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èŒƒæž—æ 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èŒƒæž—æ 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èŒƒæž—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èŒƒæž—æ 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èŒƒæž—æ 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èŒƒæž—æ 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èŒƒæž—æ 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èŒƒæž—æ 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ç¨‹å°åŽ:连队轶事(七十五
  ç¥çŽ‰å¦¹:又见“大鹅蛋”
  ç¥çŽ‰å¦¹ï¼šçªƒä¹¦
  ç¥çŽ‰å¦¹ï¼šæ±½è½¦æ’žå¢™
  ç¥çŽ‰å¦¹ï¼šå•†åº—盘点
  ç¥çŽ‰å¦¹ï¼šå–布丫头
  åˆ˜é‡‘é“Ž:我是怎样下乡到兵
  å¶é‡‘厢:è´µ &
  çŽ‹å¿µ:查哈阳之恋13&n
  éŸ©ä¼¯è‹±ï¼šç‰›èˆå°ç¶è§£äººé¦‹
  ç‰›å­¦ä»²:两张老照片的重逢
  è–›ä»²è¿ªï¼šå¤§ç‰›èˆ
  è–›ä»²è¿ª:五道河
  ä¿®é¹¤å¹´:林区午夜惊魂
  ä¿®é¹¤å¹´:下乡第一天
  è–›ä»²è¿ªï¼šå½“年事
  è–›ä»²è¿ª:报导员
  å¼ é›•:金边故事(五)采药
  å¼ é›•:金边故事(四)
  å¼ é›•ï¼šé‡‘边故事(三)送针
  å¼ é›•:金边故事(二)打狼
  å¼ é›•:金边故事
  çŽ‹åˆ™æž—:回忆我的兵团、农
  èƒ¡å…‹å·±:我所了解的团宣传
  å—素:忆连队的业余生活
  åˆ˜è¿žè‹±ï¼šæˆ‘去上海接知青
  äºŽæ‡¿å¾·:难忘的中秋节
  å´å®è¿žï¼šèµ°è¿‘——张俊生
  éŸ©ä¼¯è‹±ï¼šè¿žé˜Ÿé‡Œçš„主旋律
  å¶æ°‘:一个孩子对知青的记
  é«˜å°‘伟:提车
  yuyang1602:别
  å¼ çŸ³ï¼šæ‹‰å“ˆå°ç«™
  éƒ‡æ±Ÿï¼šéš¾å¿˜çš„张福琛团长
  å¶é‡‘厢:难忘43年前那碗
  éŸ©ä¼¯è‹± ï¼šè¾žæ—§
  æŽä¿Šæ°ï¼šå››åå¤šå¹´å‰çš„“春
  çŽ‹å“²å…‰:九连生活二三事
  è´¾å®å›¾ï¼šä¸‰äººè¡Œï¼ˆçŸ¥é’三胞
  éƒ‡æ±Ÿï¼šéš¾å¿˜çš„团首长【2】
  æ–°èµ·ç‚¹ï¼šå›žå¿†äº”师师训班点
  éƒ‡æ±Ÿï¼šéš¾å¿˜çš„团首长【1】
  å¼ èŽ‰èŽ‰:四十年前在兵团时
  äºŽæ˜¥å°ï¼šå–ç«ä»¤.难忘的知
  æ¨åˆ©æ˜Ž:随笔(333)居
  æ¨åˆ©æ˜Žéšç¬”(332)“友
  åŸ¹èŽ‰ï¼šæ±‚学路上的波折
  å´”京伦:岁月的印痕(续)
  å´”京伦:岁月的印痕
  å¼ å‹¤å«š:我的小病人丽丽
  è°­ä¹ƒç«‹ï¼šä¹Ÿè¯´é˜¶çº§æ–—争的那
  å­Ÿå¹¿ç³ï¼šç§è‘±ã€æ‹”葱的故事
  ç¨‹å°åŽ:连队轶事(七十四
  ç¨‹å°åŽ:连队轶事(七十三
  æ¨åˆ©æ˜Ž:随笔(323)难
  æ¨äºšå¹³:难忘当年“大热炕
  çŸ³å¿ åŽï¼šæ•‘战友
  åˆ˜æ˜ŽåŽŸï¼šæŽæˆ´å¼ å† 
  çŸ³å¿ åŽï¼šçŸ¥é’集体逃难
  é»Žå­æž—: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é»Žå­æž—: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é»Žå­æž—: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ç¨‹å°åŽ:连队轶事(七十二
  é»Žå­æž—: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è¿‡ç‘žå…´:知青轶事(脱坯)
  è¿‡ç‘žå…´ï¼šçŸ¥é’轶事(沤麻)
  è‘£æ™“敏:告别黄浦江
  è–›ä»²è¿ª:战友速记
  å¼ æ´æœï¼šå›žäº¬è®°
  è–›ä»²è¿ª :手表
  å´æŒ¯åŽï¼šéš¾å¿˜çš„岁月【7】
  å‘¨ç»é“­:指南针的故事
  æŽæ˜¥å–œï¼šåœ¨å…µå›¢è€ƒé©¾ç…§çš„艰
  åº„慧华:《兵团战士之歌》
  åº„慧华:由《代表证》想起
  å´æŒ¯åŽï¼šéš¾å¿˜çš„岁月【6】
  å´æŒ¯åŽ:难忘的岁月【5】
  ç«¥æ˜Œè¾¾ï¼šè®°å¿†ä¸­çš„几件事(
  å´æŒ¯åŽï¼šéš¾å¿˜çš„岁月【4】
  ç¥çŽ‰å¦¹ï¼šé’ˆçº¿åŒ…的故事
  å´æŒ¯åŽï¼šéš¾å¿˜çš„岁月【3】
  å´æŒ¯åŽï¼šéš¾å¿˜çš„岁月【2】
  å´æŒ¯åŽï¼šéš¾å¿˜çš„岁月【1】
  å´å®è¿žï¼šä¸€ç§æ„‰æ‚¦çš„判断
  å´å®è¿žï¼šå¾€äº‹--一场突兀
  å´å®è¿žï¼šå¾€äº‹--一次难忘
  çš‡åŸŽé¾™ç‹¼ï¼šè®°å¿†æŸ¥å“ˆé˜³
  å¼ çŸ³ï¼šåœ¨åŒ—大荒的那些年
  ç¨‹å°åŽï¼šè¿žé˜Ÿè½¶äº‹ï¼ˆä¸ƒåä¸€
  å¼ çŸ³:最后一次会战
  å¸¸é’藤:水饺锅里煮帽子
  è–›ä»²è¿ª:食堂记忆
 
