏”纪律,无奈的他只好解决在自己的棉裤里......
    还听说有领导让某位知青装扮成特务,然后全连紧急集合出去抓特务。个别知青在紧急集合时由于慌张,鞋带没系好把鞋跑掉。还有一位知青更是荒唐,居然把裤子跑掉,绊了自己一个大跟头,引起大家伙的阵阵哄笑......现在看来,这就跟小朋友玩“藏猫猫”一样。当年那些68、69届的下乡知青岁数都不大,精力充沛,一是远离父母的管辖,二是童心未泯玩劲十足,再者就是冬天又没有多少农活。大约有许多人,尤其是男同胞对此事是相当地兴趣盎然,乐此不疲。
    1970年五一节前后,我所在的东北兵团55团各营都成立了武装连队。随后,连队也成立了一个战备排。印象里,连队的一些苦活累活都是他们冲锋在前,白天干完活儿,晚上除了搞训练,还要四处巡逻,严防阶级敌人捣乱破坏。
    某晚得到消息,某位“老跑腿子”趁着车老板子跑长途去他家“办事”。这在当年叫做生活作风问题,属“黑五类”之坏分子一类的行为。排长奉领导指示带领数名知青前去捉奸。据说,为了隐蔽行踪他们不走大路走水渠。待他们悄悄摸进院子,屋内已有觉察,灯光迅即熄灭。排长蹑足潜踪地凑到门缝向内观察,不料此刻里面也正有人往外窥视,内外二人的眼珠就直愣愣地对上了。门内之人惊声尖叫,门外之人稍顿,大喝一声,冲!知青们踹开门冲入屋内,“老跑腿子”被当场擒获。再想批评教育一下车老板的内人,没成想,叫那老娘儿们一通污言秽语,那叫一个脏(怕污了诸位看官的眼睛不提也罢),直卷的这帮半大小子满脸通红,就像自己犯了什么不可饶恕的错误一般。无奈之下,也只能押着那个“老跑腿子”回连,最后也不了了之。
    这首诗词是我的一位老哥1968年6月赴东北黑龙江虎林时所作,大概能说明当年知青下乡时的真实心态。
                                       《壮歌行》
                            胸怀大志负行装,辞别首都来边疆。
                            学子弃笔初入田,痴郎执镰新上场。
                            险恶练就英雄胆,困苦铸成狭义肠。
                            一生追求惟革命,领袖挥手奔前方。
       
    知青当年下乡,仅凭一颗纯真的心和满腔热血,怀揣着憧憬与向往,就要三大革命炼红心(阶级斗争 生产斗争 科学试验),就要打倒帝修反,誓要解放全人类。但是,他们只有书本里学到的那点知识,尤其是那些69届的知青也仅仅只有高小文化。下乡以后,理想与现实生活的巨大差距,尤其是经过9.13事件,再经过多年的生活磨练与反思,使他们渐渐地了解了这个社会,读懂了许多书本上没有的知识......
    白驹过隙,日月穿梭,转眼已经四十多个春秋过去了,如今只剩下了青春记忆与不尽的思索......
        

再赘述几句:跑腿子是东北方言,原指打光棍,现指单身男女。老跑腿子就是老光棍。农场的“跑腿子”有固定的工资收入,一般身上都有俩钱。曾在东北听说过四大不能碰,“木匠的斧子,瓦匠的刀,跑腿子的行李,大姑娘的腰。”跑腿子的行李是他们的全部家当,外人可是绝对不能随便碰的。也在东北听说过“拉帮套”,帮套是指马车上使用的里套、外套。把它用在生活中一般指一个家庭除了丈夫之外,妻子在外边另有相好。对于家庭予以相应资助或帮助干活,甚至还有为了传宗接代起作用的。有些经济困难的家庭也有此现象,总之还是因为穷惹的祸。实际上,在东北早年间就有这类人,几乎都属半公开性质,现如今这种习俗已近绝迹。
        
                                               
                                         五十五团一营六连程小华
                                             2013年9月29日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