 栏目导航  首页-知青岁月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五,割条子
作者:黎子林 加入日期:2013-9-30 录入:顾龙 点击:1210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五,割条子 
作者:黎子林 加入日期:2013-09-23 录入:顾龙 点击:158 
--------------------------------------------------------------------------------
 
连队生活散记之十五,割条子 
作者:黎子林 加入日期:2013-09-23 录入:知青 点击:4 
--------------------------------------------------------------------------------
 
        15.割条子
    ä¹æœˆé‡Œçš„一天,晚饭后连里召集全体会,照例先是宋指导员讲政治,接着龙连长说生产,临了(liao ä¸Šå£°ï¼‰éšå£é—®ä¸€ä¸‹æœºåŠ¡çš„葛荣,后勤的张景和,财务的陈惠生等,有什么事情没有,有事早奏,无事散朝。会上龙连长让我第二天带人到万发(二营)割条子。为了说明此项工作的重大意义,老龙为我们描绘了一幅美丽的图画。他说,等这些树长起来以后,咱这儿就会变得绿树成荫,鸟语花香。路边的垂柳随风摇曳,长长的柳丝牵手披肩,像是粉坊晾晒的粉条。绿色的长城守护着村庄农田,不再会有风沙肆虐。孩子们在树下追逐嬉戏,老人们在树下品茗唠嗑,年轻人出双入对漫步在林荫道上,湖光山色堪比江南。一番话说得我们心里痒痒的,恨不得连夜就跑到万发去割他们的杨树条子。
    å‰²æ¡å­çš„地方应该是在万发场部附近的一个什么苗圃。我们选取那些比手指粗些的杨树苗,用镰刀齐根割下,打成捆,再装到马车上。苗圃里的杨树种植密度很大,一两年生的枝条都没有什么枝杈,落叶后光溜溜的,所以叫杨树条子。被割了的杨树,第二年会在根部继续萌发,长出新的条子来。
    åœ¨ä¸‡å‘,我见到了两个人,一个是薛家岭,一个是刘连起。他们都是我们天津一中的同学,虽然不是同班的,但都是乘同一列火车来东北的,所以见了面觉得特别亲切,一时有说不完的话。薛刘二人都很健谈,但脾性有所不同。薛家岭比较现实,比较洒脱,刘连起则比较理想,比较率真,他们对于工作和生活的见解,给了我许多有益的启示。来兵团4年了,艰苦生活的磨砺使得我们变得更加强壮更加成熟,很多人开始考虑今后的人生道路。我们五连已经有一对天津知青喜结连理。知青们称颂并祝愿他们,边疆开花第一朵,继续革命结硕果。这副对子在太平湖不胫而走,扰动了很多青年男女的心。薛刘二人听了,不免唏嘘良久,又说说各自的情况,然后大家挥手作别。
    é‚£å¤©è¿”回的路上,有很多收工的知青同路而行,巧的是碰上了曾在大兴安岭一起修路的几个女战友。大家不期而遇,自然很高兴。到底又长了几岁年纪,互相问长问短,男女之间也不再像当初那么拘谨。夕阳下,她们的脸红扑扑的,眼睛水汪汪的,叽叽喳喳的说话,散发着青春气息。有个女战友目光幽幽的,突然说道,黎子林你的眼里就是看不到我们。天哪,我哪里是看不到,我是不敢看。那时的我,大脑沟回太少,自我感觉不好。别说自己主动,就是有人主动,我也未必敢接招,况且还有浑然不觉,坐失良机的时候。直到说完再见,走出了万发的地界,我还是有些纳不过闷儿来,有些愧疚,有些怅然,有些苦涩,还有些甘甜。
    å—山脚下有一块尿炕地,常年比较湿润,适合杨树苗木的生长,连里把这块地辟为苗圃。从万发运回来的杨树条子,都被我们截成一尺多长的小段,然后按规定的株距行距斜着插到快要上冻得黑土里,外边只留十来公分,一两个芽。我们笃信这些小小的杨树棍,会在春天到来的时候生根发芽,长成浓密的杨树林,并且不断繁衍,最终把龙连长的图画变为现实。97年我回连队,看见坡地上依然是那些永远长不大的老头树,村子里变化不大,有点儿出差回来的感觉。让人遗憾的是,物是人非,许多老战友已经带着那赛江南的美景离开了人世。有梦就好,毕竟那是一个美好的梦。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